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后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更新时间2012-11-20  11:06:19    字数:1685

    我写这部小说之初,全是源自一部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我对金庸先生的书,实已到了无比痴迷的程度,而这套《倚天屠龙记》,我更是翻了不下数十遍,觉得有必要写上一写。

    当然,这部书不是《倚天屠龙记》的续集,书中很多地方令人费解,比如开始时是一颗流星将“我”和杨月送到了六百年前的明朝,但结尾却又大异,似乎只是一场梦,还有就是对感情的描述,张敏儿既死,那么“我”顺理成章地便该与杨月在一起,可偏偏出于某种原因,最终生离死别。

    本书的另一大看点,则是“我”的“九阳神功”加“乾坤大挪移”,东方笑的“独孤九剑”,这金庸先生笔下的两大奇门武功之巅峰对决,似乎是“独孤九剑”稍占上风,第一次少林大战,东方笑若是手持倚天剑,我已死于非命,第二次在北平燕王府,虽是东方笑使计,但终来说是“独孤九剑”稍胜一筹,更因此累得张敏儿丧命,其实在我内心来说,这几项神功实是不分高下,我对金庸先生的佩服,实是五体投地!

    书中对有一些感情的描述还略嫌不足,比如张敏儿之死,从现代回到古代的巨大变故,被杨月背叛时的情绪,被义兄亲手所杀,这些我自是未曾亲身经历过,所以只有凭空想象,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这是鄙人第一部作品,因此笔法甚是生涩,好比“我”的武功,好象和张无忌的经历差不多,也是由蝴蝶谷出发,到昆仑山,落下悬崖,习得九阳神功,但书中“我”和张敏儿正是去寻找张无忌的足迹,依着他的路线,应该也无可厚非。

    其实书中的爱情,有点像我现实中的爱情,我的初恋,只不过短短的七天,在她一句“我忘不了我的初恋情人”便飞灰烟灭,然而初恋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其实我一直期待着我的初恋情人,希望她能回到我的身边(呵呵!)。我的第二次恋爱,更加莫明其妙,我喜欢的女孩子亲口说也喜欢我,但我们就是不能在一起,当然也不是她患了什么不治之症之类的,其中原因,我到现在也未弄明白。

    因此我个人主观地认为:凡是最美好的物事,在失去的时候会更加让人心痛,就如张敏儿之死,惨痛的结局,如果张敏儿不死,她和杨月自会与“我”相伴到老,但我们现代人的观念,一夫多妻是错误的,我一直认为:专一才是对的!所以我也不能提倡如此做法。

    书中的杨月,更是一个悲剧人物,正如她在书中所说:“张敏儿虽死!却得了一个‘爱妻’之名,而活着的人,却什么也没有得到?”虽然她与风清扬已然成亲,但她恢复记忆之后,心中必定不甚开心,唉!世上不如意事,十者八九矣!,那也不必苦苦强求。

    我对打仗之事不甚了解,因此书中只是从侧面描述了“靖难之役”,而我自己打仗那段,却是出于小说的杜撰了。对于朱棣这个人,我却不喜,因此写出来多少有点贬低之意,其实历史上的明成祖朱棣,是个雄才大略,极具政治军事能力之人,不过他得的帝位名不正,言不顺,终是难逃“篡位”二字,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朱允文其人,乃是建文帝,只做了三年多皇帝,他之所以在三年之内,变得如此,全因皇宫内腐败奢华之气太重,而身为皇帝,所做之事又大不寻常,所以朱允文前后性格变得很大,其实这本非我所愿,只是封建社会弊端便是在此,就算清高如朱允文者也难以自清。

    另一个人物方孝儒,此人乃明初大儒,据说五岁便会作诗,被誉为“神童”,后被朱元璋看重,官居要职,再后来朱棣攻破应天,劝方孝儒归降,方孝儒忠于建文帝,宁死不屈,终是不允,朱棣一怒之下,将其凌迟处死,满门鸡犬不留,而妇女更是惨遭士兵**致死,惨不忍睹,此事太过惨烈,因此我写到最后,实不忍提及方孝儒此人,心中所想,只是“世道”二字而已。

    金庸先生是我最崇拜的大师,他的每一部小说,我都仔细读了好几遍,十几遍,甚至几十遍,真是百看不厌。而我的文笔与之相比,实不能以道里许,莫说不能望其项背,便算及得他万一,也是有所不能。因此这部书中的人名,派别,武功,都大多引用了金庸先生笔下的名字,晚生实无偷袭之意,但书既名为《梦回倚天》,则当然以《倚天屠龙记》作为写作依据,还望金庸先生海涵!

    此书前半部写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历时三月,后半部写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历时四月,实是微不足道,读者切勿以大师级的水准来要求于我,还望多提意见,以便改进,在下将感激不尽!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庞张扬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