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最后一战(2018大结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了哈尔滨,王南安排好使馆的人和士兵们,就去找李朝甲的家人。

    让他们收拾一下,先到使馆区里住,等有飞机南下时,就送到李朝甲那里。

    过了几天,毛子就通知他,说在731那里发现了毛子小美女姐姐的遗物,问他要不要拿给毛子小美女。

    王南不疑有他,带上那个排,就开车前往731。

    汽车进入了郊区后,他出神的看着这片山地树林田野,这里是多次战斗过的地方,不由的想起与李秀二丫在这里战斗的经历,就在这片原野中寻找着他当年穿行的路线。

    望着远处一处高地,他想起,曾在那里他伏击过。

    他叹了口气,以后和平了,不用再带着老婆们满世界开枪杀人了。

    正要移开眼睛,突然看到那里有一闪而过的光点。他愣了一下,立刻叫司机停车。

    车队紧急停在了路边,后面的那个排的士兵都下了车,站在了车边。

    王南总感觉那光点不是他的错觉,低头想了想,还是小心为大吧。

    他让美军每个班做为一组,兵分三路,向出现光点的地方潜过去探查。

    军士长们和通讯兵说了几声,打开无线电对话机,挥手带着自己的士兵开始了行动。

    这些都跟王南出生入死过的老兵,什么仗都打过,也听惯了王南的命令,一声不吭的就在各自军士长的带领下,离开了车队,开始展开战斗队形。

    王南带着这个排的通讯兵和迫击炮手留在了原地,躲在了汽车的后面。

    通讯兵把一把M1狙击步枪和一个弹药背心递给了他,自己端起了突击步枪。

    前面还没有什么声音,各小组应该还在前行中。王南就从车边探头看了眼,却突然心悸起来,立刻向车后方侧滚了出去。

    风驰电掣间,几发子弹打在他原来的位置。

    他听着枪声,大概在四百多米的地方,吓出了一身虚汗。

    枪声送来的信息,让他补全了这战场上的情况。

    要不是他让车队立刻停下来,再往前走200米,就会是对方的包围圈。只要车队进去,就不会是几个狙击手这么简单,起码得有一个排以上的兵力用轻重武器守在那里。

    人都是肉长的,第一波攻击恐怕这个排就得倒下一半以上。

    哪怕是再往前走100米,刚才的几发子弹,他就很难能躲得开。

    王南抱着枪到了路边的排水沟里蹲了下来,想着刚才有亮光的位置,默默的计算了下,就报出了一个坐标,迫击炮手立刻按他说的位置打了个三连发。

    王南没有再探头出去察看,也没让迫击炮手去看。他知道,对面狙击手会一直瞄准着这里。

    至是对手是谁,相信连这些美军士兵都心中有数。

    他想了下那一带的地形,又报了几个坐标。

    迫击炮立刻打了过去,那边炮弹一落地,就听到有两个组的轻重火力响了起来。

    轻机枪、突击步枪都是长点射,中间不时传来枪榴弹的爆炸声。

    稍等片刻,另一组也全力开起火来。

    通讯兵把一个新型的战地对讲机递给了王南,他往耳边一放,立刻听到各组的声音。

    两个组已经发现了目标,他们火力交替压制着在接近对方中。

    另一个组的所有火力全开,一个连正在山坳里准备着冲锋,被他们堵在了原地。

    王南心中冷哼,正面作战,这个排还显不出什么。可要是在这野外作战,一个连加几个狙击手,实在是小看了这些美军精锐。

    突然身后通讯兵和迫击炮手的突击步枪也响了起来。

    王南看回身后,只见一大队骑马的胡子从远处的庄稼地里冒出头来。

    他立刻端起了M1,现在的距离有600多米,王南慢些开了几枪,稍稍习惯了下,就疯狂的对着准备冲锋的人马狙击起来。

    现在的局势全都明了起来。

    狙击手在高处,一个连的兵力准备冲锋,他们的对面是这骑着马的胡子们,这些人隐隐围成一圈。

    而王南的车队偏偏停在圈外200米处。

    那100多个胡子见有了伤亡,立刻冲锋。

    可王南拿着一把半自动步枪,弹无虚发,速度比连射慢不了多少。这些胡子还没进入400米,就在突击步枪和狙击步枪的射击下,倒下了十几个。

    等双方距离进入了400米,几把突击步枪都改成了连发,哗哗的开始泼起了弹雨。

    胡子们或人或马,立刻噼里啪啦的往地上倒。

    到了200米时,已经少了一半人。

    这些胡子倒也硬气,顶着子弹还在往前冲着,眼见几息就冲到了王南这几个人身边。远处的机枪突然扫射了过来,立刻把这几十号人打的七零八落,余下的,很快被王南几个人点了名。

    原来一个小组的机枪手在转移时,看到身后的情况,立即把枪口掉了过来,帮了王南这几个人的大忙。

    王南不去管前面的战斗,憋着一口气,在后面射击站立的马匹和没死的胡子。很快,几百米内再看不到有动静的人马。

    不一会,前面一个小组在对讲机里回报,说打死十几个人,其中有多个狙击手,已方无伤亡,他们正在支援其他小组中。

    不多时,另外两个组也开始报告,战斗基本结束,已方出现了几个轻伤,正在打扫战场中。

    可王南的心中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他想了半天,让各组注意枪声,就从水沟里爬到车边。

    从口袋里拿出白手套挂在枪口上,然后挑起了自己的帽子,只露出一点点手套的样子,斜斜的伸到车边,远处能看到的位置上。

    啪啪啪,三发子弹从不同角度都打在了帽子上,接着远处又传来一阵的枪声,不一会各组报告击毙三个隐藏非常好的狙击手。

    王南让他们继续察看四处,他仔细琢磨着应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没多久,又传来了两声枪响,一个小组报告,发现远处有观察人员,已被狙击手击毙,问王南要不要去确认一下。

    王南听到确认两个字,心中一动,立刻让所有美军撤了回来。

    又等了会儿,感觉四周安全了,他才拿着多了几个洞的帽子走了出来。

    士兵们回来后,三个军士长分别向王南述说战斗情况,王南这才知道,那些狙击手都在等着向他开枪,而其他人顶不住这些士兵的冲锋,所以直到战斗结束,只出现了几个轻伤。

    这时再去731也没什么意思了,王南转回了哈尔滨,却也没让美军把这事情公开。

    这场不存于世的战斗,成为他的最后一战!

    没多久,他就被安排在一个盟军观察团里,他索然无味的跟着这些人,在中国的几个大城市里转了一圈,又到了日本。

    在盟军司令部里,他递交了退出军职的书面请求,却不待回复,就回到了美国,过起了大隐隐于世的生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