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七十五章 那年春天(最终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书《古武机甲》求支持,书号232687,章节末尾有传送门。

    你们的每一票每一个收藏对小楼来说都是莫大的支持!

    —————————————————————

    一个星期之后,巴塞尔王国迎来了一场改变格局的大战,大战的双方是巴塞尔王国的新势力魔甲盟和旧势力魔武公会。

    在这场大战之前,虽然魔甲盟的发展可以说是一日千里,虽然魔甲盟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灵魂石,但是,人们还是不看好魔甲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魔武公会的势力实在太庞大了,而魔武公会的会长更是拥有着传说中的神器聚魔逐日弓的张天道。

    刚刚发展起来的魔甲盟是否能和根深蒂固的旧势力相抗衡呢?

    这样一个大大的问号刻划在众人的心里。

    而在大战开始后,在人们的心中,胜利的天平更是朝着魔武公会哪一方倾斜,因为那个据说可以和张天道相抗衡的精神力才六级的魔法师居然在交战之后便一退再退,更糟糕的是,他的形态看起来很狼狈。

    有细心者甚至都记下了他被张天道击败的次数。

    十次,短短的十几分钟交手时间里,那个少年居然被张天道击倒了十次,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与张天道抗衡?

    这对旁观者来说似乎是一个笑话。

    对于陷入战争的整个帕斯塔城来说,这里所谓的旁观者只不过是帕斯塔城以外的数以亿计的坐在通讯水晶球前收看整个战场情况的那些民众,当然,他们所收到的信号必然是十分不完整而且支离破碎的。

    而他们之所以还能在如此激烈的战场上收到信号完全是要感谢那些不顾性命在战场当中穿梭录影的记者,这些记者当中最为拼命的便是曾经名噪一时的诸葛神棍。

    此时的他正怀抱着一个影像水晶球躲在一处废墟当中,他只露出那么一个脑袋,怀中的影像水晶球却是始终对准着不远处可以说是本世纪以来最为惊心动魄的大战,尽管那些粉尘不时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但是诸葛神棍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双眼通红的他依然一眼不眨地注视着前方。

    尽管看起来很狼狈,但是他却是无比兴奋的,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没办法把这场大战直播完,他诸葛神棍的名声肯定也已经传遍整个巴塞尔王国,不,是整个蒙得利比大陆。

    要知道,他前面两百米处就是整个大战的核心啊,以那里为中心方圆一公里可以说是没有活物,但是他诸葛神棍却是依然为数以亿计的民众直播着现场状况,这不得不说有着小强一般的生命力的他是如何的拼命。

    正是因为他的拼命,蒙得利比大陆上的民众才得以看到聚魔逐日弓发出的那样似乎可以毁天灭地的攻击。

    “真糟糕。”身着暗黑龙铠甲的秦宇边嘟囔边从碎石碎砖块中挣扎着爬起来,他可以闻到嘴角处传来的那一丝血腥。虽然早就领教过聚魔逐日弓的恐怖,但他还是没想到在自己身着暗黑龙铠甲并且精神力还有提升的情况下却依然如此不堪一击。

    如果不是暗黑龙铠甲极强的防御能力,如果不是他避开聚魔逐日弓的核心攻击,此时的他根本就已经被轰成了碎片。

    而更让他料不到的是,那几个投靠魔甲盟的圣魔法师由于时间的关系,战斗力根本就是低得离谱,张天道直接一招就把他们打飞,现在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活命的可能。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看着一百米远处的那具犹如天神一般的银色铠甲,秦宇眼中闪过一丝隐忧。

    虽然他还有最后一招没有用,但是时效太短的那一招他可不敢用,万一对张天道造不成致命伤害的话,那他根本就没有翻身的余地。也就是说,精神力爆发的方式只能用在最关键的时刻,而且还要一击致命。

    “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暗黑龙却是爆发出一阵兴奋的笑声。

    “你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幸灾乐祸?”

    “我找到那家伙的破绽了?”在秦宇有些无语的时候,暗黑龙却是说出了一句让秦宇兴奋无比的话。

    “怎么说?”

    “你没发觉聚魔逐日弓的威力越来越小吗?”暗黑龙说道。

    “越来越小?”秦宇可是没感觉出来,他唯一知道的是,这里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早已被张天道弄得面目全非。

    “这你就不知道了,所谓旁观者清……”暗黑龙有些得意。

    “说重点!”看着前面随时会发动致命一击的张天道,秦宇可没功夫和暗黑龙聊天。

    “重点就是,你必须还要承受张天道的十次攻击,然后再使用精神力爆发的方式反击,当然,龙吟之殇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草,不是吧,十次?”秦宇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躲过三次,哪知道暗黑龙居然说得那么离谱。

    “喂,别说了,来了……”

    暗黑龙话音一落,“轰”的一声,一道弓箭便又似闪电一般朝着秦宇袭来。

    没来的及回应,瞳孔剧烈收缩的秦宇便猛然朝右边一滚,刚刚闪开,那道弓箭便击中刚才秦宇所在的地方。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秦宇原先所在的地方已经是漫天烟尘滚滚,想都不用想秦宇就知道他刚刚所在的地方肯定又被袭成一个大坑。而秦宇呢,尽管闪过了弓箭的主体,但却依然被强大的余波扫中,“砰、砰、砰”的在地上滚了几个大圈。

    不过由于弓箭和秦宇的速度过快,数亿观众并未能看到秦宇闪开,在他们眼中,那个穿着一件黑色的毫不起眼铠甲的少年又一次被聚魔逐日弓击中了。

    “天呀,这是一场实力多么悬殊的对决啊。”

    “太无趣了。”

    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忍不住拍起桌子来。如果不是因为聚魔逐日弓,他们绝对不会看这样一场根本就没有悬念的战斗。

    而剩下的百分之九的人却是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因为那名少年已经在连续十次被击中的情况下还能挣扎着站起来。要知道这可是聚魔逐日弓啊,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器啊。

    果然,在他们的期待之下,在数亿人的眼皮底下,当尘埃落定时,那具毫不起眼的黑色铠甲又再一次爬了起来。

    “我草啊,这家伙不死之身啊?”

    “比小强还要小强啊。”

    “我怀疑,他们两个绝对是在演戏,哪里有白聚魔逐日弓击中十次不死的人?”有人大声嚷着,他们觉得电视台与政府一定是在合伙欺骗他们。

    不死小强和毁天灭地的聚魔逐日弓似乎让这样一场无趣的战斗变得有了那么一点吸引力。

    接下去事情的发展依然如同剧本中所描述一般,在每一次的攻击之后,那具黑色铠甲依然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大声抗议,当然,那些认真观察的人也会发现,黑色铠甲的状态似乎是越来越糟糕,最后一次站起来的时候他们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还能站得稳?

    “都十八次了,还未见他有什么颓势啊?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俩可是没办法逃出他的手掌心啊?”秦宇咬着牙道。连续的被击中甚至让他有种自己的牙齿已经被震落的感觉。头脑昏呼呼的,全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一般,就算他现在看不到自己身上的情况,他也知道他的身体肯定是布满了伤痕,更糟糕的是,右腿的伤势甚至影响了他的行动。

    暗黑龙出奇的没有立即回答秦宇的话,而是在沉寂了那么几秒之后突然道,“在这次攻击之后,你马上全力反击!”

    话音一落,聚魔逐日弓又再一次发动。

    紧接着一声巨响之后又是漫天烟尘飞舞的状态,而在这些朦胧的烟尘之中,一道模糊的黑色影子如利箭一般朝着前方的那具银色铠甲袭去。

    张天道早就算到对方不可能会一再躲避,一定会有忍不住反击的时候,不过他并没有惊慌,他可不相信再经过他那么多次攻击之后对方还能有什么战斗力,而且对方只不过是一名六级精神力的魔法师罢了,跟他的差距可不是一丁半点,更何况除了聚魔逐日弓之外他还有另外的武器,虽然比聚魔逐日弓差多了,但要对付对方却说绰绰有余。

    所以,信心满满的张天道并没有躲避,而是依然笔直的站着。

    “来吧,小家伙。”对着漫天烟尘中间的那一具铠甲,张天道低声吼着。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长剑,长剑的剑尖直指着前方。

    “看来这场战斗就要结束了。”

    “张天道可不是只会用聚魔逐日弓的圣魔法师。”

    “强弩之末居然不想逃跑而是去硬撼对方,那不是自走死路吗?”

    影像水晶球前的众人根本就没有人看好那个少年。

    而就在这时,原本漫天滚滚的烟尘却是陡然分开的一条道路,而在这条道路中,那具黑色铠甲的锁链陡然伸直,就像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在一瞬间挣脱束缚一般,而它的指向正是前方的银色铠甲。

    极速飙射的锁链和空气剧烈摩擦着,发出了极致的摩擦声。

    “这……”

    所有人惊讶无比,他们看出锁链的气势明显先前的弓箭强得太多。

    就在这时候,一只黑色的同样是极速狂奔的怪物居然把锁链笼罩在其中,这是一只丑到极点的怪物。在绝大多数人愕然的时候,那些识货的人却是发出了一道道惊呼声。

    龙吟之殇!

    张天道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的神情,他根本就没想到对方以一个六级精神力魔法师的身份,而且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使出龙吟之殇。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只是,那狰狞的暗黑龙哪里给他机会。

    “轰”

    一声巨响,几乎接近实质的暗黑龙击中了银色铠甲,原本似乎代表着神灵的银色铠甲瞬间被轰得四分五裂。看到如此情形,影像水晶球前的众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那么几秒,一声声惊叹声才从他们嘴里喷出来。

    由于反作用力,秦宇同样非震飞了五十多米远。

    看着自己主将取得胜利,魔甲盟的战士们顿时士气高涨,本来他们和魔武公会就是旗鼓相当,士气一上来之后顿时变得势不可挡起来,而看着张天道的身死,魔武公会的人哪里还有心思作战,当下便溃不成军起来。

    胜负一分的那一刻,唐英、林一凡等人朝着秦宇冲去,尽管他们看出秦宇已经获胜,张天道已经身死,但是秦宇受的伤他们还是知道,他们可生怕他们晚到的话会来不及抢救受伤的秦宇。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具铠甲,这具铠甲看起来比较女性化,一看起来就知道是女士专用的,在这之后是一名魔法师,施展着风系魔法的女魔法师,她清秀绝伦的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正是魔法少女苏茹月。

    “秦宇,你没事吧?”那具铠甲中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女性的声音。

    秦宇并没有昏倒,所以他听得出这是钱诗柔的声音,他不由得笑了笑,“钱姑娘,不要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说完他赶紧把身上的铠甲收掉,在如此情况下,如果还硬撑着穿着铠甲,他可吃不消的。

    看着秦宇没事,钱诗柔也才收起自己的铠甲,然后抹了抹自己脸上就要掉下来的泪珠,双眼通红的道,“那就好,我还以为今天之后永远再见不到你呢。”

    “好了,别哭了,现在没事了。”

    看着这个关键时刻总是为自己着想的少女,爬起来的秦宇拍了拍钱诗柔的小脸,原本还一脸哭相的钱诗柔脸上顿时飞起几朵红晕。

    随后赶上来的苏茹月更是直接冲到秦宇的怀中哭个不停。

    “咳、咳,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看着如此情况,林一凡忍不住道。

    话一说完,其他几人便非常默契的同时转换方向,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需要他们的地方还很多,既然秦宇没有事那就行了。

    这场史无前例的战争最后以魔甲盟胜利而告终,而巴塞尔王国也由此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

    三天之后,在帕斯塔城出现新气象,人人脸上充满着喜悦的当儿,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却是出现在了铠甲学院的门口。

    “这不是郑衣南吗?”眼尖的学生顿时对着那名乞丐指指点点。

    听着这些学生的话,那名原本沉寂的乞丐却是猛然站了起来,对着那些学生手脚比划着,同时嘴里还嚷嚷道,“谁是郑衣南,这里没有郑衣南。啊?不,我就是郑衣南,我是来找秦宇的,他跟我还有一个约定,要是他输给我的话,他将永远被赶出铠甲学院。”说完这句话,他脸上浮现出了一股神圣的光辉。

    只是,很快有人给他泼了冷水,“哼,就你想和秦学长比试?怎么可能,张天道那么不可一世的人都败在了秦学长的手下。”

    “你说什么?张会长都败了?他都败了?”郑衣南双手指天,嘴里都囔着,半晌,他的面色却突然一沉,“那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他跟我比试魔法,哈哈哈哈,我郑衣南的魔法学院第一。”

    “切,你的魔法能比得过秦宇学长?告诉你吧,如烟商会那名神龙不见首尾的大师就是秦宇学长本人。”

    “什么?”郑衣南脸上陡现惶恐之色,“他是大师?”

    “是啊。”

    “大师!大师!大师……哈哈,大师。”郑衣南神情亦喜亦惊,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边说边朝着魔兽山脉方向走去。

    很多年以后,魔兽山脉附近一直有着一个面目清秀的乞丐,每天都重复着“大师”两个字,时而大笑时而又惶恐异常,却是没人记得他原来的身份。

    冬去春来,帕斯塔城迎来了最喜庆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帕斯塔城的英雄秦宇结婚的日子,在一天,帕斯塔城的街头张灯结彩,人人脸上都浮现出了喜悦的神色。

    对于帕斯塔城,不,是整个巴塞尔王国的人来说,新娘是谁并不是一件保密的事情,因为在大战的那一天,他们早就通过神勇的诸葛神棍的影像知道了新娘就是那个在帕斯塔城铠甲学院里有着冰山美人之称的校花苏茹月。

    嗯,美女配英雄,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婚礼是在如烟商会举行的,婚礼的当晚很热闹,只是,在寂静的后院里,却出现了一个美妙的孤单的身影,这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站在屋檐底下的她扎着冲天马尾,有着一张精致的小脸,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落寞,她数次要抬脚朝外走去,却总是把刚刚伸出去没多久的脚收了回来。

    终于,在很多次踌躇之后,她下定了决心,狠狠地朝着院子外迈出了脚步。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身影越拉越长,只是,她没有回头,空荡荡的脚步的声音似乎在阐述着无尽的落寞,她的眼眶突然变得微红起来,只是,泪却并没有滑落。

    突然,一道熟悉的本来不应该出现的声音却在她身后陡然响起,“那么晚了,你是要去哪呢?”

    听到这句话,女孩陡然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她的双肩突然猛烈颤抖起来,眼角的泪珠再也止不住了,它们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掉落在了冰冷的雪地里,然后便很快消失起来。

    夜是那么静,等春天过后,一切都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