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迟来的感言6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年初的时候,一个叫刘学州的孩子自杀于海边。

    打从这孩子的事件被曝光之后,我就知道他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是忍受无尽的谩骂,继续各种兼职工作赚些生活费,年复一年地苟延残喘,第二种结局就是死。

    因为人的死,会让人性的光辉被放大,让有利于自己的声音,覆盖一些不好的声音,会引起公愤,如果他不死,现在网上依然有数以百万的人将他谩骂成吸血虫,说他被抛弃是有原因的,甚至他身边的朋友也会相继远离。

    这种事情,我感同身受,能想到最直接的方法,也只有死。

    我心中积郁,为他感到意难平。

    以前我不认命,生怕自己将来会有不好的下场,所以从某时开始,我就几乎没有留过照片,连班级留念照都刻意逃避,我知道自己是招黑体,对人不设防会引来心怀不轨之人,尤其看起来就非常好欺负的呆傻样子,所以我会有意克服自己对于黑暗的恐惧,时常出入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练胆。

    很长一段时间,我手中针不离身,每天都会花时间练习飞针,后来觉得杀伤力实在有限也就弃之不练改练铁砂掌,手上生了一层厚厚的老茧,再后来因为学业问题也都荒废。

    我时常在脑中模拟面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为富不仁的人,想象哪天我被身边信任的人背叛,或者被设了局,引进一个无法解释的阴谋里,我该怎么办。

    我不再想着壮志难酬,也收起了当年和某位好友发下的宏愿,将来我们一个经商,一个做官,把社会风气给彻底整整。

    可惜事与愿违,最后我们各奔东西,一事无成,都开始安于做一个普通人,我们是寒门学子,最终都没有改写自己的命运。

    后来我开始琢磨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道家书籍,佛门经抄,甚至是某个信徒极广的教派经典,有时间会看一些民间法门,看一些江湖术数,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我算是普通人中比较聪明的,也有一些基础,所以看这些并不难理解。

    我相信这世上有很多人,他们花了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来练一些看似无用的技能,哪怕时代已经抛弃了这些技能,但他们一生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但看得多了不免失落,老祖宗留下的这些玩意,都不过是愚弄世人的玩意,我还有以前蠢到可笑的朋友在网上给人算命,说自己开了天眼,每天限号,包括一些有钱人也去找他算命。

    这种昧着良心的钱,那朋友赚的乐此不疲,我们学了十几年的科学理论,国家穷尽心思的义务教育,还是架不住底层民众天生的脑蠢。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他们这是套路诈骗,固定话术,网上一搜就一大堆,但他们就是愿意相信,并且反过来说我是嫉妒。

    是啊,身边现成一个读了万卷书的作家,都不如网上开了天眼的张三李四。

    不怕告诉各位,我是个主战派和主杀派,面对人类的愚蠢,有时候教育毫无作用,对于骗子,人贩子等犯罪分子,我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杀,这社会对好人太多条条框框,却给予坏人太多容忍。

    哪怕教育已经全面普及,哪怕现在已经是人人有书读人人有饭吃的时代,可还是有很多人执着地相信,世上存在怪力乱神,并且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们不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却相信自己起源于外星人。

    哥白尼临终前说,地球是圆的,地球围着太阳转。

    布鲁诺说,你说得对。

    于是布鲁诺被烧死了。

    很可悲。

    更可悲的是,人类的发展,和人类整体毫无关系。

    推动社会进步和科学进步的,往往都是某个时代的一两个人而已,就像工蜂只会采蜜筑巢和繁衍,如果某个工蜂突然开了窍,想要称尊做祖,那他就一定是个骗子。

    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人,根据杠精理论,把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改成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于是就成了禅门六祖,类似的诗句来一百首,我一天就能改出来一本诗集。

    饱腹诗书二十年,最后让一个居心叵测的人鸠占鹊巢,并且编纂出无数的传奇故事,神秀真的比窦娥还要冤,由此可见,五代也不过如此。

    为了考察相关,我只身前往嵩山,游走一趟下来,心中大感失望,所谓天下第一,不过是地主遗留,查阅诸多资料,也没有所谓的武僧救唐王,更没有入世修行,反倒是乱世欺压周遭百姓,和心中圣地背道而驰。

    世界的真相是残酷的,也是让人不愿相信的,那些在我们心中的古代奇人异士和将相大才,放到现在来说,就是莽夫和骗子,他们虽是文化先驱,值得尊敬,却过分得被神化,影像作品将他们的形象饱满,实际上却经不起丝毫推敲,如同甘地,这个所谓的影响人类史的人物,稍微查一查资料就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还不如一个智障。

    这是一个刷几个月抖音就可以了解人世间的时代,是个人人都可以畅快阅读和文化创作的时代,一个脑瘫的乡下女人写了本露骨的诗集,就被一群人捧臭脚奉为当代女诗人,满口污言秽语,却有一群人说她活得通透,稍微有人反驳一句,立马有人跳出来说你行你也写。

    诗歌是我认为人类文明诞生以来最绚烂的瑰宝,我看不起很多文人雅士,因为他们的作品实在烂到脚丫,却唯独不敢对唐诗宋词有任何亵渎。

    我对外国文学不想评论,这几年一直想着要见识见识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奇书,从易经到山海经,从推背图到某教经典,一圈看下来,除了一些空洞浅显的流水线描述,看不出来任何奇的地方,这些书也终究是人类编写。

    可我自己也很无能,因为我也写不出什么传世经典。

    这让我很迷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