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_美人加冕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38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珈冕从蒋导那里获知真相的时候,  贺律琮也在和纪滕川谈判。

    事实上,贺律琮自始至终没有说太多话,贺氏的最强法务团,  已经把一川现在面临的问题,以及相应的解决方案,  都一一罗列出来,呈现在纪滕川的面前。

    纪滕川的脸色非常难看。

    贺律琮就差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一川的未来只有两条路,要么破产,  要么被贺氏收购。

    无论破产还是收购,  一川的未来都不再姓纪。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也是贺律琮今天亲自过来的目的,  “同意贺氏入股,占比至少51%,  一川未来的经营权,还是在纪总您的手上。”

    纪滕川当然也设想过这种可能,但是一川陷入财务危机后,几乎没有投资机构愿意进来。大家都看清了大环境,  网站以及移动视频才是风口,再加上各种限薪令,传统电影公司大多还是依赖票房,怎么拼得过人家付费点击呢。

    贺律琮抛来的橄榄枝,  非常令人心动。但是纪滕川也深知,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贺先生还有什么条件?”

    贺律琮笑了笑,  他做事注重效率,从不拐弯抹角,  “第一,乌乔的个人工作室从一川抽离,盈亏自负。第二,纪明珠引咎辞职,退出一川所有职务。第三,贺氏对一川未来所有千万级别以上的项目,享有一票否决权。”

    “什么,连明珠也要开除?”

    贺律琮踢走乌乔,自然是为了叶珈冕,纪滕川还算理解,毕竟没人愿意帮助情敌。

    但是辞退纪明珠,纪滕川怒不可遏,那可是他的妹妹。

    “贺律琮,你这是趁火打劫!”纪滕川气得在办公室摔杯子。

    贺律琮岿然不动:“纪总,您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二十年,应该明白商业竞争、愿赌服输的道理。”

    纪滕川:“我要是不同意呢?”

    贺律琮:“据我得到的可靠信息,贵公司的超人气偶像陆昭,最近正在接受税务部门的调查。几个亿的漏税窟窿,没有贺氏入股救火,一川补得上去吗?”

    大几个亿,一川砸锅卖铁当然能补,但是从此以后,只会元气大伤,从此退出各大影视公司的竞争。

    纪滕川没想到的是,贺律琮竟然连这么隐秘的事都知道,这可是一川内部的特级机密。

    当然,一川也可以对陆昭不管不顾,任他被全网通报、封杀,彻底凉凉。但是谁能保证,税务部门深究下去,一川不会揪出来第二个陆昭呢。

    更何况,一川现有的艺人,都是曾凝华这样的中生、大花,他们原有的粉丝群体,随着年龄增长,已经不是电影院的消费主流,拍出来的电影,一部比一部亏损严重。新生代的流量偶像,断层非常严重,只有陆昭和乌乔扛得住票房和收视,这也是一川必须拉陆昭一把的理由。

    只要艺人的招牌还在,钱早晚都能赚回来。但是如果艺人彻底塌房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以前的投资也会血本无归。

    纪滕川其实也知道,身为老总,如果他想让一川活下去,除了依附贺氏,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至于纪明珠,纪总,但凡你没有任人唯亲,一川的财税账务,也不会烂成这样。”

    贺氏资产庞大,里里外外多少人的眼睛盯着,贺律琮在财务和法务上管得很紧,他奉公守法,绝不落人口舌,以后入股一川,自然不会任用纪明珠这样的财务总监。

    纪滕川苦笑,他上一次与贺律琮会面,是为了洽谈叶珈冕的解约事宜。那时候主动权在一川的手上,眼前的年轻人谦逊、温和、有礼,纪滕川趁机提了不少苛刻的条件,贺律琮都一一满足了。

    没想到短短一年,他们的地位就发生了转换。眼前的男人成熟稳重,明明是同样的语气,气质上却是那么咄咄逼人。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纪滕川无奈:“贺先生,说句题外话,我和叶珈冕的父亲程少安,好歹也是故交,你又何必这样赶尽杀绝?”

    贺律琮似乎并不意外,“纪总,我替冕冕谢谢您当年对程少安先生的援助。正因为如此,如果我想对一川赶尽杀绝,今天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纪滕川半晌才听懂,这个男人,到底还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啊。

    “贺先生,是我纪某人输了,我心服口服。”

    贺律琮站起身,同他握手,“纪总,你不是输给了我,你只是输给了这个时代。”

    接下来就是双方团队之间的谈判了。

    贺律琮独自离开一川。

    等电梯的时候,纪明珠追了出来。

    “律琮,为什么要我离开一川?”纪滕川显然已经跟她说过什么,纪明珠此刻,脸上全是受伤和不甘。

    她继续道:“我知道自己一时糊涂,在艺人的税务问题上把控不严。但是不做财务总监,我可以去人事部,也可以去经济部,为什么要把我踢出公司?”

    贺律琮听她说完,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碎纸,递给纪明珠。

    纪明珠一看,脸色瞬间白了。

    贺律琮和秦蔓拥抱的老照片,当年是她偷拍下来,这次又偷偷寄给乌乔的。

    抛开照片,贺律琮和秦蔓,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当初的拥抱,也不过是秦蔓在百老汇演出成功后,一时激动的试探,贺律琮当时很快就推开了她,用下意识的行动,给出了让她死心的答案。

    打人事件后,秦蔓接不到有价值的戏,只能趁著名气尚存,在综艺节目里捞金、奶新人。

    得罪了贺家人,苦果只能自己承担。

    纪明珠知道,无论是偷拍,还是散播照片,这些行为都很不耻。如果乌乔因此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一定会影响叶珈冕的名誉,进而影响她和贺律琮的婚姻。到时候两败俱伤,一川也会受牵连。

    可是纪明珠被疯狂的嫉妒充斥着,鬼使神差就这样做了。

    由此可见,纪明珠口口声声说一切为了公司,这句话是多么可笑。

    “既然你都明白了,就好自为之。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贺律琮字字如冰。

    纪明珠忍不住哭诉,“律琮,你为了叶珈冕,停掉秦蔓的戏,甚至为叶珈冕自断羽翼,割舍掉海外那么多产业,把总部迁到国内,只为了留出更多时间陪她……这些事情,叶珈冕什么都不懂,你这样为她付出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她不需要知道。我和她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值得。”

    贺律琮决然离开。

    **

    贺律琮再次回到蒋导工作室,在地下停车场接到叶珈冕。

    大明星上了车,他一眼就看出来,她哭过了。

    不难猜,贺律琮知道,叶珈冕已经获悉了当年的真相。

    他没有急着开车,而是在驾座上,轻轻抱着她,“冕冕,不要难过,昕姨他们在天之灵,一定都希望你好好的。”

    叶珈冕一愣:“原来已经知道,我爸爸后来的事?”

    贺律琮点点头,“你苏醒以后,我答应过去,会找出当年的真相,给你一个交代。所以也一直在找人调查。最近,我接触到蒋导的项目,才从他那里知道……当年的噩耗。”

    程少安十几年前就离开了人世,这一点,贺律琮当然可以直接告诉叶珈冕,却又怕她受到刺激,一时无法接受。所以才采取这种循序渐进的办法。

    就连那张竞拍的《漂泊叶》花絮照,一开始,也是贺律琮的建议。

    他是这样,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

    叶珈冕沉默了许久,最终选择与自己和解。

    “你现在想去哪里?”贺律琮如临大赦,轻声问。

    叶珈冕声音沉闷:“哥哥,我想去……海边。”

    贺律琮手腕一顿,“好,我们去看海。”

    贺律琮没有带叶珈冕去海景公园,那里人太多了,他驾驶车子,开了很久,几乎开到邻市,才找到一处僻静的海岸。

    这里人迹罕至,只有杂乱的礁石和海浪。

    可叶珈冕知道,这里有年轻的程少安,还有年轻的叶昕柔。他们的美好,他们的爱情,都永远地沉睡在这片蔚蓝色的大海里。

    叶珈冕爬上一块巨大的石头,冲着远处的天际线,大声哭喊——

    “爸爸!妈妈!冕冕回家了,冕冕结婚了,你们看到了吗——”

    贺律琮笔直站在叶珈冕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

    他任她哭,任她喊,任她发泄着积累了十六年的思念和哀伤。

    海风带回了海浪,带回了残存的音波,或许,这里面还夹杂着两个相爱的灵魂,给年轻人的回应和祝福。

    从那以后,叶珈冕和贺律琮经常去海边,约会、散心。

    贺律琮甚至在国外买下一座小岛,每当叶珈冕工作闲下来,他们就会去岛上度假,在海天之间忘我地亲吻、抚慰彼此。

    所有的创伤,都在贺律琮和时光的抚摸里,渐渐焕然新生。

    年底,叶珈冕凭借《末代格格》拿到了最佳女主角,成为新生代的视后。

    获奖之后,叶珈冕就被贺律琮接走,在海岛上,举行了一场低调的婚礼。

    婚礼不对外公布,没有邀请圈内大咖,只有双方的亲友参加,隐秘,隆重,神圣。

    就连叶谭谭这种直播设备长在手心的网红,也顾不上拍视频,抱着叶珈冕又哭又笑,还非要抢新娘捧花。

    低调是叶珈冕的意思,因为婚礼的第二天,叶珈冕就飞回国内,加入了蒋导的谍战片《1943》的剧组。

    电影是群像戏,叶珈冕虽然是主演,但是戏份有限,只在剧组里闭关了两个多月。

    虽然只有两个月,但是因为角色太厚重,她在戏里身心都被虐得不轻,演得痛快淋漓,演技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蒋正烨甚至用戏疯子来形容她。

    等到春暖花开时,《1943》正式杀青,叶珈冕最后一次穿这部剧的戏服,和每一个主创拥抱,道别。

    “这部戏,等明年播了,你要是拿不下影后,老子就把摄像机砸了!”蒋正烨对着来采访的媒体发言  。

    叶珈冕求饶:“蒋导,您可别捧杀,我以后还指着您关照,让我多演几部好戏呢!”

    蒋正烨也笑:“你现在身价这么高,我就怕到时候请不起了。”

    身边人都笑了起来。

    叶珈冕一回头,就看到贺律琮也站在人群里,那样平静,那样隽永地注视着她。

    其实,贺律琮自从把贺氏的核心业务迁回国内,几乎每天都有时间留在家里,为叶珈冕洗手作羹汤。

    只是这次,蒋导的剧组规矩格外严,全程封闭管理,每天的视频电话,也只能打几分钟。一直等到杀青,贺律琮才能驱车过来,接他的小娇妻回家。

    休息室里,叶珈冕换下戏服,紧紧抱住她的男人,“哥哥……”

    不激动是假的,这可是贺大BOSS第一次亲自来探班。

    “你最后一个才抱我。”男人语气闷闷的,还有些孩子气的委屈。

    叶珈冕心里软软的,嘟嘟唇,“可我是第一个亲你的。”

    贺律琮板着脸纠正她,“是唯一一个。”

    他低下头,深深地吻住她。

    然而吻到一半,叶珈冕的胃里突然一阵震颤,她下意识推开男人,冲进隔壁的水池,干呕起来。

    “冕冕,你的胃不舒服?”贺律琮担心极了。

    叶珈冕摇摇头,“没有,可能就是早上要拍戏,没有吃东西。”

    贺律琮当然不会就这样算了,剧组有医疗队,中医西医都有,这是贺律琮在叶珈冕进组后,额外出资安排的。

    老中医很快被请来,给叶珈冕把了把脉。

    所有人都提心吊胆,老中医却笑眯眯问,“大明星,你最近这两个月……生理周期正常吗?”

    叶珈冕:“……”

    她怎么好意思承认,自己两个月没用卫生棉了。之前,她还以为是拍戏压力太大,导致内分泌失调呢。

    所有人怔住。

    西医大夫也恍然大悟,说了一些关联性的问题。

    “您是说,冕冕有可能……怀孕了?”贺律琮呆愣了半天,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可能性很大。”老中医又道,“贺先生最好还是带太太去医院,再瞧一瞧。”

    几十年的老中医了,基本不会误诊,但是说话仍要留一线。

    “应该的,谢谢您了。”

    贺律琮牵住叶珈冕,恨不得立即把她打包送到医院。

    欢喜,激动,情绪太复杂了,安全起见,贺律琮让黎叔开车,自己陪着叶珈冕,一起坐在后排。

    年轻的准爸爸,全程陷在难以置信的惊喜里。

    是的,又惊又喜。喜的是,叶珈冕怀了他们的孩子。惊的是,两个多月,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

    太粗心了,剧组的条件那么艰苦,万一孕妇和孩子受到影响,贺律琮简直不敢想象。

    或许是母子连心,即使还没有做进一步检查,叶珈冕大概觉得,肚子里的宝宝是稳的。

    心大的孕妇,这会儿已经开始胎教了,“宝宝对不起,妈妈真的不知道,你已经住进来了。拍戏的时候,那些哭啊笑的,都是台词,你千万不要当真噢。”

    因为拍的是谍战剧,少不了演一些刑罚类的戏,动作激烈,刺激性强,现在想想,叶珈冕也有些自责。

    贺律琮更是后怕。但他哪敢责备自家媳妇,只能抱着她,惩罚地在她脸蛋咬了一口。

    叶珈冕吃痛,忍不住摸着肚子,打小报告,“宝宝,你要怪就怪爸爸吧,谁叫他……”

    想起婚礼当夜,他对她爱无止境的索要,叶珈冕忍不住红了脸,应该就是那一次吧。

    一夜中奖,她可真是欧皇在世。

    至于贺律琮,早就因为叶珈冕的那一句“要怪就怪爸爸”,整个心都融化掉了。

    他要当爸爸了。

    “嗯,怪我。”

    他牵住妻子,圣洁地亲吻着她的手指。

    通往未来的路还有很长,窗户外面,车水马龙,人生海海。

    过去和未来,像是提前杀青的巨幕电影,无论高/潮还是转折,无论后退还是快进,都是不可逆转的命中注定。

    但是当下,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他们的爱,早已冲破了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在多个维度里无限生长,无限蔓延——

    直到超越永恒。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

    下本求预收哦,文案:

    内娱年度盛典,歌后童潼受邀为“年度最佳组合”获奖者颁奖。

    哥哥谢琂,组合演技担当,低调稳重地接过奖杯,“谢谢童潼老师。”

    弟弟谢瓒,组合唱跳担当,紧张到红脸:“请问童潼姐……您会接受姐弟恋吗?”

    全场粉丝的尖叫平息后,歌后优雅回复:“爱情有无限可能,不分年龄、性别、肤色,所以……我个人不接受。”

    晚宴结束,童潼脱掉礼服,向经纪人抱怨:“谁策划的提问,想让我被流量粉人肉吗?”

    她不知道,回程的车子里,弟弟哭得一塌糊涂,而他旁边的哥哥,握着奖杯面无表情。

    天籁歌后VS双生流量,求预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