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94章 大结局 ...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哄”一声巨响,远处天空腾起冲天烈焰。崔放挥挥手:“走吧,去给雷会长坟头上添把土!”又转头看看矮胖子司机,“叫什么来着小子?干得漂亮!”

    就在刚才,雷霆进去救人的时候,崔放的手下将几支液体炸弹安放在了他的车底下。当车速达到一定程度,炸弹就会自动引爆。想想此刻雷霆、丁冉都化作了青烟焦土,一下解决掉两个仇人,崔放的嘴角木然抽动了一下,狞笑起来。

    “多谢崔先生给我机会!”矮胖子司机一脸谄媚,不住点头。却在众人纷纷上车出发的当口,不动声色地一点点退进角落,消失不见了。

    这是一条盘山公路,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崔放的车队刚拐过弯道口,就被前方轰然倒下的一棵大树挡住了去路。为首的车子紧急撒车,在惯性的作用下打横过来。后车为了避让,七扭八歪挤到了一起。紧接着,退路也被封死了。

    崔放一名得力手下率先持枪冲出车子,噗一声,来不及做出最后的挣扎,脑袋便瞬间被子弹洞穿,红色白色的浆液溅满了身后的车窗。随之第二个,第三个,凡是打算反抗的人,都被不知隐藏在何处的狙击手迅速放倒。

    现场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没有人动,没有人说话、喊叫,仿佛是一群被赶进了陷阱的猎物,绝望地等待着神秘却强大的猎人一点点收紧网兜。

    最后他们很默契地一个接一个,将身上的枪支远远丢出去,举起双手,排成一排蹲在了空地上。几秒钟之后,一队全副武装的黑衣人凭空出现,迅速冲进包围圈,将所有人一举擒获。

    雷霆扶着丁冉一瘸一拐从隐蔽处走了出来,对另一边摇晃着纸扇飘然而至的刀师爷竖起了大拇指:“师爷,好样的!”

    刀少谦很不以为然:“谢谢佛祖保佑吧,都是你们命大!这条暗线埋下一年了,始终没机会上位,除了开车,捞不着一点情报。谁知这次竟给他逮着机会,不但插上了手,还一和就是把大的!若不是炸弹上动了手脚,此刻你们夫夫就只能在天愿作比翼鸟去了!”

    丁冉难得亲切拍了拍刀师爷肩膀:“刀刀,谢谢你!”

    这下搞得刀少谦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行啦,我这个人呢,一向是施恩不图报的。只求你们夫夫二人将来有些小矛小盾之类的,不要再拿我家里做战场。另外就是,雷老板年底分红的时候,不要忘记在下这区区救护之功……”

    后面的话根本没人理会,雷霆早已扶着丁冉去看样样了。见到小丫头安然无恙被抱了出来,丁冉总算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看雷霆,粲然一笑:“雷会长,恭喜你!”

    雷霆一愣:“啊?”

    丁冉从脖子上解下一个哨笛形状的金属吊坠,轻轻一按,立即传出崔放的声音:“……车上的炸弹确实是我装的,不过那是为你准备的,是要送你上路的!谁知丁森那老小子等不及了,自己偏要去闯鬼门关……”爷叔们有言在先,若能寻获杀害丁爷的真凶,雷霆这个代会长将名正言顺继承会长大位。

    “哈!”雷霆裂开嘴巴看着丁冉,“你还备着这一手?又是师爷的鬼主意吧?这个朋友果然没交错!”

    丁冉摇头苦笑:“本来准备要对付啸声哥的,谁知这次派上了用场。也许是干爸冥冥之中指引我去帮他报仇吧……”话没说完,他猛地弯下腰,一手死死按住上腹,脸色霎时间惨白一片。

    “怎么了冉?”雷霆赶紧俯下身去,试图将他的手拉开,检查是否受伤。

    丁冉痛苦地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刚张开嘴,却哇地呕出一大口血。随即身体不住痉挛着,更多的血不断从嘴角溢了出来,人也软软地栽倒下去。

    雷霆及时接住了他,一把将人揽起,死死抿住嘴唇,向车子跑去。早有眼疾手快的小弟拉开车门,帮着雷霆小心翼翼将人抱了进去。刀师爷顾不得自己的儒雅形象,扇子也丢了,眼镜也摔了,连滚带爬跟在后头不住呼叫:“丁丁!丁丁!”

    从事发现场到医院的路并不长,雷霆一直紧紧抱着丁冉,生怕一松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掉一样。他力气很大,被这样箍着并不太舒服。

    但丁冉什么也没说,只努力忍耐住身体的不适,脸上犹自挂着苍白虚弱的笑容。眼前一阵阵黯沉下去,身体越来越冷,他拼命撑着,命令自己保持清醒。视线越来越模糊,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却一直面对着雷霆的方向,咬紧牙关微笑着。他知道一旦自己闭上眼睛,对雷霆将意味着什么。

    那是雷霆这辈子走过最长的一段路。下车的时候,他的双腿都在抖。那张脸没有一丝表情,无比僵硬。很快急救人员冲了出来,将丁冉接上了担架车,在雷霆一路护送下,向手术室奔去。

    进手术室之前,丁冉朝雷霆的方向伸出了手。他并不知道雷霆在哪里,只是凭直觉,向他伸了过去。这只手被雷霆一把握住。

    丁冉拼尽全力,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声音艰难问道:“雷霆……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万一我……”

    “别说了!”雷霆忽然暴躁地大声喝止了他,“冉,你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全部记得,从我们在后巷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你要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爱你陛下!”

    丁冉的神智一点点消散,连手上的触觉也消失了,明知道是被雷霆紧紧握着,却已经感受不到了对方的存在。那双眼睛无法寻找到焦点,只有望向虚空之中,笑容却更加灿烂,灿烂得让人心疼:“雷霆……我不会死……你活着……我就不会死掉……相信我……相信我……”

    手术室的大门轰然关闭,红灯亮起。雷霆呆呆站在那里,周遭的兄弟都紧张注视着那扇生命之门。阿坚、唐尼很快赶到,却无法带来任何帮助。面对死神,所有人都如草芥般渺小。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还没结束。一侧的刺猬看看时间,犹豫着上前提醒:“老大,皇廷大道的宴会……”

    “干伊娘!人都不知死活,还参加个吊会啦……”不等雷霆答话,阿坚直接骂道。

    谁知雷霆轻轻拉了他一下,打断他的话,嘶哑着嗓子低沉指示:“原定行程不变,立刻去准备。师爷,你跟我去。”转头看看阿坚,“志坚,你和唐尼留下,帮我照顾好阿冉!希望你能……带给他好运气!拜托了兄弟!”

    现场众人为之一愣,不明白一向将丁少看得比天还高的雷会长为什么忽然改了脾气,沉默片刻,似乎又悟出点什么。阿坚重重点点头:“雷哥,你放心,丁少一定GING得住!”

    皇廷大道的宴会厅门前,张灯结彩,礼花齐放。长长的台阶上铺陈着喜迎贵宾的红毯。雷会长的车队缓缓驶近,停靠在路边,车里的人却一直端坐的位置上,没有丝毫动作。他的脸孔隐藏在夜色之中,看不到表情。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保镖们早已守在车门边严阵以待,却没人流露出一丝催促。所有人都知道,丁冉此刻正生死未卜,前面的路,雷霆随时都可能要一个人走下去了。纵然他再强硬,也需要时间和勇气。

    就在这一刻,刀师爷的电话尖锐响起。他接听起来快速低语了几句,回过头小声向雷霆汇报:“老板,阿坚电话,丁丁那头已经脱离危险,手术很顺利!”

    雷霆略微点了点头,深呼吸,没说话,也没有多余的笑容。他坐正身体,整了整领带,审视过自己的仪表,从容推门下车。紧跟着他身后的,是曾做过大状,一派仙风道骨的刀师爷。再两侧,是西装笔挺、身姿挺拔的一众保镖。

    台阶很长,红毯鲜亮,从街边一直向上,延伸到金碧辉煌的殿堂之中。一步一步,一级一级,雷霆走得缓慢却稳健。

    世上总有这样的一条路,走起来艰难,且能进不能退。它是鲜血铺就,尸骨堆砌。每前进一程,都浸透着自己的血,爱人的血,亲人的血,兄弟的血……正因为这样,才更要好好地走下去,对得起所有的牺牲和付出!

    这是江湖路,这是生死路,这是红尘路,这是王者路!

    走到门前,雷霆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有些抽动,又很快平复。他抬起手,大方地擦拭了一下眼角溢出的水汽,随后换上胸有成竹的坚毅笑脸,侍者恭敬地从两侧推开大门,整间大厅赫然出现在雷霆的眼前。随着这位里岛黑道新晋帝王的出现,那些衣着光鲜、名头响亮的官商政要们即刻迎了上来,攀谈,致意,敬酒,寒暄。记者纷纷按下快门,闪光灯将会场照射得如同白昼,音乐悠扬响起……

    这是一片崭新的天地!这是属于雷霆的时代!这是另一段传奇的开始!

    丁冉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被雷霆带人浩浩荡荡接回了家——位于四方道一号的那栋白色砖石小楼。靠近院墙边,有一株茂盛的参天大树。迎接他们的,是绅士派头十足的权叔和一辈子只会做几道菜的仙姨。

    这次受伤致使丁冉被摘除了脾脏与一部分肝脏,好在年轻,恢复得快,并未给身体带来多大的影响。同生会的生意全部走上了正轨,雷霆的兄弟们各司其职,丁少被架空了,只好留在家里做一名合格的“管家婆。”

    雷会长在饭桌上每每走神发呆,想到自己如今的生活,外有唐尼,内有丁冉,上有刀刀,下有阿坚,简直可堪完美二字。心中不免傻乐着,嘴上不留神,扑哧一口饭粒喷出来,自己又傻眼了,抬头看看,坐在对面的丁冉脸孔立即拉得老长,大马小马两只小白眼狼纷纷幸灾乐祸地看起热闹。

    没办法,按照家规,雷霆只好发下饭碗,高举双手蹲在一边:“陛下,我错了。我主动申请洗碗。”

    丁冉满意地点点头:“饶你狗命。”

    在丁冉的监督下洗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先用一遍除污洗洁精,再用一遍消毒洗洁精,之后用开水冲洗,擦干,才能放入消毒碗柜。消毒进行三刻钟,所有碗筷归回原位,这才算告一段落。等他全部搞定,走出厨房,丁冉正握着游戏手柄,斜卧在沙发上与两匹马驹酣战淋漓。

    中间这座沙发是丁冉专用的,因为怕衣物携带细菌不卫生,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坐上去。大马小马诸人,只能委屈地在坐地板上。兄弟三人最近迷上了一款格斗类游戏,因此雷霆每次来呼唤他睡觉,都能看到这幅“女王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嚣张景象。

    丁冉从小玩刀,学习千术,手指灵活异常,操控技术上占尽了优势。双胞胎一见雷霆出现,纷纷投诉:“霆仔哥,霆仔哥,赶紧把你老婆扛上去,他又欺负人了!”

    这话丁冉不爱听,却懒得反驳,只是手上下足了功夫,继续蹂躏着两兄弟。雷霆凑过来先给丁冉闻了闻他清新干净的洗手液味道,见对方脸上没有厌恶表情,这才乐颠颠一用力,将人抱了起来,向楼上走去。直走到楼梯拐角处,丁冉依旧锲而不舍地将头扭到后面,搁在雷霆肩窝上,继续厮杀着。

    直到大获全胜,留下身后阵阵哀嚎,才心满意足驾驭着他的独家坐骑,去过他们甜蜜温馨的——三人世界了。丁冉说,样样还小,不能一个人睡。所以卧室大床旁边摆放着一张婴儿床。

    样样现阶段最喜欢的游戏,叫做“揪卷毛”。无论饿了困了无聊了寂寞了,伸手就在雷霆脑袋上乱拍一气,然后还眨巴着洋娃娃一样的大眼睛,趾高气昂地看着他,雷霆刚露出一点点瞪眼的架势,样样便委屈地冲丁冉瘪嘴:“小丢丢!”

    丁冉立即不满地“啧”起了雷霆,顺便飞来一记分量十足的白眼。威压之下,雷霆也有爆发的时候:“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

    “离就离,先分家产!样样归我!”丁冉一脚将他踹下床。雷霆屁颠屁颠转到另一边,爬上床,黏糊糊贴了上来,“谁管家产啊,先分老婆,老婆归我!”

    然后……熄灯睡觉……

    刚刚出院的几个月,医生嘱咐丁冉尽量减少运动量。晨跑自然是免了,可生物钟是多年习惯养成的,每到早上六点,时针分针喀嚓重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会立刻弹开,瞬间清醒过来。起床洗漱,四处转转,只看到雷霆和样样正摊成两个大字,呼噜震天。

    百无聊赖之下,丁冉迷上了另一项技术性工作——做饭。

    通常在雷霆打着哈欠刷牙的时候,早餐已经热腾腾摆满了一桌子。中西合璧,营养丰富,花样齐全。看一看秀色可餐,闻一闻食指大动,吃一吃就……

    比如那参杂着鸡蛋壳与塑料包装的火腿蛋,被开水烫过软到无法拾取的蔬菜瓜果,碎裂成米粥样并搅拌着可疑酱汁的意面……全家人吃过之后都赞不绝口!因为一旦批评了哪一道食物,接下来半个月时间,就会日日在餐桌上与它碰面,不见不散。

    每天早上,太阳总是犹如油光鲜美的鸭蛋黄般,散发着浓郁酥香,高高挂在天上。先是大马小马出门去上学,然后是保姆带着样样去公园散步。而雷霆总要留在最后,磨蹭好一阵,才肯出门去做事。一般情况下,都是丁冉在背后对着屁股飞起一脚,将他踹出门口,然后很嫌弃地在补充一句:“快滚,晚上早点回家!”

    雷霆上车之后,没有立即出发,他还要从楼梯处的落地窗望进去,看着丁冉的身影走上楼。人生顶多七八十年,太短了,看也看不够。

    司机了解会长心意,直到丁冉的身影彻底消失,才悄然发动了车子。雷霆踟蹰满志地掏出手机,飞快按键,编辑出一条简讯,群发了出去。这是他最近才学会的功能,觉得新奇,每天都要发上几次。

    此刻,东一条大道同生会总部,刀师爷正悠闲靠坐在花梨木太师椅上,案头摆着功夫茶具和最新型号的电脑,身侧一个大波旗袍美女正一下下帮他扇着扇子。刀师爷翻看着近日通过眼线得到的帮会内外各色消息,一会哈哈大笑,一会猥琐阴笑,一会偷偷傻笑。这种掌控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将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美透了……

    “嗡——嗡——”,手机鸣响。刀师爷打开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天王里,重新翻修过焕然一新的赌场大堂之内,阿坚身穿夏威夷风格大花衬衫,下面是白色西裤,嘴里嚼着槟榔,一甩脖子上指头粗的纯金链子,霸气侧漏。几名荷官彬彬有礼地站在面前:“坚哥,我们十六号台今天来了一个红运当头的赌客,希望您能出面破一破。”

    阿坚轻松点头,绕到十六号台,在荷官后方悠闲站定。二十分钟后,那名一直赢钱的客人已将所有筹码全部输光。赌场经理悄悄凑到阿坚耳边谄媚笑道:“现如今谁不知道,靠赌混饭吃的都不做兴拜关二哥了,要拜,就拜您坚二哥了!”

    “嗡——嗡——”,手机鸣响。阿坚打开一看,刚要绽放出的得意之色被生生憋了回去。

    此刻,外岛渔村一处人迹罕至的偏僻小屋内,唐尼正与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并排坐在电视机前,屏幕上播放着一对母女的生活画面。录像结束,闪烁起沙沙的雪花。唐尼眼神阴郁,嘴角阔成长方形尴尬地笑着:“达先生,放心吧,你老婆女儿过得很幸福。虽然我们聊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但我唐尼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与的士司机讲好了等十五分钟,就是十五分钟,否则他要多算钱,就不好跟社团报销差旅费了……”

    “噗”子弹从装有消音器的精致手枪中射出,又解决掉了一个叛徒。唐尼捧着杯顺记丝袜奶茶,悠悠然沿着小路溜达出来。

    “嗡——嗡——”,手机鸣响。唐尼打开一看,手中的奶茶惊吓着跌落到地上,四分五裂。

    那条短信的内容是——

    【今晚四方道吃火锅,我家陛下主厨,务必准时!有意推诿者,帮规处置。——雷霆。】

    扣上手机,想到那三人可能会出现的种种痛苦神色,想到不是自己一个人饱受丁冉极品厨艺的煎熬,雷会长心中升起无尽喜悦。

    车子平稳驶出四方道,两侧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头顶上,阳光正好,天色正好。前方是蒸蒸日上的事业,脚下是平坦开阔的大道,背后是他的家,家里有他的爱人。

    这就是雷霆的人生。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至此,算正式完结了。行文诸多错漏,还请大家包涵。

    最后几章更新速度缓慢,再次深表歉意。

    接下来还会有一章,交代其他人的去向,结局,样样的成长,等等。时间会一直延续到两位主角中年,老年,直至寿终正寝。不能接受死亡这件事的妹子,就不要点下去了。

    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人生再完满不过。

    番外故事,这文里就不再添加了。

    关于里岛这个地方,我打算写一个系列,本文是同生会的竹马情,新文是大元帮的父子情,之后可能再写个小和兴的兄弟情,其他还在考虑当中。主角们会时常出现在另外的文中,继续演绎着他们的故事。至于比较有特色的配角,可能单独拿出来,凑在一起组成个“里岛人物志”之类的……

    再次谢谢妹子们一路以来的支持、包容、肯定。无以为报,唯有继续努力写文,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文字,创造出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带给大家更多的欢笑、眼泪、感喟、满足……

    最后,如果有妹子觉得我的文还值得一读,或者虽然不够好但还有进步的空间,希望能送上一枚小小的作收以示鼓励。

    对读者来说,或许只需花费一秒钟点击一下,对作者来说,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多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