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3章 番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海钓了整整一天,  最后一条能带回来吃的鱼都没有。

    唯一一条超过尺寸的,船长说有毒不能吃。

    不过船长大约也为自己找的海钓点赶到抱歉,热情地要送他们?条又大又肥美的海鱼。

    戚柏屿还觉得有点遗憾,在考虑是不是要重新再安排一天海钓,  但他看靳璨好像挺高兴的。

    “都没钓到鱼怎么还这么高兴?”毕竟戚柏屿出海前还信心满满,  想让靳璨对他刮目相看呢。

    靳璨随口道:“谁说没钓到?”

    戚柏屿蹙眉:“你是说那条有毒的吗?”

    靳璨扭头失笑看着他:“你才有毒。”

    戚柏屿一噎,  有点委屈:“干嘛又突然骂我?”

    靳璨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没骂你,自己好好想想。”

    船长说送鱼就送鱼,  靳璨和戚柏屿是在码头吃了船长请的大餐才回的。

    吃得太饱,  两人便沿着海岸线慢慢走,夜晚的海风还带着丝丝暖意,  夕阳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走到别墅门口,戚柏屿突然从后面冲上来,  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靳璨吓一跳:“你、你发什么疯?”

    戚柏屿大声笑道:“我想明白你什么意思了,阿璨!你钓我哪用这么麻烦,一招姜太公钓鱼就搞定了!”

    靳璨嗤的笑:“放我下来,太热了。”

    “我抱你进去。”戚柏屿快步走进别墅。

    里面一直是恒温设定,浑身都瞬间凉快了。

    只是空气里弥漫着一阵奇特的味道,靳璨皱眉问:“什么味道?”

    戚柏屿将人放在沙发上,  给他递了冰水:“我让人过来熏了他们当地的香,  说是驱蚊虫很管用。”

    靳璨一口冰水含在嘴里,突然忘了下咽。

    “这味道能忍吗?”戚柏屿去卧室转了圈回来,  “卧室的味道还要重些。”

    “嗯。”靳璨应声。

    戚柏屿俯身吻了吻靳璨:“那去洗澡,都两天没睡好了,  今晚早点睡。”

    说来奇怪,  虽然靳璨两晚没怎么睡,此刻躺在床上倒不怎么困。

    浴室内的水声淙淙,  窗外海浪声潺潺。

    靳璨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

    戚柏屿从浴室出来,见靳璨睁眼躺着,大步上前问:“还有蚊子吗?”

    靳璨摇头。

    “那怎么还不睡?”戚柏屿爬上床,“睡不着?是不是要我抱着你?”

    他径直将靳璨拉入怀中。

    靳璨轻笑:“你这样抱着我更睡不着。”

    戚柏屿忙问:“怎么了?”

    靳璨莞尔:“你说呢?”

    戚柏屿还在卡顿,语气紧张:“不舒服吗?晕船了?”

    “是有点想吐。”靳璨翻身捏住戚柏屿的下巴咬上去,“戚总帮帮我?”

    戚柏屿:“……”

    他终于反应过来,扣住靳璨的腰,咬牙道:“阿璨,你现在真是……”

    “怎么样?”

    “我可太喜欢了!”

    ……

    窗外的海涛依旧。

    海浪一次次拍打冲撞在礁石上,潺潺水声缠绕着整栋别墅,一直持续到天亮。

    -

    “戚柏屿,今天不出门了好吗?”靳璨早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也没睁眼,窝在被子里喃喃说。

    “好。”戚柏屿的声音在耳畔,“外面下大雨呢,今天也出不去了。”

    是吗?

    靳璨勉强抬头看了眼,他还以为是海浪声呢。

    “是不是累了?”戚柏屿又问。

    靳璨重新闭上眼:“你怎么还真能折腾一晚上?”

    戚柏屿情不自禁吻过去:“这下知道你厉哥的厉害了吧?”

    “去你的。”靳璨本想推开他,结果实在没力气,就呈了个口舌之快。

    戚柏屿捉着他的掌心亲了亲:“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买。”

    靳璨没什么精神:“还不饿,下大雨,你别出去。”

    “好,那一会想吃了和我说。”戚柏屿替他盖好被子,不多时,身侧的人又沉沉睡去。

    -

    靳璨再醒来都快十二点了。

    外面的雨还是铺天盖地的大,戚柏屿不在房内了,靳璨叫了两声也没见应答。

    打他手机也不接。

    该死,他不会真出去了吧?

    靳璨着急忙慌掀起被子下床,没想到真腿软得有些站不住,腰也酸疼得不行,他咒骂一声,扶着墙才勉强走到了门口。

    厨房那边有人在说话,靳璨很快听到了戚柏屿的声音。

    他松了口气,又叫了他一声。

    戚柏屿冲出来时还穿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

    “怎么出来了?”他丢下锅铲冲过来,将有些站不住的靳璨半抱住,“突然叫我,把我吓一跳。”

    靳璨道:“我以为你出去了,叫你半天不应,电话也不接。”

    “嗯?”戚柏屿解释,“我在厨房学做菜,可能声音太大,没听到。你不让我出去,我不会出去的,阿璨。”来时就雇了人,他们不想去外面吃饭,就在别墅里吃。

    靳璨拍了拍他的手臂:“站着不舒服。”

    戚柏屿忙将人抱回床上。

    靳璨问:“你干嘛学做菜?”

    “做给你吃啊。”

    靳璨直白问:“味道怎么样?”

    “呃……不怎么样。”

    靳璨叹息:“所以你没必要做什么菜,花钱请人做就行,何必为难自己,还为难我的胃?”

    戚柏屿噎了噎:“你不喜欢吗?”

    靳璨道:“术业有专攻,戚总,你不是那料,不用强求。我不吃难吃的东西,你也千万别自我感动。我喜欢你,不管你会不会做菜都不影响。”

    喜欢……

    阿璨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喜欢。

    戚柏屿有点呆。

    靳璨完?没意识到他从前耻于出口的话就这么轻易说了出来,他还在说:“你有这闲工夫,不如给我揉揉腰,咝——真的很疼。”他见戚柏屿没反应过来,无奈道,“愣着干什么?要不你去做菜,叫做菜的厨师来给我按腰?”

    “那老头,他想的美!”戚柏屿三两下脱了围裙丢在地上跳上床,“来,趴我身上,阿璨。”

    靳璨一点都不想动了,任由戚柏屿将自己抱过去。

    戚柏屿现在也算给揉出经验来了,清楚靳璨的吃重,上手就让靳璨舒服许多。

    “阿璨,除夕想回去过吗?还是咱俩就在这过?”他垂目问。

    靳璨的声音懒洋洋:“你怎么想?”

    “我?我听你的。”

    靳璨笑:“你能不能偶尔也有点自己的想法?你是提线木偶吗,都听我的,什么都听我的?”

    戚柏屿怔忡了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靳璨的好像成了他的习惯。只要靳璨开心,他反正就开心,戚柏屿好像很久都没考虑过他想怎么样的问题。

    他轻按着靳璨的腰:“要不,回去跟我爸妈他们一起过年?”

    靳璨没睁眼:“行。”

    戚柏屿有些意外,他就这么答应了?

    “阿璨,如果你……”

    “雨停了找时间去镇上买点伴手礼带回去。”靳璨说完才想起来,“你刚说了什么?”

    戚柏屿收住了话:“没什么,你说买什么我就买什么。”

    靳璨嗤笑:“给爸妈和姐送东西,你能不能自己动动脑子?白天晚上的,什么都要我来,你真想累死我?”

    戚柏屿忍不住把人抱起来吻:“我怎么舍得?”

    靳璨被吻得气息不稳,他微喘道:“别、别吻了,今天真不行。”

    戚柏屿托住他的腰,认真道:“回去得给你制定个锻炼计划。”

    “什么?”靳璨义正严词拒绝,“我不去!”

    戚柏屿皱眉:“是你说要我偶尔也有点自己的想法,怎么我想有一个你就想掐?”

    靳璨道:“换一个。”

    “也行,不如你陪我去锻炼吧?”

    “……你想都别想,我没有时间。”

    戚柏屿笑:“我早就想过了,我们搬家去JK附近,每天早上我陪你跑步过去,然后我再开车去公司。”

    靳璨咬了咬牙:“你能不能有个不带我的想法?”

    戚柏屿笑着把人压在床上:“报告靳总,那还真没有,这辈子都不可能有。”

    “……”救大命!

    作者有话要说:

    全完完结了哦,感谢一路陪伴的宝子们~~

    新文见哈新文见~~

    戚总最后给大家发一波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