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667章 番外6众生平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婚后三年,王馨兰诞下一对龙凤胎,女娃机灵可爱,男娃聪明少言。

    “贺星允!你又偷我的糖!”小短腿贺星诺气得对前面的小娃娃穷追不舍。

    “谁偷你的糖了,那糖就放在桌子上也没写你的名字啊!”

    王馨兰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两个小活宝,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宝大宝,都回家吃饭了!”

    远处两个还在表演你追我赶的小娃娃连忙顿足:“咦?娘亲说吃饭了,我不跟你闹了,我要回去把你的那份吃掉!”贺星诺朝贺星允做了个鬼脸,随后就迈着小短腿往家跑。

    贺星允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吃的被妹妹吃掉吗?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说完,他也急忙往家跑。

    “呀,馨兰姐姐,你家这俩小娃娃真可爱啊!”小丹若从外面看到俩小娃娃你争我赶的,有些忍俊不禁。

    如今小丹若也有十一二岁的模样了,如今跟着胡巴那群人到处跑,值得一说的是,胡巴如今也算是王馨兰的合作伙伴了,这边的货拿到他们那卖,那边的货拿到这边来卖,反正就是互相赚银子!

    小丹若是个好奇宝宝,所以就跟着胡巴等人一起走南闯北的,今儿算是回来了。

    “小若若回来啦?快过来一起吃饭!”王馨兰自打生了俩娃之后,身上就多了几分母性的光辉,整个人都温柔许多。

    “对呀,我给你们带了好多好东西呐!有吃的玩的,还有用的!”小丹若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京城没的东西。

    一般而言,京城内算是包罗万象了,若是连京城都没的东西,那就是好东西!

    “你呀,怪不得大宝小宝都惦记着你,走吧,先进屋!”王馨兰点了点小丹若的鼻子,随后拉着她进屋。

    小丹若手里什么也没,主要是王馨兰知道小丹若出门在外,怕她有点什么闪失,所以才从空间的石屋里扒拉出一个空间戒指,这样她就可以轻省些了。

    走进屋,小丹若也没立刻将东西拿出来,反而对着俩娃娃笑了笑:“先吃饱饱,吃完饭再给你们分好东西!”

    贺星允和贺星诺这才继续埋头吃饭,俩人都想多吃点,将来长得比对方高!而且,王馨兰总能捣鼓出别的地儿吃不到的好吃的。所以,在王馨兰家,根本不存在不好好吃饭这种事!

    等吃完饭,小丹若将东西拿出来让俩小娃娃挑选,自己则悄咪咪地凑到王馨兰耳朵边说八卦:“馨兰姐姐,你知道不,这路上我可是听了不少八卦!”

    “是吗?都有啥?”王馨兰也很感兴趣,不八卦的女人不是好女人啊!

    “先说咱们认识的吧,那个柳娘子你还记得吗?”

    “记得,宝儿的亲娘嘛,我还不至于真的一孕傻三年!她咋了?”

    “她不是跟着那张恒被赶出去了嘛,然后那柳娘子还是傻,那崔寡妇舍不得她受苦给她塞了银子,要是我,我就自己跑了,不管是找点活计做事还是找个踏实男人都行啊,她倒好,竟然拿银子让张恒带着她!”

    “可怜她那肚里的娃,竟然在路上不小心流掉了!这可是给那张恒省了一笔钱了!可怜柳娘子落下了病根,而且我听说了那张恒把银子霍霍完之后竟然将柳娘子卖掉了!”

    王馨兰一边听着一边随着一惊一乍:“没了?”

    小丹若摆了摆手,指了指喉咙,王馨兰很懂地给她倒了杯水:“喝点水接着说!”

    喝了水,小丹若才接着讲:“不过不得不说这柳娘子还没傻到底,前两年她从青楼跑出来了,而且还带了不少银子首饰啥的,带着这些银子嫁给了一个泥腿子!那泥腿子都快能当她爹了!但好在那男的对她确实不错.”

    王馨兰也点了点头:“确实,她这余生哪怕生不了娃也能好好过这一生了,等那泥腿子死了,她只要的不作妖,也能过好下半生了.”

    “对,还有别的呢,我听说这事之后我就去村里那边看了看宝儿,还别说,这宝儿确实争气,据说他现在书读得可好了!估计再过两年都能下场考试了!这崔寡妇也算是能熬出来了!”

    “崔婶子也不容易,等宝儿要下考的时候,我让贺大哥帮帮忙吧。”这个帮忙自然不是依仗权力去开后门,而是到时候让贺路安给点指点之类的。

    “这样也好.”

    “还有那方颖,外祖母不是被认回了嘛,那周老夫人本以为方颖是自己的外孙女,所以才对她这般容忍,但自打认回外祖母,那方颖就被扔出了丞相府!”

    王馨兰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

    “不不不,馨兰姐姐一定不知道后续!我跟你讲啊,那方颖平日骄纵跋扈,给自己树了不知多少敌人呐!自打她被赶出去后,别说是有人拉把手了,人人都恨不得落井下石呢!好的只是动动嘴,那过分的都给她打了一顿!那方颖也是狠,过不下去竟然给自己卖进了青楼!”

    “不过她的日子并没有变好,不知道是不是她哪个仇家跟青楼的老鸨说了,那老鸨给她安排的客人都是会耍手段折磨人的!反正她现在这日子啊,可不好过呢!”

    王馨兰有些惊讶,但也觉得方颖有这种后果也是咎由自取!

    距离京城万里之外的某处小山村,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站在山头往下看着什么。

    “絮儿,你看什么呢?咱们该回去了。”一个有些年老的男人朝她那边喊道。

    “来了!”女子飞快地抹了一下眼角,随后走向男人。

    估计只有山下的树木和山间的微风知道,有一滴泪悄悄掉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