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番外三(倒v结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也许是因为身份的转变,离开白家的日子并没有白棠幼时想象中那样艰难,像是为了弥补白棠曾经吃过的苦,谢乔拉着他在一个南方的小城开了家甜品店。

    没错,就是很多小说中都出现过的那种俗气的甜品店,白棠之前为了白家的产业也上过不少金融课,原本两人是靠着他以前炒股攒下的存款装修,后来谢乔掌握了这项风险大收益却也不小的技能后,白棠便再没有管过钱的事情。

    一楼是热闹却不吵闹的厨房和点餐用餐区,沿着木制的楼梯盘旋向上,就会看到隔音很好的阅读区,只要驱车开上十分钟,谢乔就可以带着自己的爱人回到两人亲手布置的小窝。

    K市个没有冬天的温暖城市,不过白棠二人却只在这里度过了一季冬春,这条街上的商户都知道,那家装修温馨的甜品店有两个总见不到人影儿的帅气老板,这对夫夫会经常把店交给店员,自己则是天南海北地出去旅行。

    咬住口中装满冰淇淋的勺子,白棠幸福地眯了眯眼睛,经过这段时间谢乔变着花样的美食投喂,白棠原本不矮的个子又抽高了一点,脸上也多了点软乎乎的肉肉。

    这是一座临海的小岛,时值初夏,阳光明媚而又不至于太过强烈,躺在宽大阳伞下软软的懒人沙发上吹着海风,白棠惬意地放下勺子,只觉得自己被谢乔带的越发堕落。

    倦鸟归林,斜阳欲垂,湛蓝色的海水被染上一层浅浅的薄红,白棠放空思绪眺望远方,直到脸上被人轻轻捏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果然还是养点肉之后手感好,”放下手中切成小块的西瓜,谢乔弯腰亲了亲白棠,顺势腻腻歪歪地和对方挤到了一起,“那么出神,想什么呢?”

    “也没什么,”舀了一勺冰淇淋喂给谢乔,白棠咬着西瓜道,“就是觉得之前的经历像是一场梦。”

    除了手心里隐去的创造神格,白棠现在和其他人类并没有什么两样,虽说与谢乔在一起总是会因为两人的长相和性别而受到更多的关注,但比起半年来的幸福快乐来说,这点小困扰就只能称得上是生活中的小小点缀。

    懒洋洋地伸长手臂将人揽在怀中,谢乔闭上眼睛,心满意足地像是一只餍足的老猫:“如果这是一个梦,那本尊可真愿意长梦不醒下去。”

    说罢,他就像真的睡过去一般将整个人黏在了白棠身上,任凭自家媳妇怎么捉弄,妖刀大人都呼吸平稳不为所动。

    拿这耍赖的人没法儿,白棠只能用这种黏黏糊糊的姿势和对方一同窝在软绵绵的沙发上,他们所选的酒店视野很好,凭借白棠的眼力,可以轻易地看到远处宽广的大海和岛上生活的人们。

    远离了喧嚣的城市,岛上的一切都变得很慢,时间在这里仿佛失去了意义,白棠如大只玩偶一样安静地被谢乔抱在怀中,眉目间满是岁月静好的闲适。

    夕阳坠海,渔船归航,隐隐有年轻人的笑声传来,白棠偏头一瞧,只见稍远处的篝火旁围了不少笑闹着的男男女女。

    尽管听不清具体的对话,但白棠也能从最中央两人一站一跪的姿势上看出那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求婚现场。

    火光将女孩儿的脸染上一层动人的绯色,她笑意盈盈地扶起了一脸紧张的男孩,眼睛里似乎有一片星河闪耀。

    “你想吗?”

    热气拂过,耳畔突然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白棠诧异地收回视线,不解地睁大了眼睛:“啊?”

    “结婚,”直起身体,谢乔收起了之前那副没骨头似的慵懒样,“棠棠,你想要一个婚礼吗?”

    谢乔心血来潮的问题彻底让白棠愣了神,他本就不是什么注重仪式感的人,与谢乔的感情也可以说是长久相处下的水到渠成,再加上对方是把生于修□□的妖刀,是故白棠的脑海里从来都没有跳出过类似结婚的想法。

    好像没有经过热恋期,他们就直接变成了老夫老妻。

    被自己脑补的词语逗乐,白棠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是看看。”

    求婚也好,婚礼也罢,那都是寄托心意的一种仪式,白棠并非看轻它们,却也觉得自己和谢乔之间不需要这些。

    再说了,这些仪式都需要亲人朋友的祝福,然而他和谢乔身边除了彼此再无他人,除非把遥远时空外的齐知乐和零三抓来,否则他们可能还真的凑不出两人以上的场面。

    “但我看你好像很喜欢的样子,”碰了碰白棠的睫毛,谢乔哼了一声,“刚刚某人可是连眼睛都看直了。”

    净会胡说八道,白棠哭笑不得:“你刚刚……”

    你刚刚可是闭着眼呢。

    话还没说完,谢乔便拿起沙发背上的外套、拽着白棠的手腕起身:“跟我来。”

    夜风微凉,可白棠却因为对方的体贴而感觉不到冷,宽大的白色外搭在他身后波动起伏,像极了一只振翅欲飞的蝶。

    哄闹着的少男少女被他们抛在身后,拥有巨大落地窗的酒店亦被他们甩在后方,足尖踏过散发着清香的草地,白棠跟着谢乔一路穿过海岛边缘的树林,而后抵达了海浪翻涌的岸边。

    海天相接,月亮和星子一同浸泡在凉沁沁的海浪里,像是一条条活泼而又好动的鱼,许是因为谢乔来时特意观察过,这片海域没有其他人,甚至连艘渔船都见不到。

    “是不是有点像深蓝星的样子?”偏头看向白棠,谢乔的眸子盛满笑意,“你不知道你在海中沉睡的样子有多美,像极了一尾传说中的美人鱼。”

    “我控制不住地为你心折,却也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在意识到你有可能再也无法醒来的一刻,我才真真正正地意识到——”

    “谢乔再也离不开白棠了。”

    包括零三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自己是付出承担较多的那一方,但在谢乔眼中,白棠才是真正将他从深渊中拉上来的那一个人。

    他这把锋锐无比的凶器,是在遇上白棠之后才学了何为保护,他舞动刀尖,再不是为了宣泄心中的愤恨,而是为了守护那个身后那个他所爱的人。

    “所以本尊早就做好了将你绑在身边的准备。”伸手在白棠外套的口袋里一摸,谢乔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小小的指环,“本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比较好,谁成想今晚老天送了本尊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被谢乔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操作惊到,白棠怔怔地看着谢乔手心的戒指,看着月光在其上晕染出一层浅浅的银光。

    它模样简洁,甚至没有任何一颗碎钻做装饰,的确是白棠会喜欢的风格。

    “你我周围没什么朋友亲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在这个世界中为你办一场举世无双的双修大典,”轻轻握住白棠的手指,谢乔像是能看透对方所想一样认真道,“在你面前,我只能像一个最普通的男人、小心翼翼地递上自己的一颗心。”

    “棠棠,我要娶你,在每个世界、用每种方式,娶你。”

    余生那么长,请给我一个机会一直爱你。

    眼眶酸涩,白棠任由银色的指环缓缓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他很想说些什么来回应眼前的男人,但不自觉哽咽的喉咙却让他无法出声。

    所以他只能抱住男人,毫无顾忌地献上了自己的唇。

    那是一个不像白棠却很激烈很冲动的吻,谢乔的下唇被撞得生疼,甚至还隐约尝到了一丝丝血腥味儿。

    但却没有人想在此刻停止。

    游鱼惊散,浪花翻卷,深海中坠入两抹交缠的人影——

    红眼睛的坏王子,终于如愿吃掉了他的小人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