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7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冷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  落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任尔和宋晚亭身上,就见任尔的眉头越来越皱。

    任尔有些懵的看着房间,挠了挠头后打算去趟卫生间,脚放到地上伸进拖鞋里后又重新拿了出来。

    他盯着白皙的没有任何疤痕的脚,  视线疑惑的向上看着同样白皙没有任何疤痕,  只有几个牙印的小腿。

    这小腿他熟,  上面的牙印都是他亲口一个个咬的,只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懵逼的向床上的另一个人看去,  结果他就眼睁睁的看到自己躺在那,  他不愿相信的狠狠揉了两下眼睛,但他的确是在那里躺着,  睡的好好的。

    浑身出了层冷汗,脸色煞白的坐了两分钟后,  拖着沉重的脚步有些不会走路的来到卫生间,镜子里出现的的确是宋晚亭的脸。

    眼睛和嘴巴还是有些红肿的。

    他疯狂的挠着脑袋,又想起这是宋晚亭的脑袋别给挠坏了,这才停手。

    所以现在是他和宋晚亭灵魂互换了?

    想到这,他又是一个激灵,他得先确定宋晚亭的确是跑到他身体里了,  连忙跑了回去把“自己”推醒。

    “嗯?怎么了?”

    宋晚亭嘟囔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的脸在自己的脑袋上,  俯视着自己。

    他把眼睛重新闭上再睁开,一切没有任何变化。

    吓得他发出一声尖叫,  随手扯起枕头就砸了过去,同时身体向床头缩去,  嘴里喊着:“任尔!任尔!”

    任尔现在的脑子也很乱,  没躲过这一下被枕头砸了个结实,本来就晕的脑袋更晕了。

    宋晚亭这才发现任尔没在房间里,  眼底生出恐惧看向另一个自己,紧接着愤怒爆发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就向另一个自己扑了过去:“你把任尔弄哪里去了!说!把任尔还给我!”

    任尔被他按倒,看着他近乎疯狂的样子又心疼又感动:“晚亭,咳咳……我就是任尔,我们的灵魂互换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手。”

    宋晚亭掐着他脖子的手还在使着力气,但是见对方一直不挣扎,这理智才稍微回来了一些,眼珠转动着向掐着对方的手看去。

    手很大,手背手腕手臂上都有疤痕,皮肤的颜色比起自己要黑了些,这的确是任尔的手,任尔的身体。

    这下手彻底松了力气,一脸懵的跌坐了回去。

    任尔揉着脖子咳嗽着坐起,没想到有一天他差点被自己的身体掐死,和宋晚亭对视了一眼后宋晚亭也匆匆的向卫生间跑去。

    俩人愁眉苦脸又不可置信,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们就是很正常的睡觉,脑袋也没发生任何磕撞,为什么会突然灵魂互换?

    任尔:“明天我们去找大师看看?”

    现在好像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而且这种情况总感觉找大师比去医院靠谱。

    宋晚亭抿着嘴唇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不过他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你明天不是有一个合同要谈,还要去隔壁市出差。”

    这可是任尔转正后头一次自己负责一个项目,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意外。

    任尔点点头:“我们一起去?”

    宋晚亭叹了口气:“不行,明天我答应陪妈去逛街的,算了,我去谈合同,你陪妈逛街,我们就先装一下,也许明天过去了我们也恢复了,要是还没恢复我们再想办法。”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唯一还好的就是是他们两个互换了,能让他们安心一点,起码人和魂都是在身边的。

    觉也根本都睡不着了,而且平时抱着对方是怎么抱怎么舒服,现在面对的是自己那张脸就很奇怪。

    幸好离天亮也不远了。

    宋晚亭临走前反复交代任尔:“千万别露馅,老人受不起惊吓。”

    任尔乖巧点头:“我知道,你放心,有事随时打电话。”

    等宋晚亭走后没多久他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去衣帽间里挑了身宋晚亭平时会穿的衣服,站在镜子前很不自在的看了看,就开车去接余藏秀了。

    和妈妈一起出来逛街,女装店肯定是少不了要进去逛逛了。

    起先任尔只是抱着哄妈妈开心的心态,虽然他自己很不开心,愁的他嘴里都起泡了但还要强颜欢笑。

    可是逛着逛着,那女装店里的衣服也各式各样的都有,适合各个年龄层的,他这个心思就有点活络起来。

    宋晚亭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穿裙子一定好看。

    可让宋晚亭穿裙子,那倒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只能说他得绞尽脑汁才能有那么一点点可能,然后他就在店里的镜子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现在他完全掌控宋晚亭的身体,那不是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而且他今天出差,晚上回来的也晚。

    余藏秀:“笑什么呢?什么高兴事和妈也说说。”

    任尔收敛了脸上逐渐变态的笑容:“没什么事,就是想起任尔他早上走的时候摔了个跟头。”

    关键时刻,咒自己他从不含糊。

    余藏秀顿时紧张起来:“怎么样?没摔坏吧?”

    任尔摇摇头:“没有没有,他结实着呢。”

    等他把余藏秀送回家后自己又跑到了商场,他有了更刺激的想法,小裙子什么的可以放一放,做就做的彻底一点。

    他直接奔了内衣店。

    这还是他头一次进到内衣店,以前就是在大超市直接去男的那边,后来就是宋晚亭给他安排了。

    这内衣店就不一样了,女士内衣占据大部分的地方十分显眼。

    他紧张的在裤腿上搓了搓手心的汗。

    店员见到这么一个大帅哥也有点意外,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职业精神让她还是来到了任尔身前,热情的询问介绍着。

    任尔在进来前就已经挑好一套了,就模特身上那套,性感的黑色蕾丝薄纱绑绳的。

    他红着脸指了下,小声道:“要套最大码的。”

    宋晚亭对比他是单薄细瘦了点,但男人的骨架在那里,而他也不太懂女生的尺码是怎么算的,所以就要了个最大的。

    还好店员看着都挺平常的,让他的紧张稍微减缓了些,付了钱之后赶紧走人了。

    回到家后还喊了一嗓子:“晚亭。”

    没人在家。

    他拎着衣服冲到了衣帽间,尽管还没开始换衣服但他已经兴奋的不行了。

    他虽然魂儿在宋晚亭的身体里,但感觉更像是第三视角,所以穿的时候就完全觉得是宋晚亭穿上了这套性感的女士内衣,一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就是这个东西有些太难穿了,他研究了好半天,而且那个布料啊薄薄的一小片他都有些拿不住。

    这套还是有点大了,幸好内裤是两侧系绳的,他把绳子系的紧了些就不至于穿不住了。

    就是这块布料小的不够小亭子穿,他弄了好半天才算勉强穿好。

    等全都穿上后,他站在镜子前吞咽了好几口口水,宋晚亭这样白皙的皮肤果然穿黑色最性感。

    只是欣赏还不够,他还拿出手机,凹着造型不停的拍照,拍着拍着造型就越来越夸张大胆,搞得他一身火出来。

    从宋晚亭那双浅色的眼珠里露出狗狗祟祟的表情。

    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

    宋晚亭用最快的速度签好了合同,按理说应该和客户吃顿饭的,但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思吃饭,找了个理由推脱了,不过走之前把客户安排的很明白。

    他着急忙慌的回到家,见一层没有人快步向楼上走去,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他皱着眉头顺着声音走去,来到衣帽间,门没关上留着条小缝。

    他歪头从缝隙向里看去,就见到自己身上穿着性感的女士内衣,而狗崽子正和小亭子玩的不亦乐乎。

    这个场面真的是——又怪异又刺激。

    他伸手推开门,门板撞到了柜子,任尔猛地一激灵看到他后还愣了下,自己怎么在那?

    缓了一下才绕过来,是宋晚亭回来了,既然宋晚亭回来了,那就……

    他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可是对着自己的脸……伸出去抱人的手停在了半空,太奇怪了,他对自己完全下不去手。

    而对宋晚亭的身体,其实他觉得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不能去他应该去的地方,只能一直和小亭子玩儿。

    “你在用我的身体干什么?”宋晚亭质问道。

    任尔慌的退后了一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我、我……”

    宋晚亭迈步逼近,从任尔的那双狗狗眼里透露出盘算,忽然哼了一声:“既然你这么想玩,那我们就一直这样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影响,父母还是我们的父母,公司还是我们的公司。”

    他把任尔逼到无路可退,垂眸盯着他:“你以后就睡这具身体好了。”

    他指了下自己也就是任尔的身体,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我会竭尽所能尽全力配合你的。”

    说着扯开领带:“要不要现在就开始。”

    任尔有点被宋晚亭说的这些吓到了,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他当初可以因为爱宋晚亭做0  ,虽然最后也并没有,但他实在对自己的身体下不去手,是想想都会恶心的程度。

    可宋晚亭还在一步步的向他靠近,他的身后就是墙,他已经没有路可以退了。

    “别,你别这样,我错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大师。”

    可宋晚亭根本不听他说什么,已经脱掉了西服外套来到他身前,低头就要吻他。

    “不要!”

    一声惊吼打破了宁静的夜,任尔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满脸惊恐。

    宋晚亭被他这一嗓子吓醒,蹭的一下坐起左右看了看后打开了灯,看到任尔惨白的脸时心疼的抱住了他,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任尔听到宋晚亭的声音都一激灵,身体不由得向后靠去,拉开了点距离这才扭过头,当他看到宋晚亭就是宋晚亭的那张脸时。

    狗狗眼突地瞪大,一把抓住宋晚亭的手臂:“我们换回来了!”

    宋晚亭一脸疑惑:“什么换回来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噩梦?”

    任尔急的:“我们的灵魂,等一下,噩梦?”他转头看了圈又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下日期,7.31号,明天8.1号他见客户签合同的日子。

    茫然的向宋晚亭看去:“你不知道我们灵魂互换了?”

    宋晚亭无奈又宠溺的掐了下他脸上的小奶膘:“睡傻了你,咱们是科技时代,但科技也没发达到那个地步。”

    他重新躺下,把手臂伸直:“过来,我搂你睡。”

    任尔松了口气,他居然做了这么离谱的梦,向下挪了挪后窝进了宋晚亭怀里,圈着他的腰把人紧紧抱住。

    宋晚亭一下下拍着他的后背有点好奇:“你到底梦见什么了?我们灵魂互换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了?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任尔抱着他的手又紧了紧:“别问,太可怕了。”

    宋晚亭善解人意的没有再问,没一会儿把任尔拍睡着了他才睡。

    夜再次安静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番外都写完了,再次谢谢大家对这本书,对任尔和宋晚亭的喜爱,爱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