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91章 IF番外-腐骨15 (完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5

    “哥,你在这儿啊!总算找到你了!”梁景“惊喜”地叫出声,三两步上前半撒娇半强硬地牵过他哥地手摇了摇:“多亏站务姐姐帮忙,太感谢了!”

    梁晨睁大眼睛瞪着此时此刻本该在千里之外的人,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浑身都僵得刚从冰柜里捞出来。他目光瞥见弟弟身旁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不由朝那边挣了挣,却立刻被梁景侧身挡住。热心的站务姐姐完全没注意到这对兄弟的反常,叮嘱了一番人多注意不要再走散之类就回去工作了。

    旁人一走,弟弟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一句话没说,只是用不容抵抗的力道拖着哥哥往出口走。这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梁景把人从出租车后座拖下来的时候,梁晨腿软得没站住在路边摔了一下,扶着弟弟的手也一直在小幅度的抖。

    梁景根本没看他,直到上了楼进了屋把房门上了锁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淤积已久的浊气,用极其克制地语气轻声说:“哥,你乖一点。”

    “说点好听的,让我好受一点。”

    “一会儿你也会好受一点。”

    梁晨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周。

    整整七天他都像条畜生一样被一根链子拴在床头,虽然链子的长度勉强够他在整个房间活动,但实际上这段时间他从没有自己下过床。梁景在床上给他喂食,捏着喉咙灌水,想上厕所必须得到对方允许求着对方抱他去。除此之外无论他怎样哑着嗓子认错喊叫弟弟都没有理会过,机器般残酷地执行着一套类似驯兽的惩罚。

    卧室的窗子在他被抓回来的第二天就用铁栏焊死了,头几天意识比较清醒的时候他还会在弟弟暂时离开卧室时盯着窗外被栏杆分割成几块的天空发呆。有一回他跪在床边恍惚地错觉外面的云朵也离他很近,不由把左手从栏杆间隙伸到了窗外想摸一摸。这一幕被回到房间的弟弟看到,他把梁晨从窗口拖了回来,按着他不规矩的那只手一个错位把他哥左边的肩膀关节硬生生卸掉。那之后,梁晨再也没有去看过窗子了。

    到后来他对于空间时间的感知变得越来越模糊,不知身处何地不知今夕何夕。意识里唯一的认知只有小景,和外界的唯一联系也只剩下小景,被调教成专属弟弟的容器,只有全数接收来自对方给予的快感和疼痛,被施以奖惩罚处,任凭生杀予夺。

    ——这大概就是梁景的最终目的,要用一顿最痛的鞭子给他一个铭记终生的教训。

    在这间没有光的房间里,弟弟宛如褪去了人类皮囊的野兽,终于不用再遏制自己天性中想要侵犯和霸占的部分。兄长的“叛逃”解放了他最后的自我克制,对于这样一个“屡教不改”“劣迹斑斑”的“骗子”,他终于能够放任兽性本能地去毁坏去掌控。

    他像使用飞机杯一样使用哥哥的喉咙和肠道,捏着对方喉骨把精液灌进兄长食管里,或是在对方大声呛咳,眼泪糊了满脸的时候把多余的体液涂抹在兄长眼睑和睫毛上;可以把兄长摆成各式各样羞耻下贱的姿势,在对方被插得合不拢的肛口里射精。如果还不满意,甚至可以随意地尿在对方身体里,用最原始的方式标记领地。没有什么比看着发狂的哥哥四肢抽搐叫骂得声音嘶哑却反抗不能更能安抚自己暴虐的情绪。

    “既然哥哥不愿意做我的妻子,那就好好做个玩物做个婊子,做我的狗吧。”

    亲手折辱践踏自己的曾经神明竟然有种崩坏般的快乐,和哥哥的精神和人格一起被毁坏的还有他自己。梁景不知疲倦地与兄长交媾,恨不得撕开皮肤让血肉交融不分彼此,在暴行中获得强权认可的同时也在一步步趋于发狂,高潮的下一秒又有更强大的空虚,发泄的下一刻又是更惶恐的不安,于是更加激烈地去确认更加暴躁地去占有,周而复始。

    干脆就这样一直下去吧,不用考虑明天和未来,就这样以交合的姿态死去。相拥的尸体表皮腐烂后,裸露的内脏和肌肉会粘黏在一起,神经和血管会纠缠在一起,他的肋骨会拥抱哥哥的脊柱,就连组织液和血水也会混合在一起。

    干脆把哥哥吃掉吧,从手指开始,撕开皮肤舔舐血液啃食软嫩新鲜的软肉。他曾经品尝过的,咀嚼吞咽过一小块来自同胞兄长带着甜腥气息的血肉,那一小口美妙的滋味只能更强烈地勾起饥饿,连梦中都有一头饥肠辘辘的恶狼在为了那一丝魂牵梦绕的滋味四处冲撞咆哮。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嘴里全是粘腻的血腥味,而哥哥的十个指头都被撕扯得血肉模糊,正躺在自己身下毫无生气地望过来,满是血口的嘴唇无声地蠕动,还在叫他的名字。

    啊,啊啊。

    大颗大颗的泪水砸在一塌糊涂的床单上,他好想吃掉哥哥好想彻彻底底把哥哥融进自己身体里想得牙根发痒神志不清,但他又真的、真的,好舍不得啊。

    这股矛盾的冲突随时随地都在撕裂他的意志,又在此时此刻泄洪般倾覆崩塌,将他彻底淹没。“到底要怎么做?”梁景一张脸被血迹和泪水花成一片,崩溃间弓起背脊执拗又无助地求救:“我还要怎么听话还要怎么乖,你教教我,你教教我啊哥哥。”

    弟弟不正常。

    梁晨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正视这一点。他不正常,却比躁狂者冷静,比厌世者疯狂,甚至在人前还能伪装算计。只有对着自己的时候像是凶狠燃烧的烈火,带着强烈的自毁倾向,要焚尽五脏六腑,与他同归于尽不管不顾。

    梁晨原本的欺骗和离开都只是为了让小景过得更好,现在他却意识到事实是自己一步步把弟弟逼疯了,亲手造就出一个不惜伤人伤己的怪物。事到如今,他这个做哥哥的,他这个罪魁祸首,又能怎么办呢?

    “……我……”梁晨努力了很久才勉强发出声音,艰难地碰了碰埋在他胸前缩成一团的弟弟:“我陪你,好不、好?”

    就算小景永远学不会正常的情绪,永远体会不到人类的喜恶,也永远永远不会爱他。

    “再也、不走了,就留下来陪你,好不好?我发誓。”

    他仍旧背德地、乱伦地、肮脏地、低贱地,爱着对方。

    可惜他爱的人早已不再愿意相信他。

    这段时间梁景也过得并不好受,短短七天就瘦了一圈,他固执地维持着逃避的姿势不肯抬头,弓起的脊柱棘突顶起后背的皮肤,像一只被赶出领地的孤狼。于是梁晨抬起血迹斑斑的手指,一点点摸上对方嶙峋的背脊,轻拍着安抚:“做你想做的吧,小景。”

    惩罚我,吃掉我,杀死我,只要能让你安心一点、满足一点,我愿意。

    他的弟弟终于因为这句话有了反应,抬起眼看他的眼神却让梁晨心头一凛——那只是纯粹的、没有温度且毫不信任的审视,正式宣告了他未来的无期徒刑。毕竟,在向同胞兄长索取这件事上,梁景永不安心,永不满足。

    大概是兄长的服从和归顺起了作用,后面几天梁景明显平静了一些,不再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困兽,行为举止也慢慢恢复了正常。他终于解了链子,允许哥哥下床、走出卧室,谨慎地坐在餐厅的小桌旁用勺子吃饭。餐间兄弟俩也时不时交谈,如果不是梁晨过分小心的态度、不自然低垂的左肩和手指上的伤,这日常而普通的对话简直让人错觉之前黑暗疯狂的七天不过是场神志错乱的臆想。

    梁景给哥哥处理了伤口又喂了水和药,收拾了卧室厨房。这段时间手机一直关机,学校里师兄师姐的邮件几乎塞爆了邮箱,如果不是他没有在登记册留下真正的住址,估计也会有辅导员找到家里来。缺了一周的课,单方面掐断联系,在主任好心带他的论坛上不辞而别,尽管万分不情愿,他必须得回学校一趟了。走之前梁景照例锁上门窗,检查了房间里所有的摄像头,然后收走了哥哥的衣物。

    梁晨没提出任何异议,顺从地剥光自己然后站在卧室目送弟弟出门。门锁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啦”声,空间重新归于极度的安静。

    整个下午,梁晨先是在床上坐了半个小时。想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却仍不习惯赤裸着身体在客厅晃荡,最终又缩回了铁笼一样封闭的卧室。他尝试画画,摆弄了一会儿自搬来首都后就没拆包过的画具和画板,铺上一张白纸却不知不觉对着空白的画布发了很久的呆。一小时后之后他放弃了,重新躺回床上,把自己埋进被单里蜷缩起来,躲进摄像头看不见的小小空间。

    不一会儿,被子里传来细细的哭声。

    所以就是这样了,这就会是他从今往后所有的人生了。从此以后被当作一个附属一个部件,完完全全依附于另一个人,直到弟弟不再需要自己的那一天。

    这并非“爱情”,更不能定义为“亲情”或“友情”,不是世间万万千千复杂包容温暖情感中的任何一种。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疾病,一种变异,是一朵废土之上用乱伦肥料浇灌出来畸形的花,只能寄生于彼此的腐骨烂肉之中生存,诡异恐怖又不合时宜。

    但这却又是他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路,在弟弟厌恶之前,他们就会这样被绑在一起,歪歪斜斜扭曲怪异地走下去——因为就算小景永远学不会正常的情绪,永远体会不到人类的喜恶,也永远永远不会爱他。他仍旧背德地、乱伦地、肮脏地、低贱地,爱着对方。

    不知不觉梁晨又睡着了。断断续续浑浑噩噩的梦中他回到小时候,重新长大了一遍。如果童年时期他们就分开了,各自成长,小景会不会就能意识到世界有多大有过广;如果弟弟能有一个更优渥的家庭环境,从小认识更多的同学朋友,是不是就不必走上偏执疯狂的老路,顺利成为一个聪明受欢迎又有担当的青年;如果——

    他在梦中也反复地诘问自己他们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走错,以至于醒来后瞪着已经变黑了的天花板神怅然若失神情恍惚,久久无法回神。

    时钟指向晚上八点零一分,家里的门锁被人用钥匙打开,然后——

    “我回来了。”

    **——《星光三千丈》IF番外《腐骨》  完结——**

    **后记:**

    神经病IF线写得好爽哦!!【变态——】

    无论正篇还是IF线,梁景都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并且向往过如果有另一种可能会是什么样。现在我们知道了,另一边也不咋地!【没想到吧.jpg】。不由想起曾经玩过的一个很老的耽美游戏sweet  pool,在已经走出个糟糕结局之后重新读档,十分小心谨慎自以为这回万无一失了结果走出个更绝望的BE,给当年幼小的我造成不小的冲击。不过我个人觉得正篇的END是比较传统意义HE的!而IF线,就、就是另一种变态HE吧,反正老子爽了【??】。

    原计划3000还会有个接正文的后续番外……不过现在看看好像不写也行哈哈哈,也差不多交代清楚了。就,有机会再说吧【咕咕咕咕咕】!过去这一年基本都在写原耽,又心思活泛想整点其他类型的玩意儿换换脑子了!

    咱们下个故事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