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百零二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傅知玉想起来,觉得自己好像有印象,  那时候,  他在人群里看到谢恪,但是人太多了,  那种感觉一闪而过。

    “为什么没有更早的呢?”傅知玉问道,  “没有第一世的,  一张都没有,  你还有其他的吗?”

    他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想多看看。

    “当然不止这一本,还有许多的,”他推开床背后的柜子,  那里满满的都是相册,“慢慢地,  也做了这么多了。”

    “但是……”他顿了一会儿,声音小了许多,  “没有那时候的。”

    “为什么?”

    “我那时候,对你不好,”谢恪忍不住抱紧了他,“我很怕想起来。”

    傅知玉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没事的,我已经放下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没有放下,  ”谢恪道,“不想想起来,  想起来便觉得心疼,永远放不下。”

    傅知玉笑了笑,他在这时候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亲亲他的脸,又用手指去勾他的掌心,在谢恪的耳边轻声对他说:“我们回去吧,回房间去。”

    住书房的日子算是过去了。

    谢恪后来有收敛许多,又过去几天,傅知玉主动带他进了书房。

    他有点怕又住这个地方,但是傅知玉只是推开了柜子的门。

    “我问了主神,也做了一些,你要不要看看?”傅知玉问他,“看看我眼中的你。”

    谢恪从听到他说这些这些开始,手指就忍不住颤抖。

    傅知玉的排列方式和谢恪的一样,都是从后往前排,绝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在看着傅知玉。

    但是翻到后面,便有些不一样的。

    傅知玉把第一世也记录下来了。

    谢恪不敢看下去,他看到自己的眼神骤然变化,望着知玉的时候,只剩下竭力压制过后的冷冰冰。

    “知玉,我……”

    谢恪想解释,但是被傅知玉制止了。

    “我那个时候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傅知玉把他手里的相册拿过来,“不仅是因为救命之恩,那只是开始,谢恪,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那时候性子软一些,很多事情也做得确实没有你好,我爱慕的人除了不爱我以外,处处都很优秀。”

    “不是的,那时候我也很爱你……”

    “我现在知道了,”傅知玉亲亲他的脸,语气温柔地和他说道,“也幸好,我们没有错过。”

    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谢恪,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重新开始,不是因为我忘了过去,是我还记得,但是我觉得那无所谓了。你也一样,不用再因为过去的事情而小心翼翼,有的时候我生气,也很正常,再相爱的情侣之间都会生气,你不用再表现地那样害怕。我不会再离开你的。”

    “知玉……”

    “我可能不会像一开始那样,每天都把我对你的心情这么直观地表达出来,但是谢恪,如果我不是足够喜欢你,我不会回来的,”傅知玉道,“你以后……不用再那么害怕了。”

    谢恪不知道自己能回答什么,傅知玉抱着他,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抖,自己的肩膀也有湿意。

    “没事了,”傅知玉道,他又笑,“我要不要再补你一个婚礼?就穿那件衣服。”

    在那个中级世界,他们是有过婚礼的,还有证,按傅知玉的要求,婚礼没有办太大。

    谢恪:“!!!”

    他真的想。

    那件衣服不可能从过去取回来,但是傅知玉做了件类似的,顺便也给谢恪做了一件。

    成亲嘛,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他的小世界可以由他控制,傅知玉把他短暂地变成了自己那时候的宅子,还挂上的红色的灯笼。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但是气氛显得热烈又喜庆。

    谢恪那天表现地也很激动。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知玉,谢谢你,”谢恪抱着他不愿意松手,“你能回来,愿意在我身边,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完全没奢望过你还能为我做这些。”

    傅知玉一向温柔,他现在没有像谢恪这样情绪激动的时候,一直都是淡淡的,但他只要做出一点点,就足够让谢恪觉得幸福无比。

    “往后就好好过日子吧,”傅知玉道,“我们都好好的。”

    谢恪在那之后,也放松许多,他还是很粘人,有的依旧关心过头小心翼翼,但他多了不少安全感,患得患失的时候少了。

    不久之后,谢恪的工作告一段落,世界意识要求的开放自由世界基本实现,有一部分扮演者可以过去试试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他们两个人也闲下来不少。

    还是谢恪提议,他们也可以去看看,体验一下。

    “在主神空间里呆太久了,怕你觉得无聊,”他道,“不想回名留青史看看吗?”

    傅知玉还真的想,他们也不用准备什么,转身就去了。这回,他们也不用占别人的身体,用自己的就好了。

    名留青史这个世界的时间的流速很快,现在发展的程度都比傅知玉去过的那个中级世界还要好一些。

    正如世界意识所说,这个世界的数据是循环的,那些在傅知玉记忆深处的人,即使已经离去,在轮回里也已经忘了他,但是他们都生活地很好。

    若真是自己的血有用处,那就好了。

    元家每个人他都去看过,谢恪陪着他,他们不再是一家人,甚至不再相识,但总是各自安好的。

    娘亲这辈子已经过去许久了,她现在是个优雅的老太太,住在常人进不去的别墅区里面,她有自己的孝顺儿孙,傅知玉要见她,还花了一段时间。

    她恰好在那天出去,在珠宝店似乎在给自己的家人挑礼物,头发虽然已经花白,但精神看着很好。

    傅知玉就站在柜台的尽头,她走到那里的时候,刚好就看见他了。

    她见了这个年轻人,恍惚了好一会儿。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看起来二十来岁,整个人像是在发着光的,全店里的珠宝都不如他吸引人。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比他高一些,微微低着头,也不说话,像是在守着他一样站在那里。

    看到他的时候,除了惊艳,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像是万般思绪涌上心头,让人忍不住落泪。

    “……你是?”

    “我只是路过的人,”傅知玉想像以前一样,帮她梳理一下额边的碎发,但是不合适,他忍住了,又接着说道,“您……很好。”

    他这句话说的有些奇怪,但她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议。

    老太太只是温柔地笑了一下,道:“孩子,我们有缘分。”

    他们渐渐开始聊起来,傅知玉很少说话,是她一直在聊自己的生活,幸福,不曾遭遇任何苦难的幸福。

    “今天我要给曾孙子过生日,出来给他买一把金锁,”她道,“遇见你,还能和你聊聊这些,叫我很高兴。”

    “我也是。”

    傅知玉笑笑,他从怀里拿出来一根簪子,轻声道:“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这个……送给你。”

    那是娘亲那时候最喜欢的簪子,严格来说,这是支很漂亮的步摇。

    现在已经没有人带这个了,没有会梳这么麻烦的头发。

    老太太本来不想收别人的东西,但是她看到那簪子却愣住了,以至于傅知玉把东西塞到她手里,她都没来得及往回推拒。

    等她回过神来,傅知玉已经不见了。

    人真的有前世吗?

    如果没有,那个人,和这件东西,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熟悉?

    他后来又去找了明刀,和娘亲不一样,他这次轮回就迟了一些。

    明刀是个初中生,傅知玉去见他的时候,他还穿着校服,在学校念书。

    他不再是全身心依赖着傅知玉的元明刀,他如今家境殷实父母爱护,在学校也品学兼优名列前茅,傅知玉溜进学校操场看他打球,无数小女生为他尖叫。

    看起来真的很好,青春洋溢,热烈而美好。

    不过傅知玉去他们学校的时候,除了明刀,他还看到一点其他的。

    球打完了,也不知道是谁把自己的历史教材落在座位上,傅知玉拿过来翻了翻,却看见了关于自己那个时代的记录,甚至里面还出现了他和谢恪的名字。

    积麟早已不复存在,但是那个强盛的朝代,永远被人们记得。

    那里发生的许多划时代的做法被记录下来,那是傅衍希亲手写下的史书,一直保存完好,被后代不知翻阅分析过多少遍。

    但是,在媒体上看到历史改编剧里面有人顶着自己的名字演着自己的时候,傅知玉还是感觉些许尴尬。

    “那里面还有你,我的天哪,”他忍不住扶额,“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剧情不还原,”谢恪倒是认认真真地看了几集,评价道,“这里说我和你针锋相对,我哪有?”

    傅知玉:“……不许看了,赶紧关掉。”

    两人在最后,还去运河那边看了看。

    运河到现在还在用,只是河道扩宽了许多,周边也整修过,码头也变大很多,巨大的邮轮从河面上驶过,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傅知玉还带着谢恪上去过,在这个时候回顾往昔,倒有不同的滋味。

    回忆太多了,总是有好有坏,几乎所有事情都有过波折,但现在再看回去,便都是一笑了之了。

    重要的,还是现在。

    从船上看过去,江面上镀了一层夕阳的光,波光粼粼的很是漂亮,傅知玉趴在房间的窗台上看景色,谢恪就坐在旁边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过去,亲了亲他的眼睛。

    “知玉,”他轻声道,“我爱你,永远爱你。”

    他看着心上人因为这句话转过头来,那双琉璃一样的眼睛带着笑意望着他,仿佛在说:“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文有很多不足,很谢谢大家这几个月的支持,我们下本文见。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