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五章 第八节 死荫幽谷(大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我望着四周的情境,惊讶地说不话来。

    见我犹疑地目光,半仙、鬼子、阮途及众手下,也朝四周看去。见此情境,也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那是什么?!”对面小丘上,青龙堂众人也传来一片惊呼。

    “那血……这就是‘守护七灵’最后一灵么?”我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花,扭过头去望着半仙。

    半仙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默默注视着石壁上不断流淌的鲜血,半晌,才缓缓地说道,“血咒!‘守护七灵’的终结守护者!”

    “血咒?!”阮途惊诧地叫了出来,脸上无半点血色。

    鬼子也惊慌地望着眼前的情境,一不小心,脚下磕绊了一下,险些跌倒,踏翻了脚边的一个小箱子,翻倒出来的尽是水杯大小的夜明珠、茶盅大小的玛瑙、祖母绿……

    “天呐!”鬼子哼唧了一声,又俯下身去,打开脚边的另一个小箱子,映入眼帘的却是整箱码得整整齐齐的红宝石。

    望着远近百十个尚未打开过的大大小小的箱子,脚下近两人高的金银珠宝叠起来的小丘,一行人感叹颇深。

    这里有着人们穷极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可这里也是一个地狱,埋葬了人生的自由和所有的梦想。

    当初,我们带手下众多兄弟远赴大草原时,足足五百人左右的庞大队伍,而进入藏宝洞的,目前已剩下三十人左右。曾声势浩大、黑白两道无出其右的青龙堂,也只有艾龙和他的保镖阿锐、*师索达、巴扎和他的十几名雇佣兵、五名青龙堂的手下,加在一起,也仅仅二十余人。

    经历了一连串的拼杀,眼前的众人都已经身心俱疲。望着不知名的恐怖生物,众人心悸不已,眼睛出流露出来的,除了恐惧还有一丝的不甘。

    “半仙大神,看来,我们还需要联手做最后一搏啊!”索达遥望着半仙,大声地喊叫着。

    半仙点了点头,说道,“依藏宝图上所示,此地名为‘死荫幽谷’,却一直不解其义。如今来看,是以金银财宝堆积为山谷,这妖花、毒蜂、八旗僵尸和这血咒,则为死荫。”

    “我听父辈曾说过,这里又称做‘亡影之谷’。乃是用当年萨满神教‘圣徒’的鲜血和魂魄,炼制成天魔鬼煞,做为宝藏的守护者。”

    “哼!如今生死之间,*师还有闲情和那个神棍聊天!”艾龙不悦地瞪着索达,脸上冷若冰霜,眼中也尽是冷冽的神色。

    索达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忍住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双手暗自结出手印,瞬时,全身如气流穿过,衣服鼓胀、头发飘逸,做好了全力一击的准备。

    与*师索达的短暂交流后“半仙,有多大的把握?!”我低声问道。

    “这萨满神教将其信徒生祭,用他们的鲜血和魂魄炼制成血咒,并加持生死契约,犹如签了卖身契一般。施法之人,法术高明,深不可测。而这些血咒恶灵,可摄人心魄,非一般可比。”半仙低声向我说道,话音里满是清冽。

    此时,四周顺着石壁流淌下来鲜血,不断地幻化出各种形状,怪兽、恶魔、鬼魂、幽灵……在洞穴中显得更加恐怖,又有如成群结队的魂魄,在漆黑的夜里四处游走,隐隐约约,又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幽怨、凄苦的哭声……鬼哭夜啼,是大难临头的征兆,并非荒唐的传说。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洞穴之内,寂静异常,只有不知从哪里涌出的冷风不断地从耳边吹过。四周血咒之恶灵发生的变化,仿佛带上了一个狰狞的面具,令人感觉好像有寒风穿透了身体,顿觉毛骨悚然。压抑恐怖的气氛越发的浓重,感觉到身边所有的空气都已经被抽干了一样,众人深切地感受到,一些已经死亡的东西,正在不断地接近,切身处地感觉到了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

    只有半仙和*师索达镇定自若,各自站在相距不远的两座金银堆积的小丘上,如太极如意,日月生辉。

    “何方鬼魅作崇?”半仙大喝一声,将手中已勾画好的三张符咒,点燃后抛向空中,符咒竟“噼噼啪啪”燃烧有声,而后并未燃成纸灰四散,却化做三道巨大的金光闪闪的符咒浮现在洞穴半空中飘荡着。随即,半仙祭出“敕召万神令旗”,青、红、黄、白、黑五色旗帜,分别按五行八卦方位飘浮在我们上方。旗面则化成了几丈的虚影,无风自动。

    紧接着,半仙左手快速结出大轮金刚法印、无定菩萨凡心印,右手则高高擎起“暴风眼”,道心入体,玄心上位,境界提升,全身金光闪烁,如神祗一般,不可侵犯,半仙大声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瞬时,半仙手中的“暴风眼”六芒星光暴涨,一道幽蓝色的火焰凭空出现,洞穴上方惊现一道六芒星的图案,幽蓝色的火焰顺着六芒星游走。青、红、黄、白、黑五色旗帜发出猎猎的风声,五色惨雾涌出,而洞穴上方的三道金光四射的符咒与之遥相呼应。洞穴内仿佛有天雷滚动,轰轰声响不绝于耳。瞬时,只见一道道闪电如光蛇一般,从上方似云非雾的气体中激射而出,向洞穴四周石壁上的血咒扑去。原本在四处流动、变幻各种形态的鲜血,竟然瞬间凝固。

    *师索达,口中默默念动真言,脚踏天罡步阵,手指五行方位,按着“八卦”、“七星”、“九宫”、“三台”方位不断地游走,左手快速结出十余个不同的手印,右手却从怀中掏出一只钢笔大小的刀刃,咬破自己的舌尖,向刀刃上喷出一口鲜血,随即将其抛向洞穴上方。

    “弑神之刃!斩妖除魔!”随着*师索达的怒喝,抛向洞穴上方的刀刃,迎风暴涨。并兀自盘旋起来,很快便幻化成一道飞速旋转的利刃旋风,斜斜向洞穴四周石壁上的血咒凌空砍去。

    四周鲜血凝成的血咒,不断地裂变着,变幻出各种形状,并一一干枯、萎缩、剥落……

    一阵冷风吹过,便如日出雪融一般,消散于无形。

    半仙和索达却脚下跄踉着,跌坐在地上,连着大口地喘息着,不时有鲜血顺着嘴角流下。很显然,此役,半仙和索达已经尽了全力,自身的灵力、体力均已耗尽,已到油尽灯枯的境地。

    我和鬼子、阮途赶忙上前,关切地连声询问。半仙连连摆手,语气虚弱地说着不妨事。

    侥幸存活下来的人,仍各自惊魂未定,难以置信地眼看着四周,想起刚刚的生死之际,恍若前世一般。

    石尊者已诛,守护七灵俱灭,堆积如山的宝藏就在眼前!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诡异的事?”艾龙环顾四周,又瞅了瞅脚下的金银财宝,对索达说道。

    “没有了!大功……告成了!”索达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喘息着说道。

    “哈哈哈,皇天不负我!哈哈哈……”艾龙大声地开怀大笑着,突然,脸色一寒,转头说道,“我的*师,既然这里的事情已了?你也该安心上路了!”

    洞穴里面回落着艾龙阴狠的声音。

    贴身保镖阿锐、巴扎和十几名雇佣兵,顷刻之间,竟然不约而同地将枪口对准了索达。

    突如其来的情境,让我们为之一愣。

    索达惨然一笑,张口说道,“龙哥,我跟随了你那么多年,今天才真正见识到了,这就是你们皇族的一贯做法,过河拆桥,诛杀有功之臣!”

    “哼!乱臣贼子,当诛之而后快!不要自以为隐藏得很深,你和叶荣勾勾搭搭,妄图掌握财团,对我取而代之,都是你们干的好事!……如今事已至此,覆水难收……”艾龙脸上堆满了笑意。

    片刻间,艾龙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整个人呆立在那里。他的贴身保镖阿锐,竟掉转用枪口指着艾龙有脑袋,“阿锐,你疯了吗?”艾龙狂暴地大叫起来。

    “呵呵,龙叔,你真是年纪大了,糊涂了!不认识我了吗?!”阿锐说着,一把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

    “叶荣?!你…”他?他就是叶荣?!那不是请我们鉴赏宝物的那个大老板吗?隐藏的真深呐!"鬼子也指着对面的叶荣,失声说道。

    “龙哥,你的财团已经被收购了!你的阿锐不识时务!已经被我送去和恭力做伴了!还有,我特意把阿荣救出来,好陪着你!咳咳……”索达咳嗽了两声,嘴角又溅出几滴鲜血。

    “你……”艾龙浑身颤抖地指着索达,气愤地说道,“原来都是你在搞鬼!阿力被捕、被枪毙,都是你从中做梗!”

    “都放下枪!”巴扎反应过来,和手下的雇佣兵举枪,对准着索达和叶荣,随时准备扣动板机。其余青龙堂的五名手下,却出人意料地拔出匕首横在了巴扎等人的身后。

    “呵呵呵,龙哥,看看,你已经众叛亲离了!”索达笑意盈盈地抬了抬右手,说道,“卸了他的枪!”

    一边是打小养育自己的龙叔,一边是恩情深厚的*师索达、打小长大亲密无间的叶荣,巴扎天人交战般纠结地正拿不定主意要如何去做。忽然,见自己手下的十几名雇佣兵,竟然掉转枪口对准了自己,并一把缴了自己手中的枪……

    “你们……”巴扎难心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情境。

    “呵呵,怎么,接受不了?”索达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雇佣兵嘛,谁出的钱多,谁都可以雇佣他们!我出的价钱,是这里宝藏的一成!足够他们富可敌国了!”

    此时,艾龙本就惨白的脸色,变得更加可怖之极,手下背叛那一瞬的愤怒,让他一再感叹命运的无常。可如今,自己已不再当年行事似虎狼,可以呼风唤雨、风云变幻的艾龙了,一切都晚了!眼见大计无望,艾龙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猛然间,艾龙一把拽过一名雇佣兵挂在胸前的手雷,就要拉开拉环,与索达、叶荣一起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叶荣手疾眼快,没等他拉下拉环,便扣动了扳机。

    “龙叔!”巴扎大喝一声,扑了过去。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在洞穴内回荡着………

    后记:关于满清关外宝藏,坊间有各种各样的传闻。有说半仙等人亡于索达、叶荣之手;有说索达、叶荣和雇佣兵又自相残杀,宝藏尽归半仙所有;有说半仙等人只取得了一部分宝藏;有说半仙和索达相逢一笑泯恩仇,共同分得了宝藏;还有传闻,说在埋藏宝藏的洞穴中,还潜伏着其他的恶灵妖邪,最后将没有防备的半仙、阮途及青龙堂众人,一应吞噬,偌大的满清关外但有心人却发现,阮倩名下的贸易公司早已易主,当年叱咤风云的商界女强人,不知所踪。阮仕在香港的势力,一夜间销声匿迹,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在京城的“民间文物搜寻协会”也不知何时解散了,其“赏鉴”网站也早已关闭。

    半仙的松涛轩和鬼子的古玩店早已更换了主人,潘家园古玩市,更多的,是在讲述着一个传说……

    有人说,这都是半仙运筹帷幄、算无遗策,早就安排好了一应的退路,不留下任何的痕迹。有人说,半仙、大胜和鬼子在国外买了一座小岛,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有人说,在夏威夷和马尔代夫见过他们在海滩上晒太阳;有人说,在瑞士时,碰到半仙、大胜和鬼子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有人说……

    (全书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