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30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戚秦拍飞靡音和雪飘人间的动作十分凶猛,  看得观众惊呼连连,生怕他把两人给怎么样了,  但事实上,  因为情况太过紧急,戚秦连技能都没来得及用,  完全是依赖自身的剑术和力量属性来阻止二人,看上去打得凶,  其实压根儿没怎么掉血。

    但其实掉不掉血也无所谓,  雪飘人间和靡音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发动攻击,其目的就是击杀季玄一,现在集火却被拆得七零八落,  对季玄一的血条根本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这一波控制一过去,相当于雪飘人间和靡音之前的力气全都白费了,  还赔进去好几个技能CD,  可以说是血亏了!

    靡音脸色越来越凝重,  雪飘人间也忍不住轻轻地咋舌一声。

    戚秦这个人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眼见着季玄一就要脱出控制了,然而后者的血量才掉了三分之一不到,  可以说跟他们想象中的剧情完全不同,  但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一波季玄一,如果就这么浪费了,实在是太亏了,  雪飘人间咬了咬牙,只得呼喝一声,  强行驱马朝戚秦撞了过去!

    戚秦虽然身法灵活,简直不像个剑士,尤其是在招架物理攻击的时候非常厉害,但他却有一个完全无法改变的习惯。

    那就是对技能伤害的判定总是下意识地忽略了技能和平A之间的区别,永远优先抵挡和规避看起来比较危险的招数。

    比如同时面对一个砍腿的技能和一个砍脖子的平A,只能躲避一个的情况下,戚秦一定会选择躲砍脖子的平A而不是砍腿的技能,即便砍腿的实际掉血量要多得多。

    也就是说,用游戏数据来衡量得失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危急关头,他的条件反射是完全克制不住的。

    这个缺点季玄一也对戚秦提过,但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改,雪飘人间和靡音也一直将这件事看在眼里。

    并不是没有想过利用戚秦的这个缺点,但一旦得逞,一次也就罢了,多了戚秦肯定就会下意识地防范,平时就够厉害的了,好不容易发现的破绽又没了,那戚秦在游戏里还不无敌了?

    尤其是在双方成为了对手之后,靡音和雪飘人间认为攻击戚秦的这个弱点可以,但只能是在紧要关头下才可以,否则下一届比赛还要不要打了?

    正巧,现在这个时机,就是传说中的紧要关头了,这一场输掉就真的输了,现在不拿出撒手锏,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雪飘人间开始向戚秦的要害攻击时,靡音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配合了对方的节奏,同时开始向季玄一攻击,两个人都是平A抹脖子扎眼,技能切手切腿。

    戚秦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规避错了技能,季玄一的血量便猛然降了一截,戚秦一急,手上的动作更乱了,竟然让季玄一的血量直接被压到了危险线,看得季玄一满头黑线。

    靡音看着正正经经的,没想到竞技场上竟然还会这么阴!

    如果靡音知道季玄一在想什么,估摸着也要腆着脸说一句了,打得过当然要堂堂正正地展示实力了,打不过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他们这个打法除了是针对戚秦量身打造出来的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戚秦的实力就摆在这里,想要拿冠军,不针对对方想一下办法怎么可能成功!

    这下不仅是季玄一掉了血,戚秦竟然也被压了四分之一的血下来,好在就在靡音准备进入爆发阶段试图对季玄一进行击杀的时候,漫长的三秒钟终于过去了!

    戚秦的阻拦动作虽然后面两秒并没有派上太大的用场了,但有干扰总比让对方站着打木桩来的好,季玄一脱离麻痹状态后,血量还剩下百分之二十七,十分危险,但已经够了。

    感谢靡音为了迷惑戚秦,把主要攻击目标放在了季玄一的手上,恢复行动力的一瞬间,季玄一一摆手,便直接躲开了对方的技能。

    虽然因为靡音和雪飘人间联合起来欺负戚秦感到很不爽,甚至想要直接抡起法杖敲对方的脑壳,但现在比较是比赛,别说一秒,零点一秒的时间都不能被错过,明显没有时间让季玄一去干这种事儿,他只能一秒不错地一转手腕,用最小的位移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了靡音的身上。

    靡音因为打季玄一打得太爽,而且耍戚秦也十分让人有成就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算漏了半秒麻痹效果,季玄一开始有动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要撤。

    然而他最后砍季玄一的那一刀不是平A而是技能,带了一定的僵直效果,结束之后再隐身,已经根本来不及了!当即便生吃了这一记五秒麻痹,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了!

    戚秦见状,立刻甩脱雪飘人间,转而开始攻击靡音,雪飘人间见势不妙,立刻想要回救,然而季玄一的法杖再次对准了雪飘人间!

    靡音清楚地意识到季玄一想要做什么,上一场控他切雪飘人间,这一场控雪飘人间踩他,季玄一这是公平得很,哪边都不耽误啊!

    靡音立刻开始在心中祈祷,上一次中了,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这一次不应该中了吧?!?!

    虽然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不是这么算的,但确实季玄一这届比赛中傀儡术的命中率有些偏高了,这一击按理来说不中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在靡音的祈祷之下,季玄一再次成功完成了傀儡术,操控了刚才还准备用扬蹄将戚秦逼退的雪飘人间,转而和戚秦一起对靡音发起了攻击!

    季玄一的骑士水平只能说是一般高手,大概和剑洗新酒差不多,可能要强上一点,但靡音现在动都不能动,季玄一也就不需要顾虑那么多了,只调整了一下站位,让雪飘人间被他和戚秦夹在中间,结束傀儡控制之后不至于那么容易开溜,便站在原地输出了,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可怜靡音,只是个脆皮小刺客而已,怎么可能扛得住两个人的输出,五秒不到就被击杀在原地,而雪飘人间在傀儡术解除之后,也没能跑得了,拼死将季玄一压至丝血之后,也无奈地倒下了。

    最后一场比赛,仍旧是季玄一和戚秦的队伍获胜!

    靡音被击杀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虽然知道季玄一和戚秦实力高超,是这届比赛的黑马,但是没人想到,竟然连靡音和雪飘人间都会输!

    在宣布比赛结束后,整个观众席沉默了好几秒,才猛然爆发出几乎要将整个竞技场掀翻的欢呼声,其中当然也有某些靡音和雪飘人间的粉丝非常沮丧,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但比赛结束后,季玄一二人和靡音二人看上去仍旧亲亲热热,靡音和雪飘人间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仍然很开心,这一点,让那些粉丝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两支队伍之间的关系很好,靡音和雪飘人间也为了季玄一和戚秦高兴,她们跑出去不承认,破坏气氛,反倒会让靡音和雪飘人间难受,也罢,爱豆开心就好了,她们这些粉丝虽然遗憾,但下一届比赛,依旧会支持他们的!

    季玄一这回可以说真的是把总决赛当海选赛来打了,结束之后都没有太反应过来,原本以为拿了第一,打败靡音他们这种传说级配置,自己应该很高兴和激动的,但真实情况下的感情却好像没有那么激烈。

    季玄一摸了摸下巴,心道自己可能真的是玩辅助把自己玩佛了,回首当初刚刚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的自己,不知不觉,他好像已经变了很多呢。

    因为选手和观众们并不在同一个空间,所以也没有出现大波粉丝捧花恭贺的画面,最多就是工作人员终于对他们开放了直播弹幕和观众席的画面转播,看着那些玩家们为他们的胜利爬上座椅,激动得不行,弹幕一层盖着一层,什么都看不清,季玄一这才隐约感觉到了获胜的气氛。

    “恭喜了。”靡音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走上来,朝季玄一伸出了手,雪飘人间也默默地到了靡音身侧,看向戚秦。

    季玄一笑了笑,双方友情交换了一个握手。

    称霸竞技场这么多年,突然从第一名的位置上掉下来,心里肯定不会好受到哪里去,即便是靡音和雪飘人间也一样,但这两人看上去却似乎没有那么难过,季玄一不由得说道:“你们心态蛮好的嘛,我都做好贡献怀抱安慰你的准备了。”

    靡音闻言,连连摆手,说道:“你可打住吧,再说下去,咱们俩的同人文都要出来了,放过我吧,跟你家天下说这种话去!”

    季玄一抬头看了一眼戚秦,无奈地发现,对方竟然还真的有点跃跃欲试的表情。

    靡音见季玄一正常了,笑道:“有赢就有输,我第一次胜利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接下来失败的准备了,雪飘也一样,从我们第一次配合打竞技场的时候,我就这么教过他了。”

    季玄一鼓了鼓掌,说道:“好哦,雪靡同人喜加一。”

    靡音:“……”

    靡音差点跟季玄一打起来,好在被拉开了。

    季玄一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扯淡的话就不说了,你上一把问了我,这一把该我问你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突然出现的?那么远的距离,哪怕你把两个瞬移用了都不够赶过来,而我记得你不在雪飘人间的马背上,隐身技能应该是不支持骑乘状态的吧?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靡音闻言,笑了笑,说道:“骑乘状态确实不支持隐身,但有谁说过,挂在马上也没办法隐身呢?”

    季玄一一愣。

    靡音微笑。

    他确实不在马背上,事实上,在还未开场的时候,他便让雪飘人间侧过马身挡住外面的视线,随后尝试着双脚勾在马鞍下面的垫子上,再由雪飘人间状似自然地伸出一只手供他抓握,让他在不可视的状态下搭了一趟顺风车。

    因为这是入场之后突发奇想出来的策略,靡音和雪飘人间花了很大力气,试了好几个姿势才完成,差点没有赶上倒数结束,而雪飘人间开场后奇怪的状态,也是因为手上坠着一个靡音。

    说实话,这也就是靡音才能做到的事情,在全息游戏中,一个玩家的体重是由他原本的体重加上他的职业影响,综合调整之后才确定下来的,也就是说,靡音本来就非常的瘦,再加上了刺客职业的敏捷加成,这才能做到只需要雪飘人间的一只手,便能把自己固定在疾驰的马儿马鞍下的垫子上。

    毕竟为了让季玄一放松警惕,他们必须得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他面前,这才会让季玄一觉得,这个距离,这个时间,靡音无论如何都赶不到他身边。

    “不过想要自然而然地把我丢出去,还不被你察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靡音感慨道。

    除了要通过技能攻击分散戚秦的注意力之外,还需要十分做作的转身借力,天知道,靡音在雪飘人间的旋转动作中,有那么一秒几乎离戚秦的剑刃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他生怕戚秦会突然往前一步走,然后就把他给撞出来了。

    好在雪飘人间的动作太大,戚秦也没有找踹的意思,所以并没有过去,再加上靡音已经拼尽全力缩成了一团,这才没有发生碰撞。

    雪飘人间那僵硬的耍帅,也是因此而来,很明显,那一抬手,并不是雪飘人间突然转性了,而是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靡音扔了出去。

    季玄一听完,摇头道:“破绽太多了,没有提前发现,还是我对这个游戏的认知不到位,想象力也不够丰富。”

    靡音耸了耸肩,说道:“谁不是呢,没关系,这游戏才开服一年不到呢,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季玄一笑了:“这话说的倒没错。”

    上午的比赛结束之后,季玄一二人和靡音三人在二服的待遇可谓是夹道欢迎,如果说刚开活动区时大家围观的场面已经够可怕了的话,这回季玄一等人面临的情况就要比那可怕十倍!

    这回连潇潇雨下和业临御叫来维持秩序的帮会成员都一齐被围观群众给淹了,季玄一等人没法,只得下了线,等待下午上线之后工作人员来接了。

    在GM的面前,多厚的围观群众都不是事儿!

    下午将是破亭春和之前败给靡音的那支队伍的比赛,不过观看人数就没有季玄一他们这场多了,结局也不出所料,是破亭春赢得了胜利,晚上众人又被官方聚集到一起,开颁奖晚会,还非让季玄一上台发表感言。

    季玄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论坛还有一堆人发帖说愿意当他的马仔。

    季玄一:“……”

    所以黑‖道少主这个名号到底是怎么就给坐实了啊!

    不管怎么样,这场从头到尾耗时将近一个月的比赛终于结束了。

    大家终于能轻松下来了。

    至少季玄一本来是这么觉得的,但是比赛才结束的第二天,靡音他们就又找不着人了,季玄一以为他们沉迷竞技场,就没有联系,结果还是回繁星城闲逛的时候偶遇了剑洗新酒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二比赛办完了,还有三三啊……”剑洗新酒一脸肾虚地表情,说道:“三三比赛结束之后还有五五啊,大家好像都把这些事给忘了,官方发了公告他们俩才想起来,又去找队友了,准备接着参加海选赛呢!”

    季玄一:“……”

    参加一个二二比赛就够心累的了,说什么季玄一也不愿意参加三三了,刚开始靡音邀请他们的时候他就拒绝了,所以两个人才没有来联系他,结果季玄一自己都忘了这回事儿了。

    “你们二二拿了冠军呢,接下来的两档比赛真不参加了啊?”剑洗新酒忍不住问道。

    不说游戏中的奖励,比赛获胜后给的现金奖励也不少呢,季玄一就一点都没有努力一把的欲望?

    剑洗新酒哪里知道,季玄一压根儿也不缺钱,富二代在他身边站着呢!

    季玄一摆了摆手,说道:“这种比赛新鲜来一次就算了,我可受不了这种重复玩法,腻味死了,也就靡音喜欢这个。”

    其实这段时间季玄一上线也没有那么勤了,因为专注办比赛的关系,游戏内的玩法一直没有更新,还是pvp日常和竞技场,失落大陆兽人领域的任务他也清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他搞不好要暂A一段时间缓一缓。

    见季玄一一脸沧桑,剑洗新酒十分同情,他大概能明白一点季玄一这种高玩的想法吧,听到对方说这话,便忍不住把自己听来的消息说了出来:“你还记得栩初说的那个舅舅党吗?”

    季玄一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剑洗新酒左右看了看,十分神秘地凑到了他的耳边,说道:“就前两天,栩初跟我们说了,比赛办完之后,游戏可能又要更新新玩法了,大约还是跟失落大陆有关系,听说非常刺激牛逼!”

    季玄一眼睛一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