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10章 番外日常之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批奏折批累了的间余,唐煜最爱的消遣是读话本。

    皇子时期,  唐煜酷爱侠客传奇,  鲜衣怒马少年郎,  策马江湖行侠仗义的生活令困于宫闱不得自由的他十分向往,  恨不得以身代之。

    年纪渐长,  唐煜反倒不爱读类似的故事了。原因无他,  此类故事常有缺憾,  尽管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本书能超越当年《天山风云录》带给他的震撼,  却也时常遇到气得他吃不下晚膳的情节,什么有情人明明相爱但中间隔着血海深仇,  结尾相继跳崖啦;什么男主遭人陷害,  卧薪尝胆归来后发现情人已嫁给仇人为妻,  报起仇来都得顾虑重重啦。

    当个勤政爱民的皇帝就够辛苦了,每日待处理的政务堆成山高,  好不容易能休息会儿,何必自个找罪受,唐煜的口味迅速转变,  欣赏起才子佳人题材的大团圆故事来。虽说诸多地方不经推敲,  男女主情路上遇到的波折常常引人发笑,可至少能有个圆满的结尾,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情人终成眷属,为恶者必遭惩罚。

    再后来,  唐煜发现自己最羡慕的一句话是话本开头常出现的一句“天下承平日久”。唐煜掩卷深思,都是皇帝,他怎么就没那么好命呢?

    继位之初,一边要予民休养生息,一边要忙着同亲娘夺权,过了几年艰苦朴素的日子,他终于熬死了龟缩于闵地的永熙帝,趁着南陈幼帝登基政局不稳,命大军挥师南下。

    犹记得大军得胜归来,唐煜亲自出宫迎接。城墙之上,帝王的冕旒遮住热泪盈眶的双眼,唐煜拉着长子的手激动地说:“看,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小太子:虽然很感动吧,但总觉得父皇这句话怪怪的。

    南北宣告一统后,唐煜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整治内政,陆续干了几件大事,比如说不顾群臣劝谏,执意追封先太子为帝;又比如说将他认可版本的《氏族志》推广天下,打击世家气焰;又比如说疯狂敛财,打劫豪富的僧侣——说错了,应是纠正汉地佛家的不正之风,重回达摩祖师倡导的艰苦本色。

    最近唐煜折腾的一件事是改革科举制。

    太|祖皇帝初创科举,给了寒门学子一个宝贵的晋身之阶,然而相比考场临时写就的一张试卷,考官们取士时更重视考生的声望。这操作的空间便大了,出身寒微者被迫辗转于权贵高门之家以求赏识,请托投献之风浓厚。

    不甘的情绪逐年累计,某次春闱后,几位寒门出身的官员在唐煜的示意下联名上书,痛陈此种不正之风,提议从今以后所有考卷都需要糊名,并由专人誊写后转交考官审阅,以示公平。

    反对的人自然不少,主流意见是只凭一张考卷定高低过于轻率,如此很有可能让真正富有才学之士落选。譬如说有人声名狼藉,但考试时发挥得好,你是选他不选?有人文名蜚声天下,考试时身体不适发挥不好,你是淘汰他还是不淘汰?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后还是由早有准备的唐煜出面一锤定音:“真要有那等倒霉的人,还可以通过举茂才的形式做官嘛,众卿亦可大胆举荐,朕是很愿意下求贤诏的,如此可保有才之士不流落于草野。”

    积威之下,反对派的意见被皇帝强行镇压下去,群臣齐声道:“万岁英明。”

    科举三年一届,定下的方案得下一次才能看出成效来,不过唐煜总算能喘口气了。

    蝉鸣阵阵,热浪滚滚而来。南院行宫的自雨亭内却不见一丝暑热之气,原来是玉液湖中的湖水受水车牵引,从亭檐潺潺流下,形成一道清凉的水幕。水声涛涛,暑气穿过水幕而来,化为习习凉风。

    唐煜惬意地从手边的细瓷碟子里拿起一块樱桃毕罗送入口中,一边懒洋洋地打量着端了个雕漆托盘过来的姜德善。

    “手里拿的是什么?”

    “回禀陛下,这是太常寺新进上来的话本子。”

    “哦?放下吧,朕待会看看。”

    …………

    如果人生能重来,韩尚德宁愿日日头悬梁锥刺股,当一个用功读书的学生,绝不再写什么劳什子的《天山风云录》了。

    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太常寺成立了个新部门,主要职责是搜罗天下话本以供御览,同时还根据皇帝的喜好撰写特供皇室的话本。

    部门成立之初,屡考不中的韩尚德被唐煜套了身官服丢过去,领导一群同样为皇帝写话本的苦逼作者。

    终于当上了祖辈心心念念的官老爷,韩尚德却并不觉得开心,《天山风云录》他都被皇帝逼着写到主角孙子的故事了,天知道哪天会不会被逼着写曾孙辈的故事!”

    每一年年初,韩尚德都要乞骸骨,当然没有哪一次是成功的。

    龙椅上的皇帝语重心长地说:“国家百废待兴,四境尚未平定,朕昨晚子时才睡(看话本看的),爱卿真的忍心在此等危急存亡之机弃朕而去吗?”

    韩尚德能说什么,韩尚德什么都不敢说。

    这日韩老爷在官署遭了折磨,照例回家抱着老婆的腿哭诉:“呜呜,陛下非要我下一本写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可我真的不会写啊……这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早就习惯了相公这一套的王氏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她揉了揉韩尚德日渐稀疏的发顶,用哄小儿子睡觉的口气说:“不怕不怕啊,会没事的。”

    话本读得多,套路就见得多;套路见得多,便容易感觉俗气。皇帝渐渐觉得腻歪了,甚至起了话本写起来不过如此,作者全是些渣渣的念头。

    某日,他突发奇想道:“你说,若是把咱俩当初的故事写成话本,该怎么写?”

    他的皇后掩面笑道:“第一回:让食之恩,第二回:救人之义……后面的我就想不出了。”

    “决定了,”皇帝一拍桌子,信心满满地说,“朕要写一部话本,让天下人看看真正杰出的作品是什么样的!”

    数年后,洛京城的曾记书肆上了批新书。某日午后,一位中年男子闲逛至此。来人约莫三十来岁年纪,手里摇着一把洒金折扇,锦衣玉带,仆从簇拥,显是富贵人家出身。

    中年男子的目光逡巡于书肆摆着的一排排书册上。掌柜的见来人气度不凡,像是个有钱人,特意从柜台后面出来问候:“这位爷,您想看看什么书?”

    “朕—我随便看看,最近可有什么好的新书没有?”

    根据掌柜的推荐,他指了几本书命随从包起来,掌柜面上的笑容更殷勤了。

    似是无意中问起,中年男子指着话本一排的某本书说:“掌柜的,这本书我之前没听过名字,是新出来的不是?不知卖得如何啊?”

    掌柜的一愣:“您是想买话本吗?”

    中年男子笑指着身后的马车说:“让掌柜的见笑了,拙荆喜欢这些,我是想为她挑几本。”

    掌柜忙道:“这本确实是新出来的,不过小的更推荐旁边那本,它是云章先生的新作,最近卖得可好了。”

    中年男子踱步过去,拿起他先前指着的那本书翻了翻,缓缓开口道:“这本书的名字听上去尚可,所以我才想问问……听掌柜的意思,这本写的不怎么样?”尾音危险地上扬。

    掌柜没听出来,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别提了,这批新书里就属这本卖得最差,唉,若非它是老板的友人送过来寄卖的,我都不愿摆在外头!您听小的一句,选几本别的回去给夫人吧。”

    “……我观这本书辞藻优美,语言别有韵味,不似其他媚俗之作,大家对它的评价这么低吗?”

    “嗨,我跟您说实话吧,话本就是要俗气才好看啊。这本书措辞是还凑合,但故事不行,书里的柳公子都要封侯拜相了,放着公主不娶,居然要娶个小门小户的丫头!这谁愿意看啊?大家伙看话本图什么,还不是图个乐呵,这本书真不行的!”

    语言如刀,字字直插肺腑。

    生怕再听下去要气得当场吐血,中年男子带着满脸郁愤返回马车。

    帘子刚放下来,唐煜就悲愤地说:“朕写得不好吗?不好吗?!成日是才子佳人,穷书生搭富小姐的,读起来有什么趣味,就不允许家世败落的才女配贵公子吗?没品位,不懂得欣赏!”

    薛琅连忙顺着毛摸:“陛下别气了,不过是个眼拙的老头子,他懂什么呀。”

    唐煜恶狠狠地说:“朕不信全洛京城的人都这么没眼光!”

    盼啊,盼啊,一月过去,两月过去……唐煜等来了话本被卖空的消息,据说京城各大茶楼的说书先生竞相讲解此书,听者如云,场场爆满。

    紫宸殿内,唐煜乐得直拍巴掌:“世间果然有朕的知音啊!”

    与此同时,昭阳宫内。太子唐桐向母亲回报:“裴大人派人把市面上所有父皇的话本买下来了。”

    “茶楼里说书得是怎么回事?”

    “这是太常寺的韩大人出的主意,韩大人说卖得好的话本茶楼里肯定有说书先生讲,就安排人把父皇的书改编了一下……改编的版本反响确实挺不错的。”

    薛琅默了默,这改编的是个人才啊。

    太子唐桐又道:“母后,您还是劝劝父皇吧,别再写这些东西了。一次两次这么处置还好,次数一多,难保父皇发现不了,再说,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薛琅淡淡地说:“放心吧,这本他前前后后写了三年,开头改了五次,中间有十来次跟我说写不下去了,没那个精力写下一本的。”

    听得此言,太子唐桐肃然起敬,母后果然是了解父皇啊。

    作者有话要说:唐煜的故事就到这里啦,鞠躬感谢读到这里的看官们,希望下本还能见到大家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