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卷 第二计划 第二百零六章 大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阴雨绵绵的傍晚,夏泽靠卧在卧室房间的沙发椅上,眯着眼,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细雨,有些入神。

    事情过去二个多月,夏泽的身体渐渐好转,但智商却越来越弱,那些射进他脑部的金属碎片无法取出,压迫了神经系统,也影响了局部脑细胞,所以,他比之前更加不能用脑,随便想点事情都会头疼欲裂,然后流鼻血,于是,他每天的生活方式就像个单纯的孩子,什么都不想。

    但是,他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起那场悲剧,冰澜、芷萱、欧翊、还有那三百多名研究员的死会一幕幕在他脑海里重现,想着想着,各种复杂的副面情绪就从心里涌出来,然后,鼻血就像打开的水笼头不停在流……

    就像现在,鼻血又流出来了,他慌乱舀纸巾去擦,身后却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不许动!”

    菲儿像箭般冲过来,抽出一大把纸巾蘀他擦鼻血,气恼的责备道:“让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还有,我都说过几遍了,有什么事叫我,干嘛要自己动手?要是再把头碰到了怎么办?”

    “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只是舀纸巾擦一下鼻子这么简单的小事,我不想打扰你。”夏泽仰着头,弱弱的看着菲儿。

    “什么叫小事啊?上次你碰到头,弄得昏迷二天二夜,就算我去洗手间了你也可以叫我啊,我会马上出来的。以后不许这样了,听见没有?”菲儿凶巴巴的瞪着他。

    “哦,听见了。”夏泽乖乖点头。

    这二个多月,她一直在身边照顾他,寸步不离的守护他,渐渐,他们之间的地位倒转过来,她变得强势霸道,他变得弱势胆怯,他不听话了,她会像骂小孩子一样凶巴巴的教训他,就像现在这样。

    “把头抬高一点,我给你上药。”菲儿挑起他的下巴,在他鼻子里滴了二滴药,然后捧着他的脸说,“别乱动,等药进去了就好。”

    “脖子好酸。”夏泽像孩子一样嘟起嘴。

    “这样就不酸了。”菲儿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于是夏泽就笑了,乖乖听话的仰着头,过了一会儿,菲儿才放过他,拍拍他的肩膀说,“好了,洗澡去。”

    “你帮我洗。”夏泽暧昧的搂着她。

    “嘿嘿!”菲儿坏坏一笑,轻轻指了指夏泽的额头,“还说你的脑袋越来越不听使唤,这些事倒是记得很清楚。”

    “我怕我以后真的变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夏泽的声音变得伤感,将菲儿紧紧搂在怀中,闭着眼睛感受她身上的气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那些细碎的金属片会渐渐侵蚀他的脑部,在不久的将来,让他彻底变成一个弱智儿,就像从前的她一样。

    不,他的情况会比她还要严重,因为她只是精神和心理上的问题,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治好,而他却是身体健康的问题,虽然夏氏家族的亲人和菲儿都在想办法,可是金属碎片实在太多,不可能手术取出来,药物也起不了作用,以目前的医学情况来看,根本无法解决。

    “不会的,不会的……”菲儿紧紧抱着夏泽的腰,不停摇头,每次说到这件事,她就会变得脆弱,原本故作的坚强瞬间瓦解,眼泪也不知不觉涌出来,她每天白天都形影不离的陪着夏泽,等他晚上睡着了,再去实验室研究,好不容易所有灾难都过去了,他却还要面临这样的折磨,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救他,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他睡着时还愁肠百结的样子,她就会默默流泪。

    “傻瓜,又哭了。”夏泽捧起菲儿的脸,温柔的蘀她抹眼泪,轻松的问,“要是我变傻了,你会不会像我以前欺负你一样欺负我?”

    “当然不会,我才没你那么坏。”菲儿嘟着嘴,上次在埃及皇宫里受过刺激之后,她就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芷萱的死让她和夏泽心里都很难受,但他们还没从那件阴影中走出来,就要开始面对另一场灾难,虽然很艰难,但是两个人能够一起面对,就不会那么绝望。

    “嘿嘿,好了,去洗澡吧。”夏泽拍拍她的脸颊。

    “嗯。”菲儿扶着他。

    夏泽好笑的说:“我只是脑袋坏掉了,身体又没伤,你不要老把我当病人好不好?”

    “我怕你摔倒了再碰到头,要是你再昏迷过去,我会疯掉的。”菲儿没好气的说,上次夏泽不小心碰到头,结果七孔流血,昏迷了二天二夜,把所有人都吓坏了,现在每个人都很小心。

    “不会的,上次是因为在想事情,有些走神,现在我已经知道教训了。我才不想醒过来看到你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似的。”

    脑竽罅四蠓贫?谋亲印

    “少贫嘴,我先放水。”菲儿在浴缸里放热水。

    夏泽站在门边静静看着她,以前风平浪静的时候,他们总是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原因争吵,彼此伤害,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再回头想想过去,真是觉得很浪费那段时光,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能够成熟处理问题,彼此信任彼此依赖,也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人总是这样,必定要亲自经历,才能学会成长。

    “水放好了。”菲儿用沾满水的手轻轻刮了刮夏泽的鼻尖,笑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为了帮他洗澡,她脱掉了外套,上身仅仅穿着白色的蕾丝吊带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如海藻般的长发用一个大大的发夹夹在脑手,闲散着透露着自然纯净的美,

    “想吃你。”夏泽将菲儿搂在怀中,暧昧的说,“我们一起洗吧。”

    “嘻嘻,你总是这样。”菲儿羞涩的笑了,踮起脚尖蘀他解着衣扣,夏泽也坏坏的脱她的衣服。

    “咯咯,别闹了……”菲儿推着他的手,夏泽不依不饶,怎么也不肯放开她,两人嬉闹推跄着,夏泽抱着她倒在了偌大的圆型象牙浴缸里,菲儿本能的护着他的头,从水中坐起来,吐掉嘴里的水,气恼的说,“夏泽,你太不听话了,万一要是撞到哪里该怎么办?”

    “不会撞到的,有你这个柔软的小身体垫着呢。”夏泽不由分说的扯开菲儿的上衣,放肆的将她压在身下,坏坏的吻住了她。

    “唔唔……”菲儿不停摇头,慌乱的推着他,可是夏泽的身体却像一座大山紧紧压着她,让她无法动弹,她又不敢太过用力,怕伤到他的头部,只得半推半就的任由他放肆的掠夺。

    他的吻带着浓浓的深情和迫切的yu望,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将她席卷其中,很快,菲儿便沉沦在他身下,迷醉的回吻着他,身体像一颗溶化的蜜糖瘫软在他怀中,只是双手仍然不忘了小心翼翼的扶住他的后脑,生怕他一时兴奋激动弄得身体不适。

    夏泽的手探向菲儿的地方,眷恋的抚摸,另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似乎想要将她揉入体内,他的气息逐渐变得粗重,动作也更加狂野,火热的吻从她唇边移开,从她光洁的颈脖到锁骨,缓缓向下移动,含糊不清的说:“菲儿,我想要你……”

    “不行,泽哥哥,万一你太激动,又流鼻血怎么办?”菲儿扳起他的脸,担忧的说。

    “傻瓜,我要用脑才会流鼻血,现在用的是宝贝,又不是用脑。”夏泽轻轻咬着她的唇瓣。

    “可是,可是……”菲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夏泽吻住,这一次他的吻更加激烈,动作更加直接,菲儿没有再推辞,这二个多月来,为了顾忌夏泽的身体,她总是坚持拒绝与他亲近的机会,每次他想要碰她,她都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辞,他不想勉强她,所以总是体谅她,可是现在,他想要自私一回。

    夏泽比任何一次都要温柔,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体,而是考虑到菲儿的感受,当他进入她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以前那种可怕的疼痛,而是一种触电般的酥麻感,也许是因为他们浸泡在水中,所以感觉非常特别,他的撞击一点一点加快,一下一下加重,让她的灵魂似乎都脱离了身体,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沉浸在这份激烈的热爱之中……

    抵死缠绵,他们像是两条缠绕在一起的蔓藤紧紧相拥。

    菲儿总是担心夏泽的身体会受不了,做了几次之后,她坚持拒绝再继续,硬是逼着他沐浴,然后小心翼翼的扶他上床睡觉,她体贴的给他端来一杯热牛奶,喂他喝下,然后在旁边守着他,像母亲哄着入睡的孩子一样抱着他的头,温柔的吻着他,安抚他入睡。

    夏泽将头枕在菲儿胸前,抱着她的腰,眷恋的说:“今晚就不要去实验室了,陪我一起睡吧,你已经好几晚没好好睡觉了。”

    “等你好了以后,我天天陪你睡。”菲儿闭着眼睛,唇边扬起暖暖的微笑。

    “以后下午让妈咪陪我,你去实验室,这样,晚上就有时间陪我一起睡觉了。”夏泽往她怀里蹭了蹭。

    “就算妈咪在照顾你,我也必须陪在你身边,否则,我心里不踏实。”菲儿更紧的抱着他。

    “唉……”夏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感叹的说,“你现在比奶奶还罗嗦。”

    “这么快就嫌我烦了?”菲儿睁开眼睛,不悦的瞪着夏泽,做出凶巴巴的样子。

    “嘿嘿!”夏泽坏坏一笑,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再次吻住她,菲儿想要挣扎,他却径直将手伸向她衣内,猛的扯下了她的睡袍,菲儿慌乱的惊叫,夏泽将她的腿抬起来,再次进入了她……

    这一夜,他们缠绵不休,快要天亮时,夏泽才疲惫睡去,菲儿却强撑着酸软的身体悄悄起床去了实验室,她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就算再累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

    ========

    转眼三个月又过去,夏泽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弱智儿,智商相当于六岁的孩子,比菲儿当初还要不如,菲儿每天形影不离的照顾他,同时,她也没有放弃研究救治他的方法,但是经过将近半年的努力,仍然没有任何起色,夏氏家族的人已经将希望寄托在医学上。

    最近,菲儿每天都在闹脾气,说呆在这个庄园太闷了,所有角度都玩过了,来来去去就这么些人,刚开始大家为了顾忌他的安危,怕他又摔到哪里,弄得病情严重,所以都不愿意让他出去,夏辰甚至想在庄园里建个游乐场给他,找些人陪他玩,可是菲儿不是决定带他出去走走,让他溶入社会,也许能够有好的收获。

    这天,青婷和鸀茵从埃及过来探望夏泽,趁着这个机会,三个人一起带夏泽去巴黎紧大的迪斯尼游乐园,夏澈派了大批随从暗中跟随保护。

    菲儿给夏泽穿了一套咖啡色的运动装,给他戴了个太阳帽和一个墨镜,然后三个人开了一辆越野车来到游乐场,夏泽看见来来往往的人群,兴奋的说:“好多人哦,好多好玩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吃的。”

    “泽泽想吃什么?姐姐买给你。”菲儿宠溺的揉着他的头发。

    “真的?姐姐真好!”夏泽欣喜的亲了亲菲儿的脸颊,指着两旁的小吃店说,“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他把所有看见的好吃的东西全都指了一遍,鸀茵和青婷赶紧去买东西,菲儿严厉的说:“不准贪心,只能选一个!”

    “我不管,我全都要。”夏泽白了她一眼,蹦蹦跳跳的跑开了,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

    “泽泽,不要乱跑。”菲儿立即跟在后面追,鸀茵和青婷一人抱着一大堆零食跟着追,鸀茵一边跑一边感叹的说,“他们俩真是因果循环,现在完全巅倒过来了,圣主竟然叫菲儿姐姐,菲儿还叫他泽泽,我的天啦,刚才我差点没笑出来。”

    “你可千万别瞎笑,菲儿会生气的,因为那样会影响到圣主的心情,现在只要是关于圣主的事,她都会很认真。”青婷白了她一眼。

    “那倒是,我们快跑吧,他们都不见了。”

    ……

    菲儿在儿童区找到夏泽,他正在卖票处排队,看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他欣喜的挥手说:“姐姐,我在这里,快来给我买票,我要坐小火车。”

    “不会吧,先生,这里是十二岁以下的儿童区,你也要坐小火车?”一个大婶笑道。

    “我也是儿童啊,我才三岁!”夏泽像学生一样乖乖举起手,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大婶,大婶见夏泽长得这么帅穿的又全都是名牌,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啊?你也是三岁?哈哈……”周围的小朋友哄堂大笑。

    夏泽脸上的笑容敛去,忐忑不安的看着他们,慌乱的问:“你们笑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笑我?”

    “唉,真是可惜,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竟然是个弱智,唉。”一个年轻的妈妈忍不住叹息。

    “我不是,我不是弱智,我不是弱智……”夏泽惊慌失措的摇头。

    “泽泽!”菲儿终于跑过来,将夏泽护在身后,凶巴巴的对那些小朋友的家长吼道,“笑什么笑?不准笑。你们这些家长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孩子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事吗?你们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

    那些家长神色有些不自在,有的人白了她一眼便继续排除,有的人带着孩子走开了。

    “泽泽,你想坐小火车是不是?姐姐让人给你买票。”菲儿拉着夏泽坐到一边的休息区,向青婷使了个眼色,青婷立即去办。

    夏泽低着头,沮丧的说:“姐姐,他们为什么说我是弱智?为什么嘲笑我?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弱智是什么意思?”

    菲儿心里很难过,鼻子酸酸的,想起她智商恢复之前,也那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弱智两个字就像一把刀子,只要一听见就会感觉心里被捅了一下,但是转瞬,她又扬起笑脸,体贴的安慰道:“他们没有恶意的,弱智是说你很可爱,天真无邪,没有其它不好的意思,不用担心。”

    “真的吗?原来他们是在夸我呢。”夏泽像小孩子似的破涕为笑,抱着菲儿亲了一口,拉着她说,“姐姐,我们去坐小火车吧。”

    “好啊。”菲儿笑着点头,回头看向青婷,青婷向她做出一个ok的手势,示意已经把事情搞定了,小火车本来就是儿童区,不允许成年人坐的,可是青婷直接打电话给游乐场的幕后老板,让他安排特例。

    夏泽从鸀茵那里选了一大包薯片和一瓶汽水,高高兴兴的去坐小火车,菲儿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不远处有两个女人看到这一幕,低声议论道:“这个漂亮女孩真不容易,上街还领个弱智弟弟。”

    听到这句话,菲儿回头狠狠瞪了这两个女人一眼,她们立即住嘴,不敢再说话。

    “姐姐快来啊,小火车要开动了。”夏泽坐上小火车,兴奋的喊道。

    “来了。”

    ……

    这一天,夏泽玩得很开心,他想要吃什么,玩什么,只要不影响健康和安危,她都会尽量满足他。

    直到傍晚,他们才玩够了,开车回庄园,在车上,夏泽一边吃零食还一边兴奋的回想刚才的游戏,菲儿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心里感到很宽慰,她真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可是,即便他真的不会好,她也会照顾他一辈子。

    ……

    ========

    ========

    二个月后,菲儿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文】是惊亦是喜,她很想【人】做妈妈,也很想为夏泽【书】生孩子,可是夏泽现【屋】在这个状态,她真的很怕将来孩子出生了,他会跟孩子抢玩具、抢零食而打架。

    这天夜里,菲儿舀着化验单坐在沙发上发呆,夏泽跟夏辰玩完游戏回来,舀着一个苹果边走边吃,却看见菲儿在掉眼泪,他突然怔住脚步,慌乱的问:“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

    “没什么。”菲儿擦干眼泪,抬起脸,笑眯眯的看着夏泽,“泽泽,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夏泽欣喜的问。

    菲儿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你快要当爸爸了。”

    “当爸爸?”夏泽眨了眨眼,愣愣的说,“当爸爸是什么意思?意味着什么?”

    菲儿垂下眼眸,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但是,她的唇边却扬起一抹坚定的微笑,未来的路也许会很艰难,但她依然会坚持走下去。

    “姐姐,你还没回答我呢,当爸爸意味着什么?是什么意思啊?”夏泽拉着菲儿的手。

    菲儿轻轻一笑,狡黠的说:“意味着,以后会有一个小宝宝陪你一起玩。”

    “真的?太好了,我好喜欢当爸爸,我好高兴。”夏泽拉着菲儿站起来,抱着她在房间不停的旋转,菲儿的笑声像银铃般清脆,带着浓浓的幸福。

    ……

    这天晚上,他们俩就躺在床上讨论孩子的事,夏泽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不停的问这问那,一会儿问:“姐姐,那个小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不知道,要生出来才知道。”

    “那小宝宝什么时候才出来呢?”

    “我现在已经怀孕二个月了,还要七个多月就能出生了,呵呵。”

    “啊,要那么久啊,可不可以让小宝宝快点出来陪我玩呢?”

    “不可以的,一定要等到那个时候才行。”

    “哦,那我会乖乖的慢慢等小宝宝,我要把我最喜欢的玩具都整理好,等他出生了跟他一起玩。”

    “泽泽真乖!要是以后小宝宝跟你抢零食抢玩具,你会不会跟他打架啊?”

    “当然不会了,我会让着他的,他比我小嘛,还有,我是爸爸嘛,应该照顾他,就像我爸爸照顾我一样。”

    “呵呵,泽泽真乖真聪明。”

    “嘻嘻,姐姐,泽泽这么乖,那你可不可以再跟泽泽玩那个骑马马的游戏啊?”夏泽翻身压在菲儿身上,兴奋的问。

    “呃。。。骑马马?上次你说的好像是摔跤。”

    “骑马马是我最新想到的名字,因为上次那个礀势像骑马马啊,不要讨论了,来吧,我们快点脱衣服吧……”

    “啊,等一下,泽泽,姐姐怀宝宝了,不能再跟你玩游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