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全剧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那场传奇之战只在小范围中流传,并没有像以前发生在莲花宗,刘达利身上的事情那样,人所周知。

    离开沉溺平原之前,刘达利已经吩咐过了,大战的事情,知道的人,便是知道了,不用传荡出去,虽然传出,对刘达利,对莲花宗,都有极大的名声以及无形的好处,不过,刘达利并不喜欢这些虚名,也不想让蚩家之事,闹的沸沸扬扬。

    至于其中的原因,知道的,则是没有几个人

    一座清幽的山川之中,流水自山峰上疾速流下,落入下方水潭,溅一团欢乐的水花,潭水幽深见底,里面,鱼儿欢快的游着。

    在水潭不远处,三座草房,依着参天大树修建,一片祥和的气息,便是将这周围之地,紧紧的围绕中间。

    水潭边上,一个白衣年轻人悠闲的靠在一张椅子上面,手中握着鱼竿,怡然自得的享受着这宁静的岁月。

    “达利,吃饭了。”一座草房之外缓缓打开,一名貌若天仙似的女子走出,对着水潭边上年轻人温柔的喊着。

    “来了。”

    刘达利轻轻的放下鱼竿,如同是瞬移一般,来到女子身边,手臂伸出,揽住那柔弱无骨的小蛮腰,笑道:“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

    “这么大的人了,老不正经。”刘达微轻声嗔怒,眉宇之间的那份幸福,却是没有丝毫的隐藏。

    “达利。”幸福中的刘达微忽然几分自责的说道:“现在的你,正值意气风发的时候,让你陪我隐居在此。”

    手心快速的放在女子俏嘴之上,刘达利轻笑道:“在我心中,虽然也有着激情,向往那种与高手一战的热血,然而,你该明白,在我内心,其实最想得到的,并不是这些。如今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很是完美,因为有你陪着,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遗憾,也只。”

    话音忽然一顿,片刻后,刘达利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去吧,今天,你为我准备了那些好菜?”

    “都是你爱吃的。”刘达微应了一下,轻声道:“达利,对不起”

    “好好的,你怎么又这样说了?”刘达利眉头一皱,旋即舒展开来,笑道:“达微,你是不是以为,我所说的遗憾,是娘亲的不在?”

    刘达利摇摇头,道:“不是的,娘亲之事,我固然伤心,到现在,也未必可以放下,不过我知道,如果娘亲知道,她也会很开心,因为她看到我不在受有任何的牵绊,亦不在有仇恨,而且我们相亲相爱,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所说遗憾,也只是有点担心刘五,不知道现在,他过的怎么样。”

    “担心刘五?”

    刘达微一双美眸眨了几下,却是知趣的没有多问,当天大战之时,刘达利对炎家忽然表现出来的敌意,相信见到的人很多,而刘五是炎家后人,因为这个关系,很多人都没有问,包括龙皇在内,刘达微也不想多问,她相信,刘达利既然没有说出来,更没有什么举动,那么就代表着,很多事情,他已经拿定了主意,那么,刘达微又何必去烦他。

    “走吧,吃饭去”

    “好”

    刘达利点点头,刚想走进草房,忽然身形转回,目光直视虚空一方,脸庞上,流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刘五来了”

    虽然还没有感应到什么,不过见到刘达利这个笑容,刘达微便是知道,这一年多来,二人过的极是安静宁祥,但不知道为什么,刘达微所见到的前者笑容,从没有现在这个笑容那般璀璨

    反而是因为这样,在这一刻,刘达微心头,有了一股不安的思绪。

    “大哥,嫂子,是不是开饭了,老远处,我就闻到了香味,哈哈,嫂子,你的手艺真好”

    大笑声中,三道身影联袂掠去,中间一人,正是刘五,其左右俩边,一是纤月,另外一人,竟是当天不告而别的元妃。

    “你们怎么会一起来了,大家过的很还好吧?”见着元妃,刘达利短暂的失神一会,旋即偏过身子,不敢看那柔情似水一般的温柔,笑着问道。

    “我们都很好,本来项老爷子他们也要一起过来,但是元妃说,大哥你难得过上一些平静的日子,他们就没有来。”刘五笑了笑,道:“不过眼下,说什么,也要让你出去一趟了。忙完族中之事,我就与纤月来找你,路途上,正好遇见元妃,于是就一起过来了。”

    “你们二人?”望着手心相连的刘五与纤月,刘达利戏谑的说道。

    “这正是来找你的一个原因。”刘五正色道:“望月前辈已经答应将纤月许配给我,而我也准备了,要给纤月一个隆重的婚礼,但是不能没有大哥的主持,所以过来请大哥你了。”

    “成家立业,这是你让你大哥最为关切的一件事了,如今总算是可以让达利放心很多了。”刘达微笑了一句,上前拉着元妃与纤月走到了一边。

    “说吧,其他的事呢?”瞧了有些远的刘达微三人,刘达利淡淡道。

    这点距离,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人来说,都不是距离,不过该说的,或是即将要做的,都无法瞒的过刘达微三人。

    刘五神情一正,几分黯然,半响之后,沉声道:“先祖让我来告诉大哥,自炎家出事之后,炎家所做之事,确实有违天和,如今,大仇得报,先祖也可以放下多年来的心思,他说,无论大哥你想做什么,他老人家都不会有半点的怨言。”

    “刘五”刘达利重重的拍了一下刘五肩膀,道:“当年之事,你也十分的清楚,以为是蚩家作怪,我们打的是替天行道之名,最后发现,是炎家所为,那么,要不要继续将替天行道的事情继续下去?若是不做,我们与蚩家有什么俩样?”

    “刘五,不是大哥要为了什么,更不是什么胸怀天下,而是,一些事情既然都已发生,无论如何,都需要有人来为发生过的事情去承担着一些责任,纵然是实力为尊的一个世界,也要让人知道,还有公理的存在,即便无人知道,我们也要问心无愧啊”

    “刘五,不要怪大哥。”

    感觉着肩膀上的手心越来越重,刘五心神颤了数下,一把握住那只手,道:“大哥,你我兄弟,同生共死这么多,我们之间,已不需要用太多的话语去解释着什么,我与先祖一样,无论大哥你想做什么,都会支持,不会有半点的反对。”

    “大哥知道了,谢谢你。”

    兄弟二人,相拥大笑,笑声过后,刘五脸色陡然一正,无比凛然说道:“大哥,找你出去为我主持婚礼,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更大的事情,你必须要知道。”

    “什么?”

    “当年炎家被灭,大哥,你可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蚩家多年来的准备,三千多年前,更是让一代龙皇饮恨而亡,他们又是在准备着什么?”

    听得这话,刘达利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蚩元天一死,很多事情,都成了一个谜团,这一年多来,有些事情,刘达利也在想这些事情,却都一无所解。

    刘五凝声道:“炎陨先祖,已在三十多年前,重伤在蚩元天手中,本已命不久矣,却在垂死之际,得到一高人襄助,不仅活了下来,一身修为,也在那位高人的帮助下而因此突破至至尊境界”

    “什么高手?”

    闻言,刘达利惊了一惊,将垂死之人救回,或许很让人惊奇,但远远还没有让人达到至尊境界这般惊讶。

    一年多来,以刘达利那绝顶的实力,耳濡目染,刘达微离至尊境界,都还有一步之遥,刘五口中的高人。

    “当年先祖见到那位高人时,不仅先祖已经是重伤,那位高人,亦不好过。先祖与那位高人相处了仅是一年的时间后,高人留下一枚玉简之后,便是神秘的消失不见,任先祖达到至尊境界,神通通天,也无法在大陆上找到这位高人。”

    “一月之前,先祖自觉一身实力,又有所精进之后,再度试着pò  jiě那枚玉简,这一次,终于让他老人家得到玉简之中的内容,看完之后,在感叹蚩家阴谋之大的同时,也是无比的震惊。”

    说话之中,刘五将那枚有着独特气息的玉简交给了刘达利。

    接过玉简,一缕灵魂之力迅速的涌入其中。

    玉简内容,不是很多,很快,刘达利就看了个遍,但是看完之后的许久时间当中,刘达利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因为,玉简中所说的事情,太让人吃惊,也让人完全的不敢相信

    照玉简所说,当年发生在远古时期的那场惊天大战,确如刘达利曾经所想过的,是蚩家一手挑起来的,所为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称霸大陆这么简单。

    上古之时,天地灵气无比的充沛,各种资源,亦是繁盛无比,因此,涌现出来的高手,也是多不胜数,因此,在那样的一种环境之下,当绝顶高手越来越多的时候,大陆上的资源,就渐渐的不够用了,于是,身为当时超级势力之一的蚩家,联合了几方,挑起了一场,牵扯到整个大陆上的一场惊天大战。

    而蚩家当时的目的极为的简单,就是想借助着大战,让大陆死一些人,以此来缓解大陆资源快速消失的局面。

    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这个想法,未必是一点也可取的。

    只是,随着大战的继续,挑起大战之后,蚩家身为幕后策划人,反而是渔翁从中得利,不仅保存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实力,还成功的从中得到许多好处。

    因此,蚩家高层一些人心里,当时的目的,渐渐的化为了更大的野心,既然好处得到了许多,那么,为何不趁机将大陆所有的资源都掌握在手中呢?

    从此,已经不简简单单的是统一大陆,因为世代都会有斗魂的出现,令蚩家的绝顶高手,在修炼,感悟天地自然时,会发现一些,本不该出现这片世界上的新鲜,久而久之,便是让蚩家每一代族长得知,原来,所谓的尽头,实际上是另外的一个开始。

    这个开始,将会更加的精彩,因此,为了这个还无法确定的精彩,蚩家毅然改变原来计划开始行动。

    结果,蚩家未能如愿,但是,并没有让蚩家认识到什么,反而加大了行动的手段,到得最后,连蚩家本身,也是元气大伤。

    不过,一直以来,蚩家都是隐藏人后,故而,在大战结束之后,众多高手开辟了另外一方空间,全数退走之时,蚩家便与炎家一起留在了黔术大陆,目的很简单直接,守护着这片大陆。

    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根本就是蚩家的一个阴谋。

    留在大陆,随着时间推移,以蚩家原有的根基,要想恢复起来,本就不难,相对于在远古时期,实力不太强大的炎家来说,蚩家很快,就将他们甩在身后。

    多年来,蚩家一直隐忍不发,不是惧怕炎家的实力,而是在乎另外一个空间中那些高手的干预。

    在蚩家隐忍的这些年中,实力不断增大,所得到的讯息,也在不断的累及当中,后来,某一代蚩家之主,终于是完全领悟到了,蚩家历代族长多年来未曾领悟完整的讯息。

    虽然是领悟到了,可要想做到,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要付出的代价,更是常人难以想像。

    以蚩家势力及实力,根本不可能做到,但不得不说,蚩家之人,的确有这个毅力,最终,竟然被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实现他们所领悟到的东西,于是,一场针对大陆上所有人的阴谋,再度开始启动。

    这场阴谋,不仅是对黔术大陆,另外一个空间中的世界,也有着蚩家人的部署,刚开始,都很顺利,以前的盟友,依旧还是盟友

    世界便是如此的简单,有人的地方,就会出现一切的杀戮与争端,不管到了那个空间都是一样。

    记载玉简之人,本是蚩家同盟,在偶然之间,得知蚩家所进行的,原来是一场豪赌,以天下生灵为赌注的豪赌,知道这一切之后,此人与此人所代表着的势力,毅然与蚩家决裂,从而,才有着炎陨所得到的奇遇。

    如今,黔术大陆上的蚩家,被消灭一空,但是那个空间当中,依旧还有着不少的蚩家人,而且,那里的蚩家高手,好些人,修为不在蚩元天之下。

    之所以没能够来到黔术大陆帮助蚩元天成就大业,便是在于,那位高人,以己之力,生生的震散了俩个世界之间的通道。

    但是,玉简上记载,这条通道,只是被震散,却没有消失,终有一天,如果在那个世界中,蚩家与他的同盟,在征战中取胜的话,这条通道,将会被重新修复,那么,蚩家高手,也将再度光临黔术大陆。

    而黔术大陆,也又要面临一次惨无人道的袭杀,因为蚩家所要做的,便是以天下万众生灵为辅,铸就一条血之路,来打开黔术大陆这个世界的屏障,从而,让他们得到更多,同时,也是进入到另外一个修炼世界的大门之中.

    这些,正是蚩元天在临死之前,依旧那么疯狂,那般执着的原因所在

    “大哥,先祖他老人家说,如果玉简所说事实,真的有一天,那个空间中的高手来到,黔术大陆,能够阻挡的,唯有大哥你一人而已。先祖还说,天下苍生,虽不以己念,却有众生守护之责,过往之事,先祖他老人家已无法挽回,那么,余下时间,愿意倾尽全力,来守护着这片大陆”

    闻言,刘达利点点头,功虽可不抵过,却也可以去做,去承担炎家该承担的责任

    良久,刘达利缓缓抬头,望向虚空,似乎已经看见了另外一个空间,那个空间当中,依旧有着这个世界上的激烈与疯狂....

    “新的天地,任何人都想开创,实力的提升,本就是武道修炼路途上,最让人值得兴奋的事情,然而,以天下生灵为媒介,去开辟一个新的纪元,蚩家,除了说你们疯狂之外,我还真的找不出其他的词语来”

    刘达利忽然冷冷的一笑:“不过,这个世界,可不是你们蚩家说了算的”

    “我刘达利,便在大陆上等着你们,最好,你们不会活着离开那个空间,否则,也会叫你们知道,黔术大陆上的高手,并非是你们想像中的那般孱弱”

    深吸了口气,刘达利脸庞上,再度浮现出一抹坚定的笑容。

    “以后,我的日子,可没有之前的那么休闲了。”

    话音落下,随后望向刘达微,二人之间,仿佛是心神相连一般,后者也是望向过来,甜甜一笑,那双美丽眸子之中,除却坚定之外,便是所有的支持。

    {全剧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史上最强归来》,;”,聊人生,寻知己~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