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72章 春来秋去(正文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寒来暑往

    云舒云卷到最后,  一缕微风卷起柔软的发梢,米觅才缓过神,抬起婆娑泪眼投目远方。

    他们回来了,  每个人心底的答案都十分一致。即使这个世界分崩离析,  也会作为人类这个物种生命,好好的活下去。

    山丘之景非常的眼熟,楚籍抹了抹脸,  眼角余光瞥见一个正朝他们靠近的身影。他心脏被揪紧了一瞬,满怀希冀的抬起头,又瞬间熄灭。

    一个身影站在米觅面前,阻挡了两个女孩儿的光。米觅处于正面,  她抬起微微发肿的眼,  正瞧见黄丽曼逆光的轮廓。

    她大概是想说话的,但张了张嘴,  却只抽抽了两声。

    黄丽曼视线在众人身上流转,  片刻后,她才开口:“明明我们都经历过一样的事,但你们竟然就成功了。”

    拾道和拾理恐怕是现场之中最理智的人了,光头沿着山坡走过来,  不紧不慢地说:“或许是他们两个人多做了什么事,  又或许是他们少做了什么事。”

    黄丽曼眼瞳四巡,  最后落在了贝贝身上。

    此时的贝贝已经因为体力耗尽,再加伤心过度,  昏睡在米觅怀里。黄丽曼瞧着她,思考半晌才说道:“或许是因为她。”

    这跟贝贝有什么关系?

    “因为她是孩子。”黄丽曼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缓声道:“系统优待孩子,  也会顺便优待携带孩子的考核者,  但同时,  这也是考核的一部分。”

    她代表生命的延续。

    贝贝的出现并不是偶然,不管她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她都注定会出现在高位考核者的身边。但凡白承钟齐,或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在过本的时候利用小孩子降低副本难度,那么他们永远都不会走向成功。

    他们这才忽然想到,系统可以通过所有的媒介和他们对话,却偏偏还用借着贝贝的嘴来说话,就是侧向提示他们。

    可是现在知道答案,对他们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的,答案换不回他们的伙伴。

    黄丽曼侧过身望向夕阳日沉的霞云方向,眼瞳里倒映着世间的绝色风光,她脸上久违地露出释然的微笑:“其实,我也是来跟你们道别的。”

    顿了顿,米觅问:“不能留下来吗?”

    黄丽曼摇摇头。

    她早就不是一个活着的人了,从把自己拆成无数碎片的那一刻起。她的灵魂在无数个漆黑中飘荡。

    孤独的流浪者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故土,晒一晒这里的阳光,却没想到钟齐和白承能圆了她这一个心愿。

    “我依旧选择和小黑球共眠,但这一次却不是只冲着破坏小黑球而去。”她说:“我会继承亲人的善念,为将来很有可能接受考核的群体传递新的生机。”

    简单来说,就是帮下一批考核者作弊。

    他们告别在这金灿遍野的山丘,调整过后,安静地走向未来。

    现存的人类不乏各个领域的大佬,原本被小黑球搞得一塌糊涂的世界很快被这群大佬修复。某些地域的科技水平和平均生活质量几乎达到了末世之前的状态。

    但人类终归是复杂的,尤其当某些人已经习惯了脱离社会的生活模式,想让他们再服从安排可就难办了。

    末世开始类似于女娲基地的各类组织层出不穷。末世初始就有的人类内斗模式,在系统消失之后,人的注意力就都放在了内斗上面。打了这么些年,小规模的组织要么被击溃消灭,要么并入更大的组织,倒是有点百家争艳那个味了。

    A区霸占山头的小组织约摸有二十人,算是中小型的规模,畔山而居,偶尔抢一抢物资,日子过得也很舒坦。

    组织基地原先是一座木材厂,荒废之后被重新改造,现在居住环境算得上优等。因为藏在树丛里,位置挺隐蔽,一般只会在旁边放些捕兽夹的机关,但今天附近却布满了捕兽夹和铁荆棘。

    组织头头是个喜欢用镰刀的阴瘦男子,头发有点长,身材偏瘦,可以说是个背影杀手。有时候同一组的兄弟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

    木材厂有独立宿舍,连在正厂后边,可现在大家都聚集在一块,气氛说不出的凝重。

    大概是气氛过于沉闷,性格一向火爆的二把手受不住,一脚踹翻了身边的椅子,顺嘴骂了句脏话。他捞起手边的大电锯,发了狠地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吗?!老子一锯头碎了她!”

    “啧。”他嗓门太大,三把手一听就觉得烦,直接说怼他说,“她要是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咱至于这么愁?要我说,要不撤吧,分散撤,应该还来得及。”

    “你没听过听过她的能力吗?她可以把整座山头都包起来,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你现在跑也来不及了。”

    “她到底要干嘛?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估计悬。我早说了,兄弟们上完那几个女的就该把她杀了,还留着着命,现在好了,人跑了,还找到了棘手的家伙当靠山。妈的!”

    “妈的,怕个吊啊!她再强也是个女的,咱哥几个发发狠,她绝对死定了!到时候让她跪下来给咱哥几个爽爽!没有小黑球,看她往哪儿跑!”

    头头他额头皱出几层,拇指摩挲着镰刀把儿。一听二把手不着调地哔哔,转头就把镰刀「锵」的一下甩到了人面前。

    他回头指着人鼻子骂:“你他妈死都不肯动动你的猪脑子,你不知道她就是传承者吗?”

    提到传承者,二把手脸色骤然大变。传承者的名号在小黑球消失十几年后的今天,已经是最震慑人的存在。

    二把手不甘心,一群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吓成这样,他觉得丢面,梗着脖子喊:“传承个屁啊!不就是被钟齐和白承那两个狗杂种带过的小孩儿……”话说到一半,话音尚未落下,这个试图诋毁曾经两位榜首的二把手胸腔忽然炸开一簇花!

    鲜血瞬间溅去半面墙!

    二把手的身体好像是中了子弹似的,一下接着一下,无声地许多孔。他却没有死,被副本强化的身体素质帮着他延长痛苦。众人只看见二把手鲜血淋漓的倒了下去,身体不停抽搐。

    大家慌乱不已,抄起武器想躲起来。可脚一动,才发现根本动不了。

    他们仿佛被关在独立的透明舱似的,甚至连手都没有办法移动。

    木材厂的大门在此时被人从外面踹了一脚,轰然倒地。逆光之下,涌入许多年轻人,手持武器,很快将他们围成一团。

    而最后一个踏入木材厂内的是一个短发美人儿。她五官轮廓略带着一些英气,眼尾微微下垂,气质温和,落落大方。

    明眼人都猜得出来这支队伍的主心骨是谁,而她这张脸却和她的行为背道而驰。

    一场和平的战争,最后结束在沉闷的倒地声中。

    队伍里的大男孩小跑着跑到短发女孩儿身边,报告说:“贝贝姐,差不多都清完了。”

    贝贝神情淡然,她点了点头道:“乌烟瘴气的,烧了吧。”

    “哦,好嘞。”

    搜了一下厂子里可以利用的资源,一把大火便将整个木材厂给吞噬殆尽。贝贝用象牙塔将整座火场包裹了起来,以免殃及到周围的树木。她让其余人先回去,自己则是留在这等火完全熄灭,再准备回去。

    大家伙儿心知肚明贝贝是想要私人空间,便一同扛着物资慢慢往回走。

    等离得远了,队伍里才有人说:“贝贝姐又不高兴了,那人也是挺活该的。”

    “真活该。”随行者点头附和,“这几个要没有提到齐哥和承哥,估计也不会死得这么惨。”

    谁都知道贝贝的性格其实很好,包容性强,温柔大方,礼貌待人。但大家伙也都知道她的底线在哪儿,无论怎么骂她,或许她也只是生生气,动手也不会太狠。可事情一旦牵扯到钟齐和白承身上,她动手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人家说,她的性格像白承,行事作风却是钟齐那派的。

    “传承者这个名字不是白叫的,毕竟相当于那两位的女儿了。”

    钟齐小队幸存的三人里,潜力最可怕的就是贝贝。她的体能和应变能力在特别小的时候就经受非常人能想象的锤炼,而象牙塔形态千变万化,只要她想,象牙塔就可以变成她想要的形态。

    像刚刚暴击二把手的招式,是贝贝一次性造出了数颗子弹大小的象牙塔,然后倍速投放,全部击打到了那个男人身上,威力真的也不亚于子弹。

    同队的人渐行渐远,话语一字不落地落在了贝贝耳中。然而她却没什么反应,只是盘腿呆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眼前燃烧着的木材厂。

    传承者这个称号,原本是村落里头某个犯了中二病的男孩子给她起得。后来她锋芒毕露,这个中二至极的称号就传开了。贝贝倒也不是很抗拒这个称号,这让她感觉这个世界有两个哥哥存在过的痕迹。

    火簇在她眼中狂舞,烧红半边天。

    这场火持续了多久,贝贝就在这儿待了多久。直至火星完全湮灭,天空下起一场小雨,她才解除象牙塔,缓缓离开。

    转眼就到了傍晚,微薄的小雨在天空另一端拉起一座彩虹桥,但和夕阳余晖衬起的天边云彩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点。

    转眼十五年。

    而从那天起,小黑球就悄无声息地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相比来时气势汹汹的阵仗,这样兀然离去,也让幸存者们划了好长的时间来接受现状。

    就像是一场血腥而绮丽的天下共梦,那些残忍的,恐怖的,全都不复存在。

    系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刻意的,把他们送回离金泽明家乡不远的那座山丘上。在长达三秒的商议中,三人共同决定回到那个村落,并选择在那长居。

    种菜狂魔楚籍就像是掉进了瓜田里的猹,成天在菜地里研究,他还重新领养了一只边牧,还叫妞妞,照他的说法,这也叫生命的延续。

    末世组织多而杂,他们最终还是和女娲基地建立了合作关系,米觅负责交接各个事项。

    女娲基地的负责人最后成了唐小风,大概也是因为相信楠/枫他的为人,米觅才会答应和女娲基地合作,各取所需。只是米觅已经对感情没什么兴趣了,她珍而重之地拒绝和唐小风在一起,两个人现在关系倒也还可以。

    十五年足够改变很多事。

    足够养出一个令人闻风散胆的传承者,足够让人淡忘系统冰冷的那句「请保持人设」。

    朗朗秋风穿林走叶,贝贝沿着来时的山路悠悠哉哉走了好一阵,目送落日。倏而她足下微顿,身后立即矗起了一座一人高的象牙塔。就像她在木材厂时困住那些甲乙丙丁一样。

    该是那些人的同伙。

    贝贝眼帘微垂,她立即回身去,却隔着透明的象牙塔塔壁,看到了一张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的脸。

    大概是在象牙塔出现的时候他便立即离开了原地,所以象牙塔并没有困住他。

    但这并不阻碍对方以此为由耍赖皮。贝贝眼见着毫无变化的小哥哥憋着嘴回头,朝正向他们走来的修长身影撒娇,贝贝感觉手指发麻,微微的酸痛顺着脉络传递到胸口。

    “嘤嘤嘤,承哥,她打我。”

    夕阳沉落,却阻碍不了那个人坚定的步伐。

    他的脚印踩在铺满了一地的枯黄叶子上,所以听起来声音绵绵的。

    走到两人身边来,白承也是真的拿钟齐没辙。他视线瞥向钟齐,劝了他一句说:“别闹了,一会把贝贝吓着了。”

    钟齐哼哼了一下:“不至于,好歹人是个传承者。”

    贝贝手指抽痛,木讷的脸在听到这句钟齐特有的揶揄调笑的语调后,慢慢涨红了。

    她「唰」地一下蹲下身,把自己脑袋埋在膝盖里,耳朵通红,可能是因为称号太中二,觉得羞耻,又或者为了别的一些原因,把自己止不住的眼泪给藏起来。钟小齐本来就是个幼稚鬼,特喜欢跟承哥以外的所有人斗嘴,见状更是停不下来。

    他距离贝贝不远的地方笑着半蹲身,用哄孩子的语调来气人。

    “嘛呢?传承者也会害羞啊?”

    贝贝肩膀都抖起来了,愣是不回话。白承叹口气,把钟小齐拎到一边面壁思过,然后自个儿蹲在贝贝面前。

    “所以说。”等小姑娘抽动的肩膀逐渐恢复平静,白承才开口说话,“有没有给我们留个房间呀?”

    哽了哽嗓子,贝贝受不住漏出来的噎气声。她大概是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只好用肢体语言表达,拼命地点着头。

    春来秋去,寒来暑往,三人都非常默契地保留了一间拥有大床的房间,并且时不时会定期打扫。

    这样自欺欺人的行为也不过是在盼望一句可能永远都不会听到的“我们回来了。”

    但幸好,他们等到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会有番外!感谢在2022-08-12  22:13:09-2022-08-15  09:3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