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_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268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姜舒兰接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和司务长开会,整顿管控成本的问题。

    外面却传来的动静。

    “舒兰,舒兰,你家出事了,快回去。”声音带着几分急切。

    姜舒兰手里的笔,也应声而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怎么了?”

    “你们家老爷子出事了。”

    这话一落,姜舒兰在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从办公室往家里赶。

    “通知周中锋了吗?”

    “通知了,他应该比你先到。”

    这话,让姜舒兰松了一口气,但是那口气,在看到家里一堆人,以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周爷爷时。

    那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

    “还?还能救吗?”

    姜舒兰声音有些艰涩,她下意识地走到了周中锋身边。

    她能够明显感觉到周中锋在发抖。

    “呼吸停止了。”

    罗玉秋把听诊器从周爷爷身上取了下来,带着几分无奈,“节哀。”

    这话一说,代表着什么,他们大家都知道。

    周中锋的身体明显晃了下,姜舒兰下意识地扶着他,这才惊然发现,对方一年四季燥热的大手,在这一刻冰冷而颤抖。

    “我没事。”

    “是怎么出事的?”

    他声音有些嘶哑。

    李姨的眼泪刷刷刷止不住的往下掉,“老爷子出去练太极拳,我在家里收拾东西,就听到外面咚的一声。”

    只是,等她跑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周中锋听到这话,骤然握紧了拳头,可以说,在他心里,爷爷奶奶的重量,甚至高过了父母。

    反倒是,周奶奶十分冷静,她一边给周爷爷整理遗容,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人老了,都有这一天,无非是早晚问题,你们不用自责。”

    语气却冷静,但是眼眶却跟着同时红了。

    “当时我和老头子都说了,让他送我先走,没想到他命比我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让我这个老太婆还要给他穿衣打扮,真的是……你啊,一辈子总算是赢了一次。”

    大家听到周奶奶的碎碎念。

    都跟着沉默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奶奶把周爷爷收拾利索了,这才朝着周中锋和姜舒兰道,“好了,送他去火化吧,到时候把骨灰送到首都就行。”

    说完这话,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周爷爷,背影萧索地进了屋子。

    接下来的火化,葬礼,周奶奶都没有参加。

    直到第三天早上,不放心周奶奶的姜舒兰他们,让闹闹和安安这几天无论如何也要陪着对方。

    闹闹和安安也大了,知道懂事了,几乎是走哪都是形影不离。

    但是——

    在看电视的时候,周奶奶指着电视上的节目,突然说道,“你们曾祖父最爱这个频道的戏曲。”

    “让我也听下吧?”

    这话一落,闹闹和安安两人面面相觑,但是到底是听话,随即,便停留在这个电视频道。

    只是——

    这一场戏终了。

    对方都是安安静静的。

    这让闹闹和安安有些不安,随即低声喊道,“曾祖母,你还想看哪个台?”

    没人答应。

    闹闹瞬间站了起来,从背后走到了老人身旁,抬手轻轻地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曾祖母?”

    手还没拍到。

    周奶奶的身体就跟着从椅子上滑落下去。

    这屋内瞬间死寂一样。

    闹闹有些慌乱,他忙去拉着周奶奶的手,“祖祖,你别吓闹闹啊??”

    “你快醒醒,醒醒好不好?”

    在闹闹和安安过去的人生里面,周爷爷和周奶奶一直在陪伴着他们。

    在这一刻,两人都慌乱了起来。

    可惜,不管怎么喊,对方都没有任何动静。

    这让,他们两个都傻眼了,安安揉了一把脸,“我去喊爸爸。”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中锋和姜舒兰进来了,一看到半靠在椅子上的周奶奶,仿佛睡着了一样,他们这还有什么不知道呢。

    老人走了。

    随着,周爷爷一起走了。

    周中锋声音悲呛地喊了一声,“奶奶!”

    随即,通红了眼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三天前,他才送走了爷爷,三天后,再次要送走奶奶。

    这对于周中锋来说,不太能接受,哪怕是知道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但是对于至亲之人来说,还是无法承受这个结果。

    其实,他们都知道,周奶奶身子骨还好,只是周爷爷的离开,带走了周奶奶所有的精气神,也让她没了活下去的希望了。

    这才会这般突然的离世。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中锋深吸一口气,“我爸妈,他们走哪里了?”

    三天前,周爷爷离世,周中锋便给西北基地那边打了电话,周家父母也说了会尽快过来,但是三天都过去了。

    还没有任何动静。

    姜舒兰想到之前才收到的电话,她不禁有些黯然道,“当初一通知,爸妈就往这边赶了,我估计还在路上。”

    周家父母不是普通人,哪怕是从西北离开也不容易,各项手续怕是不简单。

    能回来一趟,都是费了泼天的功夫。

    听到这话,周中锋沉默了片刻,他心绪极为复杂。

    只是,足够成熟的思想,让他不会在生怨。

    而是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夏天太热了,爷爷奶奶等不了太久,最多后天,也就是七号,如果他们不回来,我就直接送二老去火化回首都了。”

    老人们等不住。

    如果真见不到最后一面,那就见不到吧。

    这世间之事,岂能两全?

    姜舒兰顿了下,却知道周中锋说的事实,她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

    而此刻。

    周义坤和唐敏华还在火车上,因为是夏季多暴雨,火车轨道上遇到了滑膜泥石流,一大段路被堵上了。

    火车根本无法前行。

    而此刻,周义坤,唐敏华,以及姜平安就被困在车上。

    二十多岁的姜平安,既有青年的温润,又因为长期待在学术环境,还带着几分少年的清澈感。

    他转动着手腕上的手表,低声道,“老师,我去找人打听下情况,实在是不行,我们弃车而去。”

    他当时还未毕业,就被进入了首都研究所。

    只是,首都研究所到底是纸上的试验,他们只能做出推断。

    而真正能够适合他做物理实验的地方,还是西北,那漫天的黄沙和基地,被隐藏在无人之地,那里才是他们研究人员的归宿。

    姜平安在考虑清楚一切后,便放弃了首都优越的工作生活,直接去了西北。

    而他的天赋,在西北却是也大放异彩,不过短短两三年的时间,从一个普通的实习科研人员,成为独立带项目主的负责人。

    甚至,三年时间,他带的项目组,已经能和周义坤他们这种老一辈科研人员,直接对接了。

    西北基地有一句话。

    姜平安不是人,他的脑袋是神。

    在庞大的计算数据,推理试验,到了他那里,不过是脑袋瓜转转的功夫。

    而对于大家其他人来说,却需要一个月,半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把一个数据做出来。

    可是到了姜平安那里,甚至不需要一个晚上,也可能就一眼,几分钟的功夫,就能够解决大家的难题。

    在基地有人流传,就照着姜平安这种天才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坐到最上面的位置。

    无他,他的这一双脑子,天生就是做学术的命。

    所以,对于姜平安这个后辈,甚至还是在自家儿子家长大的后辈,对于周义坤和唐敏华来说,姜平安是自家孩子,也算是半个孙子了。

    这会听到他这话,周义坤摸了一把憔悴的脸,点头,“成,你去看看,如果可以,我们尽快换个交通工具。”

    实在是奔丧不等人。

    姜平安很快就打听清楚了,车轨被毁,路线被毁,抢修的人这会也过不来,大家只能等着。

    姜平安迅速了做了决定,“车子一时半会好不了,咱们已经到广省了,现在弃火车,换一种交通工具吧。”

    周义坤和唐敏华眼睛都有些红,声音嘶哑道,“听你的。”

    只是,从火车上下来,在重新找到交通方式去海岛,这谈何容易。

    这其中艰辛,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终于,在七号的夜里,三人登上了上岛的小船,等下船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日头照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热度。

    周义坤和唐敏华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父亲的离去,他们两人的脸色又变得沉重了几分。

    姜平安看了看方向,“走吧,老师,我姑家,在那个方向。”

    对于海岛,姜平安极为轻车熟路。

    这是他长大的地方,承载着他整个童年和少年期的回忆。

    周义坤和唐敏华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有些忐忑,越走越近的时候,心里也就越着急。

    难过,害怕,愧疚,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们的双腿也像是灌铅了一样,难以抬动。

    终于,到了家门口。

    姜平安正要敲门,却被周义坤拉了下,他深吸一口气,已经花白的头发也跟着颤了下,“我自己来。”

    儿子结婚,他们没来。

    儿媳生子,他们没来。

    孙子长大,他们没来。

    如今,父亲的去世,他们终于来了,只是到底是不孝的,没能给老人养老送终。

    这一刻。

    唐敏华下意识地握着周义坤的手,“老周。”

    两人双手交叠,一起握在门上,然后,咚咚咚,一声高过一声。

    院子内。

    周中锋看了看时间,眼里闪过说不出的失望,“不等了,去火化吧。”

    这话还未落。

    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

    这一刻,周中锋愣了,姜舒兰愣了,李姨他们也愣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闹闹,他突然朝着门口跑去,“是不是爷爷奶奶来了?”

    这两天家里气压极低,他们都知道曾祖祖没了,爸爸妈妈在等爷爷奶奶,但是却一直没等到。

    随着,闹闹的这一声喊,大家都跟着回神。

    姜舒兰下意识地拉着周中锋就往外跑,“在等等,应该是爸妈他们。”

    下一瞬。

    门被打开了。

    门外,站着两位头发花白,身形单薄的老人,他们就那样立在门口,遥遥的望着院内。

    院内,周中锋和姜舒兰迎面而来,两人都过了而立之年,周中锋身上有的是沉稳和内敛,而姜舒兰则是婉约雅致,身姿绰约,两人都是一身白色衣服。

    那是披麻戴孝。

    四目相对。

    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

    直到,闹闹一阵公鸭嗓打破了,“你们是我爷爷奶奶吗?”

    他们没见过对方。

    甚至,连照片都没见过,或者说,更准确点来是,只见过对方年轻时候的照片。

    可是,现在面前的两位老人好老哦,都是白头发。

    这一阵声音,把周义坤和唐敏华的注意力转移了,他们下意识地看向闹闹,打量着对方面容片刻,随即声音颤抖,“你是闹闹?”

    闹闹点了点头,“不要喊我闹闹了,我叫周啸静。”

    十五岁的他,已经有了少年人的风采,眉目舒朗,面冠如玉,只是他声音还处于变声期,带着几分磁性。

    这——

    唐敏华下一瞬,就拉着闹闹的隔壁,上下打量着,像是看不够一样,泪水涟涟,“都这么大了啊,这么大了啊。”

    两声,却带着不同的意义。

    他们错过对方,实在是太多了。

    都这么大了啊,他们却从来没参与过,照顾过,陪伴过。

    闹闹由着对方拉着,抿着唇道,“那是我哥哥。”

    “这是我爸妈。”

    “你们是我爷爷奶奶?”

    还确认了下。

    这个问题,不用他们回答,周中锋和姜舒兰已经过来了。

    周中锋眼眶有些红,“爸,妈。”

    “爸妈。”

    两口子一人喊了一声。

    “嗳——”

    “小锋,舒兰。”接着,像是奇怪,往后看了又看。

    “你爷爷不在了,但是你奶奶怎么没出来?”

    这,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姜舒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周中锋语气平静道,“奶奶随着爷爷离开了。”

    “你们要是在来晚一点,可能见不到对方最后一面。”

    这话,虽然平静,但是多少带着个人色彩。

    这——

    周义坤身子踉跄了下,花白的头发也跟着颤动,“你是说?”

    “你奶奶她,她也……”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周中锋嗯了一声,随即转身,“你们进来看吧。”

    对于父母,可以不怨,但是到底是替老人鸣不平的。

    不多会。

    站在灵堂前面,周义坤和唐敏华都失声痛哭,仿佛这一路,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给流干一样。

    “爹,娘,是儿子不孝。”

    周义坤跪在地上磕头。

    唐敏华也是。

    屋内一片安静。

    原本还想和姜平安说两句话的闹闹,也被吓了一跳,顿时安静了下去。

    只是,身子却不自觉的往姜平安身边靠了靠。

    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姜平安就是带着他们长大的哥哥。

    比起爷爷奶奶,他们更亲近的是姜平安。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渐弱,周义坤朝着儿子周中锋道,“送老人去、火化吧。”

    最后一程,他们来送。

    周中锋嗯了一声。

    在周义坤和唐敏华的陪伴下,完成了二老所有的葬礼,随即踏上回首都的路。

    而,周义坤和唐敏华,却没有时间在停留了。

    他们这次,就请了十天的假出来,路上耽误的太久了,西北基地那边还等着他们,大家都在争分夺秒,他们两人也不可能特殊化。

    耽误了整个研发进度。

    虽然,很艰难,但是周义坤还是开口了,“接下来,就就靠你了。”

    他和妻子两人,是没时间去北上了。

    周中锋不意外,只是,他到底是开口了,“你们,你们就不能停下来歇一歇吗?”

    这么多年了,他们也不年轻了。

    何苦呢。

    周义坤沉默了片刻,他内心极为苦涩,“中锋,若是部队有召唤,你会不上战场吗?”

    这——

    当然不会了。

    若有战,必召回。

    这是每一位军人的使命,也是周中锋的责任。

    他也沉默了。

    “那——你们一路顺风。”

    这一场停留,他们只待了三天。

    是他们家,唯一团圆的时刻,若是说没有遗憾的话,那就是他们一家人终于在一起拍了一张全家福。

    尽管,周爷爷和周奶奶的是遗像。

    但是,却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周义坤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唐敏华没那么多顾忌,她上去抱着周中锋,眼泪哗哗,“对不起。”

    “小锋,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你爷爷奶奶。”

    “真的对不起。”

    除了这个,他们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呢。

    身为人子,他们没尽到人子的责任,身为父母,他们也没尽到父母的责任。

    这是他们这辈子的亏欠。

    他们可以拍着胸脯说,无愧于国家,但是他们却有愧于亲人。

    周中锋僵硬了下,半晌,才说,“只要你们在那边一切平安就好。”

    现在,他也不求别的了。

    等唐敏华的情绪稳定后,去拉着姜舒兰说话的时候。

    周中锋找到姜平安,给他递了一根烟,姜平安思忖片刻,还是接了过来,只是却没抽,拿在手里。

    他不抽烟,但是他却不能拒绝长辈的好意。

    “平安,往后我爸妈在西北,拜托你照顾下了。”

    他们注定不可能陪着老人走最后一程,也不可能给老人养老送终。

    不是他们不肯,也不是当子女的不孝,而是他们没办法,老人要在岗位上发光发热到最后一口气。

    而身为外人,不能随意进去西北基地的他们,注定无法陪伴着孝顺着对方。

    只能说,还好还好,当年养大了姜平安,像是一个轮回。

    如今,姜平安去了西北,却在代替他和舒兰来尽孝。

    姜平安点了点头,声音温润,“姑父,你放心的,他们是闹闹和安安的爷爷奶奶,也是我的。”

    有了这话,周中锋拍了拍他肩膀,“好小子,长大了。”

    姜平安忍不住笑了笑,一张温润带着少年气的脸,带着几分真诚,“没有姑父和姑姑,我也不会长大了。”

    没有他养着自己,花大价钱培养自己,又千方百计找来名医给他看病,也不会有他的今天。

    姜平安的今天,是姜舒兰和周中锋两人,一手举高的。

    两人说这话,远处传来一阵高呼,“好啊,你姜铁蛋儿,你回来竟然不告诉我。”

    雷云宝穿着歪歪扭扭的衣服,从那边跑掉了一只鞋子,胳膊上挂着一个白色的绷带,显然才从前线下来,还受伤不轻。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朝着姜平安奔跑而来。

    姜平安看到雷云宝,也由衷地笑了,他稳稳的张开胳膊,和对方来了个拥抱。

    “你不是去前线了吗?我就没让人通知你。”

    长大的他们,都各自有了各自的事业,奔赴前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一起长大的情谊。

    是发小,是兄弟,也是最好的朋友。

    “这哪行啊,我就是半只脚塌进去棺材,我也要在争口气爬出来,见你一面啊。”

    雷云宝忍不住一拳头砸在姜平安的身板上,“还是这么瘦,我一个人能摔倒你三个。”

    姜平安笑了笑没说话。

    雷云宝也不吭气了。

    “还好吗?”

    “还好。”

    “你呢?”

    “我也还好。”

    “那——保重。”

    “好。”

    就这样,姜平安上了船,雷云宝在船下,不住的朝着对方招手。

    直到那一艘大船,彻底消失在海平面上。

    雷云宝怅然若失,“原来,只有我会停留在原地啊。”

    “不,还有我们。”

    闹闹认真地纠正,十六岁的他,嗓音极为奇怪,“雷子哥,你什么时候带我也去打打枪呗?”

    他一心随军,奈何年纪不够,又被家里人压着,没办法只能读他不喜欢读的书。

    这话一说,雷云宝朝着闹闹的头顶大手一撸,“就你?在长十年吧。”

    “凭什么?我听说,你十四岁就进部队训练了。”

    “那你能和我比啊?我当年是不要命啊,你能吗?”

    反正他没妈,爷爷和爸爸都往死里面的操练他。

    闹闹不一样,他之前上有周爷爷周奶奶,下有李姨和姜舒兰,但凡闹闹敢提下去战场,大伙儿的眼泪都能,把他给淹趴下。

    听到这话。

    闹闹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那怎么办啊?”

    旁边的安安拿着一本书,安静地看着,闻言抬头,淡定了来了一句,“先高考吧。”

    “在怎么急,也只能高考结束在说。”

    这简直就是要了闹闹的命,他顿时哭丧着一张脸,觉得人生无望了。

    对于他来说,他觉得自己太悲催了,上面的哥哥优秀,下面的弟弟也优秀,哦,还有爸爸妈妈,更是优秀中的优秀,至于爷爷奶奶那也不用提了。

    一家子优秀的情况下,可能就出了他这么一个另类。

    不是那么优秀,稍微普通点的人,在他们这个家,就很出众了。

    “好了,你该去复习了。”

    安安合上书本,“最差,你也要参加高考。”

    至于考试成绩,全家都对闹闹不抱希望了,明明是双胞胎,但是好像学习的技能,全部都点亮在了安安身上。

    至于闹闹,唯一继承的可能就是嘴甜心软,四肢发达。

    嗯。

    不能在有多的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与其说是闹闹是哥哥,不如说是安安是哥哥。

    在方方面面管着对方,这才让闹闹勉强读了个高中。

    闹闹叹了口气,“我高考结束就能去当兵吗?”

    安安想了想,“如果你想当小兵不想当将军的话,高考结束就去,如果你想做到爸爸那个位置的话,我建议你还是读个大学出来,不管是普通大学还是军校都成。”

    “哥哥,你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觉得足够翻身的。”

    最后一句话,与其说是鼓励,不如说是最后通牒。

    周中锋和姜舒兰他们听到了,都没说话,因为这种事情上,闹闹更听弟弟安安的话。

    而不是他们的话,毕竟,叛逆期的孩子,总想跟孩子对着来。

    这样一对于比,就越发觉得铁蛋儿和安安的好了,几乎没有叛逆期,就这样顺利长大,还极为优秀了。

    至于闹闹,姜舒兰和周中锋在他身上也放了很多精力,但是效果甚微。

    最后,两人归结于,以前养孩子太过顺心了,所以老天爷看不下去了,给了一个闹闹让他们舒舒筋骨。

    闹闹眼见着没人帮他,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我知道了。”

    眼见着他背影萧索的进了屋,关上门。

    姜舒兰和周中锋对视了一眼,她眼里到底是有担忧的。

    反倒是安安,非常平静,“妈,不用管他,等他自己想清楚了就行。”

    “我去看书了。”

    比起闹闹,安安不知道有多省心,从来不需要姜舒兰,他们操任何的心。

    姜舒兰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屋内安安静静的闹闹,收回目光,询问道,“你打算考哪个大学?”

    安安的成绩十分的出众。

    安安想了想,理所应当道,“去妈妈你读过的大学,去爷爷奶奶读过的大学。”

    他想去走一边,他们走过的路,再去寻找,他自己将来的路。

    这——

    姜舒兰和周中锋对视了一眼,随机点头,“那你未来的路,可不轻松了。”

    清大,可不是那么随便考的。

    “妈妈,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安安抿着唇笑了笑,向来老成的他,难得带着几分孩子气的骄傲。

    姜舒兰笑了笑,“成吧,相信你。”

    等安安走了,姜舒兰忍不住和周中锋说道,“要是闹闹,有安安一半省心,咱们就不至于这么累了。”

    这些年,姜舒兰投资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做了一家又一家的财务,但是她自认为,这些都比不上教育闹闹累。

    工作只是身体累,而教育闹闹,则是身心疲惫。

    周中锋却摇摇头,“这样也好,其实带闹闹,咱们是有成就感的。”不然,像铁蛋儿和安安那种,几乎没有任何叛逆期,也不需要他们做家长的多说,对方就已经做的很好了。

    当这种家长,其实没有太多的成就感。

    但是,闹闹相反,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个正常普通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

    姜舒兰,“这样的成就感,多给你几个,行不行?”

    “那不行。”

    “一个就够我们受的了。”

    “你想过没,闹闹如果考不上好的大学,你打算怎么办?”

    “就留他在海岛当兵吧。”

    周中锋语气很淡然,“舒兰,咱们不可能拥有每一个孩子都是优秀的,而且优秀的孩子会越跑越远,天高任鸟飞,像我爸妈,像我,像铁蛋儿。”

    “我们都是,我们对得起国家,却唯独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和亲人。”

    “总要有普通的孩子,留在父母身边,就那样普普通通一辈子,陪伴着父母,给父母养老送终,你觉得这个不好吗?”

    不!

    相当的好。

    优秀的人都上交给国家了,做父母的其实是孤苦伶仃的,当年周爷爷周奶奶是。

    未来,自家四哥也是,铁蛋儿去了西北基地,意味着这辈子,他回家的可能性很低。

    他对得起国家,却对不起父母。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古忠孝两难全。

    而未来,安安也大概率还是走这条路,他们太优秀了,优秀到在他们的行业发光发热。

    势必注定了他们无法当一个平凡人,来陪着父母变老,来给父母养老送终。

    但是,闹闹不一样,他从小在有□□下长大,两位老人宠着他。

    让他乐观,开朗,像是普通的小孩子一样长大,他玩心重,没心没肺。

    这样下去,比起他优秀的兄弟,他的未来可能不那么闪闪发亮。

    但是,周中锋却说了一句,“舒兰,在我们这种家庭,普通点也好。”

    不然,像他,像他爸妈,其实,没能给父母养老送终,没能见到对方最后一面。

    这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任凭他们未来多么位高权重,多么被人尊敬,都没用。

    有些东西缺失了,就是缺失了一辈子的事情。

    姜舒兰听了,觉得也是。

    她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

    “不逼他了。”

    考的不好就不好,反正她手里挣的钱,足够让闹闹这辈子,下辈子都衣食无忧。

    屋内。

    安安听完父母所有的话,若有所思。

    或许,他对哥哥太狠了?

    或许,他该对哥哥好一点的。

    转眼,就到了闹闹和安安高考的时候,他们两人从小在海岛长大,也就直接在海岛高考了。

    没在回首都,也没去东北。

    就踏踏实实的在海岛进行三天的考试。

    考试结果也很快出来了,闹闹不出所料落榜了,而安安却如愿以偿考上了清大。

    这若是没在和周中锋交谈之前,姜舒兰或许还会为闹闹的未来发愁,但是和周中锋交谈后,她发现孩子普通有普通的好。

    既然普通点,那就留在身边吧。

    所以,姜舒兰对闹闹,没有任何脸色,也没有吵闹,而周中锋也是,更没有拿皮带出来抽他。

    这让闹闹很是惊奇,“爸妈,怎么不骂我?”

    他私底下和安安小声询问。

    弟弟安安比他聪明多了。

    反正不会的事情,找弟弟就够了。

    安安看着这般小心翼翼地哥哥,忍不住笑了,“怎么?不骂你,你反而有些不习惯?”

    闹闹点了点头,“你知道的,爸爸是手段厉害,妈妈是嘴巴厉害。”

    反正混合双打,他遭不住。

    安安突然沉默了下,“哥,那你想过没,如果你和我一起考上清大,然后呢?”

    “那就和你一起去首都上学啊?”

    闹闹的语气还带着几分疑惑。

    “那爸爸妈妈呢?”

    “我走的时候,李姨是要随我一起回首都养老的,你也走了,家里还有谁?”

    “还有——”爸爸妈妈。

    闹闹的话没说完,就突然跟着顿了下,然后扬起笑脸道,“原来,我成绩差还有这种好处啊。”

    “弟弟,我告诉你,这辈子我是跟定爸爸妈妈了,哪里都不去。”

    “你啊,你就惨了,你肯定像是平安哥那样,回不来了。”

    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却是事实。

    安安沉默了下,他抬头,眼神认真,“所以哥,往后家里你多费点心。”

    “爸爸妈妈靠你照顾了。”

    用爸爸妈妈的话,他和平安哥一样,注定要飞走的。

    而哥哥不一样,或许,他是最闹的那一个,但是同时,也是最孝顺的一个。

    闹闹不太习惯,安安这么跟他严肃。

    他害了一声,“我照顾家里,多正常啊?我给父母养老也是啊,我是他们儿子,当然要陪伴照顾他们啊。”

    “不过,安安,你以后有空,常回家看看啊。”

    “爸爸妈妈他们都会很想你的。”

    “就像曾祖父祖母那样,他们也想爷爷奶奶。”

    但是,他们临走之前,也没能见到爷爷奶奶最后一面。

    安安重重地点点头,“我知道。”

    所以,他不会去选择像爷爷奶奶,平安哥那种行业,回家都会成为一种奢望。

    也不会像是爸爸一样,随时上战场,让妈妈在家提心吊胆。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有了这话,闹闹才放心下来,然后没心没肺地朝着姜舒兰和周中锋喊道,“爸妈,我考这么差,你们打我啊?”

    姜舒兰,“……”

    周中锋,“……”

    到底是没忍住,拿着皮带把闹闹小抽一顿的。

    这孩子实在是太犯贱了一些。

    看着一家子欢声笑语,哭爹喊娘,安安也跟着笑了下,只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容淡了几分。

    他到底是做不到哥哥这样,在父母身边撒娇,插科打诨的。

    哥哥闹闹羡慕着他。

    他何尝不羡慕哥哥呢。

    转眼就到了安安离家去首都读书的日子。

    这一次,李姨也跟着一起去了,自从周爷爷和周奶奶离世后,李姨早都有了离开的想法。

    但是,姜舒兰一在挽留,让对方留下来。

    哪怕是不陪着他们,陪着安安去首都也好。

    起码,安安不是孤身一人。

    而且,周爷爷和周奶奶没了以后,李姨的工作也到头了,留在他们家,反而有个去处。

    双方经过多次商议,李姨既然想落叶归根,那就回首都好了。

    刚好有她在照顾安安,其实也不算是照顾,算是双方互相陪伴,这样,姜舒兰也放心一些。

    李姨对于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自然没有拒绝的。

    所以,等着姜舒兰送着安安和李姨离开的时候,她再三嘱咐,“你们到了首都后,我和郭叔以及黎丽梅小姨通过电话了,让他们去接你们。”

    当年,去首都读书的黎丽梅,留在了首都。

    如今,她的帮助妇女基金会做的更大了。

    甚至,她还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律师,给那种弱势妇女同志打官司,都不收钱的。

    原来,出了海岛黎丽梅才知道,外面有那么多女同志,在经受着更恐怖的苦难。

    而她在看了一例又一例后,再次做了一个决定,这辈子能救一个是一个,她会慢慢的一路走下去。

    历史,在某一个程度惊人的相似,黎丽梅终究是走到了上辈子的老路。

    而姜舒兰却格外欣慰,因为这辈子的黎丽梅,她没有像上辈子那样,受尽磨难,但是她却让人走上了同样的道路。

    用终身来帮助别人。

    姜舒兰做不到这个地步,但是她却由衷的敬佩黎丽梅这样的人。

    提起黎丽梅小姨,安安的神色温和了片刻,“嗯,小姨说了,带我去首都见世面。”

    这些年,黎丽梅哪怕是在外面,也没和姜舒兰他们断了联系。

    相反,每年甚至每个月,闹闹和安安都能收到,黎丽梅从全国各地寄回来的礼物。

    这也让,他们兄弟两人对这个小姨的印象极为深刻。

    因为每次礼物里面,都有小姨的照片,是全国各地的照片。

    小姨,好厉害啊!

    这是,闹闹和安安从小在心里面就有的一个想法。

    等送走了,安安和李姨。

    那个曾经因为人多,不够住,而后连续加盖了三四间房子的院子,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姜舒兰和周中锋了。

    她看着空荡荡的大屋子,有些伤感,“曾经这一张饭桌,有爷爷奶奶,我爹我娘,李姨,铁蛋儿,闹闹,安安,还有你我。”

    一共一口人的家庭。

    如今,空了。

    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也好,我们两个好过下二人世界。”

    他们结婚以来,除了第一年过过二人世界,后面都是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

    周中锋话刚落。

    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询问声,“妈,妈,中午吃什么啊?”

    “我都要饿死了,你不知道,我们教官不当人。”

    这下。

    姜舒兰和周中锋对视了一眼,周中锋忍不住笑了笑,“讨债的来了。”

    “还觉得孤单不?”

    姜舒兰摇摇头。

    要知道,闹闹一个可是顶十个人的,就他那一张嘴叭叭叭,能让安静的家里,变成有几十号人的感觉。

    “你想吃什么啊?”

    姜舒兰语气有些无奈,但是又带着几分宠溺。

    旁边的闹闹一进门,从身后拿出两个包裹,高举在姜舒兰他们两人面前。

    “当当当当,我买了妈妈你最的那家烤鸭,还有爸你爱吃的那家夫妻肺片来下酒喝。”

    “你们喜欢不喜欢?”

    这——

    姜舒兰和周中锋都懵了下,实在是没想到,向来闹腾不懂事的闹闹,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姜舒兰瞬间说不出话了,她扭头,“那我进屋去烧个汤,在卷点面饼。”

    等她进屋后,闹闹愣了下,“爸,我妈不喜欢啊?”

    周中锋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你自己想。”

    “哦,那我妈肯定是觉得我买的烤鸭,没有安安买的好吃,妈,我不管,你偏心。”

    面对吵吵闹闹的闹闹。

    姜舒兰那一丝伤感和感动也没了。

    她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滚去给我把碗盘子给摆上。”

    “哦。”

    闹闹朝着周中锋挤眉弄眼,“我就知道,我妈最爱我了。”

    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天天把爱挂在嘴边,也不知道害臊不害臊。

    周中锋踹了他一脚,“去搬桌子。”

    闹闹揉了揉屁股,“得嘞,我的老领导。”

    “儿子这就去。”

    嬉皮笑脸的去了堂屋,只是,去了堂屋后,他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看着那一排的凳子和空桌子。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揉了揉笑的发僵的脸,“你们刚走,我就有点想你们了。”

    下一瞬。

    听着姜舒兰喊他让他去供销社买酱油,闹闹顿时打起精神,嬉皮笑脸的答应了下来。

    “妈,那你们等着我啊,可不许偷吃。”

    听到这话,姜舒兰忍不住笑骂了一句,“快去。”

    屋内一下子只剩下了姜舒兰和周中锋两人。

    “还觉得安静吗?”

    姜舒兰摇摇头,脸上的笑意还没散去,“就闹闹那个闹腾的性子,家里怕是安静不下来了。”

    连伤感的时间都不给她。

    “那我呢?”

    周中锋凝视着她,已经快年过四十的姜舒兰,肤色依然白皙,眼尾的细纹不掩盖她的风情,温柔婉约,绰约雅致。

    时光,在她身上似乎没有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姜舒兰愣了下,不期而然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深情的眸子,她突然释然地笑了笑,“你啊,就算是所有人都走,你也不会走。”

    父母会走,孩子也会走,但是她知道,周中锋永远都不会走。

    她需要的时候,他也会永远陪着她身边。

    这就够了。

    周中锋没说话,只是轻轻地从背后拥着她,非常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凝视着她的侧颜,陷入回忆,“这二十年来,我一直都在庆幸,庆幸自己当初去参加了那一场相亲。”

    姜舒兰沉默了下,她低声道,“我也是。”

    她无数次感激对方,救她于水火,让她有了一段正常的幸福的人生。

    这辈子,她从来不后悔嫁给对方。

    想到这里,姜舒兰轻声说道,“周中锋,我下辈子还给你当老婆好不好??”

    “好,那周中锋下辈子,也只娶姜舒兰!!”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想了好久要不要完结,这一章也被我删除过无数次,考虑了很久。

    这是舒舒和周周的故事,他们的一生幸福美满,没有遗憾,好像到这里就可以完结了。

    明天更新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