第六百三十八章 王冠之重_归一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六百三十八章 王冠之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见吴中元终于松口,敖炬急忙站立起身,连声道谢,转而说道,“人王乃金龙临凡,晋身天格之后龙气逐渐显现,血液之中暗蕴金龙气息,有安魂定魄神效,南海龙族虽是水族,却为火属,只需带有人王心经火气的灵血一滴,犬子就能够起死回生。”

    “你想要带有我火属灵气的鲜血?”吴中元挑眉问道,此前敖炬曾经说过救治敖烛等人需要滴血,当日他并没有追问细节,直到此时方才知道对方要的是带有火属灵气的鲜血,平常时候血液里蕴含的灵气都是五行均衡的,只有本人刻意改动,才能让血液里只蕴含火属灵气,这也是敖炬不敢硬来的主要原因。

    “老朽也知道此事强人所难,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敖炬长长叹气。

    吴中元没有再说话,鲜血不同于其他东西,用现代的话说鲜血是带有自己基因密码的,当年魔族曾经利用阵法,借用他的龙气打开了弱水龙泽的屏障,令得弱水龙泽险些被魔族攻陷,只这一件事情他就长记性了,自己的鲜血当真不能乱给。

    见吴中元皱眉沉吟,敖炬猜到他在担心什么,急忙说道,“人王大可放心,此举并非移花接木,事后绝不会有缥缈感应,施舍馈赠亦如天降甘霖,润泽万物却不自伤。”

    敖炬言罢,吴中元沉声问道,“可需我亲自前往?”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荻急忙冲他投去慎重的眼神,吴中元知道吴荻想表达什么,却没有给予回应。

    “人王能够屈尊移驾自是最好,若是人王无暇抽身,由老朽带回亦可。”敖炬说道。

    “如何带回?”吴中元又问。

    “老夫有珊瑚瓶一只,堪用盛载。”敖炬说道。

    吴中元伸手出去。

    敖炬愣了一愣,待得回过神来,急忙自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瓶子,此物只有鼻烟壶大小,当是由红珊瑚雕琢,通体赤红。

    “敢问龙王,此举当真不会损伤圣上元神体魄?”吴荻不无担心。

    “当真不会。”敖炬正色回答,转而冲吴中元作揖道谢。

    “我不会用我的女人去换任何东西,”吴中元沉声说道,“这些东西你们全部带走,我一样儿都不会要,敖烛三人自有取死之道,直到今日我也不后悔杀了他们三个,顾念你颇有长者之风,现身之后一直以礼相待且好言相求,我便送你鲜血一滴,但是只此一滴,绝不多给。”

    敖炬没想到吴中元会说出这番话,惊诧过后急切劝说,试图让吴中元改变主意。

    吴中元拔掉珊瑚瓶的小塞子,气发心经,走手三阳,自左手中指指尖逼出鲜血一滴,滴落珊瑚瓶中,转而将其塞好,伸手递向敖炬。

    敖炬忐忑接过,还想再说什么,吴中元已经端起了茶杯,“东西请一并带走,便是留下,我也会差人送还。”

    “可是老朽言语之中失了妥当?”敖炬愁苦发问。

    “不是,”吴中元摇头说道,“我刚才说过了,你颇有长者之风,我也很同情你经受丧子之痛,故此才会与你鲜血一滴,救谁你自己权衡。”

    见吴中元态度坚决,敖炬也不便死皮赖脸的哀求,只得道谢告辞,临走时再度尝试将木箱留下,却被吴中元严词拒绝。

    吴中元和吴荻将敖炬二人亲送出宫,然后目送二人升空南下。

    吴荻没问吴中元为什么拒绝南海龙族的礼物,实则她看得出来吴中元是想要的,之所以没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吴中元所说的不会用自己的女人去换任何东西,如果接受了对方的礼物,就等同别人看光了自己的老婆,而自己拿了别人的钱,性质就变了。

    至于吴中元为什么只给一滴,原因也在表面上,那就是可怜敖炬老年丧子,一滴血只能救一个人,敖炬肯定会选择救太子敖烛,如此一来罪魁祸首敖炙就死定了,这也表明了吴中元坚决的态度,对于冒犯过自己女人的男人,绝不宽恕。

    聪明的女人是没什么废话的,没废话就显得话少,话一少就显得沉闷,为了缓和沉闷的气氛,吴荻低声问道,“你便不怕他拿了你的灵血去做别的?”

    “血液只有一滴,有什么事情比救自己的儿子更重要吗?”吴中元随口反问。

    此时敖炬二人已经凌空飘远,吴中元转身回宫,“他现在有求于我,我不能要他的东西,更不能将死去的三人全部救活,不然此事很难善了。”

    “你做得对,”吴荻跟随在后,“若是收了他的礼物,就有勒索之嫌。”

    二人回到东宫已是二更时分,吴荻吩咐庖厨做了些饭食,二人吃完,躺卧休息。

    远古时期有远古时期的好处,这时候没有电视电脑,也没有手机,不会做无谓的分神,躺下之后可以很专心的思考问题。

    现代人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分神太严重,低级的诱惑太多,看看这个,玩玩那个,一天糊里糊涂就过去了,到了晚上浑浑噩噩的玩游戏看电影,实在困得不行了,倒头就睡,既不想想今天都干了什么,也不想想明天该干什么,完全没有人生的规划。

    古人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只有对人生有着具体的规划,才知道接下来往哪儿走,以及每一步都该怎么走,连最基本的计划都没有,行尸走肉一般的过一天算一天,怎么可能出人头地?

    有句话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话很多人都听说过,却很少有人能真切体会,对此,吴中元有着深切的体会,他现在是中原的黄帝,人族之王,需要对整个国家负责,这就要求他必须拥有统揽全局的强大且缜密的思维,躺下之后他最先想到的是农耕问题,民以食为天,不管什么时候粮食问题都应该放在第一位,目前他手下有七十一座垣城,每座垣城的地形地势都不一样,每座垣城也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垣城适合耕种什么样的作物,这个他得思考,因为百日米和紫花山芋的粮种是有限的,不能胡乱分发。

    所谓紫花山芋其实就是土豆,除了百日米和土豆儿,还有一种高产粮种,地瓜,地瓜的原产地不是中原地区,想找地瓜得往西方去,他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不会因为回到古代就自欺欺人的否定地球是圆的,也不会闭目自障故意淡化西方的存在,实则他也很想去西方转转,但目前不是时候,没精力往西方跑,最主要的是地瓜的生长周期很长,短时间内很难大范围普及种植。

    再者就是天篆文册的推演,但是这个工作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眼下人族百废待兴,他心中多有牵挂,没时间也没心境去推敲天篆文册,要知道天篆文册是奇门遁甲的前身,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东西肯定难的要死,如果随随便便就能推演出来,那也太不符合逻辑了。

    除了粮食问题,己方战斗力的提升也刻不容缓,人族本来高阶勇士就不多,昨日一战直接折损了将近一半,而对手还不是神族的主力部队,只是近些年趁虚逃出封印的散兵游勇,通过这些人的灵气修为不难发现神族的实力异常强大,再类推其他四道,也应该与神族在同一层面,以己方目前的实力,别说同时守五道了,就是守其中一道都不一定守得住。

    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己方战斗力,而提升己方战斗力有两个大的方向,一是硬件提升,所谓硬件提升就是设法在短时间内擢升出大量紫气高手,紫气高手对战三虚修为虽然没什么胜算,却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二是软件提升,软件提升指的是依靠外力,也就是兵器和火器,先前一战王欣然所用枪械展现出了极大的威力,可以在这方面加大力度。

    但现在的问题是黎二寿挂了,此前他曾经将三火九论传授给了黎二寿,黎二寿一死,还得重新找人传授,正在筹建的兵工厂由擅长冶金的鸟族工匠,能够制造火.药的鼠族工匠,精于造物的周饶国人,以及能够制造强弓劲弩的夷人共同组成,黎泰是总的负责人,但还少个总工程师,谁来担任比较合适?

    三更不到吴中元就躺下了,一直到四更时分方才停止思虑闭眼睡去,吴荻就躺在旁边,暖香温玉,但吴中元并没有生出旖旎念头,相较于体力劳动,脑力劳动更加累人,尤其是高强度的脑力劳动更是心力交瘁,枯精伐髓。

    早起上朝,与各部官员一同商讨国事政务,主要还是善后事宜,还有农耕和防务诸事,身为黄帝,不能只是听听汇报,脑子里必须有自己的想法,下面众人的意见只能起到一个拾遗补缺的作用,大的方针政策还得他自己定。

    晨议一直持续到辰时方才结束,退朝之后吴中元留下了老瞎子。

    由于上朝时该议的已经议了,老瞎子便不太明白吴中元为什么单独留下他。

    “先生,你见识广博,可曾听说过金龙甲?”吴中元问道。

    “不曾。”老瞎子缓缓摇头。

    老瞎子不知道也在吴中元的意料之中,转而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可知道这世上可有与九叶青莲类似的玄奇灵物?”

    “圣上想要加速擢升三族勇士的灵气修为?”老瞎子反问。

    “对。”吴中元说道。

    “九叶青莲乃神奇异宝,似这般天成地造的灵物,世间当真是少之又少。”老瞎子再度摇头。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加速炼化牛族的补气丹药?”吴中元又问,牛族是可以熔炼丹药的,但擢升类补气丹药的炼化周期很长。

    “怕是不能,”老瞎子摇头说道,“丹药效力炼化的快慢不但取决于药物本身,亦取决于炼丹……”

    “先生想到了什么?”吴中元歪头追问。

    “我想到了一个炼丹的鼎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