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1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初用礼单挑起魔族少年的下巴,“你也是这礼单上被送给孤的其中一人?”

    她的记性向来很好,上回她去魔界,可没见过他。

    魔族少年红着脸,不敢看她,声音细弱蚊蝇,“不、不是……小的只是来替魔君送贺礼给您的。”

    他悄悄瞟着林初的脸,在触碰到她的目光后瑟缩了下,脸颊更红了。

    女君这样的容貌和天赋,世间罕有,又有这样的身份地位,不论是冲着哪一点,都足以令大多数的男人疯狂,他敢肯定,魔君必然也是有想法的,只是有贼心没贼胆,生怕若是一个不慎,他连魔君之位都坐不稳。所以,他不敢。

    但自己就不同了,自己无权无势,唯有一张脸和一点小心机,即使失败了也没什么好失去的,可若是成功了,便是一步登天,简直是无本万利。

    魔族少年来之前是精心打扮过的,特意模仿着妖界的那位小殿下的模样来打扮,他听说与女君将要成亲的人便是他,自己照着他来打扮绝对没错。

    果然,才进来便被女君注意到了。

    他心下暗喜,面上却做出一副娇怯瑟缩的模样,希望能引起女君的爱怜。

    然而,他等了许久,都没再等到女君的进一步动作。

    女君用礼单抬起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打量了片刻后,又扫了眼他浑身的打扮,像是有些意兴阑珊,淡淡道,“你下去吧,给你们魔君回话,告诉他,心领了,但是孤不缺伺候的人,身边没人只是因为我不喜欢让人跟着,所以让他别费心思了。”

    魔族少年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垂首道:“是。”

    他站在原地等了片刻,没等到女君的下一步动作和指示,心下明白他的机会是失败了,只能不甘心地退出女君的寝殿。

    “对了。”只差半步便彻底退出去的时候,他听见女君的声音传来,“你不适合这样华丽的打扮,下回别再模仿他了,若是让他瞧见,你这条小命可保不住。”

    林初忍不住笑了笑,某人的模样是她见过的男子中最好看的,也就只有他那样精致的容貌,才能打扮得这样华丽却不会被喧宾夺主,而是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

    这魔族少年的容貌倒也不是不好看,但是不够精致,气质也撑不起来,这么华丽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不仅没能将他的优点展现出来,反而暴露了他的许多缺陷。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魔族少年涨红着脸退出去以后,林初不愿意再让人进来,自己将落了一地的衣服碎片收拾干净,让寝殿又恢复了干净整洁。

    正准备拆发髻睡下,她便发现自己的梳妆台上多了不少东西。

    “嗯?”

    林初眼眸一凝,拆发髻的动作停了停,将多出来的东西打量了几眼,都有些眼熟。

    金钗步摇、炼丹炉,以及各种灵材地宝,应有尽有。

    林初怔了怔。

    若是只看到别的,恐怕她还真想不起来曾经在哪见过这些东西。但见到那鼎炼丹炉,林初便想起来了。

    这些都是曾经谢昀昭要送给她,结果却被她拒绝、退回去的东西。

    当初,她还是云蓁时,与谢昀昭是相看两相厌的冤家,每回见面不是吵就是打,几乎从没有心平气和的时刻。可如今回想起来,每一回他见自己时,手里或多或少都拿着一样东西,以各种借口要“送”给自己,只可惜当时她瞧他不顺眼,他又傲娇得很,说出来的话没一句中听的,很难不引人误会。

    于是,每回他塞到自己手里的东西,最终又被她扔了回去。

    林初没想到,这些曾经被她扔回去的东西,会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拿起那鼎炼丹炉,当初就是在她的二十岁生辰,白蓁蓁回来的那一日,他送给她的生辰礼,明明是特意准备的,他非说是从重庭殿随手拿的,她那时对他也是各种瞧不上眼,竟真的信了,只当他是故意想坑自己,便将这炼丹炉扔回他的怀里,还骂了他一顿。

    还有这些金钗步摇,他每回见自己,手里总要多出来这些东西,与她说着话,顺手便将金钗插在她的发上,然后再被她拔下来扔掉……

    林初神情复杂,心里又甜又有些心疼,没想到这些东西竟都被他捡了回来。

    ……

    作为三界共主,林初女君与妖界小殿下的婚礼举办得十分盛大,三界同欢。

    婚礼是在三界君王殿举办的,送亲的队伍一路从妖界绵延至三界君王殿,红绸漫天飘飞,华丽的飞云舟在空中拥挤成河,被装饰成各种华丽的颜色和模样,从地上看去,如同被披上了绚丽的彩霞。

    这一日,林初女君如梦幻般盛大又隆重的婚礼,和她那位一路从妖界乘坐飞云舟到达三界君王殿,引得无数人惊艳的俊美道侣,成为了无数女子暗暗羡慕的对象。

    同时,妖界小殿下谢昀昭,成为更多男人羡慕的对象。

    林初与谢昀昭在三界无数人的共同见证下,拜堂成亲,完成最后一礼后,长肃与谷明坤分别端来一个托盘,托盘里分别放着婚契玉书和无双花。

    周围观礼的众多修士都是一愣。

    有人似是想到了什么,面露震惊之色。

    “这……莫非女君要与他立上古婚契?!”

    “这怎么行?女君三思!”

    “万万不可啊!”

    不少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第一时间便想劝阻林初。

    在山海大陆,结成道侣有多种不同的风俗,妖界、魔界与修真界都各有不同,但都大同小异,零零总总都能统一归类为两种。

    一种是如凡人般,通婚书拜天地,以婚礼宣告世人,此二人从此结为道侣,从此相扶相携,与彼此共度一生,不离不弃。而另一种,则是遵循上古婚礼,滴血于无双花问情,立天道婚契,宣誓从此夫妇一心,同生共死,休戚与共,他生她生,她死他亡。

    如今的山海大陆,遵循的都是第一种,第二种已经数万年没人敢用了。

    这是因为,古礼的无双花问情和天道婚契,都是对即将结为道侣的双方感情的一种极为严厉的考验。若是无法通过考验,便说明二人对彼此的感情并不专一、不够纯挚,结契失败,受天道降雷惩罚,一般伴随着的会是修为境界跌落,彼此的神魂留下永久的痕迹,以后再结婚契必定会遭到更加严厉的考验。

    而三界中,许多人的结合并不都是从感情出发,更多是从利益,或者各方面因素的综合,能通过考验的人少之又少。

    许多人经不起这样的考验,更不希望会被当众揭开遮羞布,因此,几乎都会选择放弃上古婚礼。

    更何况,即使并未失败,顺利结契,之后还会面临更大的考验。那就是,一旦天道婚契顺利结成,便意味着,你与道侣从此心心相印,生死相依。若有朝一日其中一人背叛对方,便会被天道惩罚,修为境界跌落尚算小事,甚至还有丢掉性命的。而即便感情从一而终,没有背叛,也会有很大的风险。因为结成天道婚契的双方,彼此性命相连,其中一人若是死了,另一个人也不能独活。

    试问这世上有多少人愿意自己的性命与另一个人的性命相连?父母亲人尚有反目成仇的一天,更何况只是伴侣。即便当时再相爱,也没人敢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因此,在看见林初和谢昀昭竟然打算遵循上古婚礼结契的时候,他们既震惊又觉得不妥,纷纷出言劝阻。

    别说其他人,就连谢昀昭也有些吃惊。

    因为林初的身份,这婚礼是在三界君王殿举办的,一应流程自然也是以林初这边安排,他并不知道林初竟有这个打算。

    他惊讶望向林初。

    后者今日穿的喜服红艳似火,金线绣成的龙凤栩栩如生,她并未盖着红盖头,头上梳了极其繁丽的发髻,戴着彰显女君尊贵身份的金冠凤钗,额前有流苏垂坠,遮住了面容,但尽管如此,依然从她行走间微微摇晃的流苏间隙中窥见那精心描绘过的绝丽容颜。

    仅仅是窥探到一星半点,便已经足够让人屏住呼吸,惊为天人。

    此时谢昀昭看去,大约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林初回望向他,娇媚的狐狸眼在流苏后若隐若现,目光坚定又柔和。

    谢昀昭忽然低笑一声,对她的决定不再产生疑虑。

    握住她的手,无视一切劝阻和争议的声音,二人同时走到长肃和谷明坤的面前。

    长肃和谷明坤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其实,在听见林初打算遵循上古婚礼的时候,他们也是劝过的,但是没用,林初执意如此。

    现在,两人只能祈祷林初和谢昀昭之间的感情当真是纯挚无暇,能顺利通过天道考验了。否则,今日的婚礼只怕要出变故。

    望着走到面前的这对璧人,谷明坤说道,“请二位取两滴心头血,滴在无双花上,若是无双花发出金光,绽放得更加艳丽,说明二位的感情纯粹无暇、情比金坚,无人能破。”

    若是两人的感情不够纯粹,那么无双花便会瞬间枯萎、发黑腐烂。

    这话,在所有人的心头响起。

    林初和谢昀昭同时取心头血,同时滴在两朵无双花上。

    两朵无双花吸收了他们的心头血,微微一颤,原本还有一半未绽放的花苞瞬间打开,散发出金光,艳丽无双。

    周围的议论声纷纷静下来,瞪大双眼望着这一幕,一时无人说话。

    刚才之所以有不少人劝阻林初,便是因为他们不看好谢昀昭,不信他对林初的感情里面没有掺杂其他的东西。可现在,事实证明,他通过了无双花的考验,证明了自己对林初的感情。

    众人心中都有些复杂。

    倒真是没想到,他们两人的感情竟真的这般纯粹。

    如今的山海大陆,还能有这样的感情?

    在一片安静中,谷明坤和长肃同时响起的声音都显得有些激动了,“请新郎新娘将这两朵证明你们情比金坚的无双花,以灵力灌注其中,让它与这张写有你们二人的婚书合二为一,若能成功,说明天道认同,你们二人便能顺利结契,从此生死相依,祸福与共,再无人能介入你们之间。”

    一般而言,能顺利通过无双花的考验,第二重考验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果然,林初和谢昀昭将无双花顺利印在了婚书上,瞬间,从婚书上飞出一龙一凤两道金光闪烁的虚影,分别飞向林初和谢昀昭,没入二人的眉心。

    金光消失后,林初发现自己的右手无名指处出现一道红艳欲滴的无双花印记,而谢昀昭的左手无名指处也出现了一样的印记。

    “恭喜二位,结契成功,从今日起,二位便是道侣了。”长肃和谷明坤笑着贺喜,“恭喜二位,从此心心相印,不离不弃。”

    观礼的三界修士此时不论内心是如何想的,都无一例外露出喜意洋洋的笑容,齐声向林初和谢昀昭送出自己的祝福。

    “祝愿女君新婚大喜,永结同心!”

    ……

    女君的喜宴何等热闹,三界中无数人同乐,但也有一些人并未参与其中,只能黯然看着旁人欢乐。

    这其中,便有不久前被拉下妖帝之位的谢鸣玉。

    他失去了妖帝之位,又中了林初三箭,没有炼丹师愿意为他治疗,只能任由伤势加重,他的身体一日一日地垮了下去,往日英俊潇洒的男人,如今病弱苍白,骨瘦如柴,再无从前的半分风流。

    他混在人群中,望着林初与谢昀昭完成上古婚契,心中苦涩万分。

    在周围的人们送上祝福的时候,他悄然离开人群。

    处了妖帝以外,还有一群人不敢靠近三界君王殿,不敢参与进这场盛大的喜事中。那便是曾经的三界第一剑宗——临川剑宗。

    自从云祁剑尊的真面目被揭穿,并陨落之后,临川剑宗便迅速地没落了。

    宗内但凡有些天赋、人品又没问题的核心弟子基本都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挖走,离开宗门,至于做过亏心事,助纣为虐的那一群人,无论去到哪里都不受待见,只能躲在宗门内,与其他同门师兄妹一同闭门修炼,期待着临川剑宗再次崛起的一天,也暗暗祈祷着,曾经的小师妹——林初,千万别想起他们曾经对她做过的一些事,否则,一旦她对外提起,即使她本人不打算报仇,那些想要讨好她的人却未必不敢动手,届时,他们这些人的处境就更难了。

    如今整个临川剑宗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他们在各自的洞府内,抬头仰望着空中不断飘过的飞云舟,听着那些欢天喜地的喧闹声,内心无数次地后悔。

    若是当初,他们对小师妹好一些……不,哪怕是不那么无情,即便只看在同门的份上,对小师妹稍微照顾一点,能让小师妹承一下同门之情,都不至于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可是,当初他们都是眼睁睁看着小师妹被诬陷叛宗,旁观甚至是亲手参与伤害她的过程……

    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也只能说是他们自作自受,怪不得谁。

    ……

    夜色四合,林初额前的流苏被谢昀昭亲手揭开,露出一张艳光四射的容颜。

    谢昀昭喉结滑动,眸光深幽望着林初,这一回不是假成亲,她的嫁衣为他而穿,凤冠为他而戴,他终于娶到她了。

    这一刻,他等了百余年,终于让他等到了。

    谢昀昭动作温柔地帮着林初卸掉了她身上的凤冠发钗,替她将发髻拆了,看着林初卸掉了脸上的浓妆,他将她拥入怀中,嗅着她身上飘来的清幽香味,“娘子。”

    这一声娘子,他在心里悄悄喊了上百年,都没敢宣之于口,如今总算可以喊出来了。

    他像是喊上瘾了,不断地在她耳畔呢喃,“娘子。”

    他拥着林初,落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深情的吻。

    红帐落下,红烛哔啵作响,殿内光影暧昧,床帐随风轻微晃动,衣物摩擦的窸窸窣窣声间或出现,细碎的低吟和呢喃声不住地传来,逐渐高扬。

    月凉如水,殿外枝丫横错,有数条毛绒雪白的狐尾相继从红帐内伸出,彼此延绵伸展、交错缠绵,及至天明,才缓缓收了动静,安安静静地铺在满地碎裂喜服布料的地上。

    晨曦照进来,一室暖意,林初刚睁开眼,便被身旁的男人拥住。

    消停了没多久的数条狐尾再次缠绕在一起,良久方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