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华夏特色的高尔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车子老到半路,项定看了一眼开车的李铭国,对王泽荣道:“王哥,下面的时间我来安排怎么样……”

    知道项定的意思,不外又是搞些女色之事,现在王泽荣并没有那些想法,京内的事情搞完之后,自己还有着许多的工作要做,现在每天都忙于与人打交道,有的时间王泽荣最想做的事情就独自一人静一静。

    仕途之路还真是催人老,王泽荣感到自己的身心极需一种放松。

    “算了吧,改天再说……”王泽荣拒绝了项定的安排。

    听到王泽荣拒绝,项定的心中就更加有了想法,自己与王泽荣之间的关系看来还真是有了问题,再不努力一下”当有一天自己与王泽荣的关系没有现在这样的亲密时,项定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京内自己现在是一个人物”不外就是有着王泽荣的靠山,大家都知道自己与王泽荣的交情很深,万一这交情发生了变化,可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王哥,劳逸结合才是根本,工作也不能把身体搞垮了吧,要不这样,我们谁也不叫,就到高尔夫球场去打上几杆,也算是放松一下”怎么样……”

    王泽荣一想这也不错,置身在好的环境里面,身体还真是可以得到放松,点头道:“那好吧,就不要叫人了……”

    项定看到王泽荣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心情一下子大好起来,急忙就在车上打电话进行着安排。

    看着项定的表情,王泽荣才发现自己好象还真是忽视了这小子的感受,想到自己一进入项家就得到了项定的示好时,对于这个小子,王泽荣从心底里面还是有着很深的好感”心中就在想,项定还是一个不错的人。

    到了高尔夫球场之后,王泽荣找了一处感受不错的地方坐在了椅子上,对项定笑道:“你们玩你们的去”我想在这里坐一下……”

    打发走了项定和李铭国,王泽荣还真是没有在意别人的想法”直接就斜靠在椅上闭目小睡起来。

    在这个地方小睡,王泽荣的感觉很是不错,清风徐徐的,阳光也不强,还真是一个放松的好地方。

    项定和李铭国都没有走远”看到王泽荣竟然跑到这里来睡觉,两人都是一阵愕然。

    项定叹道:“王哥还真是特别”这地方都能睡觉……”

    李铭国道:“王书*记这段时间太忙,除了京内的事情,每天都要打许多的电话过问南滇的事情,这是累着了,项少,你这里熟悉,要不找找人”看看怎么样让王书*记睡得舒服一些。”,李铭国的这建议一提出来,项定一拍大腿道:“还真是你老哥想问题比较细,我这就安排……”说着又拿出了电话打到了董事长那里,除了要求把这里暂时封闭之外,还要让人把睡的床上用品带来。

    球场的董事长早就知道项定的能耐,听到项定的安排”马上就表示会立即办理,更是上了车子就朝这里赶过来,他知道项定这样在意的人物,很有可能就是项定背后的那个王泽荣,假如交好了王泽荣,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看着就在草皮上放了一张席梦思床垫,更是铺好了被褥,一个帐篷也快搭好的情况,王泽荣只感到一阵愕然”看向项定时”项定微笑道:“王哥,知道你太累了,我跟这里的负责人说了,这个方向暂时就不让人来了”你好好的休息一下……”

    听到项定这样一说,再看看早已布置好了的睡觉用具,王泽荣有一种被项定打败了的感觉,当然了,随之而来的是对于项定的感激,这项定还真是一个贴心的人啊!

    “小定,你费心了!”,王泽荣赞许地看着项定说道。

    “哈哈,这是应该的,你不比我们,我们完全就是一个混日子的人,你却不同,有着太多的人把身家寄托在了你的身上,一定要保重身体才是……”

    看到王泽荣对于自己的做法感到了满意”项定的心情真的是不错。

    “王哥,你休息,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搅你的。”,说完这话,项定一拉李铭国,带着满是愕然的服务员们离开了这里。

    刚才在椅子上还真是有了极浓的睡意”王泽荣看到四周还真是没人,想到这里也不错时,就有了小睡一觉的想法,拉开被子就睡了起来。

    虽是在这样空旷的地方睡觉,由于身有官气,王泽荣到是不担心会感早之类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王泽荣还真走进入了梦乡。

    在远处看到王泽荣真的睡觉了,项定叹道:“这当安的还真是累,哪有我们舒服啊!”,李铭国说道:“王书*记是一个好官!”,“不错,现在只有好官才不舒服,一般舒服的都是不好的官……”项定很是赞同两人正说着话,就见一伙人很不高兴地走了过来。

    “搞什么名堂麻,今天怎么会不准人在这里玩了,不就是钱吗”老子有的是钱,你们要知道,这是比尔克林,美国大富豪,今天他们能够来这里打球是看得起你们!”一今年轻人对着球场的经理大声吼着。

    再看几个外国人,果然也是一个个的脸色很不好看。

    说话间,大家就走到了项定他们这里。

    担心影响到了王泽荣睡觉”项定沉声对球场的经理道:“搞什么明堂,我是不给你们的董事长打了电话吗,这里今天不会外客……”

    球场的经理是一个小女人,苦着脸道:“项总”他们是早就预定的,今天来了之后发现不能打球,所以不高兴了!”,“球场不打球干什么用……”年轻人大声吼着。

    这时的几个老外全都吃惊地看着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小山头上”看到的是竟然是一个帐篷在那里。

    “那里是怎么一回事?”一个陪同人员向着女径理问道。

    “有人在那里休息……”女经理说道。

    “上帝!”,一个女人吃惊地发出了惊呼。

    “这是高尔夫球场,怎么成了睡觉的地方……”另外一个外国人有些不可思议在用英语说道。

    两个外国人,这样一说,那带人前来的年轻人概眼睛瞪圆了,疑惑道:“跑这里来睡觉!”

    项定道:“谁规定高尔夫球场就不能睡觉了?”

    这话说得大家都是一愣,项定的话也是说得有道理的,谁规定高尔夫球场不能封闭了,让人在这里睡觉!

    “我靠!”年轻人有一种被打败了的感觉。

    一个老外道:“这地方睡觉真是不错,我还从来没有这样睡过”给我弄一个,我也来睡一觉!”

    他的那个金发的女人高兴道:“比尔,如果在这里做*爱”不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都渴望了!”

    听着这些老外的话,一些听得懂的人全都吃惊地看着他们。

    项定沉声道:“没事快走”别在这里搅乱!”他看到王泽荣刚睡着,还真是怕这些人打扰了王泽荣。

    球场经理是一个小女人,脸上的表情真是怪异之极”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早已在想”这睡觉的人还真是的,这球场的费用可是很高的,这样睡一觉的话,花的钱可是老多了!

    目光看向了跟随而来的那个漂亮女人,项定道:“范小冰,带着他们赶紧离开!”

    范小冰当然是知道项定的”也知道项定的力量,就拉了拉自己的丈夫潘大海”小声道:“我们还是走吧。”

    今天潘大海是陪同这些外国人来玩的,潘家是做房地产的,这些外国人与他们家有着往来,潘家最近也想进军海外,离不开这些外国人的支持。不过”今天的主角并不是潘大海”而是他背后的一今年轻人。

    本来搞得很好的一次休闲的活动,结果却搞成了这样”潘大海就心情很是不好。

    听到自己的老婆这样一说”他才发现站在这里的项定。年轻人的目光在项定的脸上看了一阵,多少有些印象了,有些迟疑道:“你是项少?”

    项定哼了一声道:“你是谁,没事就带着人赶紧离开这里。”

    潘大海的脸上阴睛不定,想到了项定的势力时,就有了退意,这项定可不是一个好惹之人。目光就向着身后的那今年轻人看了过去。

    这年轻人满脸都是傲气,作为福水省委书*记的儿子”他也的确有傲的资本”随着换届的临近”他的父亲很可能会到津港去任市委书*记,那可走进入政治局的人物,这些外国人是他找来的,目的就是想趁这关键的时候给自己的父亲加些分,对于这事,他的父亲是非常认同的。

    本来好好的一次休闲活动”竟然搞成了这样,他的心情中想而知。

    就在这时,球场的董事长苏贤林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他是听到了王泽荣在球场睡觉的事情,一想到王泽荣能够到自己的球场睡觉”他就感到心里面象是喝了蜜似的。

    看到大家都在这里,苏贤林对潘大海道:“潘总,你还是带人离去吧!”

    这时一个外国人不干了同”说道:“我们也有钱,叫那人赶紧离开,我们包了这里!”

    苏贤林看向了潘大海道:“潘总,不好意思了!”

    潘大海早有退意,正要走时,那个外国女人不高兴了,大声用外语说了一阵,翻译不高兴道:“露林女士说了”他们出多少钱,她可以加倍出”她喜欢这里,你们快叫那睡觉的人离开!”

    项定沉声道:“这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这是华夏特色的高尔夫球场,在这里,钱没用!”

    苏贤林看到项定不高兴了”急忙也说道:“项少说得对,我们开的是华夏特色的高尔夫球场,做人一定要讲信誉,上面那位先生是先来的,就必须等他睡醒了再让你们睡!”

    “我们可是早就订了这里的!”一个外国人不高兴地说道。

    项定的目光看向了潘大海”潘大海的头上就有些冒汗,有些迟疑道:“这可能是我忘了!”

    “潘大海,你搞什么明堂”说什么屁话!”他身后的年轻人不干了,从来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作为一个即将父亲进入政治局的人物,他的那种心情可想则知。

    听到他说话,潘大海感到自己已经处于暴风雨中了,站在那里很是后悔”早知道这里有情况,就没有必要安排到这里来。

    “那是什么人!不知道我们是美国泛音公司吗?我们的实力不是你们任何人可比的!”那个叫比尔克林的人非常的不高兴。

    “项定,我们走吧。”下面那么吵,王泽荣怎么可能没听到,出来之后对着项定就说道。

    一看是王泽荣时,无论是潘大海,还是范小冰都在头上冒汗,竟然是这个人!

    那年轻人明显并不认识王泽荣,沉声道:“今天我到是要找一个说理的地方了,我们先来的到不能打球了,难道说这球场还要欺人?”

    王泽荣看着这年轻人,再看向了项定道:“人家先来的,我们走吧。”

    怨多少也听出来了,这地点估计还真是对方先来,项定通过董事长占有了这地方。

    对于项定做的这事,王泽荣很不满意,这项定搞的这事完全就是欺人之事”不过,当着那么多的人,王泽荣也不太好说项定。

    看到王泽荣退让,那年轻人道:“你们影响了我们的活动,知道不知道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今天谁也不准走,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到要看看谁敢走!”

    几个外国人也在那里景得很不高兴苒样子,毕尔克林夹是叫嚷着。

    那翻译这时也把外国人的话翻译了出来”王泽荣看向了那外国人道:“泛音公司很了不起?”说完之后大步走去。

    “你给我站住!”那年轻人看到王泽荣要走,还以为王泽荣怕了,在背后就大声喊了起来。

    本来想找一个放松的地方,反而搞成了这样,王泽荣摇了摇头,对项定道:“你处理吧。”说完这话”王泽荣继续走去。

    对于这样的人,王泽荣连与他斗一下的心情都没有。

    『还在连载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