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尾声2(大结局)_绝对荣誉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1283章 尾声2(大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国内,A市,某军区总医院,住院部十二楼。

    这里的住院部是一栋十三层的长方形建筑,这个建筑特别的地方在于从十楼往上都属于高干病区,是专门给一些有一定级别的首长和老红军、老革命入住的病区。

    护士小朱轻轻推开房门,发现病房里的秦飞正在房间里慢慢地绕着病床走路活动,他轻轻地做了一个扩胸动作,胸口处一阵刺痛让他马上呲牙咧嘴。

    “你怎么可以这样!?”

    小朱赶紧跑过去扶住秦飞,紧张地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你的伤刚好没多久,要调养,不可以做这些动作,医生都交代多少次你不能着急,你居然还不听?”

    护士小朱在秦飞的面前就像个唠叨的老妈子。

    其实,他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年轻的人居然能够入住到十楼以上的病区。

    这不禁让她对秦飞的身份充满了疑惑。

    当然,她根本也无法找到关于秦飞身份的任何蛛丝马迹。

    因为秦飞的病历卡上没有任何部队的职别和番号,除了他本人的体重血型身高还有以往病史之类的记录,没有其余任何信息。

    入住的时候,他是被一帮看起来杀气腾腾的军官送进来的,为首的是两个少将,最凶的是一个矮个头军官,长着雷公一样的脸,一脸凶相,看起来就像一颗被点燃的炮仗,属于生人勿进那种。

    那群军官足足在医院里待了两天,等到这个叫做秦飞的病人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期,然后在两个少将的命令下怏怏不快地离开。

    当晚还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上尉也跟着过来,一双大眼睛里红通通的,在那群军官走后,只有她没走,后来还有人给她送来了换洗衣服,之后在病房里架起了个陪人床,一直就在心胸外科的住院部里住下了。

    据说,那个女军官是这个秦飞的未婚妻。

    第二天,又有一个姓梁的中年女人赶来,据说是秦飞的母亲。

    俩人就住在招待所里,然后轮流值班一样过来守着秦飞。

    那姓安的女上尉真是个漂亮得让女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小子命真好!人家那么年轻就是上尉,对他还照顾得那么无微不至。

    小朱有时候忍不住在想,这个男人,上辈子也许拯救了地球吧?

    也许真的是拯救过地球。

    因为秦飞来的时候,胸口上的是枪伤。

    其中一发子弹打中了肋骨,卡在上面,还有一颗打穿了左侧的肺叶,差两厘米就打中大动脉,可谓是凶险万分。

    “护士,我没事……”秦飞满脸通红地看着小朱解开了他病号服的上衣扣子,检查中弹地方留下的伤口。

    即便大半个月过去,他仍旧没有习惯这种被女性护士触碰自己身体的做法。

    不过小朱却是一脸认真,没秦飞想得那么多。

    “还好。”

    她松了口气。

    “伤口没裂,你还有几天才拆线,等拆了线,还要注意,不能马虎,虽然手术很成功,不过不能大意……”

    秦飞苦笑地看着小朱,觉得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啰嗦。

    安若素推门而入,秦飞看到她仿佛见到了救兵。

    “若素,推我出去走走!在这房间里我都快憋坏了!”

    “你现在不能出去。”安若素一脸严肃地拒绝了秦飞。

    秦飞绝望地叫了起来:“为什么啊!?”

    “有人来看你了。”

    安若素朝旁边让了让,门口处,一群穿着军服的男人们出现在门口。

    “老爸!幽灵!魏叔叔、林主任……雷队……高手……”

    这是秦飞十多年来第一次看到父亲重新穿上了军装,并且也是第一次看到雷龙穿着军服。

    俩人肩膀上已经是麦穗和金星,这意味着他们是将军了。

    军人的习惯让秦飞下意识地站起来,向雷鸣和自己的父亲敬礼。

    手抬到半空,忽然尴尬地笑了,说:“我忘了,我都被除名了……”

    军礼,是军人专属的礼节,秦飞是被除名了,按照条令规定,他不应该向现役的军官敬礼,因为彼此没有上下级关系了。

    “这里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敬这个军礼!”

    门外忽然床来了安老爷子洪亮的声音。

    安老爷子依旧红光满面,大步流星走入病房,径直来到秦飞面前。

    站在这个小自己好几十岁的小伙子面前,安老爷子上下打量了几次秦飞。

    “好!”

    他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这个字。

    “我当年没看错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秦安国。

    “安国,虎父无犬子啊,我要祝贺你。”

    “老首长是过誉了,秦飞这小子,他的事,我也听他妈妈说了一些,胆大妄为,在打架惹事,还顶撞上级。”秦安国虎着脸看着儿子说道。

    安老爷子没好气道:“这还不是因为你!?”

    秦安国老脸一红,没再敢吭声。

    安老爷子也叹了口气:“我也有责任,你我都欠了秦飞一个完整的青春岁月。”

    “对。”秦安国再抬起头,看着秦飞的双眼里已经带着泪光,“往后我一定好好补偿少琴,补偿小飞。”

    安老爷子说:“行,我给你机会,往后你和雷龙就留在总部工作,你这个年纪,也不适合到一线去了,锻炼的机会就留给年轻人了。”

    说完,指了指3分队的雷龙他们。

    秦安国颇有些伤感道:“是,我也应该这么做了……”

    口气里,有了些英雄迟暮的悲壮。

    雷龙走上前劝道:“今天这么高兴,就别想这些伤感的东西了,年轻人比我们懂得更多了,缺少的只是经验,就让他们自己去干。”

    他转向秦飞,笑道:“小子,还认得雷叔叔我吗?”

    “我就知道你没死,早就知道了。”秦飞狡黠地笑着,转向雷鸣:“雷队,这回真相大白了吧?”

    雷鸣挠了挠头直接向秦安国道歉:“秦队,我是个糊涂蛋!居然没看出你是……”

    “少特么废话了!”秦安国打断雷鸣:“过去的事情还算来干什么,要算,我你哥是不是也要跟我算朝他胸口开的那一枪的账?”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安老爷子说:“我现在有个重要的消息要宣布。”

    “什么消息,老爷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安老将军身上。

    安老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安若素,后者已经羞得头都低了下去。

    “两件事,一件事是等秦飞出院,我就出面当个主婚人,为他俩把喜事给办了,这一点——”

    他望向秦飞。

    “你有意见没有?”

    秦飞早就羞得满脸通红,拼命摇头:“没……没意见……”

    “第二件事,若素已经决定了,退出现役。”

    第二个决定,令在场许多人大吃一惊。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个人的事,又不好多嘴。Оふ說下傤憱找●酷o书o网●κúsúú.йètО

    只有秦安国和雷龙这些将军级别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

    所有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安老爷子第一个离开,接着其余人也有任务陆陆续续离开。

    最后,房间里剩下了安若素和秦安国。

    “若素,你在房间里等一会,我和秦飞出去转转,顺便聊聊。”

    “好的,秦叔叔。”

    “还叫叔叔?”秦安国笑了:“我觉得你可以现在开始改口习惯一下,叫爸爸了。”

    “爸爸……”安若素再次羞红了脸。

    ……

    俩父子出了病房,坐电梯到了十三楼,顶楼是一个小花园。

    站在顶楼,可以看到A市璀璨的灯光。

    “变化真的大啊,当年我离开的时候,这个住院部还算是周围比较高层的建筑,十几年过去,这里已经全变样了……”

    站在楼边,秦安国环视周围高耸入云的各种大厦,忍不住感慨。

    “爸,叫我上来有什么事吗?”秦飞知道父亲把自己叫上来不止是看看夜景感慨一番,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秦安国转过头看着儿子,沉吟片刻才道:“你是想回部队还是想继续留在外面?”

    秦飞思忖一下道:“我想我还是出去吧。”

    “嗯?你不想留在国内?”秦安国问。

    秦飞道:“其实若素退役,恐怕是要跟着我出去,是吧?你们宣布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她的身份是保密的,现在退役,名义上是我妻子,我可以名正言顺把她带出去。”

    “嗯,她是做情报分析的,对你在欧洲的防务公司很有帮助。”秦安国说:“现在我们很多企业都出去发展了,但是世界又总是不太平,不可能都像我们国家一样安全,你在非洲和欧洲都有一定影响力,很多事情你可以作为一个桥梁进行协调,懂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秦飞忽然又笑了:“反正我还挺舍不得我那些朋友的,对了,怎么他们没来看我?”

    “他们?”秦安国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们是想进来,不过入不了境,上次在这里闹的事情还小吗?如果要见他们,很快就可以了。”

    旋即又道:“你真的而不用考虑一下?这不是强迫你,而是征求你意见。”

    “不用考虑了。”秦飞说:“灰兔防务和X佣兵团都是我的心血,我也应该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

    沉吟一下,秦飞问:“爸,这些年,你后悔过自己放弃了我和妈妈而去执行那些任务吗?”

    晚风似乎都停了下来。

    秦安国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静静地看着周围的夜景。

    “儿子,你看看这些繁华。”

    他指着周围的夜景和高楼大厦,还有远处如同光带一样的车流。

    A市是一级城市,是繁华的都市,最近十年经济发展惊人。

    “也许放在正常人的眼里,我就是个疯子,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甚至连父亲都不配做。”

    他回头看着秦飞,深沉地说道:“但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军人呐。这个世界,任何人都能自私,军人不能,当你穿上军装的那天,你的肩膀上就不再是担着自己的小家庭,你还扛着国家这个大家庭,当所有人都忙着挣钱改善自己生活的时候,军人不能只想着钱,因为我们还有使命,还有信仰,那是什么?那就是这个国家的安定繁荣,是这个国家里生活的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总有人要去做傻子,既然这样,我们军人不做,谁做?”

    秦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秦安国叹了口气,又道:“准确来说,我自己不是后悔,是遗憾,我遗憾我没能在你人生重要的十年里陪伴你一起度过,也没有给你妈妈一个相对稳定的家庭,这是我作为男人的亏欠。”

    说到动情处,秦安国虎目含泪。

    “但是!”

    他语气一转,收住那些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

    “我对得起这个国家,我无愧于这里的人民,我对得起培养我的党,在我死的时候,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上级给我的棺木上覆盖上一面国旗,那将是我最高的荣誉!”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