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十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结局(下)

    注意到鬼从房间出来,  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程知初心里一跳,  不由自主地回避开少年的视线,  却又不得不直视着秦继的脸,看着对方露出笑容,撩起他的发丝,  若有若无地在他的脸上落下一吻。

    “你你先进来。”

    程知初的脸染上红晕,有些心虚地张望了一眼别的屋门,担心会被其他人看见,就赶紧将秦继先拽进自己屋里。

    鬼跟在他们身后,似乎也想进去,  程知初本来不想让他跟过来,同时面对两个碎片让他有点扛不住,  但鬼那张与少年白易一模一样的脸和隐隐哀求的目光让他实在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只好默许鬼一起进来了。

    他刚一进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秦继从身后抱住,腰际被紧紧搂着,  耳边传来了温热的触感,是秦继在亲吻着他的耳朵。

    “你别”

    程知初的耳根也红透了,推着秦继搂住他的手臂,但秦继力气很大,  他根本推不开。

    鬼看着他们如此亲密的举动,漂亮的双眸略显黯淡,  可是很快的,他却也来到程知初的面前,手指微微颤抖地抚上程知初的脸,试探着问道。

    “可以吻你吗?”

    被两个人夹在中间进退不得,程知初面红耳赤,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万分紧张地闭上双眼,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额头上被人很轻地亲吻了一下。

    少年脸上的表情也很紧张而羞涩,秦继看在眼中,轻轻耸了耸肩,后退到床上坐了下来,撑着下颌看着少年小心翼翼地接触着程知初,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完全可以再大胆些。”

    “秦继!”

    程知初顿时恼羞成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鬼也如同受惊般地后退一步,因为之前一直都是周洛臣的外貌,导致他很不愿意别人看他的脸,更何况秦继现在还在调笑他,更是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果然还是我的吻技更好?”

    仿佛没有察觉到程知初的情绪,俊美的男人轻笑一声,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知初,你来说说,我们谁亲得你更舒服?你更喜欢谁?”

    程知初瞪圆眼睛盯着男人,仿佛难以置信他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羞耻到甚至开始冒汗了,就听到男人继续说道。

    “也罢,这是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说到底我们都是同一个人。”

    秦继笑了笑:“虽然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只是‘白易’的一部分,明明我比他要更加适合你,但是也无所谓,这样也不错。”

    他含笑的目光落在程知初身上。

    “无论你更喜欢谁,我都可以视作你喜欢的就是我。”

    “”

    程知初没有作声,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其实他之前并不是很喜欢秦继,因为秦继是他所遇见的第一个Boss,给他带来的阴影很重,而且当时屠宰场里的遍地尸体也让他对秦继又害怕又厌恶,只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变态杀人狂。

    可是现在秦继却用很温柔的目光看着他,毫不遮掩对他的情感,而脱离了副本Boss这个身份,秦继在他的家人面前确实也表现得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实在很难让人心生憎恶。

    “现在是我应该回去的时候了。”

    秦继勾起唇角,坐在床上张开手臂,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对程知初笑道:“乖,知初,坐到我的腿上吻我。”

    程知初:“”

    是他错了,这家伙果然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不亲吗?”秦继扬了扬眉,“那我就走了?”

    “你别动。”

    程知初缓缓吐出一口气,有点憋屈地说着,慢慢凑近过去,扶住秦继的肩膀,俯身要亲吻他的双唇,却被秦继抢先一步将他按了下来,强迫他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捧住他的双颊,深深地吻住了他的双唇。

    秦继的吻依旧火热又极具侵略性,纠缠着他的唇舌,掠夺着他的呼吸和视线,令他喘不过气来。

    但是很快,秦继的身体就开始变成光点,被图鉴一点点地吸收进去。

    他后退些许,带着一丝眷恋,轻抚着程知初的脸颊,笑着说道。

    “灵魂融合之后,你要更喜欢‘白易’。”

    “这样作为他的一部分,我也会得到你更多的爱。”

    终于他的身体彻底化作淡淡的光芒,弥散在空气里。

    书页一阵翻动,停留在了属于秦继的一页,如同他之前刚被收入图鉴一般,他对着程知初做了同样的口型。

    “我爱你。”

    “”

    程知初此刻的心情却与当时完全不同,那时他的心中只有慌乱与惊悚,可现在他竟感到了淡淡的心痛。

    屋内陷入了沉寂。

    鬼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程知初露出怔忪的神色,便走了过去,坐到他的身边,很轻柔地抚摸着程知初的头发。

    “别难过。”鬼低声说道。

    “谢谢”

    程知初冲着他笑了笑,本来想说他并不是难过,可是他的心底确实有着化不开的惆怅,也让他无法开口说出这句话。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能重新将灵魂融合在一起,我感到很高兴。”

    少年模样的鬼垂下眼睛,说道:“无论怎样都好,我不想再以周洛臣的外表存在下去了,那时我甚至不敢和你见面,害怕你会把我当做是他,会很憎恨我”

    “我不会的,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

    程知初将他抱住,嗓音柔软地安抚着他:“我知道你是白易,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你都是白易。”

    “”鬼紧紧地回抱住他的身体,声音有些哽咽地说,“你你能不能再一遍我的名字?”

    “白易。”

    “白易。”

    “你不是任何人,你始终都是白易”

    程知初一遍遍地说着。

    “谢谢你,知初我真的很高兴”

    少年抬起有些泛红的眼睛,冲着他露出笑容,凑近过去,吻了吻程知初的双唇。

    “从今以后,我也会一直喜欢你。”

    屋中泛起一阵银白色的光芒,鬼的身体分解成光点,涌入到了图鉴里。

    那时鬼在图鉴之中,名字被标记着问号,对他的说明是“你最好忘了他”,可是这一次书页上的内容却出现了变动。

    【编号:039】

    【姓名:白易】

    【出处:恐怖综艺】

    【难度等级:?】

    【说明:他希望能被你铭记。】

    那时背对着程知初的鬼也转过身来,保留着白易少年时的模样,对他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我当然不会忘记你”

    程知初轻声低喃,手指划过书页上的文字。

    “那我呢?”

    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按在了程知初的手背上,攥住了他的手指。

    程知初的视线向上望去,映入他眼底的是谢远淮那张俊美又清冷的面容。

    他这才想起之前进屋时他忘了把门关上,心思又集中在图鉴上,竟没有注意到谢远淮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谢远淮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问道:“灵魂融合后,你会不会一直记住我的模样?”

    被他沉静深邃的瞳眸凝望着,程知初怔了几秒,才回答道:“我当然不会忘记你”

    “来拍照吧。”

    谢远淮拿过程知初放在床头的手机,又坐到程知初身边,打开自拍模式,将两人的身影容纳到镜头之中。

    在按下拍摄键之前,他对程知初说道:“答应我,不要把照片弄丢,当你有空时就看看,可以吗?”

    “我保证。”

    程知初心中莫名感到些许酸涩,用力点了点头。

    谢远淮露出浅淡的笑容,淡然的眸光柔和下来,温柔似水地注视着程知初,揽着他的肩膀,按下了拍摄键。

    照片拍好后,他瞥了一眼,效果还算满意,便将手机随手丢到床上,扣住程知初的后脑,将自己的唇瓣贴合在程知初的唇上,深深地与他亲吻着。

    直到他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谢远淮这才最后在程知初的额头上落下最后一吻,轻声开口说道。

    “你永远是我唯一心爱的人。”

    “别忘了我。”

    “希望你能过得开心,我的小初。”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崩解为光点,也被融入到图鉴里,书页再次翻动,显示出了他的身影。

    这时手机屏幕还未暗去,上面仍旧显示着他们的合影,程知初看了一会,直到屏幕变黑,才有些失落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其实他应该也和苏凌他们合影的,为什么之前他没能想起来

    【没关系,你不用难过,我都给你录像了,只要你想,可以随时拿出来看。】

    系统开口说道:【特别是你跟他们接吻的场景,我同时采用八个视角给你拍摄了,你需要的话就全都给你!】

    程知初:「你给我留几张他们的照片就行了。」

    【别啊,我好不容易给你拍的,你总得看看嘛,我会一直为你保留下去的。】

    「真的不用!」

    本来正在低落的程知初被系统转移了注意力,试图让系统删掉那些多余的东西。

    就在此时,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片刻之后没有被关严的屋门被蓦然推开,约书亚疾步扯着新郎的领结走了进来。

    “该死,你放开我!”

    新郎被扯得气都要断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窒息的感觉了,让他极其不适,只能被动地跟在约书亚身后。

    “你以为我会让你逃走?”

    进入到程知初的房间后,约书亚才把新郎放开,拍了拍自己的手,笑容有些冷冽:“你必须回到图鉴里,进行灵魂融合。”

    “你又不是正体,为什么配合得这么积极?”

    新郎整理着自己的衣领,神色沉了下来,说道:“你愿意消亡是你的选择,但是我不愿意,凭什么让我去成全别人?”

    “消亡?谁说我们会消亡?”

    约书亚挑了挑眉:“莫非你以为融合之后,我们就会被彻底抹杀,不复存在?”

    新郎一怔:“难道不是?”

    “当然不会。”

    金发青年勾了勾唇角。

    “我们作为灵魂碎片,变成了不同的人,已经是独立的存在,就算是灵魂融合,我们所有人的记忆和经历也会全部被保留下来,不同的性格也会对正体产生影响。”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叫做‘融合’?就是因为这不是抹杀,而是让所有的碎片真正地重新融为一体。”

    “而作为灵魂的主体,白易要承受很大的风险,要是他支撑不住,到时就必须把这份风险转让给别的碎片所以之后谁会成为主导还不一定呢。”

    怎么会?

    程知初闻言脸色一变,不过系统适时出声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保证会把白易原样还给你,你需要让灵魂碎片们都同意融合就行。】

    它说话的时候,约书亚也对程知初眨了眨眼,暗示他安心下来,这不过就是诱哄新郎的说辞而已。

    果然新郎露出了犹豫之色,这时约书亚又补充道:“你的愿望是和知初结婚,进行灵魂融合之后,你们以后就能举办真正的婚礼,知初也会很爱你”

    “我要进行灵魂融合。”

    新郎骤然转变态度,快步走到程知初面前,在程知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不要忘记你对我的誓言,知初,你一定要嫁给我。”

    随着新郎也融入到图鉴中,约书亚轻轻笑了笑,有些愉悦地说道:“果然是因为曾经丢失过头吗?他可真好骗。”

    他又对程知初说道:“别担心,我只是在骗他,我很了解我自己,我的正体是不会让灵魂融合出现差错的。”

    看着笑意盈盈的金发青年,程知初有些迟疑,问出了与新郎相同的疑惑:“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你会这么积极,这好像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倒不这么觉得。”约书亚笑着走上前去,抚摸着他的脸,“你喜欢的是正体,这就意味着和他融合之后,你也会喜欢我,不是吗?”

    见程知初仍然有着不解和担心,他顿了顿,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解释道。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至于是什么形式,这并不重要。”

    “对于当初在副本中要杀死你的举动,我很抱歉,这是因为那时的我并不认为我的灵魂还有重新融合的可能,如果让你走出副本,我就会再也见不到你,我好不容易再次和你相遇,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从我的身边离开?”

    “因此我不择手段地想要把你留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你,留下你的灵魂。”

    “是我太自私了,对不起,知初,所以现在我很想为你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俊美的眉眼间流露出失落之色,抱住程知初,亲了亲他的发顶。

    “但我想灵魂融合之后,我所有的记忆应该是会被保留下来的,这样也能算是我留在了你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程知初目露怔忪之色,不自觉地喊着他的名字:“约书亚”

    “最后一次,就别这么叫我了,知初。”

    约书亚以食指按了按他的双唇:“再想想,你该叫我什么?”

    沉默片刻后,程知初重新开口,低软叫道。

    “白易。”

    “乖孩子。”

    金发青年含笑吻住了他,并将手盖在了程知初的眼睛上。

    “闭上双眼,不要看我消失的样子,那样子不太好看。”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听到他所说的话,不知为何,程知初竟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却始终闭着眼睛,直到覆盖在他眼睛上的触感消失后,他才睁开双眼,在屋中已经看不到约书亚的身影。

    “哗”

    黑色图册的书页翻动得越来越快,竟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且正变得愈发耀眼。

    【是图鉴的力量正在增强,开始吸纳其他副本中的灵魂了!】

    系统的声音变得兴奋不已:【速度很快,比我之前预计得还要快,要是你再找到“寒枝落白”,让他也回到图鉴里,就能更——】

    【哦?就能怎么样?】

    正在系统说话的时候,程知初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了另一道声音,是“寒枝落白”出现了,接着系统就不停地尖叫起来:【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寒枝落白”似乎被它逗笑了,说道:【放心,这次不打算把你怎么样。知初,去站到穿衣镜前,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想说什么?”

    程知初站到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映出的影子,如此问道。

    这时镜面忽然泛起一圈圈涟漪,取而代之的是个年轻男人的身影,容貌与白易相同,但此刻会出现在这里的,也只能是“寒枝落白”。

    “很可惜,我在真实的世界中不存在实体,只能以这幅样貌出现在你面前。”

    男人注视着程知初满脸复杂的神色,笑着说道:“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在找我么,为什么又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怎么出来了?”

    程知初想不到“寒枝落白”竟然会主动现身,他还以为“寒枝落白”会隐匿起来,偶尔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偷袭他,这才更像是“寒枝落白”的作风。

    “其实我一直都在,也一直在看着你。”男人莞尔道,“现在他们都回到图鉴了,下一个就该是我了,对吗?”

    “你愿意回到图鉴里?”程知初错愕地问。

    “我不愿意回去,也不想进行灵魂融合。”男人摊开手,很诚恳地回答着,“这种状态很自由,所以我为什么要被重新禁锢到那具身体里,还要成为别人的一部分?”

    不过还没等程知初开口,他话锋一转,又说:“虽然我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不想被你讨厌。”

    “要是他们有任何一个人拒绝融合,我就同样可以拒绝,可是没有他们都自愿回到图鉴里,如果只剩下我一个,你一定会非常非常讨厌我。”

    “比起被禁锢、被融合,我更不能接受会被你讨厌。”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中透出一丝苦涩的意味:“知初,你抓住了我最致命的弱点,让我不得不对你妥协。”

    “不只是我,他们也一样,正是因为爱你,我们才会同意灵魂融合。”

    “那么现在,现在你可以吻我了。”

    男人在镜子里对着程知初招了招手,示意他贴近镜子,隔着冰凉的镜面,两人的唇瓣贴合在了同样的位置,而男人的身体也在迅速瓦解,光点穿过镜面,和其他从外界大量涌入的光点一起被吸纳进了图鉴里。

    “你没有讨厌我吧?”

    在消失前的最后一刻,男人依旧在漫不经心地笑着,可他的问题却是那么小心翼翼。

    “不会”程知初将自己的掌心贴上镜面,与男人的手相互重叠,“我不可能会讨厌你,因为你是白易。”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男人笑着,轻轻地叹息一声:“可惜的是,图鉴回收碎片的要求太过宽松,只需要亲吻一次,倘若你能吻我一百次就好了”

    镜面的涟漪终于消失,里面又恢复为了程知初的样子。

    “唰——”

    黑色的书册骤然在半空中浮动起来,空中四散着无数明亮的光点,宛若天上的星辰全部汇集于此,疯狂地涌入到书页之中,一个个黑色的剪影刹那间染上了鲜明的色彩,浮现出了面貌不同的人影。

    当最后一个光点也融入书中之后,图鉴猛地飞了出去,褪去了图册的外形,化作一道纯洁明澈的耀眼流光,穿过墙壁,投入到白易所在的房间里。

    程知初立刻追了上去,心情无比紧张而激动,正要敲开屋门,屋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白惜行露出满脸的愕然之色,对他说道:“刚才刚才有一道光——”

    “那是白易要进行灵魂融合了!”

    程知初匆匆回答他一句,和白惜行进入到屋里,就看到白易闭着双眼,全身都沐浴在这片璀璨绚烂的光芒之中,与光芒融合在了一起。

    过了片刻,光芒渐渐黯淡下去,一切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白易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在这个瞬间,程知初的呼吸都停滞住了,双眸一眨不眨地望着白易。

    白易睁开眼睛,瞳眸深处映出了面前之人的倒影,唇边荡开一抹温柔的笑意,轻轻地说道。

    “知初。”

    “我终于又回到你的身边了。”

    【恭喜你通关“无限逃生”游戏。】

    +++

    白易的日记·第九十部分

    是崭新的世界。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