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正文完结_精分元帅是个毛绒绒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31章 正文完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儿子显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爸爸很是好奇。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看着一旁的两个人问道:“妈妈,我们真的不让他们过来一起吃?”

    祁宴因为伤口反复撕裂,医生给他换过药以后,他只能团着庞大的身子像一只猫儿一样窝在空地的草丛里,目光正朝着这里,确实可怜兮兮的。

    时姜看了一眼就转了回来,小声的哼了一声:“他们背后就是森林,饿不死的。”

    吃完了饭,时姜回了屋子里。

    没过多久,一个小家伙就探头探脑的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又溜进了厨房,端了一个大砂锅到了空地上。

    “给你们的,我妈妈熬得骨汤,很好喝的。”小家伙别扭的看了一眼那只虚弱的大白虎,补充了一句:“比较清淡,对伤口愈合很好。”

    “还有,喝完记得把餐具清洗了。”阿易说完就飞快的回屋了。

    就这样呆了几天,每顿饭时姜都会留一些食物,任由阿易去主动接近那个男人。

    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是放下食物就走。

    后来会好奇的蹲着观察这个男人,如今两个人都可以一起趴在草地上嗷呜嗷呜的交流几句别人都听不懂的语言。

    只是阿易兴奋的时候会突然蹦出来几句“喵喵喵”。

    这还是阿易小的时候实在是瘦弱的可怜,没比刚出生的猫崽大多少,以至于他该说话的时候依旧奶乎乎的,时姜觉得心软又可爱,便逗他学了几次“喵喵喵”。

    不曾想他就算长大了,偶尔还会喵几声。

    时姜靠在卧室的窗前,记录下了两只虎虎的样子,大虎威严,小虎眼睛亮晶晶的,岁月静好。

    她从没有看到他这样兴奋的样子。

    虽然时姜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尽力的让儿子不会有什么遗憾,满足他所有的需求,儿子也如她所愿,健康聪明。

    但是他终究是缺了一个父亲的关怀和陪伴。

    时姜想了想当时她决定消失的理由,就算是现在她也觉得不后悔。在离开前她是认真考虑的,所做的决定也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就算是现在,她也无法确定祁宴对于儿子的态度。

    当初的视频是祁双舍得局,那视频是祁宴在遇到她之前说的。但是那视频上冷若冰霜的目光以及掷地有声的鉴定话语,依旧是这个男人说出来的。

    她可以原谅他的欺骗,给他一个机会。

    但是,就算回到了当时的情况下,两个人解决了这个误解,她依旧不确定祁宴对于这个孩子的态度与那个视频上有没有变化。

    作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有任何的闪失。

    她还没有从过去的追忆中抽出来,就看到儿子已经蹦蹦跳跳的从飞行器那边过去。

    他在门口敲门问道:“妈妈,你睡了吗?”

    时姜回道:“没睡。”

    她穿着白色的睡裙去打开门,小家伙进来后,眼神迟疑,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时姜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决定到底要不要把想说的话说出口。

    终于,阿易摇了摇嘴唇,小心翼翼的开口:“妈妈,下个月我生日,想让他来。”

    时姜温柔的笑着问他:“那你决定好怎么过这个生日了吗?”

    阿易得到了肯定,一瞬间就神采奕奕的:“七岁生日我就可以去外面了,外面的世界好大,我还没有决定好去哪里。”

    时姜揉了揉他硬硬的头发,其实他的头发也是天生的银白,可以控制着显现黑色。很神奇,应该是随了父亲。

    “那你确定好了告诉妈妈。”

    阿易开心的出去,又去了树下和那个男人说了什么,男人看向这边,正好撞上了她的目光。

    里面的感情热烈浓重,像深渊一样把她包围。

    时姜不受控制的缩了回来。

    她已经是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这样不受控制的少女的心悸。

    但是男人饱含热情的一个目光,仿佛一瞬间将她带回了许多年前在首都星时那段热恋的时光。

    这样复杂的情绪下,时姜以为自己今晚会做梦难眠,现实是出乎意外的一夜熟睡,而且总觉得身旁的感觉让她很踏实。

    直到睁开眼,时姜才知道,那让她一夜抱着的坚实臂膀原来不是幻觉。

    男人不知道已经盯着她看了多久,?她醒过来也不知道收敛。

    时姜的耳朵开始发烫,面红耳赤的推开他,骂道:“无耻。”

    男人不顾她的推阻,把她强制摁进怀里,在她的脖间深深地埋着,似乎还有什么水渍沿着她的锁骨,划入深处。

    时间静止了一样。

    门外传来阿易的声音:“妈妈,你今天怎么还没有起床,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除却经期那几天,她一向起的很准时,今天的异常让儿子以为她身子不舒服。

    时姜小小的“嗯”了一声,外面就没了声音。

    她低头看到男人淡淡的黑眼圈,将头放在她身上,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

    只是他的眉毛紧紧地揪着,就算是睡着了也是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腕,怕她跑了一样。

    这种严重的依赖,阿易在小时候也有过,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幼态。

    在这种安静的情况下,她也快睡着的时候,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时姜微微抬头,就看到自己儿子正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糖水,错愕的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时姜猛地做起来,剧烈的动作带着男人一脸迷茫的跟着坐了起来。

    几个人对视又错开,气氛始终是有些尴尬的。

    第一个做出反映的是阿易,他迅速的转过身子,小大人一样轻咳了两声:“以后进房间我会敲门的。”

    阿易出去后还体贴的重新关好了门。

    在门外交代正要过来寻人的谢平:“谢平叔叔,你晚点过来吧。”

    时姜尴尬的脚指头能扣除一个弗洛梦星球了。

    反倒是旁边的男人不以为然,抱着她撒娇一样的说:“困,再睡会儿。”

    时姜往后重重的打了一拳,似乎是碰到了他的伤处,她听到男人闷哼一声放开了她。

    时姜去衣柜里拿了新的衣服,头也没有回的说:“元帅大人,伤养好了就走吧,帝国事多繁杂,您留在这里久待总是不好的。”

    祁宴这次的伤似乎很重,养了这么多天了,语气还是有些虚弱:“我在任十一年从来没有休过假,攒的假期足够我安静的陪你四个月。”

    一个元帅要连休四个月,这简直是笑谈。

    除非他想让整个星域都瘫痪掉。

    可是这个男人似乎是在说认真的,接下来的几天他也都是如此,白天的时候会在飞行器那边养伤晒太阳,瘫在那里就像一个巨大的毛绒雕像。晚上的时候,他就会偷溜进自己的房间,抱着她老老实实的睡觉。

    时姜还在想,如果他敢再进一步,她就一脚把他踹下去,然后再把他赶出弗洛梦星球。可是男人一直都是丝毫不逾矩,倒是让她没得发作了。

    直到阿易生日的前三天,他抱着终端连接的电脑跑到她的面前问:“妈妈,这是我选的几个地方,你来选一个吧。”

    时姜看了一眼儿子选的几个地方,都是娱乐项目很多的旅游胜地。她这些年为了照顾儿子也很少出去,看到最后一个,时姜不自觉的小声念了出来:“哆唻星。”

    像极了小时候看的多来爱梦的名字,也是一颗水蓝色星球,很是漂亮。当年她本来是要去那里和那个人一起度假的。

    阿易听到了这个名字兴奋的说:“妈妈,你竟然和他的想法一样哎。”

    那个他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看到时姜眼底的异常,阿易连忙补充说:“我做攻略的时候,他提起这个地方很好。但是我选择好以后,是第一个拿给妈妈看的。”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依旧最爱妈妈,小家伙还爬到时姜的身上“啵”的亲了一口。

    时姜哭笑不得:“没事,再怎么他也是你的……爸爸。”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底有什么融化的声音,或许是这些日子,男人的表现和眼底对阿易的爱意让她的防备降低了许多,那压抑了许久的年少爱意也汹涌而出。

    时姜并没有去刻意的克制自己的感情,或许现在的星际时代人的寿命都长了很多,但是能够遇到真爱,相知相守的又有几年呢。

    感情也易变迁,至少这个男人如今看起来是对的那个。

    她不想因为自己无端的顾虑错过。

    “那你再去问问曾祖父,看看他喜欢那一个。”

    阿易小手指飞快的翻飞,很快的回复:“曾祖父说他不去了,年纪大了,想留在庄园里休息。”

    决定了地方,就要开始准备东西。因为这是儿子第一次正式出去玩,一定不愿意这么早回来,要在外面玩一段时间。时姜带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全是两个人的衣服和常用品,去的时候会自己开飞行器去,也不介意把所有东西都带上。

    要出发的早上,时姜起的有点晚,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已经坐在了院落里的石桌上,阿易亲切的招呼道:“妈妈快来,今天是爸爸做的早饭哦,我刚刚已经吃了一个叉烧包了,超级超级好次。”

    这似乎是儿子第一次叫爸爸,就在昨晚,他还称呼这个男人“他”。

    似乎是骨肉相连,她的心门对祁宴开了一个缝隙,孩子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变化,并卸下了心防,叫了爸爸。

    时姜看着震惊得瞪大眼睛的祁宴,突然就想笑。

    整个星际绝对没有人看过堂堂元帅如此失态的样子。

    不过一旁的小家伙似乎也很别扭,他又拿了一个叉烧包,专心致志的开始吃饭。

    行李是祁宴帮他们搬上去的,飞船自然也不用时姜自己开。

    看到舱门关闭了,时姜突然想起来,她已经几天没?到谢平了。

    她问完,祁宴说:“谢平去准备一些事情了。”

    想想也是,就算他一个元帅罢工,副官总不能跟着浪,肯定要去给他擦屁股去。

    时姜便没有多问,去了飞船上的餐厅准备一些简单的吃食。

    哆唻星和弗洛梦星球离得很远,到那边就是下午了,午餐要在飞船上吃了。

    到了哆唻星以后,阿易好奇的大眼睛滴流滴流转,恨不得从飞船上跳下去撒欢。

    飞船的体型比较大,必须停靠在固定的港岸,停好了飞行器,就看到男人开着一辆迷彩色的越野车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阿易惊呼:“妈妈,这车好酷啊,军用的最新款,会飞的那种,据说还可以进入太空作战。而且,这款车现在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要几个月以后才可以?到的!”

    儿子从小就对军事装备痴迷的很,因为家族的原因,他可以接触到很多先进的设备。但是这种相关军方,而且是军方内测的先进设备,他至少要在面世后一两个月才能碰到。

    坐到车里以后,对于儿子的问题,祁宴都温和耐心的给他解答,看起来倒是真的像一个称职的好父亲。

    阿易想去外太空兜风,男人答应后,他转过来问:“妈妈,你要去吗?”

    时姜摇摇头:“送我会酒店吧。”

    这是两个男人第一次独处,时姜交代那个小的说:“路上小心,如果回来的晚,记得联系我。”

    阿易笑着点头,但是目光中的兴奋难掩:“我会每个小时给妈妈发一条消息报平安的。”

    本来她是订了酒店的,但是没想到男人把她送到了一栋熟悉的房子面前。

    在哆唻星,有一栋和她在首都星一模一样的房子,甚至是摆设家具,都如同当年一样。

    时姜进去转了一圈。

    当年她因为不能带太多东西,以免被她察觉。那些她喜欢的、习惯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她的画室,她的卧房,她的落地窗……

    唯一有变化的大概就是,三楼出现了一间儿童房,是按照阿易喜欢的风格布置的,里面还有许多阿易喜欢了好久但是绝版的模型。

    看来他是真的用心了。

    时姜看到床就发困,今天坐了大半天的飞船,坐的人骨头都酥软了。

    等她睡醒的时候,就看到终端上出现了好多条消息,有报平安的语音,有儿子拍的和那个人的合照,上面的儿子笑的格外开心。

    最后一条消息是:“妈妈,醒来以后上天台,有惊喜。还有,记得穿漂亮点哦。”

    时姜几个小时没?到儿子了,只想去确定儿子现在是不是还完整。

    她穿着棉白睡衣,随便抓了抓头发就上去了。

    天台上黑漆漆的,甚至附近的房屋都黑漆漆的,气氛凝重安静,就连别墅的灯都失常了一样,天台上的灯怎么也打不开。

    这像极了恐怖故事的前奏……

    就在时姜摸着黑准备逃走的时候,整片天空都明亮起来,上面是银白的烟花照耀,伴随着漫天玫瑰花瓣飘落。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拿着一捧大大的红玫瑰,从里面拿出一枚钻戒,单膝跪在时姜的面前,优雅俊美的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姜姜,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场景,你为我准备了惊喜,却也是我第一次欺骗你,隐瞒自己另一个人格的时候。所有一切从这里开始,我也想从这里向你坦白,让你认识真正的我,开始我们新的人生。”

    男人缓缓的讲述自己的一生,从自己小时候记事开始,讲的比纪臣之更清晰深刻,也更残酷。

    说完,祁宴抬头,眼底的亮光成为夜幕中唯一的星辰,一字一句的问道:“时姜,你愿意嫁给一个复杂矛盾,但完整爱着你的我吗?”

    男人几乎是在对自己做一个剖析了,将所有的柔软都放在她面前。

    时姜听完心疼的手指握紧,扎的手心都疼,她开口:“那我问你,若是没有出现祁双这个意外,你知道我有了阿易,会怎么办。如果阿易生下来是笨拙的,体弱的,没有丝毫继承你的天赋,你会不会让他成为帝国的弃子。”

    这样的问题,在这样的气氛下问实在是煞风景。但是这个问题如果不问出来,会成为她一辈子的心结,永远也无法接受眼前这个男人。

    祁宴看着时姜的眼睛,认真的说:“如果阿易具备安全降生的条件,我会拼命保护你们母子的未来和安全。他是我的儿子,我希望他健康平安,不属于帝国。他可以做所有自己喜欢的事,可以去自由的完成自己的梦想。我爱你,也爱他。”

    孕妇是需要做定时体检的,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证一个小小的胚胎长成一个小人的过程,也能够及时发现问题,避免意外的出现。若是时姜知道她的孩子会残缺有问题,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孩子的出现。

    但是,好在阿易是一个健康的孩子。

    男人的回答实在不浪漫,也不会花言巧语,但是这已经是时姜想要的答案了。

    她想要的就是祁宴对于阿易的态度,这才能让她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安全的。

    作为一个言情漫画作者,时姜不喜欢狗血的误会桥段,但是却喜欢这样庸俗又浪漫的求婚桥段。

    她伸出手,笑着说:“我愿意。”

    祁宴为她带上求婚钻戒,她抱紧男人的腰,小声说:“我也爱你。”

    “不论是哪个你。”

    进行了热情告白的后果,就是时姜收获了一个如狼似虎憋了七天的男人。

    一个已经罢工了许久的机器是干涩迟钝的,偏偏还超载且超量的进行了没日没夜的工作量。

    重?天日的时姜腰酸腿软,只能像个考拉一样的挂在男人的身上。

    她知道原来这房子是当年就已经有了,而且那时候男人就已经想向他求婚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纪臣之提起这个男人的两个人格的时候也是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应该是好了”。

    一个医生,怎么这么不负责任的说应该呢。

    时姜突然有了一个重大猜测,她试探的问:“那你的病到底好了没有?”

    男人笑的会深莫测:“应该是好了。”

    时姜不依,继续追问,得到的答案是:你猜。

    作者有话要说:求一个作者收藏,爱你们

    故事结束在这里刚刚好,接下来絮絮叨叨的后来事专门开了一个免费的短篇,可不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