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26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熙春并非什么都没看出来,  琉萤上回带季回过来的时候,  他对自己态度其实不似以往。

    之前皇城中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但他不觉得自己会认错人,也没怎么问过琉萤。

    这一次谢熙春才感觉到季回和以前一样,找他帮忙的时候也不怎么客气,  左右他们之间不需要客气。

    这天琉萤带着小狐狸出门,  谢熙春让季回帮忙处理城主府的事情,问他有没有回过门派。

    季回闻言摇了摇头,  他现在已经不是俗世中的人,能留在谢府也是因为琉萤的关系,  回去的话又不知道何时抽身。

    “这样啊。”谢熙春微微点头,也没有劝他回去,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  才放季回去找琉萤。

    琉萤此刻正和小狐狸坐在河边的石栏上,脚下就是波光粼粼的河水,  远处的画舫传来丝竹之声,  她好像又回到过去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琉萤转过头看向小狐狸,将他抱起来举起来晃了晃,“别的妖怪都能化形,你什么时候给我看看人形?”

    小狐狸甩了一下尾巴打她的手,不停叫着让她放自己下来,琉萤听不懂他在叫什么,  将他抱在怀里摸了摸他身上的毛。

    季回找到她的时候,  琉萤还在看着水面发呆,他走到琉萤身边,  看见她怀里的小狐狸。

    “你坐在这发什么呆?”季回问。

    琉萤抬头看见他出现,  眉眼不免弯起来满是笑意,  “大哥放过你了?”

    “本来也没什么事情。”季回道。

    琉萤从栏杆上下来,将小狐狸放在季回的肩膀上,小狐狸在季回脖子上圈了一下,舒服的躺平打瞌睡。

    季回瞥见没动他,琉萤挽着他的胳膊和他往回走,“我们回去吧。”

    今年冬天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季节原因,来的特别早,琉萤身边有季回在倒是不怎么怕冷。

    大年三十那天要机会带她出门看烟火,十几年过去,街道两旁的建筑和当时差不多,又有些区别。

    琉萤和他牵着手走在路上,周围都是准备出门看烟火的人,琉萤这一次准点到了地方,坐在楼上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

    今天夜里没有星星,不知道明天的天气如何。

    琉萤刚要和季回说什么,忽然一道爆破声在天空炸开,屋外突然有亮光闪过,她抬头看去,就见一个接一个的烟火在半空绽放。

    琉萤不像小时候那么怕冷,也不用担心她回去又大病一场,但季回仍旧没有让她在外面久留。

    回谢府的路上,仍旧人来人往,此刻还没到半夜,大家都在外面互相聚集在一起拜年,没有离开的意思。

    天空不知何时落了雪,琉萤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伸出手去接那些雪白的冰花。

    明亮的灯火里,冬雪悄然而至,琉萤握住落在自己手心的雪花,只觉得一片冰凉。

    季回带她回去后,见她的手不是那么冷才松了口气,让她早点休息,明日一早还要给谢熙春拜年,还要给父母去上香。

    琉萤点头记下,第二天和谢熙春他们去了祠堂,给谢城主和谢夫人,以及谢氏的祖宗上了炷香。

    她想了想,拉着季回去外面买了一些纸钱和烛火,去拜祭自己的父母和外祖母。

    季回一直陪在她身边,二人就如同凡人的夫妻一般,一路说说笑笑走到郊外,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雪,路上的雪有些厚重,对两人来说却不费时。

    琉萤给父母上完香祭拜过后,转过头去看季回,见季回同自己一样上了一炷香祭拜,垂眸站在旁边看着地上被脚踩过的白雪。

    回到谢府后,琉萤想了许久,晚上和季回说起自己的事情,她主动提起缺失的那段记忆是什么,季回有些讶异。

    琉萤不想瞒他多久,但很多事也不想告诉他,只是提起自己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魂魄,以及去了门派后司星的事情。

    撇去她的私人感情,这件事还是能够说的清清楚楚的。

    季回听完后望着她,“所以你当时在天星派的时候,就是为了破坏我身边的桃花?”

    琉萤瞪着眼睛看他,不知道重点怎么转到了这上面,她辩解:“只是猜测!猜测!”

    “猜测啊……”季回意味深长看着她。

    琉萤被他盯的有些绷不住,将人给按在被窝里,“不许胡思乱想,我当时可没喜欢上你!”

    季回伸出手将人给拉进自己怀里,将人抱住后道:“我可没说你当时喜欢我。”

    琉萤气呼呼鼓着面颊,想要将人给推开,却听见季回道:“这么说来,我还要谢一谢璇玑神女才是。”

    “谢她做什么?”琉萤不解问。

    季回道:“谢她让你不能离开我身边。”

    琉萤想起之前的任务,不禁默默攥起来拳头,她之前因为进了溯回镜,以及突然有了这么长的一段记忆,将当时的事情忘在脑后。

    现在想起来,她当时应该拦一拦,让她别这么快被处决,她还有这么多账没算呢!

    “谢什么谢!不许谢!”琉萤有些生气,“她在仙盟会崖底放的鱼妖,还有皇宫之时狐妖抓我,都是她干的!”

    这些事情季回确实没怎么听过,他松开琉萤仔细问她怎么知道的,琉萤反而觉得奇怪,反问道:“你们没查出来?”

    “她并未对此做出任何供述。”季回思索片刻后从床上起身,“不行,我得去查一查。”

    琉萤将人给拉住,“大过年的,让我独守空房,合适吗?”

    季回听见她这么说,抬眼看她,“你以前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睡过,我觉得挺合适的。”

    琉萤见状瞬间在床上躺平,面色不变哭诉道:“我们成亲才多久,二哥就要对我始乱终弃了!明天和大哥说我要离家出走!”

    “别演了。”季回并未起身离开,而是将人给压在身下,面带笑意和她道:“明天你还是在家睡觉为好。”

    索性这件事也不着急,季回也不打算现在就回去,干脆将琉萤收拾一顿,见她累得睡着了,才起身离开。

    第二天她果然睡到了下午,琉萤从床上爬起来,心底控诉季回不做人,她又不是神仙,哪有这么来来回回折腾的。

    琉萤不知道他回来了没,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外面天气比昨日要晴朗许多,屋外的雪仍旧没化。

    守着门的下人看见她出来,和她说一声季回和谢熙春出门了,便下去了。

    琉萤知道他已经回来了没有多做计较,她去找小狐狸,瞧见他身上套着不知道谁给他做的衣服,摸了摸他的头和他一起等家里的两个兄长回来。

    季回一直到下午才回来,他见琉萤在给小狐狸梳毛,和她说起璇玑神女的事情,季回道:“事情我查完了,和天帝打好了招呼,打算让她在畜生道多待一些时间。”

    “但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是她做的?”季回问。

    琉萤听见他这么问,不禁回答:“这不是猜就能猜到吗?”

    “好好说话。”季回道。

    琉萤闻言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好像确实应该不知道才对,但她对此确实有印象,就好像她知道这件事,但根据仅有的有关书本的记忆,并没有这一段才对。

    “我不知道。”琉萤蹙眉回答。

    季回见她想不起来,也不强求,总不能是溯回镜透露给琉萤的吧。

    毕竟他也是回去查了溯回镜才发现这些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他也追究过了,季回也没有再提及此事。

    琉萤住在谢府没什么事情,问季回元宵过后该如何,季回望着她语气微凉道:“该好好锻炼你的实力了。”

    琉萤望着他有些不明所以,但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个意思是……”

    “人间历练,到时我全程随同,别想偷懒。”季回道。

    琉萤睁着眼睛看他,觉得不可思议:“别人都是一人成仙鸡犬升天,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要我自己努力?”

    “这条规矩早就废了,你不努力难不成还指望我吗?”季回问。

    “那不然呢?”琉萤反问的太过自然甚至是理所当然,让季回忍不住噎了一下。

    话是这么说,琉萤也没想着通过季回轻易成仙,再者天界神仙这么多,就算靠季回万一出什么事情,她还是救不了自己。

    她可以时时依靠季回,但季回不可能永远待在她身边,总会离开那么一会儿,就算是那么一会儿也会出事。

    神仙实力也会分个三六九等,琉萤嘴上和季回说了几句,对此却并不觉得多抗拒。

    到时候又是他们两个人出门了,多好的二人世界啊!

    等到了元宵节那天,琉萤和季回出门看灯,小狐狸照旧被她给撇下了,他只好自己跑出去找母狐狸玩。

    今日街上会有灯谜,奖品各式各样,琉萤站在灯谜面前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来只好求助季回。

    季回并不吝啬帮忙,不涉及原则上的问题,他大多数时候仍旧是惯着琉萤,帮她赢到了一盏灯笼后,琉萤才拉着他离开。

    季回提着灯走在她身边,见她眸中因为映着四周的灯火而熠熠生光,脸上忍不住带了些笑容。

    二人走到河边,有人在放天灯,琉萤忽然想起上一回同他放灯的时候,在天灯上写的愿望。

    她记得当时还是谢槐序的季回说了一句话,“二哥祝你万事如意吧。”

    琉萤觉得自己如今没什么不满意的,但还是去买了个天灯放一放,只是写愿望的时候,仍旧有些为难。

    她如今不用祈求寻常人需要的东西,也不用去祈求姻缘宿命,好一会她才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季回瞧着不免道:“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想要和谁两心同?”

    “我告诉你是谁,你待如何?”琉萤扶着天灯笑着问他。

    灯火映在她脸上十分明亮,火光透过纸张映在她的眼中,季回听她这么说,当即道:“你放心,我杀人不用偿命。”

    琉萤闻言忍不住笑起来,将手里的天灯松开,让它飞到天上,抬手点在他的心口,“就是这里,你最好是一剑毙命。”

    季回将她点在自己心口的手握住,眉眼瞬间柔和下来,凑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琉萤见他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亲上来,不禁左右瞧了瞧,见其他人都不在看这边,才略微松了口气。

    “除了这个没有别的愿望了?”季回笑着问她。

    琉萤不禁道:“我说了你能改吗?一天比一天嘴欠。”

    季回张了张口,最后沉默,他以前也不是这样,最后他看向琉萤,心想她嘴巴也没怎么饶过人,只能说近墨者黑了。

    当然这一句他不会当着琉萤的面说出来,而是抬起头看向被琉萤放走的天灯,也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周围的天灯一个接一个飞到天上,琉萤和他手牵手离开河边,准备回去。

    天帝今日特地带百花出来看灯景,瞧见琉萤在灯上写了什么,便用法术让那盏灯飘到自己面前,他同百花一起看过去。

    百花瞧见上面的字迹,不禁抬手掩唇笑道:“琉萤姑娘性子真是天真烂漫。”

    “确实。”天帝回答。

    随后天帝抬手将天灯挥走,让它随意在空中飘着,有字的那面被风吹的转了一圈,只见上面写着:

    惟愿两心同。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