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100、名声大噪,一令难求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禹历1322年五月三十日

    岭城镖局出名了……

    值此铜陵郡百姓,正为妖魔出世而人心惶惶之际,岭城镖局总镖头童龙遇害,就死在郡城自家的势力范围之内。

    起初,岭城镖局封锁了消息,百姓只闻死讯,以为又是妖魔作祟, 可终归是纸包不住火,那晚动静并不小,加上童龙的妾室刘玉珠还活着,岭城镖局又整整在西北城区搜索了一个晚上,有关昨晚刺杀的细节,很快就传开了……

    得知是青龙会杀的童龙, 全城上下顿时为之一燥!

    童龙何许人也, 岭城镖局总镖头,大当家童云的胞弟,凝罡期巅峰武者,全郡知名的大人物,但凡在郡里混的,没谁不知道这个人。

    在郡城外围西北角,自家镖局势力范围内,被人刺杀!

    郡城外围十五里为除侯氏之外的七家三流势力驻地,每家占地也就两里左右,也就是说童龙的宅院,距离镖局最多最多也就两里。

    两里距离,童云一个抱丹期武者,再加上镖局内还有两个罡气境武者,全速爆发下,连百息时间都用不到,可童龙还是被杀了,而据可靠传闻,昨晚从动静发出来到结束, 总共都没花到百息时间。

    这意味着什么,童龙在那刺客的手上,连百息时间都撑不到,若是算上对方还花时间杀他的二十七名侍卫,别说百息了,他可能都没撑过数十息。

    不止是青龙会之名,还有经岭城镖局的有意透露之下,三龙首方惊鸿这个名字,也很快就被传开了。

    原本,青龙会年初在全郡接连暗杀十余起,每次暗杀完之后都会留下一枚碎裂的青龙令,其名声早就在不入流势力以及开身境武者的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了。

    可此前那么多次,他们的目标都只是开身十重武者,虽说下手狠厉,见令杀人,没有任何情面可讲,让人很是头痛,可毕竟他们的实力有限,针对开身境武者,自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但凡入流的势力, 都没将它放在眼里。

    这次,居然对一名罡气境武者下手了,而且还成功了!

    郡里各家,这才意识到,这个青龙会,远不止此前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时间郡城各家,都开始关注这个不起眼的暗杀组织了。

    …………

    “找了一晚上,一点线索都没有。废物,饭桶!”

    岭城镖局,主厅,咆哮声不绝入耳,镖局门人,面对大当家童云的怒火,一个个噤若寒蝉。

    “大当家,不是兄弟们不争气,那青龙会干的是暗杀勾当,找他们的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人,且又无迹可寻,我们找了一天,也只查出来,他们上个月到现在共暗杀了十五个人。

    但那十五个都是不入流势力的门人,铜陵商会的方会长、兴隆马坊的蒙老板,还有贾家、王家、刘家,我们都分别找上门问过了,他们从头到尾也没见过青龙会的人,只留下了这些碎裂的青龙令,但都是铜质的,银质令牌,好像咱们还是第一家!”

    张南鹤语气有些委屈,从昨天半夜开始到现在他就没合过一下眼,回来还要遭大当家一顿骂,此刻心情自然不佳。

    童云一张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手中那枚银质青龙令近乎要被他攥的变形了,足见其心中的怒火。

    以他的见识自然是能想到,前面十五单都是铜质青龙令,第一枚银质青龙会出现在童龙的身上,这就意味着这个青龙会,是在拿他岭城镖局立威,或者说,是准备开售这种银质青龙令了。

    他岭城镖局也是堂堂三流势力,在兴南府也是小有名气,如今却沦落到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暗杀组织当垫脚石,他这个大当家,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这时,离童龙最近的一个鹤发老者,微微上前走了一步。

    “大当家稍安勿躁,这青龙会我也去查过了,他们似乎是利用坊间百姓在给他们传递消息,每日都有一条不同的暗语,规矩是见令接单,并不与买主直接见面,所以确实很难追查到他们的蛛丝马迹!”

    童龙见老者开口,脸色微微有些收容。

    “何老,有什么想法?”

    何无忧,岭城镖局的二号高手,聚煞期修为,刚失了胞弟兼左右手的童云,此刻自然是要给何无忧一点面子的,语气微微带上些缓和,质询他的建议。

    “他们既然每日都用暗语通讯,利用的也是普通百姓,除非典狱司肯帮着咱们开展大面积排查,在百姓中搜查,不然想找出青龙会所在,应该是不可能的!”

    童龙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抹阴翳,道:“丁大人最近正在为妖魔之事焦头烂额,不用想,现在找上门肯定没用。”

    何无忧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森然,低声道:“找不到也并不意味着拿他们没办法,这天底下,又不止他青龙会一个暗杀组织,那三龙首不是很猖狂,留下自己的姓名了么!”

    童龙顿时神色一亮,道:“何老是说,找金陵朱家,买凶对付那个方惊鸿?”

    何无忧点了点头,童龙的话,显然道出他的意图……

    兴南府最出名的暗杀组织,有两个,府城的银刀会,还有金陵郡的朱家,府城离铜陵郡太远,金陵郡在铜陵的西边。

    他们自然不可能舍近求远,去府城找人!

    童龙没有思索多久,直接就对着何无忧道:“那就麻烦何老跑一趟了,值此多事之秋,派其他人过去,我担心路上不安全,金陵主家神出鬼没,联系他们可不简单。”

    何无忧眼中闪过一道阴芒,点了点头抱拳道:“大当家客气了,为镖局效力,何来麻烦!”

    所谓金陵朱家,可并不是指什么家族或者是势力,这天底下,就没见过暗杀组织能建立什么势力的,毕竟那是一群认钱不认人的家伙,不过名气大小之分还是有的。

    如金陵朱家和银刀会,都有过暗杀罡气境武者先例,其中银刀会还暗杀过抱丹期武者,故此这两家在兴南府境内,名气非常大。

    童龙没有思索多长时间,从镖局内库取出了十五万两银票直接递到了何无忧的手上。

    何无忧看见十五万两银票,顿时抬头,面带震惊道:“大当家这是要下金陵必杀令?”

    金陵朱家,接暗杀任务分两种,一种是你说实力,他们定价格,只派人刺杀一次,若是因你报的实力不对而失败,分文不退,另一种则是金陵必杀令,也是你报实力,他们来定价,但会派人刺杀三次。

    一般来说,这种价格很高,但成功率也极高,同时这也是金陵朱家能扬名兴南府的最大原因。

    江湖上的暗杀都是有潜规则的,一般来说,一个凝罡期武者,不考虑名气实力以及其他各项因素,价格就在三万到五万之间,方惊鸿出手虽惊艳,但毕竟此前从未听说过此人,价格顶多就在三万多。

    一下子给十五万,那显然就是要下必杀令,故此何无忧才会这么问一句。

    童云虽没有回答他,但那双怒火滔天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显然胞弟童龙之死,让他对那劳什子青龙会三龙首已经恨之入骨了!

    ………………

    整整一天,不止是岭城镖局,郡城内的另六家三流势力,几乎都在疯狂议论这个青龙会的三龙首。

    圣心居二楼,丁鹏、聂心川、刘江洪、白云帆四人又齐聚在了一起,推杯换盏之际,言谈之际,也聊到了青龙会。

    刘江洪脸上满是止不住笑意,道:“童云昨夜气昏了头,拽着镖局门人,在自家势力范围上整整搜了一夜,结果一无所获,哈哈哈哈……”

    西云镖局和岭城镖局是死对头,死对头家里折了一个罡气境武者,还是大当家童云的胞弟,刘江洪这个西云镖局大当家,此刻自然是心情畅快无比。

    四人都是一个阵营的,另外三人心情自然也是不错的,不过丁鹏突然转头看向白云帆,眼中闪过一道晦色道:“白家主,你说实话,这青龙会与侯家,到底有没有关系?”

    丁鹏这一问,白云帆、刘江洪、聂心川,三人脸色都是齐齐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不可能!”

    “不会的。”

    “不会是侯家!”

    三人的态度,让丁鹏都有些迷糊了,青龙会的第一起暗杀事件,是三月初二开始的,而且此前其他地方从未听说过这个暗杀组织,故此目前所有的猜测,都集中在铜陵郡内。

    铜陵郡有本事暗杀罡气境武者的,加上他大罗宗,一共也就九家,郡丞府和典狱司自然是不可能的,那也就是侯家最有嫌疑了,毕竟侯玉霄三月初一离开了郡城,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离开,摆脱嫌疑的。

    再加上这次童龙被杀一个月前,侯家可是刚好有两个罡气境武者来郡里,这应该很明显才对,三人怎么态度如此笃定不可能是侯家……

    “不瞒少宗主,我们早就怀疑侯家了,青龙会暗杀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岭城镖局的陆归,那陆归二月份刚打了侯家一个叫王恭的镖师!”

    丁鹏还不知道这事,顿时来了兴趣,继续听白云帆说。

    “我们刚开始以为是侯家,还挺开心,毕竟侯家是咱们自己人,针对岭城镖局,乐见其成。

    可后来情况就有些不对劲了,我白家也有人被暗杀了。”

    “我西云镖局也是……”

    “还有我洪刀帮也有!”

    丁鹏顿时目露一丝惊异,道:“那这么说,这个青龙会是认钱不认人,有没有可能是侯家故意这样的?”

    白云帆又摇了摇头,低声道:“少宗主有所不知,这个三龙首方惊鸿,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旁边刘江洪闻言,点了点头,对丁鹏道:“本月初七,方惊鸿于银陵郡斩杀铁拳门大长老陈峰,本月二十五号,又于万阳郡斩杀神音门长老赫连无锋,昨夜的童龙,只是青龙会杀的第三个罡气境高手而已……”

    丁鹏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声道:“怎么可能,赫连无锋可是抱丹期武者啊!”

    一看到刘江洪确认的脸色,丁鹏顿时就想起来了,西云镖局有一条镖路,就是通往铜陵郡的,所以他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这个三龙首方惊鸿,这么强?”

    三人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显然都很认同这句话。

    倒是丁鹏想了想之后,脸色变得比三人更加沉重,看着窗外,低声开口道:“这还只是三龙首,上面还有呢……”

    三人顿时面色齐齐一变,既是三龙首,那就证明上面还有比他更强的二龙首。

    一个三龙首,就可以斩抱丹期武者了,那二龙首有多强?

    还有……那大龙首,得强到什么程度,宗师之上?

    聂心川突然悠悠开口道:“三位都已经……查过青龙令的消息了吧?”

    丁鹏面色一变,看着聂心川与另外两人,发现三人面色都有些不正常,眼中顿时闪出一道晦色,笑道:“我还以为只有我大罗宗查到了,看来三位也都查到消息了!”

    白云帆点了点头,低声道:“七月三十罗刹节,青龙会就要散出第二批青龙令了,传闻这次一共有一百一十枚青龙令,其中十枚,是银令……”

    四人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微微有些变化。

    青龙令目前出现的,只有铜质和银质两种,铜质针对的是开身十重武者,市场价格最多也就在2000多两银子,自然不会引起四人如此的表情。

    关键是青龙银令,万阳、银陵、铜陵,三郡,三条性命,已经证明了这银质青龙令,足以抵一条抱丹期武者的性命,如此珍贵的东西,谁能不动心!

    刘江洪轻笑两声,道:“青龙会传出风声,要在七月三十罗刹节那天,在铜陵郡将十枚青龙银令散出去。

    万阳郡和银陵郡的各大势力届时肯定都会来这里,就是不知道青龙会将会用什么方式青龙令卖出去,那位大龙首敢不敢亲自现身。”

    聂心川此刻神色间都有些意动,轻声道:“我在银陵郡那边有熟人,听说那边有不少人都准备过来争这次的青龙令了。

    铁拳门门主段天豹,一心要杀那个方惊鸿为陈锋报仇,届时肯定也会过来,郡城本就是多事之秋,这么多人一起凑过来,我们想争令,只怕也没那么简单!”

    四人中,唯有丁鹏,对青龙令的兴趣显然要弱一些,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不想要青龙令。

    最高能换一个抱丹期武者性命的青龙令,即便他是大罗宗的少宗主,对这种东西,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实际上,有大罗宗在,丁鹏得手的概率也是最高的,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青龙会选择在铜陵郡散令,那就绕不开他们大罗宗!

    “就是不知道青龙会到时候会将价格定到多少,还是说以拍卖的形式,拍卖的话,那位大龙首会不会亲自现身!”

    丁鹏看着三人的脸色,暗道一句,心中念头万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