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3章 西幻篇23世界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漆沉的夜幕中,不见星月,只挂有几朵暗云点缀。

    多洛珍和赤狄修偷溜出国城,去到很远的花岗。

    多洛珍躺在平坡的草地上,随手折下一朵野花,插在黑色淤泥的头部。

    赤狄修正准备和她一起平躺,忽然脑袋中央被插上一朵花,他就顶着这朵花,乖乖立在她旁边。

    不时吹来一阵风,吹得花朵摇曳,他就化出两只黑手,像护烛光一样,用掌心护着这朵小野花。

    多洛珍看得弯了弯眼睛,细想下来,好像她给他什么,他都会小心翼翼地珍爱着。

    今夜的风很大,吹得树梢簌簌作响,野草垂头弯腰,还吹乱她金色卷长的头发。

    赤狄修在身体里掏了掏,拿出一条她平时用的银纹丝带,替她扎了扎头发。

    “修。”

    凉风吹得舒畅,多洛珍惬意地眯起眼:“事情都完成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快能离开了。”

    赤狄修看她今晚打算在这睡,就不时伸手碰碰她的手腕,感知她的温度,发现她的皮肤被吹凉了,他化变成被子,裹住她,不让她着凉。

    许多个夜晚,他都陪她在外面度过。

    *

    天还没亮,多洛珍带着赤狄修回去,准备在尔琳和尔拉发现前进入楼塔。

    然而多洛珍远远发觉楼塔附近的异常动静,人声嘈杂,卫兵们手拿木桶,水洒得到处都是。

    多洛珍放弃绕小路进楼塔,直接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走近她才发现矮塔被烧得破烂漆黑,仍冒着大火灭完后的黑烟,残余的热度显现之前火势的凶猛。

    卫兵们纷纷放下木桶行礼。

    “矮楼突然起了大火……”

    多洛珍着急打断他,马上问:“尔琳和尔拉呢?”

    这矮楼是她们住的,现在她们人又不见,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卫兵低头,恭敬道:“神女,她们在神医那里……”

    多洛珍心头猛地下沉,后面的话也听不下去,着急转身迈腿就往神医那里去。

    缠在她手腕上的玫瑰,赤狄修低下花冠蹭着她的手背安慰。

    来到神医的住处,多洛珍在门口看见尔琳、尔拉和克兹,后怕的情绪才缓和些。

    “你们没事吧?”多洛珍仔细打量他们。

    “我们没事,只是凯瑞里他……”

    多洛珍眉心一跳:“到底什么情况?”

    尔拉说:“我和尔琳见夜里风大,以为要下雨,就夜起去拿遮雨布来遮护玫瑰。”

    “谁知矮楼的窗户没关好,风吹倒了什么东西正好推倒蜡烛,一瞬间木桌到地毯起火。”

    “矮楼里只剩伊蒂娜,她这段时间难过,每天晚上都只能靠喝酒入睡,那时失火她睡得沉,等清醒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凯瑞里最先赶到,他没等卫兵来扑灭火,自己独身一人闯进矮楼救人而受了重伤。”

    多洛珍想起昨晚的大风,恐怕火借风势,火蛇乱蹿,燃得很快,情形难以想象的凶险。

    “神医怎么说?”

    尔琳:“神医说凯瑞里和伊蒂娜都没有生命危急,只是一个受重伤需要静养几个月,一个受轻伤,一个多月才能好。”

    克兹指了指木门说:“他们都在里面。”

    多洛珍一进门就听到凯瑞里说:“人命重大,里面是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冒险去救。”

    言下之意就是拒绝伊蒂娜的心意,并且让她不要多想。

    多洛珍看了眼伊蒂娜,她红着眼睛垂下头,神情落寞。

    神医已经处理完凯瑞里的伤口,朝多洛珍行礼。

    多洛珍开口说:“我有话要和凯瑞里说,神医你带伊蒂娜下去处理伤口吧。”

    “是,神女。”

    等人离开,多洛珍走向凯瑞里。

    凯瑞里忙地起身,一时间拉痛伤口,抽气一声,面色惨白。

    “行了,你受这么重的伤,”多洛珍说,“好好躺在床上休养,不用行礼。”

    凯瑞里艰难地缓过痛感,还是在说:“这怎么行,哪有神女站着,我躺着的道理。”

    “看来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凯瑞里这才停止挣扎起身的动作。

    多洛珍叹口气:“凯瑞里,你该忠于自己的心。”

    “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明白吗?”

    凯瑞里低下眼,只说:“我是骑士。”

    多洛珍:“我以后不做神女,你也不再是我的骑士,况且现在教律已经改成神女和骑士都可以自由婚娶。”

    凯瑞里没有表情,也不说话。

    多洛珍又说:“那你告诉我,昨晚为什么不顾命地去救她?”

    凯瑞里张了张口,多洛珍了然地说:“不要用敷衍她的话来敷衍我。”

    “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多洛珍最后留下一句话,“你就想一想,如果昨天你去得晚,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一个叫伊蒂娜的人,你最后会是什么心情?”

    凯瑞里怔了怔,表情发生变化。

    多洛珍离开房间,留下他自己静想。

    她感觉内心疲惫,怎么这个平时方方面面都优秀的人,在这方面就不开窍呢,还得她动手来掰。

    *

    三个月之后。

    凯瑞里的伤势好了大半,终于能下地自理生活。

    期间他没再拒绝伊蒂娜的照顾,而伊蒂娜一边要筹备新任典礼,一边要照料他,两头跑,整个人消瘦不少,也没吭半声累。

    凯瑞里正式地向她表明了心意,两人现在终于能融洽相处。

    多洛珍见事情准备得差不多,就问周围几个人以后有什么打算。

    她早已提前将卸任神女之职的事情告诉他们,她再次回到神教除了报复一些人外,更重要是为了这些亲近的人。

    以前没有神女卸任的情况,都是要一直供职到死,但多洛珍现在权力大,连教律都敢改,神教的其他人又怎么能阻止她卸任的事。

    尔琳哭了好几天才接受多洛珍要离开的事实,一说到这事,又冒出眼泪花:“神女,我舍不得你。”

    “好啦。”尔拉捂住她的嘴,怕多洛珍伤感,连忙说:“神女我们想好了,之前一直照顾你,我们不习惯照顾别人,所以打算去克兹的庄园帮忙。”

    克兹不好意思地挠头:“神女,你走之后,我也不做骑士了,正好攒了点钱,开个小庄园。”

    只有凯瑞里选择继续待在神殿,不过不是以骑士的身份供职。

    多洛珍将所有的钱都分给他们:“愿你们以后都顺意生活。”

    *

    神女新任典礼那天,晴空万里,阳光高照。

    人们欢声笑语,抛洒花瓣,踏着乐声步伐轻快,接连簇拥到中央广场。

    伊蒂娜走上高台,看到人群中的多洛珍,朝她笑了笑。

    多洛珍点头示意,而后朝她挥手道别。

    多洛珍逆着人流,离开了国城,走在林荫径路上,一身轻松。

    赤狄修作为一堆黑色物质在她旁边挪动,偷偷瞄着她的面色,见她心情很好,才敢主动伸出手,试探性地碰碰她的手指,然后牵紧她的手。

    阳光从枝叶中渗漏,他们两手牵连的影子,也落在地面上。

    *

    在多洛珍的纵容下,黑色泥巴变得越来越粘人了,不仅如此还爱乱吃东西。

    经常吃掉她的发带和衣服,多洛珍每次穿衣都下意识用光元术法试试,这是不是他变的。

    发现有什么东西能获得她的注意,赤狄修就会吃掉,然后变成那样东西,想获得她同样的目光和喜欢。

    比如她编个花环戴在头上,他就偷偷摸摸吃掉花环,然后变成花环安静地待在她的头发上,等风一吹,他才假装花朵摇曳,亲昵地蹭蹭她的发顶。

    再比如,多洛珍现在双手叉腰,正和一只兔子大眼瞪小眼。

    她捉到一只野兔,摸毛摸得爱不释手,于是去找来一根胡萝卜,想逗它吃,结果赤狄修偷偷吃掉小兔,变成了它。

    他两只兔爪抱着一大根胡萝卜,睁大澄澈明亮的眼睛看她,小口小口啃着胡萝卜,一脸可爱样。

    “哼,我不用光元术法也一眼看出来了。”

    多洛珍说:“普通的兔子哪可能像你这样故意卖可爱吃萝卜的?它们啃起萝卜来都傻傻的。”

    小兔听到这,表示受教,马上变得一脸傻样,痴痴呆呆地大口啃萝卜。

    多洛珍:“……”

    “算了,你还是放过兔子吧。”

    赤狄修这才从兔子身体里出来。

    以后再发现他乱吃东西,多洛珍就塞他一根胡萝卜。

    他们没有固定居住的地方,像自由自在的风,有时去到干燥的荒漠,有时走上严寒的冰川,有时顺着水流来到汪洋大海。

    在不同的景色中,不变的是他们。

    *

    午后休息,多洛珍经常拿着几张术籍残纸研究,这是她离开国城前,到艾伦诺住处搜罗出来的。

    很多黑元术法,艾伦诺又不是天生就会,肯定是通过某些方式学习,而他作为神殿大祭司,又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学。

    多洛珍估摸着他是在自己的住处暗中自学,要不然他为什么极少允许别人去他的住处,连佣人都不任用。

    赤狄修搜罗房间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每个角落都能搜查到,暗格暗道都会被他发现。

    因此多洛珍轻而易举从艾伦诺的住处找来有关黑元术法的术籍。

    多洛珍想通过学习黑元术法,掩盖自己体内的光元素,因为赤狄修再黏她,他本质上还是黑暗秽物,触碰她会被灼伤。

    他还以为她不知道,每次虚弱了就自己偷偷潜入湖底吞淤泥,淤泥里的秽物很多,以供他恢复。

    术籍残角缺页,上面写得都是古老的符形,多洛珍研究很久,才摸透一点。

    极少部分的人先天自带元素,也只能学习自身元素对应的术法,若是刻意去练其他元素,会比灵魂抽离还痛苦,且失败几率极大。

    更别说像多洛珍这样,天生自带光元素,去学习与自己相克的暗元术法,一个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

    多洛珍本来是提着一颗心来学,但她在进行暗元术法习练的时候非常顺利,身体也没有遭到反噬。

    她思来想去,才想起系统赋予的势运,能帮助她做成一些想做的事。

    多洛珍脑子灵光一闪,突发奇想让赤狄修也照着术籍习练。

    没想到赤狄修比她还顺利,进步飞速,主要还是基于他现在满身暗元素,黑暗秽物随他调动印阵。

    日子一天天地滑过。

    多洛珍已经能够很好地用暗元术法掩盖身上的光元素,不再伤及他。

    她也发现,赤狄修献祭了自己的灵魂和躯体,他能变成任何一样东西,唯独不能变成赤狄修自己。

    虽然多洛珍喜欢任何形态的他,但他总因为淤泥的自己,而感到自卑自厌,低落到尘埃里,甚至患得患失,担心她终有一天会抛弃这样肮脏的他。

    在这一点上,多洛珍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赤狄修能领悟习练术籍最难的后半部分,他学到关于身体和献祭的各种术咒,并且做到融会贯通。

    某天晚上,他趁着多洛珍去湖边冲泡,尝试使用术咒,暗光消失,他从淤泥形态,变成人的赤狄修。

    但是——

    赤狄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脚。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多洛珍站在他的身旁惊叫一声。

    多洛珍原本是走到湖边,但忽然又想和赤狄修说句话,于是折返回来,这一回来,没看到熟悉的淤泥团,只看到一个眼熟的男人光身坐在草地上愣神。

    “修?”

    赤狄修回过神来,连忙抱膝蜷起,背过身去,挡住关键位置。

    多洛珍轻咳一声,脸热地别开视线。

    突如其来的尴尬。

    赤狄修两手环膝,头埋在臂弯间,脊背弯出弧度。

    他沮丧地想,她错开视线,一定是觉得他的身体难看,不会喜欢这样的他。

    他的身体并不健壮,脸也算不上有多好看,她会不会讨厌他,以后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了?

    赤狄修精神紧张,时刻留意她的动静,害怕她转头就离开。

    安静许久,多洛珍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不是总卑微至极么,不是总担心她不要他么,那干脆把一些事情坐实,不再让他日夜处于无措害怕的不安之中。

    想到这,多洛珍坐在草地上,靠近他的背后,双手环住他的腰。

    赤狄修全身肌肉瞬间紧绷,腰线收紧。

    多洛珍闭眼,忍着脸上的热度说:“既然都这样了,那不如把该做的事情做了?”

    赤狄修还僵在那里,脑子迟钝,不明所以:“嗯?”

    多洛珍一咬牙,直接将他摁倒。

    赤狄修看着她的动作,才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顷刻脸涨红到脖子根。

    “……不……不不……”赤狄修连话都说不清楚。

    多洛珍瞪他一眼,脸也是红的。

    看她生涩笨拙,赤狄修磕磕巴巴说:“……要、要不……我……我来?”

    多洛珍羞愤至极,语气颇凶:“躺好,别动!”

    赤狄修忍着全身反应,肌肉绷紧克制,乖乖听话地躺好不动。

    多洛珍:“……”

    她朝他胸膛来了一拳,然后愤而捶地,“你还是需要动一下的好吗?”

    赤狄修抬起手抱住她,声音低哑发颤:“我我明白了。”

    暗云含羞地遮住月光,矮草垂头,野花轻曳,晚风穿过夜色,吹不散温热情动。

    这一天夜晚,有人的妄念成了真。

    *

    淤泥怪物变回赤狄修,那并不是从黑暗之神手中拿回被献祭的身体。

    那只是在晚上,利用夜色中的暗元素,催动暗元术法,短暂维持的躯体,并不长久,到天明就会变回黑色淤泥。

    不过有了这个方法,赤狄修还是能在晚上经常变成人来陪伴多洛珍。

    多洛珍倒是认为都可以,不管是人,还是淤泥怪物,她都习惯,明显的是赤狄修能够变成人后,没有以前那么自卑多虑。

    自从第一次变成人,还发生亲密关系后,赤狄修有了一个苦恼,那就是以后晚上变成人,要不要准备衣服穿?

    多洛珍察觉到他这样的想法后,拿胡萝卜戳了戳他的脑袋。

    “以后变成人都给我提前准备好衣服,老实穿上!”

    赤狄修只好委屈地啃着胡萝卜,答应下来。

    ……

    他们继续着旅行,在不同的地方看日出日落,赏遍鲜花美景,走在自由想去的路上。

    没有目的,没有终点。

    只有他们两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