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完结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千络与顾瓷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最后,  还是顾瓷先开了口:“娘娘,  您说,  要是我把你谋害先皇后的事情昭告天下,  天下人该如何看你,他们是否还会以为,你是那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沈千络看向她,  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可以试试。你若是敢说,本宫就把让你株连九族,  你相信吗?”

    顾瓷回道:“无所谓了。反正臣妾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娘娘您就不一样了。您还要保持着您母仪天下的形象,要是因为臣妾破坏了,那不是不太好吗?”

    沈千络道;“便是当初给皇后下药,  让她早逝的,跟本宫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即便没有本宫动手,以皇后的身体,也活不了多久了。所以顾瓷,  你记住了,即使你告诉别人了,  也没有用。而且,  还会连累辛苦送你进宫来的父亲,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你应该要比本宫清楚的多。”

    顾瓷愤恨地看了沈千络一眼,但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沈千络起身,  也不再跟顾瓷说话,而是头也不回地径自离开了。兰桂紧紧跟在沈千络的后面,她一步不停,直到都飞步走到了瑞凤殿门前,才停了下来。

    兰桂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然后,她听到了沈千络的声音:“兰桂,你是不是一直不太清楚,先皇后到底为何而死,本宫是如何产生,要在她的药里下冰蛇皮的想法。”

    兰桂立刻道:“娘娘您从未跟奴婢说过。不过,不过奴婢相信娘娘,娘娘您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沈千络苦笑一声,说道:“顾瓷说的没错。是本宫下手害的先皇后。其实想想,先皇后为人很是不错,温柔贤淑,克己复礼。本宫刚到宫里的时候,她对本宫,也是不错的。”

    兰桂劝说道:“娘娘,您别多想。您也是没办法。”

    沈千络抬头看看晴冷的天空,忽然喃喃开口说道:“本宫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贤妃对本宫说,当时皇帝和皇后,到最后,都会变成孤家寡人,身边最亲近的人,会一个一个的失去。现在想来,她说的或许真的没错。其实岂止先皇后,王小娘,魏氏,先皇后,太子,秦王夫妇,谨王夫妇,他们的死,都跟本宫,或者萧若有关。看来,若要登上天下至尊之位,在那皇位下面,都是白骨累累,谁都逃不了的宿命。”

    兰桂道:“娘娘,无论如何,奴婢和落霞,还有陛下,我们会永远都在您身边的。”

    沈千络闻言,轻轻笑了一下,转过身,握住了兰桂的手,说道:“就是因为,我经历的比你们每个人都多,所以才会觉得今日的陪伴,弥足珍贵。也不可失去。”

    冬天寒冷的风吹走了沈千络眼角的最最后一滴泪水。她转过身,缓步走上台阶,说道:“好了,兰桂,咱们还是先回去看看吧,或许宁儿已经醒过来了。”

    不出所料,沈千络进屋的时候,沈玉宁果然已经醒了,只是还躺在床上,十分虚弱的样子,沈玉柔正在旁边守着她。沈千络进屋,立刻放下手边的所有东西,快步走到了沈玉宁旁边,把她抱在了怀里。沈玉宁的声音又小又虚弱:“姑姑,宁儿没事的。”

    沈千络回道:“宁儿,你和柔儿,真是姑母和政儿的大恩人。要是没有你们,政儿如今只怕也没有命在了。”

    小孩子的心里没有大多的大是大非,只是在这个时候,才想着安慰姑母,但也只是说自己没事。沈千络看着自己的侄女越发苍白的小脸,心里又泛起一阵心疼。

    晚上萧若过来的时候,熄灭了蜡烛,沈千络凑在了萧若的怀里,小声对他说道:“萧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先皇后当初那么快的崩逝,其实是我的原因。我给她送的补药里下了冰蛇皮,所以,皇后才会病重的。”

    萧若搂紧了她,说道:“你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件事。”

    沈千络闻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恍惚之间,从前烙印在心里的所有事情,忽然都变得模糊不清,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在她的心里,好像都被忘记了。

    沈千络小声说道:“那个时候,我看你难受,我也很难受。但是如果皇后不死,咱们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所以,我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知道她气虚血亏,不能受寒,如果把冰蛇皮这种大寒之物下到她的药里,她的身体肯定会受损,估计会活不长,所以,我才会那么做的。”

    萧若听了这话,似乎没有多少惊讶,最后,他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说道:“阿络,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不过,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心里也只有感动,没有其他。其实我当初登上皇位,总是听人说,做皇帝是时节上最孤单的事情,因为高处不胜寒。但是现在,我真的觉得一点都不孤单了,因为我的身边有你,现在又多了政儿,所以,我现在觉得,做皇帝,其实也可以跟寻常百姓一样幸福。”

    沈千络柔声说道:“那陛下可以跟陛下互相扶持,携手终老。”

    萧若郑重地说道:“一定。我此生定不负你。”

    ++

    日子平静地过了好多天。一转眼,就已经过了年,快要开春了。政儿一天一天地长大,这个时候,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震云将军赵子喻,要辞官离京了。而且,皇帝萧若竟然同意,赐他千两黄金,赵子喻临行之前,举荐了沈千络的哥哥沈荣做下一任的震云将军。萧若也同意了。

    临行之前,赵子喻亲自给沈千络写了一封信,说是想要在临行之前见见她。沈千络自然也同意了。

    春雨连绵,不知不觉就下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到了赵子喻应该出京的时候了。

    沈千络知道赵子喻要早起见她,所以天不亮就起来了。落霞为她戴冠的时候。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容颜,她忍不住陷入了沉思。嫁给萧若已经四年,如今也有了政儿,他也一天天长大了。但是沈千络还是经常想起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初入京城。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个小姑娘,虽然很有心事,但还是一个眼神清澈,天真活泼的姑娘。

    但是现在,这凤冠霞帔戴的久了,从前是记忆也距离她越来越远了。所以,在落霞要给她戴上凤冠的时候,沈千络摇手拒绝了。她只选了两根白玉簪和素银步摇,穿了一件颜色浅淡的衣服,走了出去。

    两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在棠梨院。清静人少,便于说话。沈千络到的时候,赵子喻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一身长衫,身上背着他的古琴,手中还拿着一幅画。沈千络呼吸一滞,缓步走了上去。赵子喻拱手行礼:“草民赵子喻,见过皇后娘娘。”

    沈千络立刻说道:“子喻哥哥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很久没看他穿着长衫,背着琴的文人打扮了。沈千络不由地多看了几眼。赵子喻低下头,说道:“我从小的愿望,就是游遍大江南北,用手中的笔和琴,记录我的所见所闻。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只是不知道,父母知道了之后,会不会责怪我。”

    沈千络低下头,眼中似乎有泪,但还是笑着说道:“子喻哥哥放心。你的父母不会怪你的。只是这个时候,不知道秦川还有没有雪了。”

    赵子喻两眼发亮。他把卷着的画递了过来,说道:“千络妹妹,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拿着吧。只是这礼物还没送出去,你就嫁人了。”

    沈千络接了过来。没有打开。赵子喻上前几步,伸出手,沈千络没有躲。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子喻把手轻轻附在了沈千络的手背上,拍了两下。忽然又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沈千络握紧了手中的画卷,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子喻哥哥,走好。”

    她抬起头,望着已经抽出芽儿来的棠梨树。其实有些时候,两个人的相遇,也只会像有花无果的棠梨树,终究没有结果。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沈千络才缓步回到了瑞凤殿里。

    而赵子喻的那幅画,直到下午的时候。沈千络才坐了下来。温暖的阳光从梅花窗棂中洒下来。伴随着画卷展开的声音。那幅画一打开的时候,沈千络的眼泪就跟着落下来了,滴在了画轴上。

    那是一幅完工已久的画。画中画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少女,双鬓鸦雏之色,春衫轻薄,站在花丛之中,转头微笑。眼神清澈明亮,栩栩如生。沈千络轻轻抚摸了一下画中少女的脸颊,转头看向窗外初春温暖的阳光。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千络的脸颊边忽然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如同画中的少女一样,眼神清澈,笑靥如花。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配合bgm痴梦食用更佳

    《小娇后》到今天,就完结了。感谢各位读者小天使们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陪伴,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三次元比较忙,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没能保证日更非常抱歉。但是还是希望下本书可以见到各位可爱的小天使。大家,《小皇帝的朱砂痣》再见!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