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_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67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粱飞把纸条接过来,  感觉眼前有点晕。

    他根本就不懂这些啊,这要让他怎么解读?

    磨蹭了一会儿,关粱飞才开口道:“这好像是一串代码。”

    废话,  说了不等于没说吗?

    就算完全不懂编程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一串代码。

    慕可可托着下巴,  犹豫道:“这看起来好像是一种C#语言,  得用C#的方式来运算吧。”

    关粱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C#语言,  所以现在也不知道该答是还是答不是,鉴于上次被慕可可给坑了,  这次他谨慎地回道:“应该不是C#语言吧,感觉是另外一种。”

    另外一种?

    慕可可看向慕晗,  道:“应该就是C#语言吧,  之前我学过一点,感觉是可以破解开的。”

    学过?既然学过的话那她还问自己干嘛?关粱飞脸一下子就黑了。

    若这个真是C#语言的话,那岂不是完全暴露出自己不懂it的事情了吗?连这种最基础的东西都不会。

    果不其然,在慕可可成功解开线索,  观众们被专业人士科普过之后,  评论区瞬间就炸了。

    【刚刚被人讲解过我才知道,原来分辨各种语言是IT入门级别的东西,这个关粱飞怎么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他真的是拿过很多大奖的神童吗?】

    【刚刚慕可可都辨认出来了,这个关粱飞还非要否认,  现在好了吧,慕可可都已经解出来了,  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还真是不懂装懂啊,他这个神童称号要打个大大的折扣了,  反正我是不怎么想相信了】

    【我也是】

    接下来的任务中,  她们又陆陆续续做了很多游乐园项目,  每次都是慕可可过关游戏,也每次都是慕可可解出线索。

    而关粱飞打着神童的名号,理应在整个任务过程中大肆表现的人却连半分作用都没有,全程说不出个所以然,解不出谜题,连慕可可偶尔问的他一些最基础的知识都答不上来。

    两人对比实在是太明显。

    关粱飞这种自称精通数学和IT的人,却连慕可可一个非专业人士都比不过,这令观众们对他的神童称呼产生极大的怀疑,不住发言谴责。

    很快,这件事便被冲上了热搜。

    关粱飞的妈妈吴女士一直都很担忧事情的进展,害怕关粱飞那里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在事情刚开始发酵的时候就出来澄清。

    她雇佣水军,带节奏表示关粱飞只是年纪小,紧张,所以才频频出错。

    只不过,现在的观众不是那种随便能被忽悠过去的了,这些节奏他们是半点也不信的,所以这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

    反倒是关荣,被这件事给影响到,直接跑到吴女士这边来质问。

    关荣一直都把关粱飞当成自己的骄傲,逢人都要说上两句,也因此不再像之前那样沾花惹草,对待吴女士和儿女都上心了很多。

    但是现在突然冒出来这种事,这就令关荣不得不愤怒了。

    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关粱飞这哪是紧张啊,他是根本什么都不会。

    这么多年,自己岂不是都被当猴耍了吗?

    吴女士见事情已经败露,所幸也不装了,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她之所以这么做,撒这么大的谎都是被关荣给逼的。

    谁让这家伙有钱就各种乱玩,吴女士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各种被小三小四找上门,她也是没办法,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也是因此,她才有了这么久的安生日子,能像正常人那样活着。

    不然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被逼死了。

    虽然事情败露了,但是吴女士半点也不后悔,反而还埋怨自己没早点这样做,没把事情计划得更久一点,把这件事瞒得再久一点。

    关荣看着宛如疯子一般的吴女士,不敢相信自己朝夕以对的会是这种人,他直接甩给了吴女士一张离婚协议书,并把她赶出了家门。

    综艺拍摄现场。

    慕可可和关粱飞是第一组完成任务的。

    虽然关粱飞什么作用都没有,但是慕可可解密和做游戏都很快,所以他们的效率是全场最高的。

    慕晗和慕可可一样,都很会玩刺激的游乐园项目,她们抽中的其中一个游戏是大摆锤,相当有挑战度,和他一组的程辛柔完全不想玩。

    所以是慕晗做的。

    其他游戏项目两人分开做,速度也不慢,只不过,他们的解密速度比不上慕可可,所以比她们稍晚一些做完所有游戏,也稍晚一些找到宝藏。

    最后做完任务的则是关琪和程景。

    两人都不怎么擅长玩游戏,尤其程景,身体太胖,不适合做刺激类游戏,被工作人员拒绝,所以就只能让关琪去。

    单是心理建设就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她们是最晚做完的。

    原本关琪发现关粱飞是第一组完成任务的嘉宾还很高兴,因为这样的话即使她最后一名,影响也不会太大。

    毕竟程景和她一样也是最后一名。

    但是没想到,关粱飞的脸色却很苍白,精神十分不济,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

    她十分疑惑,偷偷询问了他怎么回事,结果竟发现了这么一个结果。

    关粱飞的神童是伪装的。

    一直以来,她们都被他给骗了!

    关琪刚想质问,不服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被他这个伪装者给看不起,可是关粱飞接下来的话却泼了她一盆凉水。

    关粱飞伪装这件事,是吴女士的主意。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关荣收心,好好对待她们母子几人。

    关琪瞬间就想起来了,在她小的时候,父亲确实是不怎么着家,家里还时常有人来闹,后来关粱飞神童的事情出来之后,情况才开始改善。

    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欺骗他们的父亲。

    关琪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妙,拍摄一结束就带着关粱飞往家赶。

    这一期的拍摄结果也没有什么悬念,关琪和关粱飞得到了最后一名。

    本来他们的表现就不好,全靠神童名号撑着,现在关粱飞的神童称呼有假,自然就没什么人支持他们了。

    无数观众因为先前被蒙蔽了,由粉转黑,气愤到不行。

    他们俩只得到了百分之三的支持率,这些都是吴女士之前雇佣的水军的功劳。

    不然的话,连这百分之三都不会有的。

    因为慕可可是揭露关粱飞真面目的人,所以愤恨关粱飞的观众纷纷把支持票投给了慕可可,再加上她这一期表现确实优秀,几乎是独自一人完成所有任务,第一个抵达终点,所以粉她的人很多。

    再加上前两天程氏集团被卷进了食品加工厂事件,风评很差,观众们都不愿意投给程景和程辛柔支持票。

    到最后,慕可可和慕晗直接拿到了百分之八十的票数,而程辛柔和程景只有百分之十七。

    姐姐弟弟向前冲到这里便完美收官,毫无疑问,慕可可和慕晗是最大的赢家,赢得最高的支持率,收获了最大的粉丝群,连带着慕氏集团的股票都高了不少。

    拍摄结束回家后,慕文德还给她们准备了接风宴,以此来嘉奖他们在综艺里的优秀表现。

    宴席进展到一半,慕如霜还跑过来凑热闹。

    因为食品加工厂的事,她和程端的风评都很差,所以就想让慕可可和慕晗出面,帮她们说些好话,扭转一下局面。

    毕竟现在慕可可和慕晗名声很好,人气很高。

    只不过,这个时候,慕文德之前做的基因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了。

    结果证明,慕如霜和他没有半丝血缘关系,她根本就不是他的亲妹妹!

    他又去之前周嫂住的房间找到她的头发,拿着和慕如霜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果然,这俩人完完全全就是亲生母女!

    当年周嫂当真把俩孩子掉了包!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被周嫂给骗了,连带着他的父母,被慕如霜给气得身体每况日下,早早就离世了。

    慕文德差点就一口气上不来。

    所以他现在完全没有和她虚与委蛇的想法,直接便打电话报了警。

    告周嫂和慕如霜谋杀!

    告她们害死了他的亲生妹妹!

    根据慕可可提供的地址,慕文德顺利找到了他妹妹的骨骸。

    小小的婴儿被周嫂埋在老家的院子里,几十年过去了,早就不成形了。

    周嫂从来没向别人透露过自己的来历,老家的位置也是报的假的,所以当初换走婴儿后,周嫂怕埋在别的地方会被人发现,就埋在了自己家里。

    这么多年,从没想过会被人给发现。

    证据确凿,周嫂和慕如霜当天就被警察带走,抓进了监狱。

    慕文德动用了自己的一切力量,誓要让这歹毒的母女俩受到报应。

    嚣张的程牧一下子就成了没妈的孩子,他听说自己的妈妈进了监狱,就一直哭着闹着想让爸爸去把妈妈救出。

    然而程端却从头到尾被骗的很惨。

    他一直以为慕如霜嫁给自己是下嫁,又愿意背叛家族站在自己这边,所以是想方设法的对她好。

    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就是那个冤大头。

    什么下嫁,慕如霜根本就是一个保姆的孩子,还什么背叛家族,慕如霜她根本就不是慕家的人。

    这女人能心思狠辣到互换了这么久的身份,背地里嫁给他还不知打的这么注意呢。

    总而言之,就是慕如霜没用了,是个废棋,而且杀人证据确凿,他想救也是没办法的。

    所以程端直接无视了程牧的请求,并且收回了之前给予他的一切优待。

    没了慕如霜护着,就程牧这种什么也不会,能力极差性格极差的孩子根本没有资格在他们家享受那么大的好处。

    程牧悲惨的发现,在失去妈妈之后自己也失去爸爸了。

    一开始他还能见到爸爸两面,向他哭着闹着要妈妈,但是现在他已经再也见不到爸爸了,远远的看一眼就会被家里佣人赶走,眼睁睁看着爸爸把其他孩子抱在怀里。

    家里的佣人也是见风使舵的,之前对他有多好,现在对他就有多差,吃不好,穿不好,晚上还因为想妈妈而睡不着觉。

    程牧肉眼可见的瘦了下来。

    他甚至还遭到了其他孩子的排挤。

    因为之前他占着受尽宠爱,动不动就抢夺他们的东西,欺负他们,所以现在在他被冷落了之后,这些之前被他欺负过的人就想方设法的想要欺负回来,以至于程牧这几天过得相当惨。

    光荣因为关粱飞的事遭到极大的损失,即使他已经把关良飞赶出家门,并且对外声称自己事先并不知情,同样也是受害者,现在已经及时止损和关粱飞的母亲离婚了,但仍然没有得到观众们的谅解。

    甚至有不少人觉得他太过无情了,连妻子孩子都不要了。

    光荣现在是怎么做怎么错。

    维护关良飞会被人诟病他同流合污,伪造神童的事就是他一手操办的,但如果不护着关梁飞又会被人说是无情无义,不配做丈夫和父亲。

    反正不管怎样形象都会受影响,光荣索性破罐子破摔。

    他是彻底恼了吴女士,也非常生气这么多年被他们母子哄得团团转,所以他做的毫不留情,收回了之前给予她们的一切东西。

    这也就导致吴女士和关琪、关粱飞被赶出家门后过的极其凄惨,事情被曝光到网上又是引起了一阵热议。

    夫妻子女之间在网络上上演了一出世界大战,无数彼此之间的黑料被曝光出来,看的吃瓜群众们是不亦乐乎。

    纷纷感慨:原来有钱人都是这样的!

    不过被赶出家门的吴女士显然是斗不过光荣的,在光荣花费大力气把热度压下去之后,吴女士被光荣教训得更加凄惨,母子三人也就过的更加不好了。

    慕可可再次见到关琪的时候是在大街上。

    彼时的她早就没有了当初大小姐的光鲜,拥有高学历的她因为被打压以及名声太臭,连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做一些打扫卫生的工作。

    还要经常被领导训斥。

    慕可可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对于这种曾试图伤害她家人的家伙,她没有丝毫同情。

    今天来这里,事出有因。

    先如今,慕文德和程端、关荣他们早就撕破了脸皮,不遗余力地开始对他们进行打压。

    他们本就比不上慕家的势力,再加上接二连三的恶劣事件被曝光,名声很差,所以完全挡不住慕家的猛烈进攻。

    原先和他们合作的一些中小企业也不知怎得突然倒戈,中止了合作协议,转投了慕家的阵营。

    这也就导致他们两家内忧外患。

    人才流失,员工辞职,下属企业倒戈,民众抗议,可谓是苦不堪言。

    为了挽回颓败的局势,两家选择了合作。

    只不过,他们两家的处境都不怎么好,名声一样的差,两者合作也只是让他们在资源上有了共享,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他们就把目光打到了其他势力上,想要再拉一股入伙。

    而被选中的人就是冷恒星。

    他确实总体势力不怎么样,也不如三大家族背景深厚,根深叶茂,但现在,他却是发展势头最好了,也是近几年来进展最快的公司。

    最关键的是,他名声好。

    开发的软件实实在在为大家带来了便利,而且收费低,拥有极大的一批用户与粉丝,所以选他合作是最好的了。

    程端和关荣深知自己现在的状况不如冷恒星,所以给出的合作条件也极其诱人。

    联姻。

    把两家之中最好的大小姐嫁给冷恒星,还顺带着愿意给他一定的股份。

    两大家族的股份绝对称得上是一股极大的势力,是个人都不可能不心动的。

    这就意味着,冷恒星再也不是那个没有根基,做事只能束手束尾的新人了。

    他会有根基,有势力。

    而今天,这家酒店就是两家约见冷恒星的地方。

    现如今,在关琪被赶出家门之后,程辛柔是最适合联姻的人选了。

    她地位最高,也是最能拿得出手的那一个。

    所以程辛柔就想自诩美貌,早点把冷恒星给拿下。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冷恒星和他们有仇,是绝不可能和他们合作的人。

    之前冷恒星是爪子不够锋利,所以一直隐藏得很好,慢慢发展势力,希望有一天能把两家人给拉下马,也是因此,程端和关荣不知道冷恒星对他们有这么大的恨意。

    若早知道如此,他们找谁也不会找冷恒星合作的。

    冷恒星早就暗中和慕家结成了同盟,所以程辛柔这边一接触他,慕家那边就得到了消息,也是因此,慕可可才知道了他们今天约在这里见面。

    慕可可推门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正努力亲近冷恒星的程辛柔吓了一大跳。

    对于自己的这个联姻对象,程辛柔还是很满意的。

    虽然是利益互换,但是架不住冷恒星年轻有为,长得帅啊,联姻的命运却能有这么优质的帅哥,程辛柔自然十分满意,也很是积极。

    迫不及待就把人约了出来。

    正当她们两人相处得很好的时候,程辛柔完全不明白,慕可可怎么突然之间就冲了出来。

    她怎么会这么精准地找到这里?

    现在两人早已知晓对方的本性,程辛柔也不装了,冷道:“慕可可,谁准你不打招呼就进这里的?这里是我预定的会议室,没看到我和我未婚夫正相处得很好的吗?”

    慕可可道:“你的未婚夫?未必吧。”

    这时,冷恒星也已经站起身。

    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笑意,十分冰冷地看着程辛柔,道:“程小姐,我和你可没半丝关系,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程辛柔皱起了眉,无法理解道:“你什么意思?忘记了我们要合作的吗?你不想要股份了?”

    冷恒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怒气,道:“你们那些肮脏的钱,我还不屑于要。”

    “哦,顺带再提醒你一下,刚刚我把我们俩的酒杯互换了,所以你下到酒里面的那些东西,现在已经到了你自己的肚子里了,你可以尽情地享受这种感觉了。”

    话落,楼上房间里的几人齐齐变色。

    程辛柔和冷恒星的联姻关系重大,所以这次出现的人远不止程辛柔一个,程端和关荣也待在楼上的房间里,透过监控查看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为了防止意外,他们还准备了药,想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促进事情的发展。

    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为了公平,谈判的地点自然不能和任何一家有关,所以他们选择了一家国外公司投资的酒店,即使会议室是他们定的,提前安装了摄像头,但也不敢太过明显,所以照不到每一个角落。

    他们根本没发现,冷恒星是什么时候调换的酒杯。

    程辛柔身上不自觉地有些燥热,她一个激灵,想起这药的药效,就是一阵心慌。

    只有她知道,这药是有多么的猛烈。

    不能留在这里了,得去医院。

    只不过,还没等她动身,一大群酒店工作人员就冲了进来。

    在来到这里的同时,慕可可就已经打电话给酒店客服投诉,质问他们保密性质一流的会议室内为何会有监控。

    接到投诉后工作人员立刻就开始排查线路,并且在不久前确认了会议室被改造过的事实。

    这已经触犯了相关法律。

    会议室内的人,乃至楼上监控终端的程端和关荣,全都被酒店人员给牢牢控制住,不许他们进出。

    并且报了警,准备移交警方解决这件事。

    程端和关荣试图拿出自己的身份压人,但是这酒店是国外势力投资的,完全不受国内这些势力的影响,所以该怎么处理还是要怎么处理,半点也没被唬到。

    很多记者接到慕可可透露的消息也纷纷往这边赶,围在会议室门外试图拍下第一手的消息。

    程端和关荣他们被困在这里,脸色那是相当难看。

    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被一个小后生给摆了一道。

    明明他们给出了足以令任何人心动的优惠,真的是想不明白,这冷恒星怎么会拒绝的?

    气氛尴尬之际,一声轻哼突然响了起来,传遍了寂静的整个会议室。

    是程辛柔。

    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药效了,意识越发的模糊。

    程端脸一黑,意识到程辛柔绝不能在这里做出不雅举动,不然他就真成最大的笑话了。

    他训斥道:“不就一点药吗?给我忍着!身为我的女儿,怎么能连这么一点自制力都没有呢?不许在这里丢我的脸!”

    训斥完,程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为了以防万一,要求工作人员先把程辛柔这个特殊情况给放出去。

    但是工作人员拒绝了。

    因为程辛柔是包下这间会议室的人,也是这次事件里的关键人物,无论谁离开,她都是不能放的,半丝通融也不会有。

    几次三番被驳了面子令程端很是生气,为了避免事情演变得不可收拾,他当即使了个眼色,让手底下的保镖动手,打出一条路来。

    之前不动手是因为他带的人少,而且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他怎么也不可能硬气得起来的,现在已经没了办法,也就只有动手这一条路可走了。

    关荣和程端是结盟的状态,两人绑在了一根绳子上,即使他完全不想动手的,但是盟友已经动了,他也独善不了,只能也跟着动手。

    于是当警察火速赶到这里之后,看到的就是一团乱麻的打斗状态。

    警方当即便举枪示意,制止了这场混乱,并准备把所有人都带回警局审问。

    混乱之中,程端派了好几个保镖试图先把程辛柔给送出去,免得被人看了笑话,但慕可可没那么容易放过她,一直盯着。

    保镖们几次交手试图突围可都没有丝毫效果,到最后,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警方进来,被带着离开。

    那时的程辛柔早就控制不住药性了,不停地往人身上蹭,意识模糊,那不雅的画面被警方看在眼里,也被门口守着的记者拍了个一清二楚。

    事情瞬间就到了最严重的状态。

    程端和关荣因为私自在公开场所安装摄像头被拘留,程辛柔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至今昏迷。

    不过这件事已经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本就不雅的两家又再次被记上了一笔,股票不停下跌。

    关键两位当事人还都被困在局子里出不来,公司瞬间一团乱麻,不知给如何是好。

    而慕可可和冷恒星在解释清楚事情原委后就被放了出来,身为受害者以及举报人的他们是不需要接受处罚的。

    但这也不过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罢了。

    这么多年,冷恒星一直都在找程家和关家犯罪的证据,调查清楚了很多事情,但无奈总是缺乏最关键的证据,往往调查着调查着就被迫截然而止。

    这些事情每一件拿出来都是十恶不赦的,足以把这些人给打入地狱。

    而慕可可却因为熟知书中的剧情而知道他们会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戏,诱骗他们犯罪,诱骗他们进了局子。

    趁着两大公司没人主事,冷恒星举报了一些程家和关家犯罪的证据。

    这些并不致命,但却足够让有关部门重视起来,展开调查。

    以往这些调查,只要程端和关荣出面,是可以极大应付过去,避免被他们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的,但是现在,他们俩都进了局子,公司没有人主事,乱成一团,所以有关部分十分轻易便来到董事长办公室,接近了最核心的机密。

    所有的一切都被他们隐藏得很好,有关部门是不大可能发现蛛丝马迹的,不过这一切都逃不过慕可可的眼睛。

    熟知书中剧情的她就像是开了外挂,一个一个地指出了他们藏东西的地点。

    程端办公室里有一个隐藏的密室,入口处的机关在桌角,而关荣把东西藏到了墙体里,拿出它们需要凿墙。

    这一切都看得有关部门目瞪口呆。

    但一个又一个清晰的罪证又无不显示了程氏集团和关氏集团的罪证。

    表面遵纪守法,按时纳税的优秀企业背地里居然是这么一个存在。

    他们当即就查封了公司,并且开展了有关调查。

    于是等程端和关荣拘留几天出来之后,赫然发现整个世界都跟变了似的,他们苦心经营了一辈子的财富居然一夜之间蒸发得一干二净,而他们也成了全国人民唾弃的对象。

    无数人守在警察门口朝他们扔臭鸡蛋。

    因为根据证据显示,程家和关家享受的每一分财富,都是从大家身上扒下来的,何其可恶!

    而他们也只在警察门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很快被相关部门带走,整个过程无缝衔接,转变得十分自然。

    任凭他们如何抗诉,如何表示自己冤枉,都没任何作用了,板上钉钉之下,辉煌了上百年的两大家族轰然倒塌。

    墙倒众人推。

    原先在两家里享受够优待的直系和旁系现在成为了人们最厌恶的对象,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最嚣张的人成了最受欺负的人。

    程辛柔和程景这种知名度广的成了首要攻击对象。

    整个上流社会再也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