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9章 、042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容渊!”一声怒吼从三人身后传来,紧接着是器皿被打碎的声音,人群传来尖叫声,警报声响起不到三秒又被中止。

    阮萌手上戴着一次性手套,正低头啃着麻辣小龙虾,听到声音,头也没抬,倒是楚夏坐在对面啧了一声:“翼星使团的人来找茬了。”

    她心中咯噔了一下,眼帘微垂,眼底赫然闪过一丝紫色的锋芒。

    “把陨石交出来!”冉榕大踏步走到三人面前,目光阴沉地盯着他,“不然,你休想踏出这里一步!”

    “容渊,他在藐视你。”楚夏不紧不慢地剥开一颗棒棒糖,塞进嘴里,笑嘻嘻地说,“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没礼貌,遇到长辈就这态度。”

    “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冉榕不屑地瞥了眼楚夏,见他一头白色长发,脸上分明多了几许厌恶,“区区一个低等人类,若不是因为八百年前那块陨石,你们连异能是什么都不知道。”

    “哎哟,区区一个精神力等级S+的废材,居然也这么嚣张?”楚夏夸张地拍桌大笑起来。

    水蓝星的异能者之所以能觉醒精神力,说到底,确实是因为八百年前那块意外降落的陨石。

    可翼星那边一代不如一代也是事实,尤其是现在,还面临灭族危机,相比之下,明明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还毫无所察,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真不知该说他们傻呢还是蠢?

    阮萌微微一荒神,面前多了一盘剥好的小龙虾,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看上去赏心悦目,就是……没灵魂的感觉。

    她悄悄瞄了眼对面的容渊,跟趾高气扬、来势汹汹的冉榕相比,容渊根本就是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完全没把对方当回事。

    “是你!”冉榕被容渊无视了彻底,心头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刚要发作,却见他对面坐着的少女,顿时一脸惊诧,“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见过阮萌,在那座守卫森严的华丽牢笼中,她安静地蜷缩着,像一只受伤的幼崽,只偶尔抬头打量了一样他们这些雄性。

    一只漂亮的,稀罕的雌性,看上去很弱,连精神力都没有。

    当时的他根本瞧不上她,这种弱小可怜的东西,不值得他费神,旁边的雄性在商量着她的归属,为此争论不休,他就静静地看戏,觉得一群人都是傻子。

    结果,当天晚上,少女跑了,她趁着守卫不备,放倒了所有人,还偷走了一艘飞船。

    “……”阮萌抬头,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神不悲不喜,仿佛看着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冉榕左看看右瞧瞧,见她跟容渊关系匪浅的样子,明显误会了:“好你个容渊,居然把我们羽族最后一个雌性拐跑了!”

    后面那群羽族雄性听到后,纷纷围了过来,一个个咬牙切齿地瞪着容渊,恨不得一起上,将他大卸八块。

    “噗!”楚夏瞅着他们一个个仿佛被人抢了老婆的表情,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扭头看容渊,“你说这群鸟人,是不是脑容量太小,脑子都不大正常啊?”

    “种族进化过程中,出现反向进化现象也不稀奇。”容渊面不改色地答道。

    楚夏笑:“那就不就是退化吗?”

    这俩一搭一唱的,仇恨拉的稳稳的。

    冉榕再也按耐不住,一声令下后,一群人蜂拥而上。

    雷鸣、闪电、风刃、火球、冰刺、水幕齐上,还有他们随身携带的激光枪、镭射弹、电磁炮,竟是一声招呼不打,直接朝容渊轰了过去。

    坐在他身旁的楚夏,和他对面的阮萌,理所当然地也在被攻击范围之内。

    偏偏三人谁也没动,一阵看上去足以将一栋楼夷为平地的攻击,在持续了整整十分钟后才停下来,周围已经是一地狼藉,原本停止的警报再次呜呼作响。

    风暴最中心位置的三人却纹丝不动地坐在原地,阮萌仍在吃小龙虾,尘土落地的同时,一道笼罩在三人周围的半透明光屏也随之暴露。

    冉榕一行人完全看傻了眼,心底隐隐有些后悔:难怪天知一直阻拦他们去找容渊的麻烦,因为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不是容渊一个人的对手,何其可悲的事实!

    小丑竟然是他自己。

    冉榕难以置信地后退了两步,不信邪地再次举起手,这一次,不等他发动攻击,容渊那边只淡漠地瞥了他一眼,他就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扫了出去,整个人被卷飞,撞到墙壁,又重重落下,五脏六腑犹如被震碎了一般。

    与他同来的雄性见状,纷纷后退,完全不看去惹容渊,有两个平日里跟他关系好一点的,趁机过来将他扶起,小声地劝说:“冉榕,咱们先回去吧?来日方长,以后再跟他算账!”

    没有以后了。

    冉榕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血脉之力被碾压,压得他透不过气来,毫无反抗之力。

    他所有的骄傲,引以为傲的贵族血统,就像一个笑话。

    “那个雌性怎么办?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吗?”一旁的雄性们小声地议论着,心有不甘,又没法从容渊手里抢人,难道只能等她落单的时候?

    “谁还想打她的主意,你们今天便不用走了。”容渊忽然打断了众人的窃窃私语,低沉冷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原本还想偷偷掳走阮萌的雄性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连连后退。

    “别急着走啊,破坏公共财产,记得照价赔偿哦。”楚夏笑嘻嘻地吆喝了一声,几乎是同时,附近的巡逻队赶了过来,将这群肇事者团团包围。

    因为现场目击者众多,翼星这些雄性根本没有狡辩的机会,很快就被带走了。

    “那些家伙其实是鸡脑子吧?”楚夏笑着打趣,转头对上容渊一脸严肃的表情,连忙补充了句,“你和小萌萌例外,你俩一个深谋远虑,一个冰雪聪明,跟他们就是俩不同的物种!”

    容渊没理会他的恭维,视线落在阮萌身上,不确定刚才是不是他的错觉,冉榕最后遭遇的那一击,似乎有她动手的迹象。

    那块陨石被彻底吸收后,阮萌的精神力和记忆照理来说,应当是完全恢复了。

    当方才的几个小时里,她完全没提以前的事,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就算周身的精神力波动看上去也很微弱,就跟之前一样。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容渊决定找机会问问。

    很快,楚夏便给了他这个机会:“楚家那边联系我,说是有急事,让我过去一趟,我去看看。”

    楚夏前脚一走,阮萌后脚就主动跟容渊坦白了:“我都想起来了,力量也恢复了。”

    容渊安静了片刻后,温声询问:“你有什么打算?”

    他最担心的事情,似乎没有发生,她看上去很平静,并没有想要报仇的意思。

    “我很喜欢这颗星球。”阮萌从怀里摸出羽毛笔,又翻开画本,随手涂鸦起来,“或许我们可以找一个合作对象。”

    她果然恢复了记忆。

    寥寥几笔,就在白纸上勾勒出一幅跟之前截然不同的画作:线条简单流畅的Q版漫画人物,很可爱的画风,又完美地诠释了人物的特征。

    容渊看着她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画了三个“大头娃娃”,不用问就知道这三面的人分别是他、她,还有楚夏。

    曾经的女王,早在年少时期,就已经在绘画方面展现出不一般的天赋。

    准确地说,她在很多方面都天赋异禀,学什么都很快,还擅长举一反三,被称之为最受羽神眷顾的继承人。

    “这画上面的力量很强。”容渊只一眼就发现了,封印解除之后,阮萌笔下的人物所凝聚的安抚之力,足以解决困扰异能者的精神力暴动狂躁症。

    “你觉得许晓博士怎么样?”阮萌放下笔,征求容渊的意见,“她会是个适合的合伙人吗?”

    “在那之前,我会先跟长老会那边谈妥条件。”容渊斟酌了片刻后,回答,“一切以保证你的利益和安全为先。”

    阮萌眼眶微涩:“好。”

    容渊微微一怔,询问:“翼星那边,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不管正确与否,有件事,我不得不做。”阮萌站起身,从衣橱里拿了顶棒球帽戴上,“我出去一趟,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我在这里等你。”容渊隐约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并没有阻止她的意思。

    今天翼星使团的雄性被他吓退了,但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会就此死心。

    陨石丢失,无法从水蓝星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必然会将主意再次打到阮萌身上。

    ·

    付出了巨额赔款,又被批评教育了一顿,写完三千字的悔过书后,以冉榕为首的众雄性,灰溜溜地跟在天知身后,离开了治安管理部。

    这还是因为他们顶着翼星使团的身份,治安管理部从轻发落的结果,不然按照水蓝星的律法,他们还要进行为期一年的劳动改造。

    “天知,咱们就这样回翼星吗?”

    “天知,绝对不能就这样饶过容渊啊!”

    “对啊,那个容渊实在太可恶了,他还抢走了我们最后的雌性!”

    “天知,你倒是说句话啊……”

    天知心很累,感觉自己带了一群智障儿童,明知道容渊实力强劲,他对翼星没有多少牵绊,这群傻东西还要上门去挑衅。

    “都闭嘴!”天知低吼一声,转头看向伤势最终的冉榕,“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次的事情,是冉榕主动挑起的,天知需要他表态,认错,并保证以后别再去招惹容渊。

    冉榕刚服下治疗内伤的药,脸上仍是惨白一片,听到问话,纵然不甘心,也只得硬着头皮点头:“我知道错了,天知。”

    “能保住小命已是万幸。”天知叹息,从剩余雄性的言语中,他得知阮萌没有动手,心中不免庆幸,“以后,千万不要再去招惹他们。”

    “天知,那个雌性呢?难道就放任她留在水蓝星了?我们不是应该把她一起带回去吗?”有人不懂,骨子里没把雌性当回事的观念,来源于祖祖辈辈的灌输。

    当年发动内乱的雄性,处于逃避心理,也是为了掩盖真相,不让后代子嗣知晓羽族母星大爆炸,是因为他们的愚昧无知,故意篡改了历史,弱化了雌性对于羽族的重要性。

    以至于后来,在很多新生雄性眼里,雌性最大的作用便只有生育。

    这样畸形的观念一直延续至今,羽族面临灭族危机,那些从历史转折点存活下来的雄性们,却依旧不愿承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容渊不能惹,她更加不能惹,都记住我的话了!”天知严肃地呵斥了声,再次叮嘱,“她不来找你们的麻烦,已经是万幸,以后谁也不许再惦记她!她不是你们能随便招惹的人。”

    “天知!你这话不对……”依旧有人不服气,在他们看来,阮萌除了长得漂亮是雌性之外,也没什么其他优点了,她很弱,精神力波动都几乎无法被感知。

    “听说你们想带我回翼星?”一道温和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众人头顶响起。

    天知暗道不好,一抬头,便看到一道轻盈的身影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了众人面前。

    穿着一身黑色卫衣运动套装的少女,头上戴着一顶白色棒球帽,周身几乎感知不到精神力的存在,她微微低着头,露出在外面的那半张脸皮肤白净,鼻梁小巧秀气,嘴唇水润粉红。

    冉榕呼吸一窒,他认出了阮萌。

    虽然他这会儿身受重伤,但刚刚她究竟是怎么靠近的,他居然毫无所察,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绝对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是你啊,小雌性。”偏偏还有人不知死活,语气轻佻地跟她打招呼。

    阮萌眼帘微抬,帽檐下那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型十分漂亮,目光清澈又透亮:“如果我拒绝,你们会怎样?”

    “都给我闭嘴!”天知生怕他们惹恼了她,连声呵斥道。

    可惜,总有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是我们羽族的雌性,总不能让你流落在外吧,就算你拒绝,咱们也得把你带回去!”那人回答。

    阮萌又问:“带回去做什么?”

    “自然是负责生育,雌性不生崽,还能做什——”他话还说完,左右两边脸颊依次挨了狠狠一巴掌。

    谁也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动手的,但人人都知道,刚刚那一下,定然是她。

    天知急忙上前,挡在了阮萌面前,低声道:“小孩子不懂事,请您不要跟一般计较。”

    “上梁不正下梁歪,是他们的爹和爷爷没教好,对吗?”阮萌操着一口软软糯糯的嗓音,语气平静地反问。

    天知一哽,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刚刚被扇的雄性这会儿回过神来,火气蹭蹭往上涨:“你踏马找死!”

    刚放完狠话,下一秒,他整个人被扇飞了,再落地时,分明有骨头被震碎的声音传来。

    冉榕后脊一凉,这手段,何其相似,就跟之前弄伤他的一模一样!

    他即便精神力等级只有S+,不及容渊,被丢出去那一刻,要调动精神力来稳住身体,避免受伤也是能办得到的,但他的精神力却完全失灵了,根本使不出来,直至落地,重伤。

    他原以为,重伤他的人是容渊,没想到

    “竟然是你?!”冉榕震惊地张大眼睛,纵然不信,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阮萌比他想象中要强大的多。

    “回去告诉你们族长,还有你们那些所谓血统尊贵的贵族爹、爷爷、太爷爷们,限你们一个月之内,将羽族完整的历史复原,再用那套虚构历史诓骗后代,我定会亲自回去,监督他们一个个修正过来。”

    阮萌下巴微抬,神情高冷地睨着众人,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阳光下变成了熠熠发光的紫瞳。

    见状,天知倒吸一口气,差点当场跪下了:“您——”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张狂!”仍有状况之外的人不明真相,指着阮萌大放厥词,“有本事咱们单挑,你要是输了,就给本少爷跪下……”

    这人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勒住了咽喉,完全失去反抗之力,身体被迫徐徐上升,最终两眼一翻白,晕过去了。

    眼看着连续两天遭遇“意外”,剩下的愣头青都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雌性,完全就是个惹不起的凶神!

    众人吓得小腿发软,大气也不敢出。

    最终还是天知出面,对阮萌慎重其事地保证:回去后,会督促族长修正历史记载,这事才算了解。

    ·

    楚夏回到酒店的时候,阮萌和容渊正面对面坐着下棋,旁边的小几上,摆满了糕点和水果,还有一份保证书。

    他拿起保证书一看,差点笑喷:“翼星使团那位天知写的保证书?”

    “嗯。”阮萌左手捏着一块板栗糕,右手捏着一颗黑子,不紧不慢地落在了棋盘上,“等这边事情了结后,我再回去验收。”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无法再改变,历史也不允许被篡改,这是她的底线。

    “这样一来,翼星的遮羞布岂不是没无情地厮扯了下来?”楚夏拽了把椅子过来观棋,“就怕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无妨。”容渊落下一子,淡淡地道,“会有人监督他们的。”

    “哦对了,告诉你们,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事情。”楚夏打开身份手环,分享了刚刚得到的消息,“IC研究会那边,那个据说拥有预知能力的兔星人,刚刚上报了一件事。”

    “一个银发紫眸的少女将成为水蓝星的救世主,完美解决精神力暴动狂躁症!”楚夏一边说着,一边感慨,“他要是没限制性别,我戴个紫色美瞳,是不是也能冒充救世主了啊?”

    阮萌:“……”原来神婆还是有点能耐的啊。

    容渊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宣布:“你口中的救世主,就是阮萌。”

    “啊哈?”楚夏揉揉眼睛,不信邪地上下打量阮萌,“银发紫眸?”

    阮萌二话没说,当场给他表演了一回什么叫做大变活人。

    三分钟后,震惊过度的楚夏终于回神,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卧槽!小萌萌!原来你已经恢复记忆和力量了啊!我居然都没发现……”

    ·

    因为俞安的预言,加上容渊这边给长老会主动提交了议案,由许博士出面负责联系的合作计划,很快确定了下来。

    阮萌恢复了真容,便在合作正式开启之前,给凌悦和汪大勇那边分别送去了一幅画。

    “果然是你。”许博士再次见到阮萌,心情感慨万分,当初她数次怀疑过凌悦手里的画另有玄机,都未能勘破,如今回想起来,她内心竟有些庆幸。

    若是那时候就发现了阮萌的不一般,她大概会采取不一样的手段,势必会造成人员伤亡和损失,也不会有今时今日友好合作的机会。

    “幸会,许博士。”阮萌落落大方地跟她握手,“具体的计划书,你应当看过了吧?”

    “对,我还有几点疑虑……”许博士进入正题后,立马摒弃了杂念,开始跟阮萌认真探讨解决精神力暴动的问题。

    鉴于目前为止,全球受影响的异能者数量越来越多,一对一的私人订制单独作画效果虽然最佳,但效率太低,是否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提高效率,成了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对此,阮萌提供三条方案。

    第一,愿意恢复普通人身份的异能者,她可以帮忙剥离精神力。

    第二,羽族雌性的精神力天生强大,且拥有安抚人心的效果,她只参与画作的最后一笔,负责注入精神力,帮助症状初期的患者恢复正常。

    第三,对于已经实行冷冻处理的高阶异能者,解冻处理后,她需要容渊协助完成安抚工作。

    双方就计划不断补充、完善,七天后,开启了代号希望之光的拯救计划。

    倾举国之力,一幅幅按照阮萌要求制作完成的漫画被送到了A11区,由她负责完成最后一笔的精神力输入,这些画作又相继被输入到各大区,分发到有需要的异能者手中。

    光是第一批的工作量,在长老会和IC研究会的鼎力支持下,也持续了将近2个月才暂时收工。

    这期间,阮萌不断收到来着各区的感谢信和礼物,原本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接受这种特殊方式治疗的异能者们,在发现自己失控的精神力得到了有效控制之后,纷纷自发加入了以凌悦、汪晓原为首组建的萌家军,便积极开始游说身边有同样困扰的朋友,积极接受治疗。

    待到计划进行到第二步,长老会特批,开启冷冻库,阮萌携容渊进入特级防护区的时候,萌家军的数量已经覆盖了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

    “躺在这里的异能者,基本上都是曾对水蓝星有过杰出贡献的人才,阮萌、容渊,我将他们的性命托付于你们了!”负责接洽的是长老会两位资历最深的成员,一个是容渊熟悉的林老,另一个是楚运。

    相比林老言笑晏晏的和蔼模样,楚运从头到尾板着一张脸,憋屈到不行,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当初把楚垣的精神力强制剥离,让他变成一个废人的家伙,就是眼前银发紫眸的少女,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能在长老会稳坐钓鱼台,楚运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自家利益在大是大非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您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阮萌温声答道,目送两人离开后,转头朝容渊微微一笑,“动工吧。”

    “好。”容渊略一颔首,眼底尽是一片柔色。

    3020  年10月1日,水蓝星全球欢庆。

    曾经困扰了他们长达将近二十年的精神力暴动狂躁症,终于成为了历史。

    所有异能者都知道,拯救他们,给予他们新生的人是一名叫做阮萌的少女,她拥有被神明眷顾的美丽容颜,又是一名精神力强大到可以跟容渊相媲美的全属性异能者。

    这一天,长老会授予了阮萌[水蓝星挚友]、[全球和平守护者]两项特殊享誉,她更是一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女性,很多人心目中完美的女神典型代表。

    ·

    谁也不曾想到,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这会儿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块卤猪脚啃得正欢快。

    “小q童鞋,再给我榨一壶橙汁!”

    阮萌还是那个称职的干饭人,有着一个宛如黑洞的胃,每天不是在干饭,就是在奔赴干饭的路上。

    “事情都解决,你俩有没有什么星际旅游计划啊?”楚夏收拾好行李,刚沙发旁一靠,对容渊使了个眼色,用口型比了四个字:蜜月计划!

    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奇葩的一对情侣了,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么久,小日子过得默契又同步,偏偏谁也没戳破最后那一层纸,这俩正主不急,他这是围观群众都快急死了。

    “去翼星吗?”阮萌动作一顿,抽空问了句,天知答应要督促翼星那边修正历史,虽然每个月都会定期跟她汇报情况,她觉得还是要亲自回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银河系那么多适合度假的星球,你怎么就想到翼星了,那地方你不嫌晦气?”楚夏无力扶额。

    最终还是容渊出马,递给阮萌一份[盘点银河系内各知名网红星球美食打卡攻略],才把她的注意力从翼星移到了别处。

    “看上去都还不错的样子,咱们什么时候出发?”阮萌直勾勾地盯着册子上的照片。

    “明天如何?”容渊莞尔。

    见状,楚夏安静地退到了一旁,功成身就日,他也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像每一次短途旅行离开家的时候一样,阮萌提前一晚上把行李收拾好,当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旭日东升,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她打开身份手环,在每日小记里面发布了一条状态。

    ——即将远航,目标:征服星辰大海!

    这是手环更新的新功能,每一个关注了她的用户都能看到这条状态,没一会儿工夫,底下的回复就突破了十万条,除了跟她打招呼问好的,还有询问她下一步计划是不是要去干翻星际海盗,征服银河系之类的超幻想话题。

    不,她只是为了一口吃的去打卡而已,你们真的想多了。

    唯二知道真相的楚夏正在距离A11区遥远的F4区享受日光浴。

    “该出发了,阮萌。”容渊拎着她的行李箱,站在阳光下,朝她淡淡一笑。

    阮萌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起身,又随手摸了摸保姆机器人小Q的脑壳,软软地应了声:“马上就来。”

    她步履轻快地走到他面前,似不经意间询问了一句:“我当初送你那根羽毛,还在吗?”

    “在。”容渊温声答道,羽族雌性只有三根尾羽,每一根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那天,阮萌揪下羽毛递给他的时候,并没有完全的记忆,自然也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很早的时候,羽族以雌性为尊的年代里,那是求婚的意思。

    他收了羽毛,代表答应了她的求婚。

    “有件事,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说过。”阮萌仰头,阳光下,近乎发光的脸上笑意浅浅,“容渊,我喜欢你!”

    “嗯。”容渊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露出一抹温柔缱眷的笑,“我爱你,阮萌。”

    从星际东港遇见的第一眼,连他自己都没法,她对他,一直都是特别的,特别到不断地为她开创特例,一次次妥协退让,甚至将所有的包容和耐心都给了她。

    “去打卡之前,咱们回一趟翼星吧?我还是有点手痒,想揍那群老混蛋。”

    “好,都听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感谢订阅,鞠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