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01章 大结局(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细雨微停之际,夏一回终于从学校体育部找到了一个小型皮筏,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小皮筏充满气,  运到学校里的小溪流上。

    深蓝色的皮筏停在清澈见底的溪流边,  辛烛的白发与冷白肤质对比皮筏颜色,  总是给人一种格外扎眼的错觉。

    就好像这两个色系本不应该放在一起,  但外力使它们强行组合,  最后造成的就是眼前这种违和景象。

    夏一回从空间里掏出很多东西,其中有梅有乾给的食物曳、辛烛当初给的枪、徐穗穗和李白的定情小铱还有花儿。

    这些都是李白技能催生出的各式各样花朵。夏一回好像将校园里的所有花朵都搬到皮筏边上一般,  姹紫嫣红映衬在辛烛的脸上,  将他的头发都映出了不同色彩的影子。

    在皮筏边坐了一小会,夏一回呆呆的看着辛烛的侧脸,  脑子里空白一片。

    回望逃生游戏,他一共经历过六个副本。分别是新手副本、校园角斗场、娱乐圈狼人杀、鬼牌赌场、12月22日,  还有现在的真实副本,亦或者说是现实世界。

    就算排除鬼牌赌场里四至五个不同的鬼牌副本,他满打满算的也是走过好几遭不同世界的人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  在面对亲近之人离去之时,夏一回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了恐慌。

    这种恐慌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是日积月累而成。

    也许在平时表现的还不是非常明显,但长久副本积累压力,夏一回一直就没有合适的解压方式。这些压力最后也只能日复一日的堆积在他的心头,  长时间得不到排解。

    就像骆驼背着包袱行走在干涸沙漠上,  一开始它还感觉很轻松,可是随着路程行进,  骆驼距离起点越来越远,背上的负担也越来越重。

    一道一道的关卡几乎是用尽气力才勉强淌过,结果辛烛的死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

    不远处传来极轻的脚步声,来人就像是害怕惊扰到夏一回,故意放缓步伐。

    直到走到近处,张清屿才停下脚步。

    夏一回从恍惚中惊醒,抬眸看向张清屿。

    后者手上拿着一大捆油菜花,放在地面上。想了想,他又拾起一小束灿金色的油菜花,放在辛烛的胸前。

    顿了顿,他说:“在附近找了很久,只有这些花没有变异过,应当不是副本衍生物。”

    夏一回点了点头,最后整理了一下深蓝皮筏上的花儿,使得这些花朵遮挡住辛烛裸露在空气之中的伤口。他想的很简单,辛烛完完整整的来,就要体体面面的走。

    这么可爱的雪精灵,土葬会脏,火葬会破坏遗体。最好的办法就是雪葬,然而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允许,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使用水葬了。

    做完一切需要做的,夏一回眸子闪烁着不起眼的悲怆微光,他疲惫的弯下腰,轻轻的在辛烛眉间烙下一吻。

    一吻毕,夏一回轻轻的推了一下皮筏。

    小皮筏晃晃悠悠的驶离视线范围,看着这些熟悉的人、事物逐渐远去,夏一回眸光闪烁,很长时间都没有做声。当然,张清屿也没有打扰,而是站在一旁默默陪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电子音忽然响起,外力打破这份平静,硝烟再次弥漫。

    【请玩家尽快开始决斗。】

    夏一回浑身一震,下意识的看向地面。

    地上还堆着不少油菜花,以及枪支弹药。

    空中飞过两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追逐打闹,停在附近好奇的伸头看两人。四周十分安静,安静到不像话。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夏一回猛的弯下腰,与此同时,张清屿也弯下腰。

    夏一回捡起了油菜花,张清屿捡起了枪。

    “”对视一眼,一片沉寂。

    夏一回没有难过,甚至还有点高兴。

    他将油菜花塞到张清屿的手中,强笑着说:“打我是肯定打不过你的,索性直接弃权,你好好过日子。”

    张清屿抿唇,缓缓举起枪。

    那枪渐渐与两人的肩线平齐,夏一回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掉,眸子里闪过震惊,又带着一丝了然。

    确实,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张清屿手上的枪,枪口正对着他自己的太阳穴。

    两个人的性格本就如此,都是奉献型人格,却依然有着微末的差别。

    夏一回的奉献总是有所保留,所以他才会拿起花,将主动权交付出去,是生是死任君处置。

    而张清屿不一样,一旦他决定对某个人好,他就会毫无保留。毕竟只有拿起枪,才能保证最后活下去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夏一回维持着最开始的表情,张着嘴巴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他是很想说些什么,只不过脑海里一片空白,这种关键时刻竟然词穷,一句像样的劝阻也说不出来。

    “砰——”

    混沌很久,可能几天,几个月,几年。

    遥远的地方传来不太真切的声音。

    是当初在鬼牌赌场曾经遇见过的问题。

    【一辆火车开过来,左手边的正常铁轨上有6个孩子在玩,右手边的备用铁轨上有1个孩子在玩。火车来不及刹车,如果将变道的操控权放在你的手上,你会让铁轨开向左边,撞死六个不服管教的孩子,还是开向右边,撞死那一个乖孩子。】

    当时夏一回的回答是:会将火车向左边开,撞死正常铁轨上那六个小孩。铁轨本正常行驶,若是只为了拯救那‘大多数人’,导致的结果可能是全车覆灭。

    然而这一次,夏一回却罕见的犹豫了。

    那声音由远及近。

    【你有实现一次愿望的机会。】

    【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你是否愿意牺牲自己,拯救所有人?】

    夏一回沉默很久,很久。

    “我愿意。”

    **

    意识逐渐剥离,眼前的景象变黑,一段时间以后,意识又缓缓回笼。

    正如辛烛说的,梦醒了。

    呼哧——

    夏一回猛的从营养舱室中扑腾出来,水蓝色的营养液飞溅,四周仪器被染的一片狼藉。

    意识到上半身有点冷,夏一回低头一看。现在他浑身上下都是赤/裸,唯一遮羞的就是下半/身的一条黑色齐膝盖的大裤衩。

    愣了一下,夏一回随手扯过一旁的浴袍裹住身体。那浴袍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正好遮挡住整个上半身,浴袍尾巴堪堪齐膝盖,将他整个人遮挡的严严实实。

    坐在营养舱外头愣了好一会,夏一回还是有点不明白现在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他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能从营养舱里爬出来?

    这场‘无限逃生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他熟悉的人,现在都去哪里了?

    身旁有光芒一闪一闪,夏一回顺着光找过去,这才发现这光芒来自于一部笔记本电脑。

    看见笔记本电脑的时候,夏一回还有些发懵。

    记得最后一个真实副本里边,出现的电脑都是最早的电脑机型。一般都是台式,后面还拖着一个笨重的‘大屁/股’,所有电脑都无法开机,落下一层满满的灰尘。

    乍一看轻薄如蝉翼的笔记本电脑,夏一回险谢有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电脑屏幕上不断有什么东西滚动过去。

    “记录无限直播关了的第90天,弱弱的问一句现在直播间还有人吗?”

    “有啊有啊,相信我,这里无论何时都会有很多人蹲守的!万一哪一天,就有好消息传来了呢~虽然希望已经很小了5555”

    “哎,当时最后一场副本忽然发不了弹幕,我真的急死了。没想到现在弹幕倒是可以发了,人全都不见了。”

    “不是不见了。现在很多娱乐公司都在联系直播出众者,听说年薪百万起步,反正都发了呗。哎呀,早知道当时就应该多努力。”

    “谁能告诉我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所有的游戏视频涉及血腥暴力,全网封杀。最后这个游戏是没有胜利者么?没有最终胜利者我之前还真情实感的追了这么久,有点打脑壳啊。”

    “有胜利者,夏一回就是啊。”

    “等等,你们重点是不是偏啦。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者呀,你们难道就没有思考游戏里频繁被提及的s市问题吗。我的妈呀,困扰无数华国人民多年的迷题,现在终于被解开了!有生之年系列!”

    “说真的,当时看见夏夏最后选择救人,忽然好感动。鼻子酸酸的,不说了,我现在要去痛哭流涕了55555555555”

    “哇的一声哭出来+1”

    “操!你们快去看热搜,金元逃窜三个月,终于被抓住啦!确诊人格分裂,昨天晚上已经关进精神病院了。”

    “卢西安现在在开野外直播,姐妹们告辞,我要去看小哥哥了。”

    “其实我比较好奇张大神和辛烛还有夏一回的后续,这三个人的纠葛是真的深啊。”

    夏一回从熟悉的位置拽出一双一次性拖鞋,扶着墙壁走出实验室。

    外头有一个穿着实验服的女人正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很多实验报告被翻了出来,杂乱的堆在一旁。

    夏一回好奇问:“你在找什么?”

    “找订婚钻戒啊,不知道放到哪里去”女人话语一顿,接近呆愣的回首看着夏一回。

    大概十秒后,她忽然惊喜尖叫。

    “啊啊啊您终于醒啦!!!”

    夏一回笑出声,转眼看了看四周,安静的等待下文。

    徐穗穗好半天才平静下来,钻戒也顾不上找了,只激动的在夏一回身边绕着圈圈打转,说:“夏院士,你都不知道我们这段时间压力有多大。三个月了,我们几乎要以为实验失败了,还好您醒过来了!不然我们这次的实验就泡汤了!”

    夏一回说:“冷冻人复苏实验?”

    徐穗穗点头,又摇了摇头。

    “冷冻人复苏实验早就成功了,当时是李院士负责的,我们现在的实验名称是植物人复苏,我是主要负责人。”

    “冷冻人实验成功以后,我们发现您缺失了整整十年的记忆,一直不愿意苏醒,潜意识认为自己已经死亡。迫不得已,我们只得通过这种方式让您找回自我,当您选择愿意牺牲的时候,其实也就是选择了当年一样的选项,变相的等同于愿意从营养舱室中苏醒过来。”

    夏一回点头,还有有一点不明白:“这个无限逃生游戏也是你们模拟出来的?”

    徐穗穗说:“是的,我们的研究创意基于全息游戏。这个技术很强大,它不仅仅是娱乐,如果用的方式正确的话,它是可以拯救无数人的生命的。将这件事情闹大,一来为了拯救您,二来是我们共同的决定。”

    夏一回说:“什么决定?”

    “我们都不希望您给别人背锅。”说到这里,徐穗穗神情中带上了一丝愤懑。

    “您一直都是研究所众人的精神领袖,就算醒不过来,也应该带着荣誉与光荣离开,不应该是满身罪名!”

    夏一回真诚说:“谢谢。”

    徐穗穗慌忙摇手:“不不不,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李白、辛烛都参与了这次事情,所以辛烛有参与保护计划,他虽然有罪,但已经功将抵罪。”

    夏一回说:“他人呢?”

    徐穗穗笑着说:“他现在是一个旅游博主,大江南北的到处跑。待会可以给您看看他的vlog,活的可精致啦。”

    夏一回顿了顿,想问辛烛有没有留话给他。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询问的念头,转而摇摇头,释怀一笑。

    跟随徐穗穗走出研究所。

    外面生机勃勃,一切都很祥和宁静。

    研究所外种了一大片油菜花田,张清屿就站在花地里,拿着水壶笨拙的浇花。

    夏一回心尖微软,唇边带笑的偷偷从背后靠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张清屿就已经提前觉察到有人靠近,警惕的回头掷出水壶。

    夏一回眼疾手快的接住水壶,可惜还是被水洒满了半身,浴袍湿哒哒的黏在身上。

    “张大神的这个欢迎方式有点特殊啊,”他笑着调侃说:“反应慢点你可就要丧偶啦。”

    张清屿愣在原地,很久之后,忽然疾步上前,用力抱住夏一回,浑身都在微微发颤,像是要把夏一回摁进身体里一般用力。

    夏一回吃痛,心里却软的一塌糊涂。

    他胡乱的揉了揉张清屿的脑袋,低声喃喃说:“辛苦你了,还有我回来了。”

    不远处,李小萌戳了戳徐穗穗,看了眼她的肚子,八卦说:“嫂子,订婚这么多天,你都快显怀了。要不我做主,你们的婚礼和夏院士一起办吧?”

    徐穗穗羞脑,正要敲打徐穗穗,忽然看向一旁的默不作声靠近的李白。

    李白干咳两声,偏头扶眼睛:“我其实不太想结婚。”

    徐穗穗脸上的表情瞬间不知所措,眸中流露一丝失望。李小萌正在一旁干着急时,李白僵硬的接出下面一句话。

    “但如果结婚对象是你,倒也勉强能忍。”

    徐穗穗愣在原地,惊喜的抬头。视线中,李白偏头看着她,唇角正悄悄的勾起。

    研究所门口有很多蹲点的记者们,还有不少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热心群众。

    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的两人现如今正站在茂密的花田里,久久相拥。画面美好的就像古老油画中的一幕,就连时间都仿佛定格在这美好的一瞬,不愿掀过页。

    油菜花开的很旺盛,春蝉与蟋蟀叫的一声比一声欢快,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鸟雀分来飞去,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无限逃生游戏虽然已经结束,但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很远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