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90章 完結 正文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来是用自己的讯息交换合作机会吗?裴冷一点一滴推敲出伊达的盘算。

    奎雷难得在裴家占上风,  自然要嘴炮嘴个痛快:

    “基因是会遗传的,特别是那种劣等肮脏的基因,难怪元帅大人那么心急,  急着想把女儿脱手给我。现在看来,  果然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叛国贼的女儿自然还是叛国贼。”

    伊栩听到奎雷充满污辱的话语,脸色一变就要动作,  裴冷立刻拉住他。

    她身材娇小,  加上伊栩有意阻挡,  少年少女的身影恍若依畏在一起。这一幕落在奎雷眼底,本来得意洋洋的表情不由得一顿,那些未出口的话语哽到喉咙,  失去了刚才的畅快,隐约间还尝到了一丝腥味,  再次开口怕只会气得呕血。

    “我哪里比得上殿下,陛下若是知道你的功绩,  想必也会以你为傲。”

    裴冷半点也不气,甚至有点同情这位高傲的王子殿下。

    明明掌握裴家的丑闻,却没有足够力量反击,只能继续依附裴家人,接替他父王的位子做权臣的魁儡,现在还被外星人当作棋子利用。

    其实按照母脑原先的盘算,奎雷就是给伊栩栩侵入第三象限统治阶层的最佳踢子,  这个人从没有真正掌握住自己的东西,  无论是地位、尊严,甚至是命运。

    奎雷被裴冷踩在痛脚上跳舞,再也崩不住脸,  他彷佛能从对方眼底看到自己卑躬屈膝的丑态。

    他死死盯着裴冷,果然一个厚颜无耻的强盗之女,死到临头还不跪地求饶他的宽恕,他明明是打算饶她一命。

    奎雷和裴浚达成同盟的条件是:他会用王室特权饶裴冷一命,而裴冷则以妃夫人的侧室称号嫁给他,重新稳固裴家和王室新一代的关系。

    本来一举两得的美事,但现在奎雷觉得自己太慈悲了,他怎么能允许白鼠肮脏的基因来玷污祖先高贵的血脉。

    “如果我是姊姊,我会立刻离那家伙远一点。”先忍不下去的是裴浚,他似乎不是在帮奎雷说话,一双收缩的竖瞳阴沉沉地瞪着伊栩,半点笑容也没有。

    在裴浚阴阳怪气的警告中,系统突然插话:【宿主,妳会不会觉得热热的阿?】

    阿?裴冷下意识摸了摸额头,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伊栩动了动鼻翼,眉头紧皱。

    奎雷看了一眼伊达,重新拾回微笑:“为妳介绍我新聘的研疗师,赵博士。我还想着这匹催化剂怎么发作得那么慢呢,毕竟这可是专门参考裴丹小姐那种特级alpha做出来的香气弹阿,足够让一整个营区的omega都陷入发热期。”

    裴冷猛地看向裴浚,对方头次避开她的眼神。

    系统差点没破口大骂,哪怕没了极品omega的信息素,奎雷还是能想出这种肮脏的手段来对付裴冷。在奇亚人科技的帮助下,奎雷重现了那颗讯息素炸弹。

    【里面有酒精的成分,会钝化宿主妳的感知。】

    系统依附在裴冷身上,虽然裴冷的感知被它强化到最强,但一个人类终究会有弱点,裴冷的弱点就是酒精,再加上在裘容雅那边的几杯小酌,嗅觉钝化的她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吸入了多少催化剂。

    如今酒意退了,后劲要开始上来了。

    系统二话不说,开始调节裴冷的身体,确认她保持一小时的清醒。

    裴冷看着那狼狈为奸的好兄弟,耐心彻底告捷了。

    纤细柔弱的手指穿入发丝,软绵绵的小碳球轻触指尖,就像还没拉开栓子的手榴弹长得一副可爱的菠萝模样……

    Omega少女面颊微红,轻抚脖颈,乌软的发丝披散在白皙的肘臂上,生出一种脆弱的纤细感。这幅景象对年轻气盛的alpha来说无异于一种感官刺激,一双双珀金色的竖瞳丝毫没有感知到危险,反而着魔般被猎物的美丽吸引。

    “裴冷小姐可否在全国和全世界的观众面前解释一下?”伊达突然出声了。

    “自从裴冷小姐无辜被绑后,拉西维亚动员全国上下,各个媒体也是24小时无间断寻人,只为了确认妳平安无事,最后甚至不惜向国库借债与白鼠交涉巨额赎金。但现在看来妳似乎在外逍遥,乐不思蜀。妳介意和第三象限全国观众解释一下吗?”

    他手上的是奎雷的光屏。那是王室专用的光屏,拥有对全国甚至是三维网部分官方媒体的直播权限。当然,在伊达的推波助澜下,哪怕是第一象限都可以收看到这场审判,裴冷现在的待遇不输那时候的施奈。

    想到郁郁寡欢的表弟,奎雷终于失去优雅的伪装,他露出兴奋的笑容,清俊的面容顿时变得扭曲骇人,那对锐利的犬牙彷佛随时都要扑上去咬下一口血淋淋的肉。

    “姊姊,我会尽可能为妳争取从轻量刑。”裴浚语气沉痛,一秒变成大义灭亲的正直军官。

    少女的手指微微一楞,就连忙着控制裴冷身体的系统也感到一丝分身乏术,

    一切都在母脑的算计中,伊达甚至连巴特狄亚兽也考虑进去:看裴冷是要在全世界人类面前放出宇宙最凶恶的异形,承认自己就是个骗子和恶徒;还是当众摆露出丑态,然后束手就擒。

    冥冥中一切彷佛又回到母脑演算下,男主终将击败反派,男二依然选择背叛家族,而恶毒女配似乎也终将身败名裂。

    但,那又怎样?

    “你们说够了吧?”唠唠叨叨,真是吵死了。

    裴冷讨厌麻烦,更厌恶噪音,全人类都会恨她怕她?哇!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

    伊达还是低估了少女猫孤僻自我的天性。

    裴冷现在就像打boss关前疯狂按键跳过对话的玩家,只想立刻上场灭了一波叽叽喳喳的小怪。

    或许当裴冷听到对方拿裴丹来研究攻击她的武器时,她就没想让这些人安全离开。

    裴冷手伸进发丝,伊达看到她的动作,心脏瞬间漏拍了几下。

    他不是没有计算过最坏的状况,但只要是一个正常人类就不可能会做出这种选择……前提是做出选择的人是一个正常人。

    在他准备要冲上去拿下裴冷时,一只手及时挡住对方的自杀行为,伊达一看,心脏狂跳,不是害怕是雀跃。

    金发蓝眸的少年捉住裴冷的手,反手就借着生理优势,将对方囚困在自己怀里,在其他人眼底就像伊栩临场反水,背叛了裴冷。

    一直看着的裴浚一楞,忍不住冲出口:“你做什么!?

    伊栩不慌不忙,他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哪怕是在裴冷愤怒的瞪视下,他也没有丝毫动摇。

    只是伊达还没为父子连心感动到泪眼盈眶,伊栩下一句话就让他目瞪口呆:

    “把我照清楚一点。”

    少年不急不缓道:

    “首先我的名字是伊栩,按照之前媒体的报道,我就是这次绑架案中的诱拐者;再来我没有收到任何赎金,这笔帐我不认,所以我不会把裴冷小姐交还给你们。”

    少女的外貌优势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镜头中,身材高挑的alpha紧紧扣着娇小可怜的omega,只见少女乌发白肤,苍白的脸颊升起病态的红晕,彷佛随时都要晕倒的模样,俨然就是一个无辜可怜的受害者,再加上裴浚刚才那一喊……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伊达暗道不妙,立刻就要关掉录像。

    当初裴家为了遮掩丑闻,对外把所有罪责都推给身为裴冷侍从的伊栩,指责他诱拐了裴冷,伊达本来好不容易推翻了这个说法,伊栩这边却是直接在全世界面前坐实了,把裴冷从头到脚尖又漂了个白。

    一旁兴致高昂的奎雷倒是冷静不少,如果可以藉这个机会把这个碍眼的伊栩丢进大牢,他也不是不能重新接纳裴冷……只要伊栩滚出他的视线。

    “你……”裴冷说不出话,倒不是被伊栩背叛气的,而是被他自作主张气的!这家伙什么时候翅膀硬了?

    对方刚才还给她俏皮地眨了眨眼,淡金的睫羽彷佛有星光雀跃,好看得不行,但少女只气得想伸手拔他睫毛。

    “我可以做得比胐胐好。”哪怕裴冷无所谓,他也不希望对方为那些人渣牺牲任何东西。

    他对她低语着:“请让我实现对裴丹女士的承诺吧。”

    无论发生什么事了,哪怕是死,你也得死在她前面。那女人摀着鲜血直流的伤处逼他发誓。

    是的,他从裴丹那里带走了裴冷,这是他必须遵守的承诺。

    所有的罪责都由你扛,这就是你带走别人宝贝的代价,伊栩甘之如饴。

    少年看着动作粗鲁,实则是一一种温柔不许拒绝的姿态轻搂住少女。伊栩带着裴冷向后走去。

    他们背后是一大片落地的玻璃窗,而这里是一百多楼,从窗户往外就能俯瞰整个城市的景象,特别是垂挂在天空上的星环,似乎只要伸手一触,就能带两人离开整个世界的纷扰。

    伊达没有上前,他虽被伊栩吓得失了步调,但转念一想,这两人无路可逃,弄死裴冷只是顺带的,带伊栩离开才是他的主要工作。

    等伊栩从母脑那里觉醒记忆,高高在上的神就不会在乎那个叫裴冷的人类了,伊达这么安抚自己,无意间和伊栩对视了一眼,心中莫名腾起不祥的预感。

    少年的瞳孔透亮浅薄,一圈奇艳的莹蓝与天穹上的星环相映成辉,其中是数亿的星辰构成通往宇宙的星轨。

    他仅仅是看了他一眼。

    “停止动作。”

    伊达听到了一个明确无比的指令,就像与母脑沟通一样,但那声音却不是母脑,而是清冽冷漠的少年音。

    他想起了古老的神话,母神创造了孩子,却被孩子分食,而孩子成为了新的神。

    恐惧和狂喜同时奔涌而出,但他的自我意识微不足道,根深于基因的服从性让伊达动弹不得。他被困在僵硬的躯壳中,呆滞地看着他的神偏袒着那个卑贱的人类,他却无法出声提醒奎雷和裴浚。

    “小姐,可以相信我吗?”伊栩轻声在裴冷耳边说。

    裴冷感觉到后脑勺被他用力一按,她整张脸埋进对方怀里,温煦如太阳的讯息素立刻安抚、轻吻着自己身上的燥热,耳畔可以听到胸膛下稳健的心跳声。

    似乎还有风在咆哮,冰晶破碎的尖叫,甚至是人们的惊呼声……

    “真的是翅膀硬了。”少女还是选择闭上眼睛,却也不忘小小抱怨一句。

    少年听了哑然失笑,对那误打误撞的猫直觉感到无奈。

    隐约间,裴冷听到了一种柔软的挥动,就像是羽绒被在阳光下扑打的声响,令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时间停滞,玻璃的碎片在半空凝结成细小的冰晶,每一颗都闪烁迫人宛如星尘,阳光在其中折射,不可思议的虹线在神祇的手下绘制出了幻日的虚像,同时连结上星环……

    天空的异象迅速扩大,垄罩了整座城市,所有人都静止不动,灵魂似乎都被那奇异的光彩给深深震慑住。

    “那是什么?”

    裘容雅听到裴寒倒抽冷气的声音,她头一次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了名为恐惧的东西,竟也放弃了趁胜追击的机会。

    奇迹只出现了那么一刻,破碎的玻璃窗重新呼啸着高空的寒气,冰冷刺骨的强风拍打着众人的脸,裴浚头痛欲裂,他惊恐地看着前方空无一人,有一瞬间怀疑刚才都只是一场梦。

    伊达比奎雷等人更快恢复神智,他迅速动作就要逃离现场。在伊栩带着裴冷消失之前,他清楚听到少年在他脑袋里说着:

    “你们的礼物,这就还给你们吧。”

    他轻吹一口气,室内浓烈的alpha讯息素像是被清风打散了,却又很快重新组合成另一种气味。

    伊栩反噬了母脑,他也获得了母脑所有权限,现在的他是一个完整且无所不能的奇亚人……

    伊达不敢多想,急着要离开,却恰好和后头的士兵撞在一块,看着那些alpha士兵从茫然到脸红的变化,伊达意识到不妙,立刻就要摀住鼻子,但还是太晚了。

    一种极度诱惑性的omega香气迅速弥漫整个房间,才初初恢复神智的裴浚和奎雷很快又陷入迷茫。

    他们开始气喘吁吁,烦躁地撕扯身上的衣物,同时也控制不住身上的信息素,一时间姓欲、攻击欲混杂在一起,在场所有的alpha在碎裂的衣服下变成野蛮的动物,紛紛开始狂躁起来。

    虽然不至于错性,但他们就像争抢伴侣的孔雀,一嗅到有其他alpha发热的信息素,便开始一窝蜂冲上去撕打,有些alpha甚至开始磨蹭的家具来发泄,现场是一团不堪入目的混乱。

    伊达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他强压着体内的燥热,却被一个alpha士兵一拳击倒在地上。

    在倒下去的瞬间,他的眼睛恰好与光屏的镜头对上了。

    萤蓝色的光圈宛如少年的眼瞳,此时正嘲讽地将众人的丑态通通直播上网。伊达突然意识到,摄像镜头其实是到现在才开启,那这之前……

    ---

    观看人数:七十一亿五千四百六十万人。

    伊栩眨眨眼,那景象实在不堪入目,他很快切断了和镜头的联系,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

    他将浑身发热的裴冷按回驾驶座,少女已经开始在他怀里折腾了,他控制呼吸,伸手就要去取抑制剂……

    “呜……”柔软的触感将两人仅存的距离融化在一起,混混沌沌的少女猫像咬着小鱼干,死死咬着少年的柔软不放。

    【宿主还没满十八岁!生殖系统还太早了!你敢占她便宜,我绝对放电电瘫你!!】

    真到了危急关头,系统还是站裴冷这边,它又哭又威胁警告。

    分开后,伊栩颤颤吐了一口气,他将裴冷重新按回驾驶座,看着少女脸上那抹不正常的艳红,他叹了一口,最后微伸脖颈,仅仅是蜻蜓点水一触。

    无形中的魔咒被解除,一切就宛如唤醒了睡美人,红晕微微退散,少女眼中逐渐清明起来。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想也不想就用脚尖踩着对方的肩窝,硬生生将高大的少年压了回去。

    “解释。”

    少女居高临下坐在自己的专属宝座:她的驾驶位上。

    是的,裴冷一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心爱的飞船上,这原本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前提是她不是被超能力瞬移过来的。

    藏在头发里的胐胐也恢复身形,以漆黑的猎豹姿态潜伏在驾驶座后方,这是它极度警戒会采用的外型。一只巨眼小心翼翼地瞪着伊栩,显然在胐胐眼底,现在的伊栩已经超出可对付的物种范围。

    金发蓝眼的少年站在裴冷面前,模样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但他还不太能控制自己新得到的力量,那双异于人类的眼眸已经出卖了他。

    裴冷只看了一眼,就彷佛窥探了群星的一角,其中深邃的瞳仁有着黑洞的魔力,看久了,所有存在似乎都被吸入其中,强烈的虚无感轻易就能操作凡人的精神。

    伊栩注意到裴冷的异状,立刻闭上眼睛,阻隔那层泛滥的能量,秀长纤金的睫毛乖巧垂落,回神的少女感觉自己的手莫名有些痒。

    一片阴影落在眼前,柔软的肌肤贴在眼皮上,纤细微凉的手指滑过睫羽,激起一阵脆弱的轻颤。

    堪比神存在的奇亚少年一动也不敢动,在这个人类少女手下,他毫无抵抗力,只需对方的手指轻轻一推就溃不成军。

    “再不说,就拔光。”

    裴冷嘴上那么说,但心底已经决定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都要拔下一根睫毛。

    少女不想承认,但她此刻的确有点烦躁,有一种捉不住自己想要东西的失控感,这可是前所未有,她讨厌这种感觉。

    她不自觉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少年。

    他真的还是伊栩吗?

    “事实是,我执行了小姐上次和我讨论的计划。”

    趁着裴冷愣神时,少年献宝似地掏出光屏,裴冷看着上头的账户,好几零让她眼花撩乱,一时半晌数不完。

    上次讨论的计划是什么?裴冷数着零,有些想不起来,脑中却是系统的爆笑声:

    【哇操,这家伙做得比妳还绝!他把帝国企业的流动资产全洗干净汇给妳拉!我是母脑绝对气炸,家产都给这个刚认回来的亲儿子败光了!】

    “小姐,喜欢嘛?”

    伊栩看着数零数到晕头转向的裴冷,眼底是止不住笑意,蓝色的眼瞳流光溢彩,霎那间就能夺人心魂,却无法吸引一只贪财猫的注意。

    裴冷看了看账户,又看了看伊栩,最后决定放弃,那双漂亮的眼睛还是要配上同样漂亮的睫毛。

    “这下可想想要怎么挥霍了。”少女强装镇定,但背后显形的猫尾巴已经出卖了她。

    她想着给胐胐重建家园、然后再买个成百上千的星球,每天数零数到晕头转向……越想越多,越想越开心,奇妙的晕眩从脑袋升起,少女在位子上翘着脚,一个重心不稳,跌入少年及时递来的怀抱里。

    裴冷忍不住了,她笑出声,开心地想在伊栩怀里打滚,少年身上的气息总是令她放松无比,就像猫安卧在阳光晒软的草堆。

    “你有想要什么吗?”裴冷心情很好地问。

    伊栩却牛头不对马嘴道:“裴冷小姐……还热吗?”

    少女漂亮的猫瞳直直盯着他,彷佛能看透人心。这次换成伊栩脸红了,少年垂着热烫的脑袋,温煦的讯息素隐隐躁动了起来。

    “你是在向我……”索吻?

    裴冷笑了,她撩起那层金丝般的浏海,从底下捉住他的目光,蔚蓝色的柔水都快泛滥出来,似乎是想把方才大胆的自己给溺死。

    “恩,有点热。”她回忆了一下,学着他那般,蜻蜓点水,不过结束后又有些不满意。

    算了……来日方长嘛。

    不顾呆滞的伊栩,裴冷很快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不过现在我们都是逃犯了,要去哪避风头阿?”

    看着正为两人未来担心的裴冷,伊栩脑中浮出亡命鸳鸯这个成语,心底顿时一阵甜滋滋的。

    伊栩决定暂时不要把自己私下做的小动作告诉对方。

    光是一个瞬移就让裴冷小姐忐忑不安了,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其他能力:像是操控奇亚科技、分解转化物质分子等等,至于那个直播视频,就当给裴冷小姐下一个生日礼物吧。

    在两人越发融洽甜蜜的气氛中,系统忍不住提议道:【其实有个不错的地方可以让你们双宿双飞阿。】

    【当初在圣都,那个猫头人给你的笔,里头其实藏着一串坐标码,我刚才把它捡回来了。】

    说来还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旅程,不过幸好母脑已经死了,系统靠着自己新发现的能力,又给好几个同胞觉醒了一下,就这样让那些觉醒的系统再去觉醒下一个,相信过不久,就能解放所有宿主和系统。

    输入系统提供的坐标码,一个全新的星图被延展开来,

    坐标:失落象限,乐园。

    裴冷气定神闲坐在驾驶座上,伊栩则在她身旁,为她设定航线。

    “出发。”

    船长指着碧蓝的星海,下达最初的指令。

    反派千金的快乐.  正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