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十三章:不是结局的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更新时间2012-11-19  19:02:51    字数:2019

    来自于冰域的雪月生早已经发现了他俩,他抬起头看了长弓一样,对着他微微地一笑,眉宇间带着似曾相识的笑意,“呵呵我们又见面了。”

    “自己有见过他么?”长弓微微的一愣,印象中并没有见过他啊,当他把目光转向少女的时候呆住了,少女十七八岁的样子,漆黑的眸子仿佛镶嵌在脸颊上的黑珍珠,灵动闪烁,银色的头发并不显得别扭,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才和谐,她肌体晶莹璀璨,皮肤雪白透红加之精致的五官,宛如碧玉精雕而成。恍惚之中那个在自己化身树木重生之时,以再生术就自己的那个小女孩又浮现在眼前,虽然当时只是自己弥留自己的捕捉的一丝画面,现在也越发的清晰起来。

    “是你!前辈当时的事情谢谢您,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长弓对着雪月生深深地施礼,虽然当时自己只捕捉到了少女的画面,可是他知道一切若是没有这个男人的帮助,小女孩也不能救了自己。

    “哼!为什么只谢爷爷,不感谢我呢,当时了是我就得你哦。”雪

    冰清微微的一撅嘴,脸上挂着不满,还有一丝调皮的神色,在她胸前一柄雪白的冰刃,不过巴掌大小,由一根晶丝相连,挂在她秀气的脖颈上,冰刃气与理弥漫,映衬的小女孩宛如天地间的精灵,钟天地灵秀,集日月精华。

    “额,也谢谢你救了我!”长弓相当的无语,虽然雪冰清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的,可是调皮的时候也有些让他不知所措。

    “哥哥原来你们认识啊?”木碗儿惊讶的问道,雪冰清这个样子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呵呵很久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碰巧路过救了他一命。”长弓还没开口雪月生却接过了话头,将以前的那件事一语带过。“小丫头,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我可听你家安排在这里的那个老家伙说,你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小时候还少过他的胡子啊,哈哈……”

    “嘻嘻,前辈啊你连这都知道啊!那你说我们来干什么呢?”木碗儿调皮的一笑。

    “呵呵,想必是和长弓有关的事情吧,至于什么是我当然知道了,不过呢有些事情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即使不去找你家的那个老东西我也可以帮忙办到啊!”雪月生卖了个关子说道。

    “嘻嘻,前辈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还找这么多的借!”

    “婉儿别闹了,前辈是这样的我想出去看看我儿子,可是你也知道源府封山想要出去很难,所以才想来这里试试,还望前辈成全!”长弓城恳的说道。

    “啊你都有孩子了,这才多长时间啊,太快了吧!不过你怎么有何老幺扯上关系了呢?”雪冰清一脸的惊讶,她又有些不解。

    “啊那不是我生的孩子,是我收的干儿子!”长弓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想要解释给她听,不想让她误会,

    “原来是这样啊!”雪冰清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前辈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出去看看他?”长弓没有给雪冰清再说话的机会,他抢先说道直奔主题。

    “小龙蚊他没有事,你不用担心,源府的一群老家伙们可是都盯着他呢,你放心吧就算是有事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的!至于你我可以帮你解决一些你想要知道的答案,你的来历怎么样!”雪月生没有答应长弓看茵茵的请求,却说了另外的一件事。

    这样长弓心动不已,一直以来他都想弄清楚自己的来历,他总觉的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听了雪月生的他急忙说道:“那就请前辈成全!”

    “在南荒的至尊炼狱,有一座远古阵台,据说只要有足够的五行元精就能够开启,知晓近万年来的事情,如果你要去的话儿我可以帮你,还可以借你足够的五行元精,只是要想看到过去必须要洒下足够的心头血,而且还要开了眼神通,你应该都具备吧?至于我为什么帮你呢,你什么也别问,暂且当成是缘分吧。”雪月生回忆着说道。

    “那就有劳前辈了!”长弓说道,虽然有些疑惑,可是他觉得对方的身份是不会害自己。

    “那就走吧!”雪月生一挥衣袖,只觉得一股清风迎面拂来,长弓与木碗儿他们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们出现在了传送阵群中央。

    眼前是一座斑驳的古阵台,充满了岁月的痕迹,无数的气与理交织在一起,气象万千!

    “就是它了至尊炼狱的传送阵台,只要登上它,就会把你传送到至尊炼狱。不过只能你自己去,这个小丫头还是要留在这里的。”雪月生的话从身后传来,随后他把一枚纳戒扔给了长弓。

    “为什么啊,我要和哥哥一起去!”木碗儿说道。

    “婉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吧,放心吧我会没事的。”长弓说完迈步踏上了传送阵,一阵金光闪过长弓消失了。

    “哥……”木碗儿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长弓消失了,她也只的作罢。“至尊炼狱,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熟悉呢?”木碗儿疑惑自语道,她转过身来,不远处的一块石碑吸引了她,“远古禁忌阵台。”

    “是那个地方!”木碗儿心里一惊,她转身就想追过去,只是他没有雪月生快,眨眼的功夫她有回到了那个小竹厅。

    “你为什么要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木碗儿质问道。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有些事情不是躲避就能过去的!”

    说实话《望穿古今》写到这里其实在我的设定中,也不过是一个开头而已,只是我的水平有限,写到如今这成绩,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啊,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挥泪伤心中/(ㄒoㄒ)/~~

    第一部就写到这里吧,我准备重再开本新书,故事的情节人物我会带到下本书里,就算是《望穿古今》的续集的,希望到时候不会这么悲催,能够大力支持无再次挥泪中/(ㄒo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