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页_军婚燃情:萌宝,神助攻!_乐读窝小说
首页

第248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蔺一珩淡笑,不置可否。

    从安澜出声的那一刻起,他说她丑,故意在他面前嫌弃自己的妹妹。

    便是为了试探蔺一珩对待安澜的态度。

    那时,他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不丑。”

    后来,便将这个不丑的女孩,娶到了自己的家中,果然抱得美人归。

    “喂。”安奕辰的鼻子倏然酸涩了一下,“好好照顾她。”

    “我知道。”蔺一珩郑重地颔首。

    愿你此生,永不负她

    安澜,从出生起,就一直是安家掌上明珠,安家的小公主啊……

    现在,就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如果,你敢让她有任何闪失,别怪兄弟我跟你翻脸。”安奕辰攥拳,捶了捶蔺一珩的肩窝,警告道。

    两人随即相视勾唇。

    虽然打闹了二十年,常常因为安澜而有所争执,但兄弟终归还是不打不相识。

    “放心。”蔺一珩抿了抿薄唇。

    这辈子,他都一定会让安澜幸福的。

    虽然,两年后,事情似乎向着他们预计的相反方向偏离……

    家庭破裂,安氏消失。

    甚至连安奕辰和安澜都消失无踪。

    但,那都是后来的事情啊,在后来的后来,他们依旧幸福美满,甚至,四世同堂。

    “你跟澜丫头是军婚。”

    安奕辰望着蔺一珩,收起自己有几分痞气的笑容,难得又摆出了哥哥的姿态。

    “只要你不愿,这婚便不可能离。”他说,“愿你此生,永不负她。”

    不辜负她,不欺她。

    甚至不要再让他因为命悬一线的事情而难过,不要让她常常独守空房……

    “我尽力。”蔺一珩墨眸幽深,“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了。”

    安奕辰:“……”

    为了妹妹,他容易么?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胥皇酒店的门外,倏然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这阵躁动,很显然是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而今天剩下的最后的大事件,便是最终的婚礼,还有……新娘。

    蔺一珩蹙了蹙眉,“澜澜来了。”

    一夜不见,如恍然隔世,思念成河。

    猜测到外面的吵闹是因新娘的到来而起,蔺一珩便想要箭步冲到门外,亲自去将自己的新娘接进来。

    但安奕辰却拦住他,“不急。”

    “再忍一会儿,会更惊艳。”他勾唇,望向蔺一珩,期待着安澜的登场。

    蔺一珩眉梢缓缓地舒展开。

    他渐渐地平复着心情,只能等待婚礼真正开始的时候,再去迎娶自己的新娘。

    “阿珩,照顾不好澜丫头,军法处置。”

    蔺清坤不知何时也走到了蔺一珩的身边,见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他特意来警告了一句。

    望着老顽童似的爷爷,蔺一珩不由得站直了身子,郑重地行了一个军礼,“是!”

    他究竟看起来有多么不靠谱?

    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来警告,要对安澜好……

    那可是他深爱了20年的媳妇儿啊。

    他等了整整20年,看着她从婴儿变成小萝莉,从小萝莉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如今已经逐渐成为成熟的女人,他的妻……

    这辈子,他只会爱上安澜了。

    蔺一珩想。

    婚礼的音乐很快便在胥皇酒店里响了起来,司仪走上了舞台,郑重地向所有到场的宾客,请出了新郎。

    蔺一珩沿着红毯,走上婚宴的主舞台,周身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如睥睨倨临的君主般,让人不敢逼视,同时,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他是一个骨子里都矜贵优雅的男人。

    但在部队中,他刚毅坚韧;在商场中,他冷冽果决;在家中,却又腹黑邪魅。

    然而后者,却是只留给自己最爱的女人。

    番外完(大结局)

    婚礼进行曲响起。

    胥皇酒店的大门,倏然被几名侍者缓缓地拉开,透进来一束莹白的日光。

    安澜婚纱裙摆曳地,冗长的拖地尾纱繁复且精致地披在她的身后,由两名女佣捧着,将她拥入婚宴礼堂内。

    “澜澜,来。”

    蔺一珩站在婚宴的主舞台上,向安澜伸出了一只手,薄唇轻勾。

    安澜缓缓抬眸,露出一抹清浅的笑容,缓缓地沿着红毯,向蔺一珩走去。

    男人款步走下舞台,看见女人将柔荑搭在他的大掌上,于是便盈盈一握,转身亲自将她牵到了舞台中央。

    “终于,等到你了。”

    蔺一珩倏然将女人向怀中一揽。

    安澜一个猝不及防,便顺势跌入了他的怀中,她抬眸,他垂眸。

    一双灿若繁星的杏眸,闪着清澈的光芒,瞬然便撞入了蔺一珩那双幽深的墨瞳中,仿佛将她彻底吸附。

    安澜随即垂下眼帘。

    翩跹的睫毛在眼底投射着浅浅的暗影,娇羞得有几分可爱,让人忍不住采撷。

    “安澜在你出生时,我便知道,此生我认定的人,只有你了。”

    蔺一珩长臂揽在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握着她捧花的柔荑,深情款款。

    粉雕玉琢的人儿啊……

    躺在你摇篮里嘤咛时,是多么的勾人心魄,令三岁的男孩挠心挠肺地想要去碰。

    她像个瓷娃娃一样,如此可人。

    “三……三岁你知道什么。”安澜的脑袋埋得更深了,她结巴道。

    蔺一珩薄唇轻勾,“的确,那时还什么都不知道,索性我觉悟得早。”

    那时,他只知道她很可爱。

    可爱得让人充满了占有欲,想要从安奕辰的手里抢过来,占为己有。

    “我说二十年,便是二十年。”

    蔺一珩轻轻挑起安澜的下颌,四目相对,“那是我最青春的二十年,全部都赠给你了。”

    男人深情地望着她,一双狭长的桃花眸,潋滟着似水柔情的波光。

    他薄唇轻启,“所以,你要还我很多个二十年,才能弥补我等待的青春。”

    话音落下,蔺一珩便倾身。

    男人在新婚妻子的粉嫩樱唇上,落下了浅浅的一个吻,随即逐渐加深。

    婚纱曳地与西装革履,在金碧辉煌的婚宴礼堂中,似乎定格成为了永恒的瞬间,让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将永远不会忘记……尤其是,烙印在新郎新娘的心中。

    哪怕是失去记忆,空荡了灵魂。

    哪怕思念成疾,也终究会久别重逢。

    当记忆的碎片重新在安澜的脑海中编织成22年的故事后,最为震撼的,也尚且是这一场许了深情的盛世婚礼吧。

    男人将她拥在怀里,护她一世安稳。

    唇齿厮磨间,只听他低低地道,“澜澜,我真的等你,很久很久了……”

    安澜的心,在那一刻被拨乱了心弦。

    而五年后,他再见她时,已是思念成狂,哪怕一掷千金,也撂下那句狠话,终将失了三年的妻子领回了家。

    “倾家荡产,老子要她!”

    青梅竹马,久别重逢也不过如此。

    所有的思念都终将变成了一句话,“安澜,老子他妈的疯了心……好想你。”

    最多还有一句,“我爱你。”

    再无其他。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