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九十六章 回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龙少,荣少,既然你们不急着结婚,何必非要急着做家具呢!以你们的地位和身份,只要稍微花点功夫,别说越南黄花梨,就算是海南黄花梨和小叶紫檀凑齐也不是多难!”张梁笑着恭维了一句。

    如果可以,他不想和这些大少们闹僵。

    不怕事,但不代表愿意随便树敌。

    老杨还要在羊城生活,做生意,能够和平相处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说的轻松!

    我们平时挺风光,挺威风!

    可是那些藏有海南黄花梨和小叶紫檀大料的木材商、家具商那个都不是善茬,那些老家伙,根本不搭理我们。

    就算舍着脸去要,最多扔出一两根木料,把我们打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曹少幽幽的说道。

    “我靠!老曹你能不能不说这些丧气的话?”荣少没好气的白了曹少一眼。

    “说不说的,有什么?三千万一吨的家具,你以为你们能够买的起?黄灿灿那是因为结婚,所有花费家里全额报销!除非你们现在同意结婚!”曹少继续打击着众人。

    “曹少,你到底是那一伙的?”龙少怒了。

    “呵呵,我当然是老兵这一伙的,我可是老兵的铁杆粉丝!【曹家大少】就是我!”曹少笑嘻嘻的说道:“黄灿灿才是公爵!我可是老兵直播间里的国王!”

    “我艹!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这么阴!你是老兵的粉丝,居然跟着我们一块行动,来探听我们的虚实!”荣少也怒道。

    “这叫策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曹少一点都不在意,是不是犯了众怒。

    有了曹少的这一打岔,龙少、荣少、威少也都泄了劲,没有心思继续逼迫张梁低价给他们做家具。

    “老兵,如果家里没事,别急着走,一块到平洲去转转,让我也尽一尽地主之谊。”曹少向张梁发出邀请。

    “老兵,去平洲,正好你给我设计的家具不是需要玉石吗?平洲现在可不光是翡翠,各种玉石都有!”黄少抢着说道。

    平洲指的是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片区。

    平洲位于南海区东部,毗邻港澳,地处广州、佛山、南海、顺德、番禺五市交汇地带,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水陆交通十分方便,有直航香港客货港口,邻近三山港国际货柜码头,紧连广州环城高速和广州地铁西朗站出口。

    提到平洲,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翡翠。

    平洲玉器市场位于东村的辖区之内,是目前我国四大玉器市场,三大缅甸翡翠玉器加工生产、批发基地之一,约有玉器厂商500多家,从业人员6000多人,翡翠玉器成品的产销量是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

    因为地理位置优越,濒临羊城这个全国最大的翡翠玉石集散地,缅甸的各大翡翠公司,纷纷在平洲设立办事处。

    全国的玉石加工商也都纷纷在平洲设立原材料加工厂。

    这让平洲的翡翠赌石市场超过了云南瑞丽,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翡翠赌石市场。

    每年的翡翠原石交易量超过三千吨。

    对于曹少的邀请,张梁很是意动。

    正像黄少说的,他还真需要去采购玉石。

    不过购买青海白玉,肯定不能去平洲。

    平洲虽然有青海玉,可是数量绝对不会太多,价格方面,也不太合适。

    去平洲涨涨见识还行,采购玉石就算了。

    张梁最终还是拒绝了曹少的邀请,“这次就算了,我爸妈出来十几天了,老人都有些恋家,对家里不放心。

    下次,等平洲公盘的时候,我一定来麻烦曹少!”

    “这个月月底就有一次公盘,四月底还有一次!

    如果有时间,老兵可以来参加四月底的平洲公盘!

    到时候我一定全程接待!”曹少也知道张梁的情况,所以没有强求,而是约他来参加四月底的平洲公盘。

    平洲公盘是又叫平洲翡翠公盘,是翡翠原石交易盛会。

    采用明标暗标的方式进行翡翠原石的拍卖。

    不过平洲公盘不是谁都能参加的,平洲公盘是模仿的缅甸公盘,缅甸公盘想要参加需要先缴纳十万欧元的押金,而平洲公盘只有平洲玉石协会的会员才能参加。

    “好,下次老兵过来,咱们一块去平洲大杀四方!”黄少大笑着喊道。

    “就你?我看是去当羊牯给人家杀吧!”刚才失了面子的龙少,抓住机会狂踩黄少。

    “谁说的?我黄灿灿的赌石小王子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怎么龙少,不服气,咱们比一比!月底的公盘,你要是输了,你的猛禽750归我!我输了,我的元首级奔驰归你!敢不敢比?”黄少瞪着眼睛喊道。

    “比就比!谁怕谁啊?到时候输了,可别哭鼻子!”龙少不屑撇撇嘴。

    “嘿嘿,那就这么说定了!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子衿弄一套玻璃种的首饰!”看到在旁边瞪眼的林子衿,黄少连忙讨好的说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全套玻璃种首饰!我要求不高,不用帝王绿,只要一般的菠菜绿玻璃种翡翠就行!要是没有玻璃种翡翠首饰,我可不上车!”林子衿娇笑道。

    “呵呵!没问题!”黄少的汗都下来了,尴尬的笑着。

    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他太了解林子衿了,如果自己做不到,不上车是不可能,不让自己上床是肯定的。

    “哈哈·········哈!”

    “哈哈·········哈!”

    龙少、荣少、威少、曹少看到黄少吃瘪,一个个无良的大笑起来,把心中的郁闷都笑了出来。

    “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们还是要先去饭店拼杀一番!”黄少忙转移话题。

    张梁拒绝了曹少的邀请,无法再拒绝黄少的邀请,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打电话给杨芮,她们和老杨的媳妇在外面吃了,不用管他们了。

    张梁一行人做着车,再次来到羊城酒家。

    …………

    第二天,一早,张梁一家人和陈哥两口子做一早的飞机飞回鸢都。

    出了机场,晓晓两口子在机场出口等着他们。

    “哥,你没事吧?”一见面,晓晓先拉着张梁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张梁没缺少零件,然后就开始机关枪一样,数落起来,“你快吓死我了!你说你这么大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老妈还有嫂子哭了一夜···········”

    码字速度比较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