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十二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晚,  傅温瑜被抓、傅氏名下的企业被查的消息传出,在网上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往日里傅氏企业不仅有买营销,  还积极参与各种慈善活动,  也因此,外界对傅氏的印象一直不错,所以谁也没有想到,当面纱揭下后,  隐藏在花团锦簇下的竟是这般丑陋、触目惊心的罪恶。

    一步错,  步步错。

    傅温瑜早已没了回头路,  在他踏出第一步时,  他便不该被原谅,  也不能被原谅。

    当一桩桩、一件件交易记录被曝光时,大众的愤怒早已无法按捺。

    随着深入的调查,人们发现凌星文和宁星言竟也是受害者,  他们曾是被盯上的商品,不过后来因为一些缘故,  这两人幸免于难,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两人成为了傅温瑜掌控下的一枚棋子。

    这也就是说,  在比赛里真正作弊的人很可能并不是宁星言。

    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  没有人能证明这种猜测是正确的,  但每个人心中早已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在这种质疑声中,第二天的比赛拉开序幕。

    傅云声和傅子乐的比赛在下午,当傅云声提前赶到赛场时,  恰好撞上面色极为糟糕的傅子乐。

    如今傅氏已倒,  傅子乐背后的靠山没了,  再加上昨夜网友铺天盖地的质疑,傅子乐眼眶底下的青黑浓郁得叫人一眼无法忽视,看得出来,这人昨天晚上没怎么休息好。

    相比之下,傅云声倒是神色如常。

    其实网友质疑的并不止傅子乐,还有傅云声。

    当然,网友并不是怀疑傅云声作弊,毕竟傅云声的实力早已在比赛中得到了证明,只要不是瞎子,没有会怀疑傅云声的实力,只是,傅云声毕竟曾是傅家的人,有人怀疑他曾参与了那些肮脏的交易倒也说得过去。

    不过这种质疑傅云声早已不是第一次经历,他早就学会了如何坦然去面对。

    可惜傅子乐没有傅云声这种好心态,两人刚打了一个照面,傅子乐满是红血丝的眼睛便死死地锁定傅云声,此时的他犹如一只可怕的恶鬼,一晚的惊惧和辗转难眠早已将他折磨得快要发疯,傅子乐恨不得扑上来吃傅云声的肉,喝傅云声的血,傅云声听他阴沉沉地说:“你现在一定很开心吧?”

    “我为什么要觉得开心?”

    傅云声声音淡淡,他似是有些疑惑,偏偏傅子乐此刻只想发泄戾气,他根本没听傅云声在说什么,就算听了他也不会相信,此时的傅云声在傅子乐眼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卑劣小人。

    “毁掉我好不容易得到一切,你很开心,对吧?”

    “明明是你占据了我的人生,是你欠我的!我不过是从你那里讨回了我该拿的东西,你凭什么恨我?!”

    “……”

    傅云声皱了皱眉,他瞥了一眼歇斯底里的傅子乐。

    其实傅子乐一小部分话没说错,傅云声的确占据了他十几年的人生,但相对应地,傅子乐也狠厉地剥夺了傅云声与生俱来的天赋,毁掉傅云声十几年的努力和他赖以生存的双手。

    傅子乐将傅云声的成果据为己有,甚至,他让傅云声背上被所有人唾弃的骂名,让傅云声在寒冷的冬夜奄奄一息。

    因为意外而交换的人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但无论是谁,都很难说清楚在这件事情中,究竟谁是谁非,也许傅子乐不该那么偏激,又也许傅云声从一开始就不该占据傅子乐的人生。

    但无论如何,至少在这一刻,他们谁也不欠谁了。

    于是傅云声懒得同傅子乐废话,他低头看了看手表,提醒傅子乐:“比赛快开始了。”

    闻言,傅子乐的面容有片刻扭曲,他眼中的恶意越来越浓,但反倒是这种恶意,却让傅子乐在关键时刻冷静下来,他冷笑:“你还是那么高高在上。”

    以前是,现在也是。

    傅子乐恨透了傅云声这幅模样。

    “……”

    傅云声不明白一句再普通不过的提醒为什么会被傅子乐扭曲成如今的意思,但他没有解释,因为无论他如何解释,傅子乐也不会相信,只会再次曲解他的意思。

    最终,傅云声不再停留,他瞥了傅子乐一眼,淡淡留下一句话:“你选择仰视我,自然会觉得我高高在上。”

    “傅云声,你什么意思?!”

    傅子乐显然无法理解傅云声的话语,可惜这一次傅云声没有再回答,他往前走去,逐步没入光亮中,傅子乐眼睁睁看着傅云声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恨意和愤怒几乎快填满了他整个躯壳,傅子乐像一条躲藏在阴影中嘶嘶吐信的毒蛇,他冷笑,喃喃自语:“很好,很好!傅云声,我能把你踩在脚下一次,就能有第二次!等着瞧吧——”

    傅子乐几乎快将怨毒刻在了脸上。

    傅云声对此一无所觉,很快,随着上一场比赛结束,下一场比赛也即将拉开序幕。

    随着时间的流逝,直播间里的人数越来越多,几乎每十秒,就有几十、甚至几百个人进入直播间,这也证明了究竟有多少人正在关注这场比赛。

    当热度达到最顶峰的那一刻,比赛正式开始。

    系统不厌其烦地再度宣布比赛规则。

    第二场的比赛内容其实很简单,若说第一场比赛是考察魔纹相关知识,那第二场比赛便是魔纹师之间的对抗赛。

    魔纹师需要在系统虚拟出来的环境里进行比赛,比赛开始,进攻的先手由系统随机决定,一方进攻,另一方自然要防守,和双方头顶都有一个颜色不同的气球,谁能先击破敌方的气球,谁就在比赛中取得胜利。

    这样看似犹如小孩子过家家的比赛,实则却考验了选手的反应能力、对魔纹的熟悉程度、绘制魔纹的速度……总之,这是一场残酷又公平的比赛。

    “倒计时9、8……5……1、0!比赛开始。”

    系统宣布比赛开始的那一刻,一颗白色的骰子凭空出现在场地上,骰子上一共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红色,代表傅子乐,而另一种是黑色,代表傅云声。

    骰子转动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紧紧落在骰子上,不知过了多久,骰子停下了,而上面浮现的颜色赫然是——红色!

    傅子乐是先手。

    见状,傅子乐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几乎克制不住的恶意在此刻彻底爆发。

    比起防守用的魔纹,傅子乐显然更擅长攻击魔纹,而且,虽然傅家倒台,但早在傅温瑜被抓之前,傅子乐便得到了所有比赛选手的资料,他深知每个选手的强弱点,以及该用何种魔纹去攻击对方的弱点。

    虽然傅温瑜一开始并不觉得傅子乐能够战胜傅云声,但出于各种缘故,他还是派了一个七级魔纹师教了傅子乐不少东西。

    傅子乐满心只想击败傅云声,他不管那些是为之后的比赛预留的后手,直接一股脑把自己所学会的内容全用了出来。

    与此同时,网友也在讨论这场比赛——

    【我爱吃草莓:不是吧?一上来就开大?!这么刺激!】

    【kkk:傅子乐好像很清楚傅云声的弱点在哪。】

    【温:确实,我也看出来了,他比赛之前应该有仔细研究过对手的资料。】

    【冰川之下:本以为傅云声能很快获胜,现在看悬了。】

    正如网友所说,傅子乐很清楚傅云声的弱点在哪,他所有的攻击全都在针对傅云声的弱点,再加上这人为了战胜傅云声,连压箱底的魔纹都拿了出来,一时之间,傅云声还当真有些应接不暇。

    【水水果:嘶,傅子乐这是在比赛吗?他真的不是想杀了傅云声?】

    很快,有观众看出了端倪,傅子乐一出手便是威力极大的攻击魔纹,根本不给傅云声一点反应时间,数个魔纹便朝着傅云声砸了过去,其狠厉程度,看得人心惊胆战。

    【我爱吃草莓:这、这得暂时中止比赛吧!】

    眼看着一道冲天的火光扑向傅云声,无论是网友还是观众席上的观众,都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有反应快的,甚至开始寻找赛场工作人员,试图让主办方暂时中止这场比赛。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火光在刹那间吞没了傅云声,坐在观众席上的谢轻雪抿唇,她忍了忍,才没冲上台去。

    周围一片寂静。

    不是过了多久,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些胆小的,甚至不忍心在看下去,生怕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可就在这时,火光中亮起一道白光,紧接着,黑烟开始逐渐散去,等最后一缕烟雾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人们便看见本该被烧死的傅云声却还依旧站在原地,毫发无损。

    又是一片寂静,但这一次,人们不再提心吊胆,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喝彩。

    唯独傅云声神色冷静,他抬手,一道魔纹亮起。

    这下,局面逆转,由傅子乐追着傅云声打变成了傅云声压着傅子乐打。

    谢轻雪松了口气,她扬起唇角,紧攥的手掌也渐渐松开。

    死死被人压制住的感觉并不好受,傅子乐一边要回击,一边又要护住头顶的气球,一来二去,他额头渐渐开始渗出冷汗。

    傅子乐试图继续沿用之前的打法,但这一次,他的打法不再奏效,明明他跟之前一样一直针对傅云声的弱点,可这次傅云声却不再应接不暇,反而能游刃有余地化解他的攻击。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傅子乐的神色逐渐狰狞,他恍惚,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段只能仰视着傅云声的日子。

    难道傅云声就这么不可超越么?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傅子乐的心便开始渐渐动摇,自我怀疑使得傅子乐开始节节败退。

    直到傅云声即将击破气球的那一刻,傅子乐才如梦初醒。

    不,他能将傅云声踩在脚底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傅子乐咬牙,他动笔,开始绘制魔纹,冷汗从他额头滑落。

    这是一个极为困难的魔纹,原本以傅子乐的精神力,根本无法绘制出如此困难的魔纹,但如今,傅子乐夺走了傅云声原本的精神力,于是某个熟悉的魔纹在傅子乐手底下渐渐成型。

    傅云声微怔。

    他认出了那个魔纹。

    那是他在巅峰时期的作品,也是曾被傅子乐窃取的成果。

    当傅子乐用出这个魔纹时,傅云声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超越过去的自己,要么败在傅子乐手下。

    傅云声不想落败,也不愿意落败,看着那道极速冲来的白光,傅云声垂眸。

    此时,不少围观的网友也意识到了这场比赛正在接近尾声。

    【kkk:胜负即将分出。】

    【我爱吃草莓:傅云声能赢吗?】

    随着比赛进行,越来越多的人被傅云声的从容不迫所折服,现在他们倒是不说傅云声坏话了,反而期待傅云声能赢下这场比赛。

    可惜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有魔纹师估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最难发出深深的叹息。

    【温:很难。】

    除非傅云声能够超越过去的自己。

    屏幕前的人还没来得及发出这句话,敲键盘的手便忽然停下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傅云声动了。

    一道魔纹在空中缓缓成型。

    与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不同,屏幕前看直播的观众能清楚地看到傅云声额头不断渗出的汗水,看来绘制这个魔纹对他来说同样是不小的消耗,但傅云声恍若未觉,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魔纹上。

    终于,魔纹成型的那一刻,所有观众都震惊了,因为——傅云声绘制出来的魔纹竟是与傅子乐绘制的魔纹一模一样?!

    两个相同的魔纹?!

    不……等等。

    一些敏锐的魔纹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坐在观众席上的孟鹤清欣慰抚须,游鸣瞥了一眼暗自得意的孟鹤清,笑吟吟道:“老师,你新拐来的小师弟可真是不得了。”

    这话顿时让孟鹤清脸上的笑容一僵,他举起拐杖,毫不客气地抽了一下游鸣:“什么拐?那是人家主动送到我跟前,非要让我收的!”

    想了想,孟鹤清还勉为其难道:“其实我一开始也是不想收的。”

    游鸣对这个开头很清楚,因为孟鹤清跟其他老友炫耀时也总是翻来覆去这几句话。

    当然招数不在于新,有用就行,可惜游鸣不吃这套,他深谙敷衍孟鹤清的,孟鹤清一开口,他便是“好好好”、“对对对,老师你说得都对”,气得孟鹤清吹胡子瞪眼,又举起拐杖抽了他一下。

    两师徒这边正斗嘴,台上也在此时分出了胜负。

    当头顶的气球啪地一声破了,傅子乐却还没有回过神。

    直到系统宣布了傅云声的胜利。

    【本场比赛胜利者——傅云声。】

    没有丝毫起伏的机械音落下,傅子乐这才意识到自己落败了。

    这一次,傅子乐没有愤怒,也没有怨毒地咒骂傅云声,他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宛如一个失去灵魂的人偶,他嘴里似乎不断呢喃着什么,但没有人听清楚他究竟说了什么,也没有人在意他究竟说了什么。

    所有人为傅云声的胜利而欢呼,反倒是傅云声自己还有一些不真实感,他怔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成功。

    直到谢轻雪上前抱住他,笑着附在他耳边,唤他回神:“傅云声,快醒醒,你赢了?”

    “我……赢了?”

    看着傅云声难得呆呆愣愣的模样,谢轻雪笑意更深,她点头:“嗯。”

    傅云声终于伸手,他环住谢轻雪的脖子,眼睛亮若繁星:“谢轻雪,我赢了!”

    他战胜了过去的自己。

    过往的痛苦、不堪在这一刻似乎彻底化作云烟,傅云声身上的枷锁被卸下,他从未如此轻松过。

    谢轻雪看着傅云声露出一个浅笑,像是受了伤、挣扎着,跌入泥泞又再度站起来,好不容易终于再度飞向天空的鸟儿。

    鸟儿感受到了风,它坚定地扑向广阔的蓝色,而它眼中的世界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某一刻,它终于意识到——它的伤好了,它可以尽情地再度飞翔。

    谢轻雪的目光柔和下来,她再次点了点头:“嗯。”

    *

    傅云声战胜了傅子乐,成功晋级决赛。

    又是半个多月。

    傅云声在决赛上取得了最终胜利,他像自己最初承诺的那样,追上了谢轻雪,于是两个人手牵着手,并肩而行。

    而后时光匆匆,一下子又过去了三年。

    三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比如傅温瑜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又比如,傅子乐作弊和窃取傅云声成果一事被曝光,从此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不得已,傅子乐彻底退出了魔纹界,自此一蹶不振。

    还有,当初傅云声之所以会被傅温瑜的人轻易抓走,也有谢家在里面搅浑水的缘故,魔纹大赛结束不久后,谢家忽然巨变,谢轻霜一跃成为了谢家新任家主,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谢家那位一生钟爱权势的老爷子失去了所有能掌控的东西后,彻底一病不起,自此谢绝所有访客,闭门不出,除了谢家的人,没有人再看到过他的身影。

    最后就是傅云声自己,结束学业后,不少人猜测傅云声这位天才将去往何方,是加入魔纹协会,步步高升,还是成为无派系的自由魔纹师,受万人追捧?网友们想了无数种可能,但谁也没想到,傅云声最后会成为一名老师。

    是的,老师。

    傅云声温柔地教导了每一位愿意在他手下学习魔纹的学生,他的课程每天都人数爆满,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魔纹老师,除此之外,傅云声还经常去一家孤儿院。

    孤儿院里的孩子曾经被傅温瑜丧心病狂地当做商品,如今被解救下来,这些孩子恨透了傅家的人。

    一开始接触时,傅云声身上总会留下不少伤口,看得谢轻雪心疼不已,但在谢轻雪打算插手时,傅云声却拒绝了谢轻雪的帮忙。

    如今三年过去,那些曾经防备心理极强的孩子们有了不小的变化——他们个个恨不得天天黏着傅云声!这下谢轻雪倒是不心疼了,她醋了!

    可是醋有什么办法,谢轻雪还是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傅云声每天往孤儿院跑,他成为了孩子们的“傅老师”,每天无偿教导这些孩子关于魔纹的知识。

    这天,傅云声刚结束课程,几个孩子黏着他问一些听不懂的地方,傅云声便耐心地一点一点慢慢解答,他的声音很好听,讲课时不急不缓,遇到孩子们无论如何也听不懂的知识,傅云声更不会发火,他会一点一点引着孩子们自己去思考,从而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孩子们最喜欢这位看上去冷淡实则特别温柔的傅老师啦!

    等傅云声将知识讲得差不多时,一个孩子突然跑了过来,笑嘻嘻扯住傅云声衣角,对傅云声大声说:“老师,你的Alpha来接你啦!”

    谢轻雪每天总会来接傅云声,久而久之,谁都知道傅云声身边有一位很厉害的Alpha。

    傅云声耳尖红了红,他叹息,没好气瞥了那小孩一眼:“没大没小。”

    那小孩倒是不怕,黑白分明的眼睛咕噜噜地转了转,小孩贼兮兮地对傅云声说:“老师,我看见你的Alpha怀里抱了好大一束花。”

    傅云声怔了怔,忽然意识到今天是自己和谢轻雪恋爱三周年纪念日。

    “哇——”

    这是其他小孩夸张的惊叹声。

    傅云声忍了忍,没忍住,他敛目,轻声问道:“今天作业是不是留得太少了?”

    每当傅云声露出这个表情,其他小孩便知道要糟,他们齐齐后退了一步,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最机灵那个更是立马狗腿地把傅云声往外推:“老师,你快去吧,你的Alpha还在等你呢!”

    “……”

    “作业翻倍,明天记得交给我。”

    傅云声却不急着走,他淡淡开口,引得小孩们瞬间哀嚎,自觉被牵连的小孩们怒视着那名最机灵的小孩,场面一下子混作一团。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小孩们如今追逐打闹成一团,傅云声捏了捏鼻梁,嘴角却慢慢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几天后的测试好好准备,要是全员合格,我就带你们出去吃东西。”

    离开前,傅云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等他走到出口时,身后便传来孩子们的欢呼,傅云声忍不住笑了笑,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夕阳的光落在他身上,一个扎着高马尾的身影正站在一辆车旁边,等候着他。

    “有什么事这么好笑?”

    看见傅云声唇边的笑,谢轻雪眉头微扬。

    “没什么。”

    谢轻雪眯起眼睛,正要发作,奈何傅云声早就识破了她这套,在谢轻雪开口之前,傅云声弯了弯眼睛,比谢轻雪更快开口说话:“我一见到你就很开心。”

    见谢轻雪还不满意,傅云声又无奈剥开一颗糖,熟练塞进谢轻雪嘴里。

    谢轻雪用舌头抵了抵那颗糖果,她感受着嘴里蔓开的甜味,明明被傅云声这套组合技成功顺了毛,她却还要假装哼哼道:“别总用这一套敷衍我,我可不是你养的那群笨蛋小孩,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不追究你今天忘了我们恋爱纪念日这件事。”

    “他们不笨,”傅云声无奈更甚,“而且,我没忘,我今晚有东西给你。”

    “真的?”

    谢轻雪斜眼看他。

    “真的。”

    傅云声凑到谢轻雪唇边亲了亲。

    谢轻雪成功被彻底顺毛。

    她将手里的花递给傅云声。

    那小孩说得没错,谢轻雪买的这束花很大,傅云声刚一接过,半个人便几乎被花挡住,他只好苦恼又笨拙地抱住这束花。

    谢轻雪在一旁低声笑了笑,她带着傅云声上车,傅云声松了一口气,终于手忙脚乱找到放花的地方。

    然而花刚一放下,车窗便升起,挡住了外面的视线,谢轻雪附到傅云声耳边,低声哄他:“你再亲亲我,我就给你另一样东西。”

    闻言,傅云声眼帘颤了颤,耳朵滚烫得不行。

    “别闹,等回去再……”

    谢轻雪故意逗他:“那不要了?”

    “……”

    傅云声只好无奈妥协,他环住谢轻雪的脖子,落下一个轻吻,可惜谢轻雪是肉食动物,自然不满足于此,于是很快,傅云声的主动变成了被动。

    一吻结束,傅云声早已不止是耳朵,就连整张脸也烧起来,恰如天边红色的晚霞。

    谢轻雪眼中漾起柔光,她压住唇边的弧度,牵着傅云声的手。

    于是很快,傅云声手指上多出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傅云声一愣,他垂眼,下意识问:“这是——?”

    话音未落,银光闪过,怔怔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傅云声还未说完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谢轻雪扣住傅云声的手,目光分外温柔,她难得郑重,问傅云声:“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

    傅云声没有立刻回答,他先是沉默,沉默到谢轻雪有些慌张,也有些忐忑时,他才忽然微哑着声音开了口:“有另一枚吗。”

    “有、有!”

    谢轻雪手忙脚乱拿出了另一枚戒指。

    傅云声接过戒指,轻柔地为谢轻雪带上,最后,他反握住谢轻雪的手,与谢轻雪十指相扣,露出了一个浅笑:“我愿意。”

    -全文完-

    业是不是留得太少了?”

    每当傅云声露出这个表情,其他小孩便知道要糟,他们齐齐后退了一步,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最机灵那个更是立马狗腿地把傅云声往外推:“老师,你快去吧,你的Alpha还在等你呢!”

    “……”

    “作业翻倍,明天记得交给我。”

    傅云声却不急着走,他淡淡开口,引得小孩们瞬间哀嚎,自觉被牵连的小孩们怒视着那名最机灵的小孩,场面一下子混作一团。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小孩们如今追逐打闹成一团,傅云声捏了捏鼻梁,嘴角却慢慢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几天后的测试好好准备,要是全员合格,我就带你们出去吃东西。”

    离开前,傅云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等他走到出口时,身后便传来孩子们的欢呼,傅云声忍不住笑了笑,他又往前走了几步,夕阳的光落在他身上,一个扎着高马尾的身影正站在一辆车旁边,等候着他。

    “有什么事这么好笑?”

    看见傅云声唇边的笑,谢轻雪眉头微扬。

    “没什么。”

    谢轻雪眯起眼睛,正要发作,奈何傅云声早就识破了她这套,在谢轻雪开口之前,傅云声弯了弯眼睛,比谢轻雪更快开口说话:“我一见到你就很开心。”

    见谢轻雪还不满意,傅云声又无奈剥开一颗糖,熟练塞进谢轻雪嘴里。

    谢轻雪用舌头抵了抵那颗糖果,她感受着嘴里蔓开的甜味,明明被傅云声这套组合技成功顺了毛,她却还要假装哼哼道:“别总用这一套敷衍我,我可不是你养的那群笨蛋小孩,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不追究你今天忘了我们恋爱纪念日这件事。”

    “他们不笨,”傅云声无奈更甚,“而且,我没忘,我今晚有东西给你。”

    “真的?”

    谢轻雪斜眼看他。

    “真的。”

    傅云声凑到谢轻雪唇边亲了亲。

    谢轻雪成功被彻底顺毛。

    她将手里的花递给傅云声。

    那小孩说得没错,谢轻雪买的这束花很大,傅云声刚一接过,半个人便几乎被花挡住,他只好苦恼又笨拙地抱住这束花。

    谢轻雪在一旁低声笑了笑,她带着傅云声上车,傅云声松了一口气,终于手忙脚乱找到放花的地方。

    然而花刚一放下,车窗便升起,挡住了外面的视线,谢轻雪附到傅云声耳边,低声哄他:“你再亲亲我,我就给你另一样东西。”

    闻言,傅云声眼帘颤了颤,耳朵滚烫得不行。

    “别闹,等回去再……”

    谢轻雪故意逗他:“那不要了?”

    “……”

    傅云声只好无奈妥协,他环住谢轻雪的脖子,落下一个轻吻,可惜谢轻雪是肉食动物,自然不满足于此,于是很快,傅云声的主动变成了被动。

    一吻结束,傅云声早已不止是耳朵,就连整张脸也烧起来,恰如天边红色的晚霞。

    谢轻雪眼中漾起柔光,她压住唇边的弧度,牵着傅云声的手。

    于是很快,傅云声手指上多出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傅云声一愣,他垂眼,下意识问:“这是——?”

    话音未落,银光闪过,怔怔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傅云声还未说完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谢轻雪扣住傅云声的手,目光分外温柔,她难得郑重,问傅云声:“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

    傅云声没有立刻回答,他先是沉默,沉默到谢轻雪有些慌张,也有些忐忑时,他才忽然微哑着声音开了口:“有另一枚吗。”

    “有、有!”

    谢轻雪手忙脚乱拿出了另一枚戒指。

    傅云声接过戒指,轻柔地为谢轻雪带上,最后,他反握住谢轻雪的手,与谢轻雪十指相扣,露出了一个浅笑:“我愿意。”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