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奇迹_崩了剧情后,系统跟我解绑了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71章 奇迹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尾声

    沈夜苍微微侧目。

    金光消失。

    小福兔身一斜,  咸鱼般瘫软在顾余头顶,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沈夜苍挑眉,抬手将它端正。

    指尖拿开再看,它已经呼呼大睡过去。

    “嗯?怎么了?”顾余注意到他的动作,  分神瞥过来。

    沈夜苍目光微动:“头上有落叶。”

    顾余懵懵懂懂地点头,  随即不在意地继续观察局势。

    沈夜苍摩挲着指尖,  若有所思。

    天元大陆五级以上的丹方,都不是想看就能看的。必须消耗足够的丹气进行解析。一旦融会贯通,  那么炼出对应丹丸便不是问题。可一旦解析不出,  便是材料齐全也不得入门径。

    这也是为何五级以上丹师极其稀缺的原因。

    而沈夜苍的《丹神谱》却不同。在丹神谱的空间内,  他可以看到所有丹方而无需消耗丹气,一些目前外面失传的珍贵丹方,  他这里均有记录。

    提这些是什么意思?

    没错。

    ——不灭丹的丹方,他也了然于胸。

    而《丹神谱》对其中一味材料的描述是这样的——

    黄金之瞳,承天之运,是为天运宝兔。

    遇樨藤逢凶化吉;困于阵法却总能因阵法失灵而逃脱;这些瞬间便有了解释。

    沈夜苍勾唇。

    有点意思。

    而就在此时,前方又有了变化。

    只见最后的三位长老已经摇摇欲坠,而肉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变小后,  它白色的部分反而被染黑,缠绕着树根的触手涌动着浓烈的不祥,看样子竟是丝毫不惧。

    沈夜苍目光微凝。

    不妙。

    先前灵鹿族通过净灵树的树根将污染导入地脉,果然是埋下了祸根。如今,肉瘤正反其道而行,将地脉中的污染重新吸收。目前虽然不清楚地脉中储存了多少污染,  但这般僵持下去,  很明显对几位长老不利。

    沈夜苍心思如电转,  掌心浮现出一枚阵符。

    正打算将阵符引爆,  忽然一阵阴冷的笑声响起。

    “呵呵呵,没想到灵鹿族也有今天。”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皮肤如同石灰一样的中年男子领着一群身材矮小瘦削的族人缓缓走来,语气森冷:“我就说,我吞地鼠一族向来爱护土地,为何土地会忽然不再产出灵稻灵植?原来是你们灵鹿族干的好事!”

    要是家园无忧,吞地鼠一族当初何必要去袭击灵鹿族,觊觎净灵树?

    没想到却是歪打正着,精准锁定了始作俑者!

    天空中仅存的三位长老大惊失色。

    屋漏偏逢连夜雨!

    即便他们在这里消灭了肉瘤,也要被吞地鼠团灭了吗?

    所有灵鹿族瞬间神情紧绷,目光警惕地盯着吞地鼠一族。

    “咳咳!”虚弱地咳嗽声响起。

    鹿长青分开众人,在鹿阳的搀扶下艰难地走出。

    “鼠族长,此事皆是我等长老擅作主张,族人并不知情。若您心中不满,我等长老皆可自裁……”

    “哼!你把我鼠吞吞当什么妖了?”鼠吞吞,即吞地鼠族的族长不满地瞪了眼看只剩一口气在的鹿长青,说:“十万大山已经危在旦夕,我还不至于落井下石!”

    说着,庞大的灵力冲天而起,灌入樨藤中。

    他身后几位长老同样贡献出灵力。

    “呵呵,看样子老身没有来晚。”杨姥姥骑着一只羊从不远处,她身后,还跟着几只高大的灵兽。这些灵兽并不看灵鹿族,而是各自狂吼一声,周身涌动乳白色的灵力。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顾余喃喃自语。

    然后,他也尝试着将自己体内微不足道的宝气送入樨藤中。

    沈夜苍仰起头。

    苍穹之上,无数颜色各异的灵气从十万大山的各处腾起,飞入樨藤之中,再借由灵鹿族的能力,全部转化为净化肉瘤的力量。

    “奇迹……”他意识到什么,忽而莞尔,催动掌心的阵符。

    “轰!”

    隐藏在阵符中,属于顾沉渊至强一击的三枚剑符爆开,巨大的冲击波瞬间将净灵树连通根须一起消灭殆尽。与此同时,肉瘤也仿佛一块烂肉被炸得四分五裂。黑臭的气体溢散、收缩,仿佛无法自控。

    “就是现在!”鹿玄机大吼。

    天有二日。

    纯粹的光芒疯狂涌入肉瘤之中,一息,两息,仅仅一盏茶的工夫,最核心的肉瘤便缩小到拇指大小,然后褪去黑色的外壳,呈现出干净的白。

    “咔嚓!咔嚓!”

    一根翠绿的芽破开纯白的壳子,舒展小小的仅有两片的叶子。

    它沐浴在灵力中,随着温柔的暖风晃悠了两下。淡淡的荧光从叶片上亮起,将肉瘤炸开的碎片包裹,眨眼间,这些碎片中的黑雾便消失不见。

    紧接着,更多的荧光亮起,飞入森林,仿佛夏夜里不灭的萤火,永远梦幻,永远美丽。于是,枯萎的树木绿叶焕新;颓靡的花朵重绽笑颜。荧光所过之处,一切生命都重生一般,焕发生机。

    一点萤火涌入顾余体内。

    顾余猛地一震。

    眼前仿佛有一株幼苗正伸展自己的枝叶。

    一群头上长角的妖族发现了它,并环绕它建立族群。

    族群信仰它,崇拜它,呵护它。

    族群因它而繁盛。

    幼苗逐渐长大,拥有了一点灵性。

    它努力回馈信仰自己的族群,却渐渐开始力不从心。

    来不及被净化的污染在它体内长成了肉瘤。

    它感受到痛苦、不安。

    信仰它的长角族人发现了它的异常,在惶恐过后也开始尝试医治它。

    然而一切都无法阻挡肉瘤越来越大。

    它的心渐渐开始扭曲。

    它漆黑的一半心脏认为是这些长角的妖族害它变成了这样;它善良的另一半心脏则告诉它这是为了信仰它的族群应该做出的牺牲。

    最终,它一团漆黑,与妖族的圣女达成复仇的契约。

    挣扎于混沌的黑暗,最终得见光明,看到信仰它的族人平安无事,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于是留下种子,归于灰烬。

    脑海中的影像渐渐消失——

    “谢谢。”

    不知谁的稚嫩声音响起。

    顾余只觉浑身一轻,所有烦恼都消失不见。身上暖洋洋的,似乎有什么力量在他体内循环往复,不断反哺。他睁开眼,眼眶微微湿润,心中是淡淡的遗憾。

    刚才看到的,便是那棵净灵树的一生吧?

    抬眼环顾四周,顾余忽然怔住。

    目之所及,所有灵鹿族都闭着眼,无声地流着泪。

    顾余恍然。

    看来不止他一个人「看」到了净灵树的一生,听到那声真挚的「谢谢」。

    而比起他这个外人,灵鹿族对于圣树的感情更深厚,自然更加感同身受。

    “此生无憾啊……”鹿长青长叹一声,微笑着闭上眼,彻底没了呼吸。

    原本有些精疲力尽的鼠吞吞喘着粗气,抬手接住荧光,感受着体内重新涌动着的力量,体悟着那印入脑海的画面,眼底光芒闪动:“净灵树……”

    他轻轻一跺脚,土壤滚翻,将净灵树的幼苗送到自己面前。

    仿佛有感应一般,所有灵鹿族人猛地睁开眼。

    “鼠吞吞族长,您这是……”鹿玄机皱眉。

    鼠吞吞冷笑:“这株净灵树的幼苗,便当做你们灵鹿族给我一族的赔礼了,没问题吧?”

    沉默。

    所有人灵鹿族沉默地望着他,目光复杂。

    不甘愿,但又无话可说。

    鼠吞吞继续道:“再说了,我也不放心让你们灵鹿族继续拥有净灵树,万一下一个千年,你们又搞出污染了怎么办?这次能解决,简直是奇迹了,下次呢?还会有奇迹发生吗?”

    众人无法反驳。

    忽然,一个温和熟悉的声音响起。

    “净灵树的幼苗,便送予鼠族长了。”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顿时又惊又喜:“阿蕴!”

    “少族长!”

    “哦?”鼠吞吞挑眉,望向姗姗来迟,脸色苍白的鹿蕴:“原来如此,你便是那位有名的少族长,果然一表人才。不过,你能代替灵鹿族做决定吗?”

    “自然。”鹿蕴颔首,随即看向鹿玄机等人,无奈地笑了笑:“三位长老,你们认为呢?”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

    良久,鹿玄机叹息道:“鹿蕴,今日起你便是我灵鹿族的族长。你的判断,便是我们的判断。身为长老,我愿意相信你。”

    另一位长老附和着点头,随即笑容苦涩:“也许……我灵鹿族从一开始便不该依赖圣树?”

    无人作答。

    鹿蕴转身看向鼠吞吞:“鼠族长,长老们的话您听到了。净灵树的幼苗,您尽管拿去吧。但从此以后,你我两族的恩怨便要一笔勾销了。”

    “可以。”鼠吞吞毫不犹豫地点头。

    说完,他直接将幼苗收好,转身带着一众族人离去。

    “少族……哦不,族长,那可是净灵树……”鹿阳眼神不舍。

    圣树是灵鹿族的信仰。

    信仰被掠夺,任谁都会不甘。

    而且,这可是他的祖母,他的族人们拼尽全力救下的净灵树的幼苗啊!凭什么吞地鼠一族只是过来帮了下忙,就能将幼苗独吞?

    “鹿阳,闭嘴。”鹿蕴皱眉,低声呵斥。

    鹿阳抿唇,不甘不愿地低下头。

    鹿蕴于是面向自己的族人,说:“妖族比人族更易产生心魔,所以我族为此寻到了净灵树。然而,天道是公平的,走捷径之妖,终有一天会被捷径背刺。今日之祸,便是明证。诸位,失去了净灵树,对我灵鹿族来说或许才是好事。”

    众人默默无言,若有所思。

    鹿蕴忽然拍了拍手,待众人重新将视线汇聚,便露出温暖明媚的笑容,说:“好了,暂时忘记不开心的事情吧,大家辛苦了这么些天,应该好好歇歇了。今日我等便去桃源村做客,明日重整家园,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