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_全数字化赋能:迎击颠覆者的竞争战略_乐读窝小说
首页

致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后记中,我们概述了在创作《全数字化赋能》时采用的“颠覆性”方法。本书是数十位贡献者共同协作的成果。核心团队包括分散在不同地理位置的4位作者,他们从IMD和思科的合作中获益良多,这两家截然不同的组织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是世界领先的佼佼者。我们十分荣幸能够从这两家组织的智慧、经验和客户中汲取知识。

    每年访问IMD的高管数以千计,但很少有人意识到他们为本书的创作所贡献的价值。本书中包含的许多例子和见解都来自我们与高管的交流,他们在自己的组织和行业中与全数字化颠覆艰苦作战。我们在为他们提供培训的同时,也在向他们学习。随着我们的思路和框架逐渐成型,我们开始在IMD和其他地方的培训计划和研讨会中对其进行实时检验。衷心感谢这些高管,感谢你们愿意分享和倾听。你们的见解是本书的核心。

    DBT中心位于瑞士洛桑。没有它也就没有这本书。设立中心需要在多个利益相关者群体间进行大量协作。我们谨向IMD院长杜道明、主席胡皓华和管理团队的其他成员致以最深切的谢意,感谢他们同意支持形成一种深深扎根于实践的全新思维领导模式。我们要特别感谢阿南德·纳拉辛汉(Anand Narasimhan)、詹姆斯·亨德森(James Henderson)、桑德拉·布斯卡(Sandra Bouscal)、马琳·博卡德(Marlène Borcard)、约翰·埃万斯(John Evans)、迈克尔·布利安(Michael Boulianne)、奥萝拉·巴拉斯(Aurora Barras)和马尔科·曼塞斯(Marco Mancesti)的支持。还要感谢SIX执行董事兼战略风险投资主管克里斯蒂安·比舍利(Christian Bucheli)出任DBT中心顾问委员会委员。最后,我们还要特别感谢DBT中心副经理里米·埃尔·阿西尔(Remy ElAssir),在我们时常沉浸于创作本书而不知所踪时,里米以瑞士手表般的效率和精度让一切工作保持正常运转。

    衷心感谢许多思科高管,他们对DBT中心给予了始终不变的支持,其中包括罗卓克、钱伯斯、凯利·克拉梅尔(Kelly Kramer)、希尔顿·罗曼斯基(Hilton Romanski)、卡伦·沃克(Karen Walker)、弗朗·卡苏达斯(Fran Katsoudas)、迈克尔·甘泽(Michael Ganser)和马西耶·克兰兹(Maciej Kranz)。特别感谢蒂埃里·莫皮莱(Thierry Maupilé)从始至终不断推动DBT中心的成立和运转。蒂埃里是驻IMD的高管兼思科战略合作副总裁,正是他的远见和决心加上其他因素,才使DBT中心得以成立,并最终为本书以及未来即将开展的所有研究和企业合作创造条件。

    感谢思科首席数字官凯文·班迪(Kevin Bandy)在思路方面的领导和指引,也感谢他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鼓励我们迎难而上,致力于解决全数字化业务转型中重要而又棘手的未知问题(特殊性、陷阱和前景)。在凯文的指导下,参与本项目的思科人员已经能够担起研究人员和变革实践者的双重角色。这两点对我们的工作具有巨大的价值。与凯文一起帮助思科设计自己的全数字化路线图是难得的学习机会,我们满怀激动地期待着迈出下一步。包括迈克尔·亚当斯(Michael Adams)、唐娜·考克斯(Donna Cox)、克莱尔·毛尔科维奇(Clare Markovits)和迈威·基尼奥尼斯(Marivell Quinonez)在内,凯文部门的同事在编写本书的几个月里为我们的团队提供了宝贵的支持。特别感谢DBT中心的访问学者乔尔·巴比尔(Joel Barbier),他为我们提供了无与伦比的转型经济学专业知识。

    衷心感谢凯西·康奈尔(Kathy O’Connell)及其思科营销团队:卡罗琳·阿尔奎斯特(Caroline Ahlquist)、凯文·德莱尼(Kevin Delaney)、妮科尔·弗朗斯(Nicole France)、切里·古德曼(Cheri Goodman)、莉萨·莱赫德(Lisa Lahde)、斯特凡妮·麦卡恩(Stefanie McCann)、梅莉莎·迈因斯(Melissa Mines)、鲍伯·莫里亚蒂(Bob Moriarty)、比尔·拉特克(Bill Radtke)、里克·里普林格(Rick Ripplinger)和弗吉尔·维达尔(Virgil Vidal)。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不仅是营销伙伴,也是真正的思想伙伴。你们的协作精神、才智和以执行力为导向的思维模式不愧为世界一流。事实上,我们还应该感谢许多其他思科工作人员,特别是英巴·拉塞尔–拉布(Inbar Lasser-Raab)、吉姆·格鲁布(Jim Grubb)、斯特凡·蒙特尔德(Stephan Monterde)、克里丝蒂安·昆(Christian Kuun)、安德莉亚·杜菲(Andrea Duffy)和阿兰·斯特恩(Alan Stern)。此外,我们还要对约瑟夫·布拉德利(Joseph Bradley)长久以来的友谊和指点致以深深的谢意,他对物联网的敏锐洞察力和他的眼光与专业精神无人可及。

    在内容创建方面,我们要感谢开发编辑皮特–杰拉尔多(Pete Gerardo)和制作编辑凯利·安德松(Kelly Andersson)。我们还要感谢平面设计奇才斯科特·菲尔德斯(Scott Fields)。很难找到像斯科特这么工作努力却脾气随和的人,他是真正的专业人士。在研究和分析方面,我们要感谢迪维亚·卡普尔(Divya Kapoor)、塞拉·帕克(Sierra Parker)、伊莎贝尔·雷东多·戈麦斯(Isabel Redondo Gomez)、希特·塞蒂(Hiten Sethi)、单嘉露、高拉夫·辛格(Gaurav Singh)和安德烈·塔林(Andrew Tarling)。感谢你们帮助调查100多家全数字化颠覆者的模式,发现各种奇怪的生物(“独角兽”“吸血鬼”“变形人”“巨人”),你们不折不扣的数据分析技能在本书的创作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感谢你们的团队从无数方面质疑我们的思路并帮助我们获得改进。

    没有劳伦·巴卡尔(Lauren Buckalew)的不懈努力和她的智慧与责任心,本书就无法完成,她负责管理所有主要研究的现场工作,并担任本书的主要采访人、项目经理和质量保证负责人。安迪说得最好了,他曾说:“我对劳伦感到敬畏。”感谢劳伦,为你点赞!

    对我们的孩子、父母、朋友和其他亲人致以无尽的谢意,感谢你们在我们从事本项目时给予的爱、支持和忍耐。对我们的妻子苏珊、詹恩、凯伦和海蒂,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对你们说出那句让你们渴望已久的话:“我们完成了这本书。”非常感谢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