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11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天,地球上的人类都只做了同一个梦。

    梦见高楼蒙尘,城里到处是尖叫和恐慌的逃窜。

    一声爆炸之后,天外下雨似的落下面目丑恶的虫子来,密密麻麻像是铺满了每一寸土地。只要抬头看,就能看到万丈高的天空上驻扎着一艘舰艇状的黑色物体,即便是无数爆炸的火花也那他没法子,依然挺立在远处。

    巨大的战舰下面,是无数战场。

    人们梦到自己亲人死亡,自己或是家人朋友被虫子寄生,亦或是与虫子合二为一,他们引以为豪灵长目纤细灵巧的四肢和丑陋不堪的昆虫节肢体粘合在一起,不二彼此,成为一种新的物种。

    这种新的物种飞在天空不断攻击和杀死人类同胞,居高临下欣赏灵长目痛苦崩溃的表情,心中却只觉得是地球种族的荣幸。

    光是几个画面就让他们心神俱震,痛苦不堪过后,原本睡眠中会应激而起,但实际上却没有人能够真的醒来。

    虫族、死亡、战争成为梦境的主题,背景音只有响彻整夜的炮火和崩溃的哭泣喊叫。

    到了早上起来时,只有一小部分活下来的人仍然记得梦里的场景。这些人是经历过名为盖亚世界的玩家。而活着的真正普通人,却在晨曦来临时,将脑海中梦境的一切一忘皆空。

    虫族战争中幸存的玩家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因为梦境中迫真的画面而感到难受,起来不说趴在马桶上吐酸水,就是拍着胸口和捂着剧痛的脑袋,确认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而身上的睡衣,无不说明他们几十分钟前就躺在自家柔软舒适的床上,而并非沐浴在斗争连篇的虫族战场。

    “我们成功了!”玩家能确认这一切是真的发生过,每一帧战斗的场面都纤毫毕现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即便是现实世界里从未见过的武器的细节能都事无巨细的想起来。确认这是现实之后,满是欣喜若狂和幸存下来的庆幸。

    地球还是照样转,太阳还是东升西落。

    这平凡的一天,都让人类觉得难能可贵起来,虽然多数人不知道出门的时候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明海市的白天繁华热闹,车辆行人穿梭如织;夜晚高楼霓虹闪耀,照样是车流纵横,市面繁华。

    这世界上少了许多人,但普罗大众谁也没有发现。

    汪明诚走在街道上,两个人坠在后面,不远不近。

    “老大这都几天了,找不到人就天天出来找,如果真能找到的话他会不出来吗,当然是人没了所……”

    金平瞪了胡先安一眼:“你别在老大面前说这些,陆一飞跟我说那个计划的时候我没有阻止他,跟我脱不了干系。”

    “你没有阻止,你也知道咱们星球的科技树就没有成长成虫族那样,打又打不过,给母皇下圈套是最好的办法,怪你有什么用,我看老大也是鬼迷心窍了……哎!”胡先安被轻轻打了一下,才知道闭嘴。

    金平提醒得晚了,汪明诚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

    胡先安讪讪,但是他认错也快:“老大我错了。”

    汪明诚并没有计较的意思,或者说这些口舌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事儿,眼前只剩下最重要的事情:“已经确认过杨学的状态了?”

    “咱们一醒过来就去找了,本来以为被他叔叔那帮人带走了,后来发现他叔叔独自出的国,也并没有带杨学,杨学真的消失了。虫族战场上死掉的人,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应该是死在战场里了。”

    汪明诚沉吟着,不说话。

    金平的话不知道算不算安慰:“汪哥,你给陆一飞的那件东西奏效的话,杨学应该是替死了,他的消失是不出我们所料的。”

    汪明诚在知道杨学把陆一飞弄进游戏里的手段时,他就已经开始寻找那件东西了,即便陆一飞不再提杨学,但他却不能这样算了。盖亚的道具总是带着致命的缺陷,谁知道这件道具什么时候会突然反噬,除非一锤定音,用一条性命填补上这个漏洞。

    他给陆一飞的那个小骷髅十分小,陆一飞以为是他的“心意”而已。

    他不打算让陆一飞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陆一飞比他想象得要善良的多,觉得杨学虽然坏却也罪不至死,但凡告诉他让杨学替他死一次,都会极力反对。

    金平是知道这件事的,他看了看汪明诚并没有好起来的脸色,叹了口气。

    那时,汪明诚从梦境中醒来,疯狂找寻陆一飞无果之后找到他,浑身都是保险栓即将崩断的煞气。他敢想象要是汪明诚不能控制自己,他当场死在那里都有可能。

    汪明诚来找他不为别的,就为了陆一飞临死前对他说的话。

    “他……之前对你说了什么?”

    金平咬着舌尖,叫自己不要再这种境况下发抖,“陆一飞说,如果用完了所有的布置还是胜不了,说明虫族的力量已经达到一力破万法的程度,到了那时他会想办法引诱母皇寄生自己。”

    “从码头仓库出来那时候,蛊虫已经将他的身体掏空了,他觉得身体不对劲的时候,找我要队医帮他看看。值得庆幸的时候,那种蛊虫是盖亚的道具,用自己的组织代替陆一飞的脏器的时候,他不会感觉到疼痛。”

    “贺橙死的太晚,他的身体已经是那蛊虫的地盘了,随着贺橙的死亡,那蛊虫也羸弱下来,所以陆一飞复明能看见了。”

    “接下来不过是蛊虫先死、失去脏器的他大出血,还是他的身体撑不住脏器衰竭耗空,二者之一罢了。”说这话的陆一飞还开玩笑说自己这辈子拯救世界,下辈子投胎就算不能投个亿万富翁的儿子,也必定能中个彩票。

    可金平却笑不出来,汪明诚的脸背着光,十分难看清。

    汪明诚感觉人在不断往下坠去,像是掉进一个无底洞,还在不断下沉,地心引力像是在这数秒内将他嵌进了灼热了地心。他的忽视,让贺橙害了陆一飞,说到头来,是他害的。

    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脑子混乱。

    他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没办法了,我肯定会对他更好一点、再好一点,这个傻子……”这个傻子好像根本没搞清楚他在我眼里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金平迟疑了一下:“他不想你知道贺橙害得他这样,说你一定会内疚死,他说‘这样的内疚在汪明诚心里无限循环,这样他还怎么往下过日子啊’。”

    汪明诚怔愣当场。

    金平看着汪明诚,觉得他的表情好像和质问他那时候重叠了,他甩甩头:“振作起来,不然你希望找到他的时候,陆一飞就看到你这胡子拉渣的颓丧样子肯定要嘲笑你的,别忘了我们还有一线希望不是吗?”

    汪明诚望进他的眼睛里,发现这个一起战斗了很久的队友真的是这样觉得的,并非他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想,遂点点头转身走了。

    金平和胡先安往另一个方向去,金平忍不住回头看汪明诚走远的背影,突然想到汪明诚陆一飞两个人明明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却看不到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价值,就这样错过实在太过可惜了。

    *

    身体好轻。

    夹裹在狂风中,就像是一片轻盈至极的落叶,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

    我即是风,我即是叶。

    不知道什么时候头脑里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母皇最后的话语陆一飞一个字都没听清。狂风卷着他的意识飞走。

    这个时候,他不是他,他又是他。他不是那个叫做陆一飞的小小人类。

    他从天空中俯瞰这片大地,又像是天空中长出的眼睛。

    风霜雨雪环绕星球,对流层的每一次变化都是他的一次吐息。

    地上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些都是星球赋予的规律。

    这是他的日常,每天看看那这个星球上的物种,今天生活的好吗,看到的景象时日复一日平凡的重复,他也乐此不疲。

    即便是每天有无数的生命逝去,也必定有新生的生命到来。自然而然,理所应当。

    然而作为星球的意识,“他”不光只是“看着”而已。他有无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是星球上的活物带来的,他不是他们所说的神,但他确实有一股无法言说的力量。

    但这样的力量是有等级的。

    在宇宙中,他只不过是一颗正好有生命的劣等恒星罢了,他和高科技、高魔力的星球想必就像是蓝星上呱呱坠地的四脚婴儿,还好星球有自己的轨道,不然星球和人类似的打起来他一定鼻青脸肿无法招架。

    但这并不影响他围着星球上发生的一切感到快乐。

    只是有一天,深深的恐惧出现在他意识中,星球各有自己的轨道,但星球上的生物却并不是。他看到蓝星的一切生物都即将陷入另一个星际文明的践踏,他爱着的一切都将被随意地摧毁。

    他不是神,他作为星球的意识并不会说话,对即将降临地球的危机,不能像喇叭一样四处宣告。

    他降下几百日不止的暴雨、他分裂自己的身体形成地震,除了让地球上的生灵感觉到痛苦和害怕难过之外,什么也做不成。

    最终他想,制造一个世界吧,以他的名字命名,直到真正有人懂他的意图——人类需要自己保卫家园的战士。

    这个世界建造起来了,他只剩下一小缕清醒的意识。

    “从天上降下六道光柱的那一刻,人类知道自己不是宇宙中唯一,文明寄生、生命干涸,我的力场维持至今,至此将蓝星带到星际文明的开端——祝君武运昌隆。”

    即便没有了他,希望这世界依旧星汉灿烂。

    *

    “汪医生,那边有个患者找你。”

    汪明诚已经下班了,白袍都脱下了。他看了看手机,时间快到了他实在不想被事情牵绊住,遂问护士:“患者?急诊?”

    “倒也不是,门诊那边的。”护士说。

    汪明诚也不客气:“有什么事情的话找一下值班的李医生吧,我有事先走了。”

    “好,我会转告的。”

    回到别墅里,孟朗他们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孟朗、严长海他们没地方去的时候也总是找来他们的别墅基地,说是这边人多些,感觉没有那么寂寞,但汪明诚老是觉得这些人是来盯着他的。

    大概是怕他有消息瞒着不说。

    盖亚世界里的情报网也确实很广,这样的情报网运用在现实里也能排上用场,更何况,多数的玩家不是迫于“亡渊”的压力才搜罗陆一飞的消息,他们记忆连廊里告诉了他们这个终局结束是依靠一个人的自我牺牲,他们是自发寻找的。

    在广撒网的情况下,依旧没有陆一飞的消息。

    “还有七分钟,”杨銮看看手表说,她的头发已经长回来了,齐整地落在肩膀上。如果陆哥看到肯定不会任由孟朗叫她小秃头了,想到这她突然眼睛热热的。

    盖亚世界原本在终局结束后应该结束了,但是一个月后,他们莫名其妙又被拉入其中。

    “盖亚”似乎不同了,比先前更加温和,在盖亚世界的副本里虽会感觉100%的的痛苦,但死亡不会被抹杀,在世界中学会的技能也能带进现实世界里来。

    不知道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切,但和终局发生的一切脱不了关系。

    熟悉的眼前一黑。

    “三天内,请找到出卖盖思亚帝国的叛徒。”机械声和以前别无二致,题干给的直白又简短。

    汪明诚睁开眼睛,环视四周,自己孤身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身上是黑色的制服,有肩章,有一个统一制式的帽子,腰间还有形状奇怪的枪支状武器。

    他拿着棍子甩了甩,从棍子上爆发出蓝色的电流环绕着,发出劈啪声。

    这里阴暗潮湿,空气里还能嗅到淡淡的血腥味,通道尽头的所有门都是铁条拼接的,往里一直走,通道两边全是鳞次的牢房。

    这是一个不见天光的监狱,而他是帝国的狱警。明确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他就开始按照给的身份行动,接下来——就是查监。

    一间牢房内。

    林朝看着身边那个人,不确定他是不是玩家,推了盘腿坐在稻草上的青年一把。

    “喂,你来这多久啦?”

    那个卷发青年一点不生气:“刚来,跟你一块到的。”

    林朝这下放心了,至少对方不是什么坏人,“我是第二次进来,你呢。”

    那青年说:“跟你差不多,话说我们不应该考虑下怎么出去吗?”

    他指着两米处的监牢门,像是很疑惑他怎么不努力。

    “哎,我试过啦!这门打不开,这铁门也不一般,看着像是合金,靠蛮力没法打开的,要是没法出去就坐在这等待游戏结束吧,咱又不是‘亡渊’那些人各个身负绝技的。”

    “那就不想想别的方法出去了?比如……跟狱警交涉一下。”青年提出建议。

    “狱警是看守我们的,怎么会放我们出去哇,而且你没看见隔壁那个蜷缩在地上那个人,浑身是制式的棍子抽出来的伤口。”

    卷发青年像是没想到他观察的这么仔细,也不说话了。

    但这并不影响林朝滔滔不绝:“‘亡渊’的人你见过吧,他们那个领头人我上次跟着白老大聚会的时候,还见过呢,那是真帅,气场两米八,就是有些胡子拉渣。”

    人总是慕强的,见到那个男人的一刹那就想臣服,“而且你知道吗,还有比他更强的!”

    卷发青年想说了这么多话他也不觉得口干,他听着的都快口干了:“是吗?”

    “害,一看你就市面不领的,还能有谁?陆一飞啊,大佬中的大佬,是个铁血硬汉。因赛特虫族战争的时候,他一个人哒哒哒就把虫族母皇困在身体里,仅仅用意识就把人家干掉了blablabla”林朝越说越激动。

    “呃,你才经历2次,应该没见到虫族战争吧……这都是传闻,”青年有些汗颜。

    “白老大跟我说的,没亲眼见过怎么啦不影响我崇拜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了人类的幸福,他牺牲了自己……我林朝就是服他!”

    “……嘘,有人来了。”

    来人走得很慢,经过每一间牢房并不停留,但也不会一间房一间房进去殴打犯人。

    林朝闭上嘴,示意卷发青年往里靠靠,最好是狱警不容易发现的位置,自己靠在铁栏杆上,装作一副病弱的样子。

    “行行好吧大人……我需要治疗,我快不行了。”

    林朝虚弱的垂着脑袋,看到一双穿着军靴的长腿停留在了自己门前,他微微瑟缩了一下,缓缓扬起脸:“大人?”

    那胡子拉渣的狱警却没有分给他一丝的注意力,他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站在铁栏杆前,仔细看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陆一飞……?”

    那卷毛青年并没有动作,像是他认错了人。

    林朝先认出了汪明诚:“诶,是你!大佬,你认错人了吧,他和我一样才刚进来呢,怎么可能是陆一……”随即他愣了愣,也去看卷发青年。

    那卷毛青年笑起来,眼睛很亮:“好久不见。”

    这下轮到林朝被雷劈了,用记录道具把这一刻——他人生中的最最最最高光时刻录屏!

    妈呀,他一下见到自己的两个偶像了,他俩好像有故事!

    汪明诚一棍子下去,监牢的栏杆就像是融化了一般向两边裂开,他仔细看他的脸一秒都不愿意错眼,然后把人摁在怀里,轻声道:“欢迎回来,还有,我爱你。”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陪伴,咱们江湖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