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2章 【兔叽X季黎】番外·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兔叽发情期的到来的那天,是他想逃离季黎的开端。

    浴室内季黎在洗澡,兔叽开始只是依照季黎说的去给他递件衣服,浴室门打开一条缝,湿滑的手伸出来蹭到兔叽小臂,季黎没接衣服,而是扯住他的手不肯放。

    这段时间两人边缘性行为做过无数回,对方的身体早摸了个遍,所以后面被拉进去一起洗澡也变得理所应当。

    兔叽被扯进去后就让季黎堵着嘴巴吻住,缠着接吻时撞到调节水温的旋钮,季黎碰巧在下面,淋浴喷头浇了他一身热水,但都比不得兔叽缠上来的舌头热。

    后颈,口腔,大腿内侧,性器。兔叽看着冷冰冰,但实际上好像哪里都比常人要热一些,摸着总觉得是滚烫的。

    兔叽反应太剧烈了,还没开始互撸,只是吻了几分钟,对方翘起的性器就已经渗出前列腺液,湿得很,戳在他小腹上弄得到处都是。

    满室雾气,兔叽半边身子被推进浴缸,白色头发湿了水变成半透明,他天生就白,再被热水一蒸,情欲的粉都变成深红,张开唇喘着粗气,嘴角被季黎咬破的那处肿了起来。

    开头被季黎压制了一番,到了水里,兔叽把人拉了下来按到胯上,凑上去在季黎锁骨那儿又咬又舔,弄出好几个印子。

    本来就是打算玩点别的,季黎推开兔叽的脑袋,撑着他肩膀站了起来。

    兔叽以为自己哪里做错弄得季黎不高兴了,不知所措地仰着头看他,手还抬起来去拉季黎的手。

    季黎任由他牵着,眼神却直勾勾盯着兔叽胯下那根笔直的东西,兔叽实在是太大了,分腿坐在浴缸里,龟头还能探出水面跟他打招呼。

    借着兔叽手上的力,季黎抬起脚来,翘起的鸡巴被踩到水地,兔叽一下懵了,红着眼睛,嘀咕了句很痛。

    他都要被季黎踩软了。

    季黎抬脚,那玩意儿跟有弹性似的一下打回小腹,响声挺大,感觉要软,实际上却并没有软,甚至比刚才更硬了。

    季黎天生骨架挺拔,就算身上覆了层肌肉也依旧骨感,抬起的脚掌并不柔软,是很明显的男生骨骼,突起的踝骨尖锐。

    那只裸足从柱身一路蹭至龟头,深红色的性器因为青筋暴起而显得狰狞,只是轻轻在龟头上踩了踩,兔叽竟然就这么射了。

    米白色的精液从马眼涌出,搅浑了一池清水,季黎有些生气,他还没开始摸,兔叽就射完了。

    他自己一个人撸还有什么意思,兔叽又不会发情,不持久就算了,一天还就只能硬一次,平时还能坚持久点,特别是之前明明都锻炼到可以忍着一起射了,这次又打回原样。

    季黎单腿卡在兔叽胯间,还没开始质问他,突然发现他状态不对,对方脸很红,连带着胸膛上一片都是红的。

    季黎手贴上去摸了摸,温度很高。

    两人本来就是贴着的,兔叽有什么反应他一下就能察觉到,自己腿上抵着的那根东西动了动。季黎惊奇的发现,兔叽竟然又硬了起来,不是半勃那种勉强的程度,是一整根都翘起来完全硬着的。

    刚想夸奖下他,兔叽抢先一步抱住季黎,脸埋在他腹部死劲蹭,手也不老实地摸到他后背,抓了几下就开始向下游走,在他屁股上揉了揉。

    小腹暖洋洋的,是兔叽脸贴在上面讲话,他声音听起来很高兴:“季黎,我好像发情了。”

    原先暖着的身体瞬间从头凉到脚,季黎大力推开兔叽:“你说什么?”

    “我发情了啊……”季黎不是一直嫌弃自己硬不起来吗?他现在可以硬很多次了,为什么季黎看着一点都不高兴。

    兔叽不明白,他想问,可季黎没给他机会,逃命般跑出浴室,将门从外面锁了起来。

    这下兔叽彻底懵了,发情时的兔子本来就比平时脆弱,情欲的热已经烧了起来,兔叽从浴缸里爬出来,一直走到门口拧把手时才发现门被锁上了。

    “怎么了?季黎你不高兴了吗?”

    “我做错了吗?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给我开开门啊,季黎我哪里不对你告诉我。”

    “开门,季黎你开门啊,你不想弄我就不做什么,你开门我想跟你待在一起,你开门啊!”

    “你把我捆起来都可以,不要把我丢在里面!”

    “季黎!”

    “季黎!!”

    后面的呼喊都带着哭腔,兔叽嗓子已经嘶哑了,拍门的声音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消失,季黎凑到浴室门口去听,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很安静。

    等了不知道多久,抑制兔子发情的针终于送到门口,季黎在楼下拆开包裹将针拿了上来。

    钥匙转动发出响声,季黎蹑手蹑脚打开门,生怕发情的兔叽直接扑到自己身上,可他环顾了一圈,里边除了有很浓重的精液膻味外,什么也没有。

    兔叽变回兔子缩在墙角,等到门打开后直接擦着季黎脚边跳了出去,白毛是湿的,可兔叽还是跳上了床,直到裹在被子里才肯变回人型。

    听到声音季黎才看见他,看他人型看久了,季黎都快忘了兔叽还可以变回兔子。可就算变成了兔子也还是一只正在发情的兔子,他手里拿着针筒,一步步朝兔叽逼近,可对方缩在被子里,不愿意出来。

    “兔叽,出来。”

    见兔叽久久不肯动,季黎只好收起针筒,跟他说不打针了,但是有话要对他说。

    听到他这样说,兔叽终于肯从被子里露出脑袋,他眼睛是肿的,不知道是因为发情还是因为哭了,总之看着很可怜。

    季黎说话时离他有十来米远,一个可以与他撇清关系的距离:“兔叽,明天基地会有人来接你,研究所要检查你为什么又突然发情了。”

    “我要去多久?”

    “看他们吧,可能一星期。”

    不会舍不得吗?他根本做不到离开季黎,可季黎不是这样想的,只要他不想,随时都可以远离自己。

    *

    “别生气了行吗?我已经把所有抑制针扔了,我让你随便弄,你想做多久都可以。”

    “谁tm要跟你做,季黎,你放开我!”

    时隔三年,兔叽对跟季黎做爱这件事更抗拒了,到这个时候他几乎下意识就会想起针扎进皮肤的刺痛。

    他不怕痛,可他实在是怕了季黎。

    那双手已经摸到了大腿内侧,以往这个时候季黎会直接扒了他裤子坐上来动,他自己胯下那二两肉也是不争气的很,随便撩拨几下就硬起来,还会被动发情。

    季黎往往是赢家,兔子发起情来,脑子里只想着交配,少有的几分神智也在季黎的撩拨下丧失。那个时候兔叽是喜欢他的,即使开始说不要,但后面半推半就又会滚到一起。

    可今时不同往日,兔叽十分抗拒与他的亲密。

    “我不要!”兔叽耳朵冒了出来,长长一对兔耳竖在脑袋上,气得炸毛了。

    可这由不得他,季黎依旧强势,自顾自扒掉了他的裤子,扶着兔叽已经硬起的性器,在自己润滑过的穴口蹭了几下,以一个极刁钻的姿势抬高屁股直接坐了下去,让兔叽一下插到底。

    痛呼淹没在喉头没有发出来,季黎在兔叽唇边啄吻着:“兔叽,我好想你。”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