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物_经济大清_乐读窝小说
首页

三、人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胤祚。

    起初这个主角,我想写的是康熙的四阿哥,也就是雍正,但后来觉得雍正是要做皇帝的人,每天的生活太过无聊了。

    而后查了查康熙的子女,发现康熙的第六个儿子,胤祚六岁早殇,一片空白,很适合拿来做个小说的主角。

    于是,我小说的额主角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下了。

    相信大家也都看得出来,胤祚的人物原型就是作者本人。

    一开始主角待人处事的方式,基本就是我的翻版。

    所以说,不少读者吐槽,这个主角很废物,或者这个主角很多想法很幼稚,很愚蠢。

    从某种程度上,这些吐槽都是对的。

    刚写书时,我查了清朝皇子培养制度,我顿时崩溃了,一年只休息五天,其余时间从早到晚,一直上课,四书五经、外语骑射,无所不学。

    康熙这个变态甚至号召学一篇文章,要读一百二十遍,背一百二十遍,这样才能算学过了。

    我当时就心想:“没有素质教育的吗?没有吃喝玩乐的吗?说好的皇二代呢?快救救孩子吧!”

    我是文科生,上学时,文章总是会被当做范文的那种,政史地也很好,背东西水平一流。

    但把我丢到大清去,接受清朝皇子的这种教育,我窃以为,还不如杀了我。

    令人诧异的是,在这种杀人般的填鸭教育下,清朝皇子竟然各个学业一流,就连末代皇帝都能接近于国学大师的水平。

    我只能说,这些人都是变态。

    所以,在变态之中,我一个正常人成了倒数第一,简直是异常合情合理。

    已经习惯了主角们套着光环碾压古人的读者大大们,觉得主角是个废物,也可以说是极度合情合理。

    再后来,主角对女主很退让啦,或者是找晋商合伙做生意啦。

    这些事情,也都是我设身处地的正常反应。

    读者大大们觉得看不过去,是因为你们将主角真的当成了大清的皇子,而我创作时却只把主角当成了我自己。

    我这不是为主角前期的窝囊申辩,而是在检讨自己,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追求合理没问题,但追求极致的合理,就失去了文学创作的意义。

    不过凡事有失有得,正因为主角一开始的表现不佳,才有了后来的上升进步空间。

    一开始,主角只想逃离学习。

    出宫之后,就想赚点小钱花花。

    去了东北,见到了移民的苦难,渐渐有了改变大清,承担更多责任的想法。

    而后,康熙生死未卜,主角家眷被挟持,让主角明白了权力斗争的残酷,又在权谋中成熟起来。

    权力斗争,赢家获得一切,败者失去所有,从没折中选项。

    所以最后,主角率大军进逼京师,最终登上他并不想要的皇位。

    在登上皇位之后,主角又准备君主立宪,让出皇位。

    可以说,主角胤祚在整部小说中,成长是最大的。

    他的成长,既是势力的扩张也是心理的成长。

    既是外力的逼迫,也是自身使然。

    既是书中角色的成长,也是作者的成长。

    我窃以为,胤祚是个成功的角色。

    2、阿依慕

    作为本书的女主,阿依慕这个角色是虚构的,葛尔丹并没有这么个女儿,历史上也没有这次和亲。

    这个人物的灵感,来源于一本女频小说《毒女当嫁》。

    这部小说的女主,性格柔中带刚,不同于一般女人温温柔柔小鸟依人的样子。

    套用《毒女当家》的一句话形容:“如画梅添了遒劲枝干才有风骨,否则也不过是寻常几点红罢了。”

    我也想将阿依慕,塑造成傲骨寒梅一般的女子。

    所以一开始,才会有阿依慕百般抗拒和亲,骄纵蛮横的一幕。

    显然,读者们对这个情节并不买账。

    因为本书的主题是经济,篇幅不能放在谈情说爱上,而阿依慕又不懂经济,使得完婚后,女主基本就隐身了。

    而后,为了挽回这个人物的形象,我才给她设计了“骊龙”这个独特的坐骑,才有了后面她带队训练骑兵的剧情。

    不过这些说实话,我觉得写的都不算好。

    后来便一直安排她成长。

    直到本书接近完结时,阿依慕被困在王府中,她同时展示了身为蒙古公主的脾气与身处困境的手段,最后还有她不抛弃府中侍女下人的义气。

    这个人物至此,才完成了成长,成为了封建大家庭的女主人,同时也保留了她性格中的闪光点。

    直到这时,我才觉得这个人物有了那么些许的生动。

    当然,总结全书,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物没有达到我的预期,而是长歪了,发展成了另一幅样子。

    说到底,还是我笔力不够,有些东施效颦了。

    3、云婉儿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个花魁梦。

    这个人物最初设定,就是个漂亮的花瓶。

    她对剧情唯一的作用,就是激发主角和索额图的矛盾。

    当然,闲暇之余,还可以用美色诱惑诱惑读者……

    所以后来,她被主角救下之后,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娶了吧?感情还没到,而且我对主角的设定是单女主。

    放着吧?显然花魁是做不成了,又没有自己谋生的手段,不合情理。

    放身边?我总替主角觉得心里痒痒(嘿嘿)。

    思来想去,我决定让主角教她一技之长,自己谋生去。

    所以就有了,主角教她会计,而后她机缘巧合之下,成了银行的大掌柜。

    我虽然身为作者,却也只能说:这都是缘分……

    云婉儿成为大掌柜之后,她嫁给谁又成了一个难题。

    嫁给主角?不行不行,我已经说好了是单女主。

    嫁给吴泽?不行不行,吴泽未来是要去海外的人。

    嫁给柳子辉?嗯!郎才女貌,非常合适。

    作为月老,我冥冥之中给云婉儿和柳子辉连上了红线。

    可惜,天不遂人愿。

    这书写这么久,云婉儿与柳子辉都没什么交集,反而云婉儿与胤祚交集越来越多,

    最终,又是阴差阳错,云婉儿还是最终嫁给了主角。

    我作为作者,只能说,这是书中角色自由恋爱的结果。

    总的来讲,云婉儿这个角色在恋爱方面,是写活了的。

    人物设定上,她和阿依慕一文一武,一静一动,一个温柔妩媚一个英气逼人,优势互补,简直就是天生的姐妹。

    这个人物读者并没有太多谈论,究竟喜不喜欢我不太清楚。

    但我身为作者是很喜欢的,并且祝她未来幸福。

    4、吴泽

    说起来,吴泽这个人物,其实是一个读者贡献的龙套角色。

    当时本书刚刚签约不久,我开辟了一个龙套楼,结果只有一个读者留言了。

    他想要一个叫吴泽的龙套,他对这个人物的设定是帮助主角发展经济,后来去海外开辟了类似兰芳共和国的事业。

    作为唯一一个响应了作者号召的人,我自然是有求必应。

    很快就将吴泽在书中写出,还特意为吴泽设立了百事行。

    虽然这个读者要求的是个龙套,但我愣是把他当成配角写了。

    只是这个人物不是我的原创,所以很长时间,这个人物是比较干瘪的。

    作为两行的两大掌柜之一,吴泽显然是不如云婉儿出彩的。

    而且,我也一直没有找到派吴泽去建立海外殖民地的理由。

    直到雍正收买两行的两个大掌柜。

    吴泽选择投诚,一切顿时显得水到渠成。

    他身为一个商人的投机性体现出来了,他与主角的关系清晰了,他将来去南洋的理由找到了,简直完美。

    5、康熙

    上文说到,康熙这个人物,我是照着陈道明老师饰演的康熙写的。

    后来,我认识到这样不行,这样写出来的人物是没有灵魂的。

    康熙想要写好,必须跳出这个桎梏。

    于是我结合历史与个人的分析,给康熙添加了浪漫主义和冒险精神的标签。

    所以,后面有了康熙冒着炮火祭明孝陵和同意微服私访的剧情。

    而后,我通过他对乱党的残忍屠戮和对索额图的网开一面,体现他身为一个帝王与仁君的矛盾。

    后来,我又通过他对胤祚的思念和对大阿哥、太子的无情,体现他身为帝王和父亲的矛盾。

    康熙临终之际,我又写明了他人生的终极目标——成为千古一帝!

    但,他到底是不是千古一帝,只能留待后人评说。

    正如康熙临终念叨的《江山无限》一样:“千古帝王,悠悠万事,功过自有百姓言。千古帝王,悠悠万事,难逃天地人寰!”

    6、弘历

    娶了老婆,自然是要生孩子的。

    但作为喜爱solo的作者,幻想谈恋爱简单,幻想婚后生活就有些困难,幻想有了子女,就更加难上加难。

    尤其是我还不怎么喜欢小孩子。

    莫名其妙的写到有了弘历,我就僵住了。

    所以之后,描写子女的篇幅在书中都比较少。

    7、皇子们

    再来说皇子们。

    康熙末年,九龙夺嫡,

    可惜,剧情要求,康熙必须早点死,皇子们尚且年轻,所以九龙是凑不出来了。

    书里的夺嫡,基本只发生在大阿哥和太子之间。

    他二人的敌对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既有嫡长子继承制的不公,也有朝野党争的影响,更有上一辈人斗争的延续。

    对这二人来说,夺得皇位,既是权力的诱惑,也有报复的快感,也是人生目标、自我价值的实现。

    其对皇位权力扭曲至极的渴望,是绝非常人所能理解的。

    所以作为儿子的太子,才会同时弑君弑父。

    所以大阿哥得知康熙恐怕要归天,才会拼死不让太子继承皇位。

    这不仅仅是我小说中的杜撰改编。

    历史中也大致如此。

    太子胤礽被废,康熙痛心疾首,几乎昏厥,还将太子的最大支持者——索额图,打入宗人府活活饿死,并称他为“大清第一罪人”。

    试想,太子究竟做了什么举动,能将康熙触怒至此?

    再看大阿哥胤禔,历史上他也做了两件奇蠢无比的事情:第一,明知康熙重亲情孝道,还向康熙表示,若要是杀太子,他胤禔可以代劳。第二,他找巫师作法诅咒太子。

    试问,一个受过魔鬼式教育的精英皇子,如果不是利令智昏,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综上,太子和大阿哥两个人的爱恨情仇,《经济大清》基本都体现到了。

    这一点,我还算满意的,

    众所周知,清朝皇子都是有字辈的,名字多是生僻字,皇子又多。

    我要是直接写名字,恐怕读者们就全都迷糊了,就只能用排行替代。

    众皇子中,我着重选了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十四阿哥来写。

    每个阿哥,基本都是比较脸谱化的。

    大阿哥是英勇善战的美男子。

    二阿哥有些优柔寡断,有些懦弱。

    三阿哥是个讨人厌的杠精。

    四阿哥是忧国忧民的冰山脸。

    八阿哥八面玲珑又有些小聪明。

    十四则是离经叛道,信关二爷讲义气,愿意为兄弟两肋插刀。

    这些人中,除了三阿哥以外,基本都是符合历史上原本的性格。

    但也基本仅限于此了,人物形象虽然有了,但没什么发展,没什么变化,不深刻,真的就是脸谱化了。

    同样,我也要承认,这也是我笔力不足造成的。

    四、历史观

    中国作家网的一篇文章曾写道:“自古以来,文学的社会价值一直都是其最基本、最主要的价值。”

    如果网络小说,只是让人看完了一乐呵,那它的社会价值体现在何处呢?

    如果《经济大清》甚至做不到让人看完一乐呵,那它的社会价值又体现在何处呢?

    在写《经济大清》的过程中,我常常回思考这样的问题。

    不过,读者们很快对此问题的答案,做出了提示。

    经济大清,刚开始连载不久,便有人发帖:“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

    我看过之后,只觉得不明所以。

    不久之后,又有人发帖:“满狗不得HOUSE。”

    我只觉得莫名其妙。

    再之后,又有人说,满族人如何如何啦,清朝多么腐朽无能啦,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啦,金钱鼠尾阴阳头啦,文字狱啦,奴才啦……

    这时我心里才咯噔一声。

    然后赶忙将网友们说的这些东西学习了一番,我才逐渐明白大家在骂什么。

    而后我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何一些网友连正确的历史观都没有,居然会知道很多我都不知道的史实?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义务教育及高中阶段的历史教育,主要目的是培养学生养成唯物史观的。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科学的社会历史观和认识、改造社会的一般方法论。

    史实资料对历史学科来说,只是起辅助性作用。

    所以,当网友对满清入关的大屠杀,剃发易服之类的弊政,金钱鼠尾之类的历史细节全都如数家珍之时。

    我震惊了。

    这些东西,我上学时候可都没学过啊……

    于是,我开始疯狂的查资料,给自己补课。

    而后,问题就出来了。

    我发现这些人说的很多东西都不对啊。

    譬如,清朝不是人人都自称奴才的,汉族大臣在皇帝面前,就必须以臣自称。

    又比如,金钱鼠尾只是清初实行,实际上康熙年间已不做限制,只要不做官,就可以随意留发型穿自己的服饰。

    除了史实层面的不严谨之外。

    再仔细一看,骤然发现,这些人的历史观很有问题啊。

    如果说,痛骂满清,甚至痛骂满族,还能勉强理解为朴素的民族感情。

    那有人说满清扼杀了我国的资本主义萌芽。

    有人说满清开历史倒车,通篇否定清朝的历史作用。

    有人不清楚君主立宪制与封建君主制专相比的优势。

    甚至有人否定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反作用。

    让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但凡学过历史的人,都应当知道,对于任何历史事件,都应当辩证的看待,任何事情都有积极的一面和消极的一面。

    任何受过教育的人,都应当秉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

    我不敢说,发表这类言论的都没上过学。

    但我敢说,这些人早就把都把当初学的东西还给老师了。

    所以,本书若是能让读者们,了解到清朝也是有其历史贡献的,能借此重新确立起唯物史观,稍稍懂得如何正确看待历史问题。

    就会是本书最大的社会价值了。

    五、感谢

    最后,本书能完结,需要感谢我的亲人、朋友和同事们,是你们共同给予了我良好的创作环境。

    同时,更要感谢的是我的读者们,你们许多人的ID我都记得,你们的每一条批评意见以及鼓励,都让本书及作者获益良多。

    六、未来

    想必读者大大们也知道,我所处的审计行业,是比较需要CPA资质的,未来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准备进行CPA考试,开新书暂缓。

    如果顺利的话,我大概能在三年左右考完;如果不顺利的话,可能五六年;如果极端不顺利的话,可能一年左右(哈哈哈,那就是我放弃了)。

    不论考试最终结果如何,等我闲下来,还是会开新书的。

    到时候,我要换个笔名(笔韵随风这狗血名字是我瞎起的,我自己看着都恶心)。

    同时我还要换个历史时期,初步确定是在北宋(终于能摘掉我“满遗”的帽子了)。

    啰啰嗦嗦这么多,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刻。

    读者大大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